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找上门的太监媳妇(二)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事出必有阴!想到这叶浪觉察到了一丝阴谋诡计的味道,对着老太太怒吼了一声:“住手!”

    张牙舞爪的老太太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哆嗦,定了定神后将擀面杖扔到地上,拿出了女人最擅长、最霸道的超级霹雳无敌大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无弹窗小说网 .

    小女孩更是火上浇油般的扑倒了老太太的怀里,“奶奶,您别哭了,我们不告了,不要这公理了,皇宫的人都是官官相护的畜生,被糟蹋我认了。”

    随后,就看见小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着指着叶浪:“我们都是苦命人,惹不起你们这群达官贵人,这点亏吃也就吃了,至于孩子,我会生下来放到你们雯影轩的门口。”

    说完,扶起了老太太就想离开。

    还有孩子?叶浪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求助的看向了蓝媚儿,“主子,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我是太监,我不能人道的,更何况我连着皇城都没出去过。”

    原本准备离开的老太太见叶浪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蓝媚儿,就将目光定格在蓝媚儿的身上,怎么看这女人都像是一个软柿子,倒是叶浪,一脸的狡诈绝对占不到便宜,就将视线有转移向了蓝媚儿:“你是管事的,今天我就和你说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现在就跑去金銮殿鸣冤。”

    蓝媚儿瞪了叶浪一眼,气的高耸胸脯剧烈的欺负,恨不得当场就宰了叶浪,再加上这祖孙俩也不是什么善茬,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一时间也有些语塞。叹了一口气后,蓝媚儿才发现自己还有护犊子这一缺点,“你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让这个太监离开紫禁城,回乡下和我孙女完婚。”老太太一下子来了精神,盛气凌人的一指叶浪,“我孙女现在怀孕了,将来需要人照顾,需要银子养活孩子养活家。”

    这是传说中的敲诈吗?用这么一个卑鄙的手段来敲诈一个太监?这……哎!叶浪觉得自己特别的苦逼,特别的委屈,被冠以强。奸这个罪名勒索的太监,他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不过转眼之间,叶浪却发现那小女孩悄悄的对着他伴了一个鬼脸,十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嘻嘻的鄙视了一下叶浪,像是在嘲笑一样:混蛋,看我不玩死你。

    “等一下!”叶浪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终于想起来那丫头是谁了。伸手指向老太太:“你说我强。奸了你孙女?”

    “对,你强奸了我孙女现在还怀上了孩子。”老太太有些恐惧与野狼的眼神,下意识的看了眼小女孩。

    “他丫的就是一个死太监,我有什么能力能让她怀孕?”叶浪看了一眼小女孩,转头有看向了蓝媚儿,“主子,别看她长得跟个姑娘一样,其实这小子不知道是宫里哪个部门的太监,头两天我和他发生了一些口角,他这是来报复我了。”

    岂料,还不等蓝媚儿有反应过来的机会,这小女孩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太监,现在穿上裤子你就不认账了,难道你说我美的像是天上的仙女这些话都不作数了吗?”

    “我说你妹!”就看见叶浪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揪住了小女孩的脖领子,按在院子的石桌上,扬起手,对着小女孩的屁股就拍了下去。

    啪啪啪!叶浪一边拍一边大呼过瘾,我让你打扰我睡觉;我让你个死太监怀孕;我让你没事找事;我让你污蔑老子的清白;我让你哭……

    “王八蛋,你快放了我,求你了,别打我了。”小女孩前几天刚被叶浪打完,疼了一晚上没敢坐椅子,就连睡觉都是趴着睡的,对打屁股已经有了条件反射般的恐惧,“我错了,我就是一个太监我是来污蔑你的,我错了还不行吗?”

    叶浪满意的笑了笑,十分无辜的对着蓝媚儿摊摊手,“主子,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丫的就是一太监。”

    “我跟你拼了。”一旁的老太太看到小女孩被打了屁股,这还了得,堂堂的雪瑶郡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抄起擀面杖就砸向了叶浪。

    “住手!”一个泓若钟声的声音响彻整个雯影轩,“这里是皇宫,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贱民来撒野。在不住手我可要叫上大内侍卫了。”

    老太太急忙住手,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原本张牙舞爪的表情一下子就被惨白所代替:太子爷?他怎么来了?

    雪瑶郡主看了看喊话的人,也暗道自己生不逢时,这么悲惨的遭遇居然被太子哥哥看到,以后还怎么到处宣扬自己是混过的呢?蹲在地上,胡乱的抓了点尘土就抹在了自己脸上。

    “太子爷,您来的正是时候,快来给奴才做主。”叶浪一溜小跑的跑到了太子面前,施过礼后指了指那祖孙俩。

    太子皱着眉头,看着一脸狗腿子形象的叶浪,现在你想起我是太子爷了?你他妈勒索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有今天?

    毕竟这是皇宫不是菜市场,太子还是放下了私人恩怨,听着叶浪讲述了一切。这下可惹怒了太子慕容复,伸手一指雪瑶郡主,“我倒要看看这狗奴才,是谁的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胆敢扰乱大内安宁?来人,给我……。”

    太子刚想说给我拿下,就地正法。却发现那满脸污垢的小女孩正用虎头枕挡住自己的半边脸,对着他直眨眼睛,太子自己的瞧了瞧,走上前,伸手擦了一下小女孩脸上的污垢,一张俊俏的脸出现了,一时间,太子爷有些无措了。

    心里暗暗骂自己狗拿耗子,什么时候来雯影轩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这不是自己往雪瑶郡主的枪口上撞吗?

    也难怪太子在这个时候出现,欠了叶浪的巨款,有心思让身边的太监传叶浪去太子的行宫,想想还是算了,皇帝没有几年活的光景了,想找他麻烦的大有人在,没必要因为一个太监丢了太子之位。太子也后悔自己为什么就没控制住,非要非礼蓝媚儿,忍着等到皇帝老二翘辫子了,什么不都是他的吗?想来想去,还是亲自来了一趟雯影轩,顺便探探叶浪的口风,毕竟叶浪手里的东西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爆了。

    整齐的脚步声传进众人的耳朵,一小队的禁宫侍卫整齐的冲进雯影轩,纷纷拔出腰间的利刃,“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我吩咐尼玛啊?太子恨不得上去踹死那说话的侍卫。但还是一摆手,“没事了,都退下去吧。”

    “小叶子。”太子努力的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看这件事都是误会,不如就算了吧。”

    “算了?”叶浪一个太监居然被指有了家室,这件事怎么能说算就算呢:“不行,这个狗太监大闹雯影轩,惊扰了我的主子,这件事不能说算就算,我一定要找出这死人妖是谁的人,给自己一个清白,换我主子一个公道。”

    太子见叶浪这阉货咬住理不放,还大骂雪瑶郡主是狗太监死人妖的,就觉得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那,煞尾头疼的看了眼雪瑶郡主,雪瑶郡主正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太子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以往都是雪瑶郡主找麻烦,现在没有想到她被一个太监找了麻烦。这雪瑶妹妹也不地道,太没脑子了,想玩死一个太监还不容易吗?至于要用被太监给强暴了这招吗?这招能行得通吗?

    “小叶子,你看这件要不这样,让这个小太监陪你点银子,这件事就算了吧。”

    叶浪见太子都给雪瑶郡主求情了,也很为难,心里暗想:看来这个小太监的背景不小。

    叶浪这时候也不能完全做主了,变求助的看向了蓝媚儿。

    蓝媚儿早已经心领神会,她没见过雪瑶郡主当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既然叶浪和太子都说那是一个太监也就把雪瑶郡主当成了太监,“小叶子,既然太子殿下都说情了,我看这件事让它过去吧。”

    叶浪也是点点头,但是丝毫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叶浪,却十分市侩的看向了雪瑶郡主,“死人妖,你打算赔我多少银子?”

    “你才是人妖,你全家都是人妖。”要不是太爷拉着,雪瑶郡主造就冲上去咬死这奴才了。

    “这样,这小太监我先带走了,一定会严加管教,至于银子方面……”太子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叶浪,“你看这些够不够?”

    一万两?叶浪两眼放光的看着银子,大呼自己幸运,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够了够了。”

    对于叶浪的市侩,太子是打心眼里的反感,他今天来雯影轩就是给叶浪送钱的,那一百万两的欠条可不是白打的。对于叶浪看见银票的表现,太子心中也暗暗有了打算。爷我的银子也不是想拿就拿的,太子的心中涌起了幸灾乐祸的得意之色:狗奴才,你就等着雪瑶郡主无止境的折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