194、第一百九十四章

明月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楚宿惊了一跳, 没想到周容会说那样的话。

    楚寔说完,似乎怒气也就消失了,他重新坐下道:“阿宿,那是你千方百计娶回来的人, 我看在你的份儿上不动她。不过你自己要是教不好自己的媳妇,今后就不要怪人替你教她。”

    “大哥, 阿容她这些年是有些不像样子, 可定然不是有心的, 我会回去好生跟她说的。”楚宿道, 即便他对周容有再多的不满,可那也是他曾经最爱的人, 也是他子女的母亲。

    楚宿沉着脸走进二房的主院时,周容也没起身迎接他, 只瞥了他一眼,然后让蕙兰把娥姐儿带下去玩儿了。

    楚宿看着娥姐儿蹦蹦跳跳地走远了才开口道:“你跑到大嫂那儿嚼舌根去了”

    周容的脸色一变, 先是一愣, 继而是浮起自嘲的笑容,不知道自己对楚宿为何还会存着幻想。她扬起下巴道:“怎么,难得到我院子一趟, 一进来就为了你大嫂抱不平来了”

    “你这是什么话”楚宿皱起眉头。

    “你不明白么还是心里有鬼装不明白她那张脸, 是不是跟你死去的心上人一模一样啊你看着她就想起我的不是了是不是”周容尖声道。

    楚宿完全不知道周容怎么能往哪方面联想。“你够了吧你,我来找你是因为大哥找的我,他跟我说你在大嫂跟前挑拨离间的时候,我都替你脸红, 阿容,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人。如今为何心思如此歹毒”楚宿有些痛心疾首。

    “我心思歹毒”周容的心都碎了,“我是在她跟前说了,可是难道不是真的么我是为她好,让她少受你们这些男人的骗。一面花言巧语地哄人,另一面却下狠手。”

    “你在胡说什么你有任何证据吗就跑去大嫂跟前胡说。大哥绝对不是那种人。”楚宿道,“我看你是见不得人好才是真的。当初阿泠到底碍着你什么了你要那么对她在咱们这样的人家里,居然差点儿就饿死人,你怎么做得出那种事来如今大嫂又碍着你什么了你又要跑去说三道四。”

    “终于说实话了是吧你至今还为着她怪我是不是你心里既然有她,为何又要来娶我害得我处处被人笑话,居然是个平妻。”周容冷笑了一声,“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恶毒,我不过是不想见到她而已,哪里就要饿死她是她自己装柔弱、扮可怜,连没吃的了都不说一声,就等着你发现呢,瞧,你一见着了,可不就同情上了么”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楚宿气急败坏地道:“明明是你做错了事,却把什么都怪在阿泠身上。”

    “是啊,我就是做错了事,我错得最离谱的就是居然相信你说的,会一辈子对我好”最后一句话周容是吼出来的。

    两人自然是不欢而散,楚宿所谓的“教妻”最后也不过是被周容给气跑了。

    季泠可不知道二房吵架的事儿,她咬了咬嘴唇,想着既然心里存了疑,怎么做都是错,那不如索性把事情摆在明面上,弄个明白,也省得将来再被人钻空子。

    所以她也没急着去找楚寔赔礼道歉,反而是让长歌去备车,她要出门。

    多年不曾回京,京里的大药堂都有些什么季泠也不清楚,不过她也无意去打听。就想坐在马车上,走到哪儿算哪儿,随意找一间药堂的大夫问诊,这样也就疑不到楚寔头上去了。

    想是如此想的,可在路过广济寺时,季泠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广济寺的法真和尚说是有大神通,当初先慈圣太后病重,药石罔效,是请了他进宫问诊,最后居然又多活了三年,后来大家就都说法真的医术才是当世一流。

    季泠也不知道就这么去广济寺能不能遇到法真和尚,可她还是下了车。

    打听之下方知道有多巧,出门云游的法真和尚昨日才回到寺中,可见来得早真不如来得巧。

    前来求见法真和尚的人自然多如牛毛,但季泠因为是楚太傅夫人,自然是被礼让到了第一位。

    法真见着季泠的时候,神情微微一愣,却不是为她的美貌而惊讶,似乎是在惊讶别的事情。

    季泠与法真见了礼,道明来意,“所以想请大师为我诊诊脉。”

    法真朝季泠微笑着摇了摇头,“夫人身体康健,无需诊脉。”

    季泠愣了愣,不明其意。

    法真看了看季泠身边的长歌,“老衲观夫人相貌,的确有些异常,但却只能说与夫人一人知晓。”

    季泠侧头看了看长歌,长歌轻轻摇了摇头,表示绝对不离开季泠。虽然老和尚是和尚,可也是个男子,她怎能看着季泠与他独处,万一出了事儿,她百死难辞其咎。

    “长歌,你去院门边儿等我吧。”季泠道。

    法真和尚的禅室并未关门,长歌站在院门边就能看到屋内情形,只是隔得远听不见他们说什么而已。

    然而很快,长歌就见季泠失魂落魄地从禅师内走出,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呆呆愣愣的,回了屋就一个人关在了屋里,谁也不许去打扰。

    这可如何得了长歌生怕季泠有什么闪失,可又敲不开门,只能对旁边的采薇道:“你快去书房跟太傅说一声,就说夫人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了。”

    采薇迟疑地道:“可这个时候太傅肯定在见客,前去打扰的话”若是季泠真有什么事儿,采薇倒是不怵去寻楚寔的,可这会儿她就是一个人呆着而已,采薇觉得长歌有些大题小做,怕最后楚寔怪罪下来。

    长歌道:“你懂什么呀夫人的事儿再小也是大事儿,你自去寻太傅就是了,我保管太傅不会说你的。”

    采薇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前院,楚寔正在书房里见客。

    南安问道:“采薇姑娘怎么来了是夫人那边有事么”

    采薇点点头,“夫人今日出门去了广济寺,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了屋子里,长歌姐姐没办法,让我来寻太傅。”

    采薇说完,以为南安也会跟她一样觉得长歌是大题小做,谁知话音才落就听南安道:“你且稍待,我这就去禀报太傅。”

    采薇就看着南安快步走进了书房,不一会儿便见楚寔匆匆走了出来。从那打开的门里,采薇晃过一眼,能看到里面至少有四五个人,没想到楚寔就这么出来了。

    楚寔一边走一边道:“南安,你去请阳山先来过来,先陪陪里面的大人。”

    南安应了是。

    楚寔这才看向采薇道:“夫人究竟怎么回事仔细跟我说说,一句话也不许漏。”

    采薇赶紧地把季泠如何去了广济寺,法真和尚又是如何不许其他人听,与季泠单独说了会儿话的事情说了出来。

    楚寔走到门口,果然见是从里面栓上的,他也不敲门,绕到窗边从缝隙里望进去,正好看到季泠正趴在桌上咬自己的手腕。

    楚寔一惊,推开窗户就跳了进去,“你在干什么,阿泠”他走过去一把从季泠的嘴巴里把她的手腕拿出来,上头的牙印早就见了血,真是气得一阵头晕,“阿泠,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要让你如此自残”

    季泠已经被楚寔从窗户跳进来这个动作给吓到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却也不言语,就那么痴痴地望着楚寔,然后柔顺地偎入了他的怀里,却又觉得如此似乎都不够,恨不能把整个人都蜷缩进他的怀内。

    楚寔又忧又急,但是拿季泠又没办法,只能回头看了更过来的长歌一眼,长歌赶紧地拿了药膏过来,却没办法像楚寔那般一下就跳进窗内。

    楚寔一手抚摸着季泠的背脊哄她,一边朝长歌伸出手去,把药膏拿了进来。

    “咱们先上药好不好”楚寔柔声道,声音柔和得似乎生怕把季泠给震碎了。他也是无奈,明明生气的人是他,最后好声好语来哄人的却还是他。

    季泠在楚寔怀里摇了摇头,干脆把伤手也用上,使劲儿地抱着他的腰。

    楚寔轻轻地嗅着、亲着季泠的发丝,又哄了许久,才固定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后推了推,让她坐到绣墩上。

    楚寔一边给季泠上药一边道:“阿泠,我发现你现在狡猾了。”

    季泠不解其意地看着楚寔。

    楚寔头也不抬地道:“你知道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受了伤,心疼、担心的都是我是不是”

    季泠嘟囔道:“我才不是这样想的呢。”

    楚寔替季泠上了药,又用纱布将她的手腕裹上,故作凶狠地道:“说吧,季泠,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你就死定了。”

    季泠收回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法真那老和尚说什么了你听到什么又来疑心我了是不是”楚寔的语气里带着失望。

    季泠赶紧摇头,“不是,表哥,我”只是才说了一句,季泠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楚寔叹息一声,伸手兜住她的后脑勺,将季泠的头托得靠向自己,“阿泠,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季泠道:“法真大师说,我这辈子是注定无子的。”

    楚寔深呼吸了一口,“胡扯,事在人为。那和尚就是沽名钓誉,你倒是信了。”

    季泠一边摇头一边抬头看楚寔,“不是的,他说我身体康健,无子只是因为,因为”

    楚寔默不作声地看着季泠。

    季泠吸了口气道:“他说我命该早夭,是有大富大贵之人为我强行用命续命才能活到今日的。连命都是强求来的,所以子嗣是不用想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随人茫茫 5个;韩绗、睿、橘子大人、微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陌狸 37瓶;僖 20瓶;紫月木头 15瓶;月晗涵月、qq、向月葵1、不可一世的失业 10瓶;23578105 5瓶;糯糯biubiu 2瓶;招风、tc、cherry859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