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女官韵事限 作者:小肉粽

    第445章

    女官韵事限 作者:小肉粽

    第445章

    第446章念入野史

    从陆寻府里出来,顾轻音直奔京兆府。

    就任京兆少尹才不过几日,她却再未回过顾府,整日里东奔西跑,忙碌倒也充实。

    她这般为了公务,只每日寻了小吏到府里报平安,自然不知宁非然日日在顾府等她至深夜。

    这一日,是顾轻音到京兆府任职后的第一次值夜。

    要说值夜,她原也不陌生,御史台就有这个规矩,京兆府却又有些不同。

    不光是熬夜撰写文书、翻阅卷宗,更多的,是应对夜里突发的各种状况。

    顾轻音半开玩笑的问过王放,若是值夜,会遇到的最糟糕的状况是什么。

    王放半挑着粗眉,轻描淡写,不过是官员被刺、番邦抵京,又或是刑部捅了什么篓子,泼脏水给京兆府。

    顾轻音面色如常的听完,心里早已泛起惊涛骇浪。

    京兆府所要面临的,远比她想象中还要凶险难测。

    烛火摇曳,一室暖黄。

    金丝楠木的宽大案桌,案头是摞得高高的公文,案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宣纸的淡香飘散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顾轻音伏案而坐,正在翻看历年悬案卷宗。

    她穿一身暗红朝服,墨发高束成髻,眉眼低垂,微翘的睫毛在淡青的眼窝处留下浅色的影。

    京兆府在本朝上百年间,积累的悬案何止数百,且多是曲折离奇,波澜诡谲,案情千头万绪,若不用心,根本

    理不出个头绪。

    顾轻音在御史台是惯于写折子和翻阅公文的,但在看了四五个案件后也是神色疲惫,清丽的水漾眼眸半阖起

    来。

    就在她打算搁一搁手,喝口茶,休息片刻的当口,被压在下面的一篇写在绢帛上的文字吸引了她的全部目光。

    绢帛已经泛了黄,面上的褶皱再抚不平,其上饱蘸墨水的字体却醒目清晰,“李景华”三个字瞬间跃入她眼

    帘。

    这篇野史也不知是何人夹于卷宗内,讲的正是前朝太后李景华与王爷萧逸之之间的风流事。

    李景华为了逼迫萧逸之休妻,不惜以色相诱,又设计他妻子亲眼撞破,彻底断了萧逸之的后路。

    顾轻音被吸引,看得入了神,自然不曾察觉,她藏于内袋中的沉念珠早已出现裂痕,此时不知何故,竟忽然裂

    开了。

    她的眉眼仍是清丽明秀,只眉尾增了一丝上挑的弧度,眼波流转间多了一缕妩媚风情,烛火映照下,生动艳

    丽。

    她站起来,身姿摇曳,取出角落里蒙了灰的铜镜,对着镜子缓缓散开青丝,优雅的脖颈挺直,下颔高傲的扬起

    来,唇边的笑意渐渐变深。

    案房门被推开,陆寻一袭墨绿朝服,身上还带着夜里的凉意,大步跨进来。

    “你来了。”顾轻音回眸,神情含娇带怯,双目情意绵绵。

    陆寻一愣,止住了脚步。

    他原是怕这几日京城里不太平,顾轻音又是第一次值夜,真遇到了什么情况,怕是难以应付,便特意来看看。

    但他绝不是为了顾轻音个人,他身为京兆府尹,若真出了什么叉子,他脱不开干系,不如提前介入,也可省了

    麻烦。

    是以,他步履匆匆而来,是出于视察公务的考量,完全没有想过深夜与其他女子相见该有的礼数,毕竟顾轻音

    是京兆府多年来第一位女官。

    而此时的顾轻音,与他短短数日对她的了解大相径庭,无论神情语气,都仿佛变了个人。

    陆寻心中疑惑,稳住神色,肃然道:“顾大人仍在查阅卷宗”

    顾轻音眼眸微闪,缓缓转过身来,柔媚道:“好啊你,竟不认得本宫了”

    陆寻目露惊疑,紧紧盯着她的一双眼睛。

    顾轻音与他对视,缓步上前,暗红的朝服完全散开,露出内里雪白半透的中衣。

    今天起,隔日更新,妹子们回来继续躺在坑里好不好

    第447章欲念难抑

    陆寻立刻避开视线,白净的面皮隐隐泛红,冷声道:“顾大人还是先将朝服穿好罢。”

    顾轻音继续朝他走近,暗红的朝服一点点从丝质中衣上滑落,她丝毫不在意,径直走到他面前,“随你怎么

    叫,本宫都爱听。”嗓音如水,绵柔入骨。

    她唇角含笑,微微勾起,纤长的手指轻抚过陆寻的肩头,再缓缓向上,滑过他的脖颈。

    陆寻的喉结明显动了一下,下一刻,他深吸口气,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沉声道:“请自重,顾大人。”

    顾轻音神色未变,眼中反而多了一抹了然,“你在害怕”

    陆寻手下用力,想将她推开,谁知顾轻音只是略后退一步就稳住了身形,并未有丝毫狼狈。

    他心中惊讶,浓密的长眉微蹙,整了整朝服,冷肃道:“不知所谓。若这是你在官场上惯用的伎俩,在本官这

    里,大可不必。”

    陆寻没有看她,继续道:“本官也曾在朝堂上听闻女官行为不端,原想不过是以讹传讹,未必是真,即便是

    真,也难免以偏概全。你既能在考绩中得到认可,想必也有些过人之处,何必行此……”

    顾轻音已在他眼皮子底下褪去了中衣,从身侧贴上他,高耸绵软的胸脯隔着薄纱小衣紧紧抵在他手肘处。

    浅碧色的紧身小衣,包裹着一对丰满挺翘的乳儿,**早已骚动起来,轮廓分明的凸起。

    陆寻僵立当场,不再开口。

    “何必怎样”顾轻音攀着他的手臂,胸脯向前挺了挺,娇笑道:“臭男人的歪理本宫原是最不耐烦听的,但

    从你口中说出来,自然是不同的。”

    陆寻神色紧绷,被她拉住的一条胳膊像是泡在温水里,全然酥软下来,失去了力气。

    “说呀,为何不说了”顾轻音歪着头,探至他身前看他,双眸灵动生辉,“你这幅样子,本宫更喜欢了。”

    不经意间的一个垂眸,她呼之欲出的饱满**就在他眼前,随着她的动作轻晃,他急忙错开眼,又蓦然望入她

    一双迷蒙着水雾的眼眸。

    陆寻心头猛地一跳。

    不对,眼前的人绝不是顾轻音!

    第445章

    第44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