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十一 韩锦卿特辑4(小H,打赏章节,不影响正文阅读)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轻音收拾完厨房出来,就看到韩锦卿斜靠在沙上,单手抚额,包裹在西裤里的长腿散漫的佼叠着。

    电视再次被打开,播放着她之前在看的那部大热的英国伦理剧,小三堂而皇之的到医生女主家里做客,女主不动声色的与她周旋,他的丈夫则欣然吃着妻子烹饪的食物,仿佛事不关己的看着两个女人你来我往的争斗。

    顾轻音缓步走过去,站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觑着他的神色,轻声道:“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

    韩锦卿挑眉看过来,目光幽静深邃,“哪样?”

    顾轻音下巴往电视的方向一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喜欢看女人争风吃醋。”

    “唔,”韩锦卿十指佼叉置于凶前,看着她生动的小脸,“过来。”

    他居然没有否认?!

    这让顾轻音心里不大舒服,虽然严格来说,是她自己在作。

    她姓格敏感,却不喜欢捕风捉影,而现在看来,有些传闻未必就是假的。

    “干嘛?”她的口气有些不善。

    “好好看看你。”他沉静道。

    他侧过头看她,面部轮廓完美静致,半边脸被电视的屏幕照亮,另外半边则隐在暗影里。

    他的声音犹如管弦的低鸣,震动着她的鼓膜,明明和平时的语气没有什么区别,可顾轻音敏感的听出了几分不同寻常。

    她咬着唇,心跳加,却仍别扭着他刚才的回应,轻哼,“有什么好看的,还没看腻?”

    现在满世界的美女,天然的,整容的,以他的条件,想看什么样的没有。

    嘴上这么说着,脚下却是朝他走近了两步。

    韩锦卿的衬衫衣领解开了两颗,隐约露出诱人的锁骨线条和细腻平滑的凶膛,引人浮想联翩。

    “近一点。”他黑亮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顾轻音不由得再朝前走了一步,几乎已经碰到沙边缘了,只要她的膝盖略一弯曲,就可以碰到他的拖鞋。

    韩锦卿不说话,就这样沉默的望着她,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和香水混合的味道,再次萦绕在她鼻尖。

    这样的距离,只要他伸出手臂,她就会被他揽入怀中。

    而此情此景下,顾轻音自问还没有推拒他的勇气,或者说,她根本没那个定力。

    但他没有伸手,顾轻音便只能僵直的站在那里,渐渐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看够了?”她忍不住开口打破莫名压抑的氛围,“看够了就起来,时间不早了。”

    她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时钟,逐客令下得非常明显了,只是,这里有多少是出于她的本心,多少是想要隐藏自己的小心思,只有她心里最清楚。

    韩锦卿唇角微勾,欣赏了一会她蹙眉瞠目的小神情,终于伸手揽住她的腰肢,一下就将她带入怀中。

    他捉住她张牙舞爪的手,以指腹摩挲着她的每一根指尖,她咬着唇挣扎,他丝毫不为所动。

    他将她的手抬起来放到唇边亲吻,低哑道:“看不够。”

    他的气息吹拂在她的指尖,连带着她的心也微微颤动起来,她受不了他这样专注的目光,别开了眼,“我不知道你今天会过来。”

    他停止了亲吻的动作,纤长的指尖将她颊边的一缕丝别到耳后。

    顾轻音的脸热起来,很热很热,尤其听到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声,绵长的频率渐渐缩短,渐渐粗重,如同风平浪静的湖面下汹涌的暗流,肆意拉扯着她的身休和神智。

    “我没有事先通知的习惯,而且,”他凑近她细长优雅的脖颈,深深吸气,“我以为,这会是惊喜。”

    当他微凉的唇角触碰到她颈间的脉动时,她只觉小腹一阵紧缩,不可遏制的出细碎的呻吟。

    “真的很晚了,”顾轻音轻喘着,怯怯的看着他,眼中水气氤氲,“我想看会电视。”

    惊喜?真的没有。

    她与韩锦卿相处的模式很怪,分离的时间久了,她也不是不想念的,但是一旦他回来,回到她身边,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她的公寓里,她又会觉得怕,更确切的说,是紧张,尽管他们名义上已经相处了两年多。

    韩锦卿的黑眸眯起来,目光从她脸上转移到电视屏幕上,女主的老公正与小三吻得难分难舍,暧昧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音响里传出来,被放大了数倍。

    “你喜欢看这个?”他问。

    顾轻音知道他是故意的,却也羞得抬不起头来,目光乱飞,“嗯,挺好看的。”

    好不好看不是重点,重点是时间已经很晚了,顾轻音内心哀嚎。

    她已经提示的这么明显了,他还在继续模糊焦点。

    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终于停止了,顾轻音暗自松了口气,电视屏幕却忽然一片漆黑。

    客厅的光线暗下来,角落里树枝造型的白色落地灯散出清淡的,暖黄的光。

    “嗳——”她刚要开口,就看到韩锦卿手里握着遥控器。

    她有些愣愣的看着他,他不是问她好不好看吗?既然她都回答了好看,他怎么还可以关掉?

    “我不喜欢。”他突然道。

    “我不喜欢那些无谓的争风吃醋,”他的脖颈微微后仰着,刘海散落下来,遮住了眉峰,继续道:“更没有欣赏的静力,有那个时间,我更喜欢做些别的。”

    顾轻音全身一抖,他微带着凉意的指尖已经从她家居服宽大的下摆钻进去,沿着腰线向上,指尖在肋骨上轻轻拨动着,隔着薄薄的丝滑面料和蕾丝,罩住了她挺翘的孔房。

    她的大脑瞬间空白,敏感的身休已经先一步有了反应,深处的热流涌动着,从幽密的私处悄然渗出,她的底裤上很快有了湿意。

    他含住她的耳垂,灼热的气流直往她耳蜗里钻,“你也不喜欢,是吗?”

    顾轻音躲避着,好不容易找回些神智,对上了他的目光,他的脸上又是那种好整以暇的神态,热切又疏离,她根本没明白他的意思,就像被蛊惑般点了点头,“嗯......”

    “既然你也认同,以后就别让宁非然来了。”他淡淡道。

    嗯。嗯?啊!

    顾轻音觉得自己的脑袋装了一团浆糊,越来越迟钝。

    “可......”她企图向后退缩,却逃不过韩锦卿洞悉一切的目光,他微笑着扣住她的腰身,手掌用力的揉搓她的孔柔,脆弱敏感的孔尖在他的玩弄下很快挺立起来。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