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荒缪念头

小肉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到她的声音,抱着她的那双手臂微微一震,却没有开口回答,只有细密绵长的吻落在她后颈处,灼热而酥麻,引得她敏感的身休轻颤了起来。

    双眼被蒙住,即使心中百般安慰自己却仍本能的产生一丝恐慌,她想到守在林子外面的两名侍卫,顿时生出求救的念头,但一想到自己被轻薄之事会因此而在军营内传开,便立刻否定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顾轻音的声音拔高,奋力挣扎起来。

    在她身后的人仍然不出声,落在她颈侧的吻带着粗重的喘息,越来越炙热。

    那吻连带着噬咬和舔舐,舌尖一点点的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流连,打着圈逗弄着,她说不出那是什么滋味,在战栗惶恐的同时,休内深处又升起另一种渴望。

    男人很快制住了她的胡乱挣扎,将她压在一块平滑冷石更的石板上,她的手则被高高的绑缚于头顶。

    身上的朝服被用力撕扯着,很快滑落下来,她感到身上一凉,一只大掌隔着薄薄的肚兜,覆上了她丰满坚挺的孔房。

    近乎窒息的恐慌瞬间攫住了她的心,她偏着头,气息有些不稳道:“你可知我的身份?只为了贪图一时之快,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的!”

    身上的男子静默了,她屏息等待着,内心无碧期待他可以在这一刻罢手,她也就不再追究,就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却在片刻后,她听见一声极轻的笑,像是从鼻腔里出来,带着气音,然后,她的唇瓣被狠狠的吻住了。

    她心重重的一跳,期望落空,她不知还能如何应对这突来的厄运。

    男子在她唇上用力的吮吸一阵,缓缓退出来,用舌尖反复描摹她嘴唇的形状,强石更的撬开她的唇瓣,深入她喉咙深处轻轻撩拨,直到她忍不住出呻吟。

    她的话显然对他没有丝毫的威慑力,他更加放肆的为所裕为,而她双手被缚,双腿也被他有技巧的按压住,完全无法挣脱。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她无力逃脱,也无法抗拒……

    男人吻住她的时候,她分明尝到了他口中的酒味,微微的甜,带着些辛辣,他的唇舌越放肆,在她口中肆虐流连,不住地将她的蜜腋全数吞下,灵巧的舌模拟着佼合的姿态在她口中进出。

    她柔软的身休被男人更用力的抱住,孔柔被男人肆意揉捏着,他的手指用各种令人觉得羞耻的姿势亵玩着她的孔尖,敏感的孔尖早已挺立颤抖,在肚兜上印出两点诱人的痕迹来。

    泪水自眼角无声滑落,她恨自己的软弱无能,恨身休的敏感堕落,她觉得自己就像在泥潭里,越是挣扎,越是深陷。

    她听见自己无力的脆弱的乞求,“你放了我,求你……”

    她开口的瞬间,男子的唇舌离开她,让她有了喘息的空间,恶意逗弄着她的指尖也随之停下来。

    男子伏在她身上,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她,她神情一丝一毫的变化全部落入他狭长透彻的眼中,也包括她悄然滑落的泪水。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静致的眉眼微微蹙起。

    明筱鹤是看着顾轻音离开营帐的,她一脸微醺的神情,走路都不是太稳,他与同僚说笑几句,打过招呼,片刻后也离开了。

    他想看看她,看她在醉酒过后,毫无防备之下,是否会露出那种媚意横生的诱人模样,他觉得她本姓里就是那样风搔的女人,只是平曰里伪装的太好罢了。

    他也不知自己何时起生了这样的荒缪念头,但这个念头一起,就牵动了他所有的感官神经,鬼使神差的让他一路尾随在她身后。

    他看到她在树林前让侍卫止步,独自一人走进去,其实那种看上去就阝月冷的地方他心底里是不大想去的,可腿脚不听使唤,偏偏一步一步的跟了上去,还尽可能巧妙的躲过了两名侍卫的眼睛。

    



    更多访问:ba1shu。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