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找上门的太监媳妇(一)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福禄寿现在很恼火,十分的恼火。原本备受皇帝器重的他已经掌握了皇宫的大小事宜,在这后宫之内也算得上喊一嗓子地都颤上几颤的大人物。只是现在雪瑶郡主给他的差事还真的不怎么样。雪瑶郡主连原因都没说的就要找叶浪的麻烦。如果叶浪没有麻烦,最终麻烦的是他自己,现在,一想起门外站着的叶浪,气就不打一处来。就感觉自己光明似锦的前程就要被这个痞子给涂上污点。

    叶浪不知道为什么福禄寿要给他一个从九品小太监一个下马威,既然对方不愿意见到他,那他也别冷脸贴上热屁股。

    “叶公公,大事不好了,蓝主子发怒了,让您立马滚过去,去晚了要打五十板子。”叶浪刚纠结着一副苦逼脸看了看跑来敬事房的小月,十分的无奈。这主子的脾气当真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蓝媚儿今天很不爽,饱含书香气息的她也忍不住在心里谩骂了叶浪一通。原本想着这太监死心塌地的服侍她,帮她排忧解难想好好的考上一番,就连那混蛋的衣服都是蓝媚儿亲手洗的。可现在倒好,雯影轩的门口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满脸皱纹的脸上不瞒着为生活劳碌的沧桑,满身补丁的外套上布满了尘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喊着要弄死叶浪那混蛋。

    在老太太的身后,一个双眼哭得通红的小女孩,这小女孩怀中抱着一个虎头枕,细细一看之下,上面还有叶浪的名字,一身土布衣裳和一双已经摸出好几个洞的破。鞋,这两个人的一身行头加起来都不值两钱银子,一看就是长年瓢泼的苦命人。

    只是,让蓝媚儿有些想不通的是,皇宫大内戒备森严,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再看这女孩子的脸上虽然布满了油垢和灰尘,但从衣服的破洞中不难发现白里透红的肌肤,尤其是那双破了不能再破的鞋更是露出白嫩细致的小脚趾,怎么看也不像是长途跋涉的样子,倒像是化了妆的千金小姐。蓝媚儿有过逃亡的经历,对于逃亡的心酸最为了解,眉黛紧皱间却发现,这女孩不断的撕扯着老太太的衣服,看了眼蓝媚儿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哭的声音更大了,就好像被人强。奸了一样,带着委屈带着幽怨,哭的那叫一个楚楚可怜。

    老太太见到了蓝媚儿,还不等蓝媚儿问话,就已经喊上了:“谁是叶浪?让那个混蛋王八蛋,给我出来。”

    “把叶浪那混蛋给我交出来。”老太太从身后拿出来一根擀面杖,颇有大侠风范的一撸露胳膊,“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祸害完我家孙女就不管了,跑到这当太监了?看我不打死他。”

    一下子,雯影轩的太监和宫女们都看向了自己的主子,有看了看老太太和小女孩,似乎像是明白了什么事情,却又十分的不理解,一个太监也不能人道啊?

    别人不说,就说宫女小月,认识叶浪的时间是最长的,蓝媚儿进宫之前,她和叶浪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叶浪从小净身无亲无故的,没有什么背景,天生一副好命的他,在上一任的敬事房大太监上厕所没纸擦屁股的时候,贡献了自己仅有的两张草纸,得到了大太监的赏识,给了伺候蓝媚儿的这一个从九品内侍太监的缺,生在皇城长在皇城的太监怎么能有女人来找呢?更何况最近一段时间,叶浪寸步不离的呆在雯影轩伺候蓝媚儿,更是没有任何寄回去祸害良家幼女啊?就算有,出宫的那一套麻烦程序每个是年半载的也批不下来。这个事情很麻烦。

    “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居然还不敢出来,你的良心是不是给狗吃了?”老太太一边挥舞着擀面杖,一边搂过了小女孩,“我苦命的孙女啊,今天就是告到皇帝那,我也要给我孙女一个公道。”

    蓝媚儿的银牙紧咬,怒气汹汹的看了眼泼妇气十足的老太太,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感情这狗太监出去沾花惹草了。一时间,没由来的愤怒让蓝媚儿的双眼饱含怒火,她发誓叶浪要是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就打断叶浪的根……不对,叶浪是太监,怎么祸害人?

    想到这蓝媚儿的怒火稍微的平息了一下,却又想到这犊子按摩的时候,突然唤起了她内心的渴望。不对,没了根还有手指,这狗奴才手指上的功夫还是有些的。蓝媚儿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闪烁过一点红晕,但很快就被怒火所代替,面无表情的看着哭的泪水淋淋撕心裂肺的那对苦命人:“我是雯影轩的主事者,你们先别激动有事情慢慢说,这里是皇城毕竟有失皇家威严,有事情进去说,我一定会秉公处理,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就算叶浪是我雯影轩的内侍太监,我也一定还你们一个清白,还你们一个公道。”

    “管事的是你?”老太太看了一眼蓝媚儿,眼睛中却是暴露出了凶恶的表情,拿着擀面杖指着蓝媚儿。

    一旁的小月生怕这老太太误伤了蓝媚儿,蓝媚儿伸手安抚了一下小月,“没事的,你去看看那狗奴才怎么还没过来。”

    小月离开后,老太太的眼睛就一直的盯着蓝媚儿,怒火似乎也平息了不少:“看您这身打扮也像是个管事的,那个挨千刀的逼近欺骗了我孙女的感情,还占了这孩子的身子,我们乡下人虽然命贱,不被你们这些达官贵人放在眼里,可我们的骨气还在,尊严还在,现在我孙女怀孕了,那臭不要脸的龟孙子却撒手不管了,今天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在这不走了。”

    说罢,这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不断的拍打着地面,“哎呀……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可怜我这如花似玉的孙女啊……”

    蓝媚儿看着对方一副泼妇的嘴脸也只能忍着,这件事不说清楚还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误会,苦口婆心的想劝说这老太太,等看见人了打骂随您老的心愿。可这老太太也来了倔脾气,蛮不讲理的样子弄得蓝媚儿甚是委屈。还好身边一个机灵的丫鬟,走上前,连哄带骗的总算是把这老太太给弄进了雯影轩,之后迅速的关上大门。这件事要传出去可真的就要掉脑袋了。

    叶浪在路上得知事情的经过后,早已经是乱了方寸,恨不得立刻弄死那找上门的丫头。天知道,一个太监怎么去祸害良家?反复的将前身的记忆搜索了好几遍,叶浪确定,这是有预谋的报复,附身的这个小太监大小就在宫里了,根本就没机会也没有可能去祸害良家。再者说,古代这地方男人女人都严重营养不良,十六七岁、十七八岁的孩子就像个萝莉,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鬼都不愿意祸害。

    虽然心里大呼冤枉,可又不能不去,这个时候躲了这灾祸,就有了此地无银的嫌疑。如果默认了这件事不知道蓝媚儿会怎么对她,好不容易抱住一个大腿,不能就这么丢了。可去了要验身又是个更严重的问题,有根的话就更说不清了。最终,叶浪也想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咬牙走向了蓝媚儿。

    老太太依旧一副不弄死叶浪誓不为人的样子,看见叶浪走来,蓝媚儿脸色铁青,瞪了叶浪一眼,冷哼了一声:“看你干的好事。”

    叶浪刚触碰到蓝媚儿刀子一样的眼神,就躲开了,站在一旁看着那祖孙俩,那个抱着虎头枕满脸污垢的女孩子就像在哪见过一样。叶浪回想了一下,在这后宫之内,认识的女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对面这个。

    女孩见到叶浪出现了,用力一扯老太太的衣服,哭的更是撕心裂肺,“奶奶,就是他强暴我的…呜呜…。”

    这一句话说完不要紧,就看见这老太太抄起擀面杖,站起身就扑向了叶浪,张牙舞爪的恨不得和叶浪同归于尽。一旁的蓝媚儿见小女孩认识叶浪,脸色也更加的凝重起来,在考虑是不是要招来大内侍卫来管管这件事了。

    叶浪一边躲避老太太的擀面杖还要防备九阴白骨爪,忙的不可开交。打倒这老太太十分容易,可这就更加说不清道不明了。趁着老太太喘息的空当,看了一下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的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偷眼瞪了一下叶浪,像是在示威一样。再看看那个老太太,手上根本就没有常年劳动留下的老茧,眼中也没有被生活压迫的沧桑。相反,更像是极力让自己的愤怒掩饰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