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暮雪千里擒巨贪(3)

西楼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希望有能力的朋友去逐浪为增加一些打赏和推荐票。

    正文:

    莫通达也是一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本来往回走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刚才看到程暮雪开着车子往镇上去了,他琢磨着,程暮雪可能去找她们母子。

    他马上打了个电话,“喂,梁敏,你现在怎么样了?”

    梁敏刚刚打完针,听到莫通达的电话,有气无力地应道:“你在哪?通达?”

    “别说了,马上走吧,我们在五里坡会面,快点。”

    梁敏道:“我没有力气啊?”

    莫通达急了,“你想办法吧,我不能过来,你要快一点。要不就跑不掉了。记住,五里坡。”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冒黑朝五里坡去了。

    程暮雪等了会,也不见莫通过往回走,她只得重新上车,往镇上开。

    当她再次赶到小院的时候,这里黑乎乎的,那对母子都不见了。程暮雪琢磨着,这个女人刚生完孩子不久,又发着烧,要跑也跑不到哪里去。

    本来想报警,叫地方派出所配合一下,可自己这次是私自出来,没有任何手续,人家估计也不会相信自己。

    看来还得自己去找,她又来到那家诊所,问了医生。

    医生说,“不要能,我刚刚回来,她这样子能跑去哪?”

    程暮雪和医生在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瞥见大街上,一名妇女额头上包着手巾,抱着孩子,提着一个包,匆匆忙忙地跑。

    程暮雪马上从诊所出来,躲在电线竿旁边,看着她究竟要往哪里去。

    梁敏抱着孩子,往西边去了。

    程暮雪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她和莫通达通了电话,准备连夜逃走。只可惜,梁敏身体虚弱,刚生了孩子,又感冒发烧,哪里跑得动?

    没跑多远,就没有力气了。

    看到她这模样,程暮雪在心里道,真是造孽,看在这对母子的份上,还真想放弃算了。

    但是莫通达这人,不抓他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和人民。这个巨贪之人,十恶不赦。

    看到梁敏抱着孩子出了镇上,程暮雪也不作声,悄悄地跟着。

    跑出二里多路,才赶到五里坡。

    梁敏跑得急了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孩子哭了。

    程暮雪听到声音,不禁再次动容。这个该死的莫通达,怎么可以这样害人?

    想到莫通达刚才的行动,她就冒火。

    黑夜里,程暮雪凑过去,将近五十米的样子,听到梁敏在打电话。

    “通达,你在哪?我们到五里坡了。”

    莫通达问,“有没有人跟着你?”

    “没有啊?这么黑漆漆的,谁跟着我啊?”

    莫通达道:“你们回去吧,我走了。等我安全了,再来接你们。以后也不要给我打电话,我换了号码再联系你。”

    “什么?你不带我们母子一起走了?”

    “带不了了,如果我现身的话,他们准要抓我。”

    “你——那你让我半夜三更的跟这里来干嘛?”

    莫通达挂了电话,梁敏愣在那里,山风呼呼,吹得她的心都凉了。莫通达叫自己跑出来,只是为了引诱警方的人。

    想到这里,她的心都凉了。

    于是一个人抱着孩子,在那里哭了起来。

    程暮雪见状,这才赶过去,“别哭了,他不会带你们走的。”

    看到程暮雪,梁敏问,“你怎么来了?”

    “莫通达打伤我,逃走了。”

    程暮雪伸手过去,“我送你们回去,这黑漆漆的,你们在这里也不安全。他让你们出来,只是为了引诱我,估计这个时候,他已经逃得远远的了。不过他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住他。”

    梁敏看着程暮雪,“你能不能放过他?”

    “不可能!”

    程暮雪道:“我想你跟他也不是一天二天了,他做了什么事,你心里应该明白。你是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我不为难你,但是他,绝对不能放过。”

    梁敏说,“我认识你,你是程雪衣的妹妹。”

    对于梁敏说的话,程暮雪一点都不意外。

    梁敏肯定去过武源市,她是在快要生孩子的时候过来的,没想到她刚刚离开,莫通达就东窗事发。

    程暮雪送她们母子回家,反正今天晚上找不到人了,干脆就在这里跟梁敏聊聊天。

    从梁敏的口中得知,她和莫通达,还是万天海掇合的。二年前怀了一个,打掉了,莫通达不肯要。

    后来又怀了一个,莫通达突然决定要这孩子。因为莫通达只有一个女儿,可能是看到梁敏怀的是儿子,才有了这打算。

    谈到自己与莫通达的事,梁敏不怎么愿意多说。

    她只是道,莫通达来找自己的时候,并不知道他的事犯了。后来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说武源市班子出了问题,万天海在天子峰上自杀身亡,梁敏这才知道,莫通达是过来躲藏的。

    原本再过几天,他们就离开这里,没想到程暮雪突然杀过来。梁敏说,孩子才生了三天。自己又病倒了,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程暮雪对梁敏说,“莫通达肯定是逃不掉的,如果你不想让儿子刚出生就过逃亡的日子,还是跟莫通达划清界线,否则后果你自己清楚。”

    天快亮了,程暮雪一直在分析,莫通达不可能去火车站,汽车站这样的地方,他只可能走山路。

    再往西走,就是一片荒漠,从这里可以去天山省,莫通达会不会从那里出境?

    吃了二个面包,程暮雪就出发了。

    莫通达躲在草丛里,呆了一个晚上,天刚亮,他就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出十来里路,前面一片荒漠。

    手铐也不知道被他用什么方法打开,他看着这片荒漠,心里暗暗发誓,自己堂堂一个副厅级干部,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如果有朝一日能东山再起,一定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莫通达此刻的模样很狼狈,换了谁都不会相信,曾经威风凛凛的莫副书记,会落到如此地步。

    本来,他可以风风光光,但是他不敢,怕呆在城里容易被人发现,这才跑到小镇里。

    没想到这么远的地方,也能被程暮雪找到。

    一上午,他跑跑停停,很快就发现自己迷路了。这里可不是武源,这地方怪怪的,荒凉之极,几十里没有人烟。

    更要命的,连植物都少,偶尔看到一些低矮的灌木。此刻他就在心里暗道,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不被程暮雪抓住,也有可能渴死在这里。

    快中午的时候,他又渴又饿。

    高一脚,矮一脚,走在这片荒漠里。

    程暮雪开着车子,也朝这个方向而来。她料定莫通达应该往西边走,只要进入天山省,他就有可能混出边界。

    所以自己必须在他进入天山省之前,将他截住。

    车子出开三十几里,远远看到一片荒漠。这片荒漠,就象大海一样,无边无际。程暮雪心道,只要莫通达敢进这里,他就死定了。

    如果他真往这边走,则说明他根本不熟悉地理。

    果然,就在程暮雪又开出二公里左右,远远看到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程暮雪冷笑了下,拿起车上的水喝了口,把车开过去。

    莫通达看到车子来了,回头一看,心里凉了半截。一屁股坐在灰尘地里。程暮雪也不下车,只是笑着问,“要搭车吗?”

    莫通达上气不接下气,“水,我要喝水。”

    “水啊?”程暮雪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把水浇了。

    “水很多,你有钱吗?”

    莫通达看着程暮雪,舔了舔舌头,“你抓我吧,抓我吧,我不跑了。”

    程暮雪摇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继续跑吧!你不是要水吗?”

    她又拿了一瓶水出来,下了车,抓起地上的一把灰尘,放进瓶子里摇了摇,“水在这里,要不要随你?”

    随后,她又上车,开着车子离去。

    莫通达狠狠地盯着她的车子,扑过来,抓起那瓶灌了沙子的水,咕噜咕噜猛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