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敬事房偶遇闭门羹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后宫之中到底有多少妃嫔等待着皇帝去宠幸,估计连皇帝也不知道。有那么多太监和宫女中不乏旷男怨女,所以不在性问题上加强管理是不行的。这种管理也达到了一个相当严密与制度化的程度。可是,其中充满的荒唐、压迫和无耻是不言而喻的。敬事房这地方不仅是东西二宫执行权力的机构,也是皇帝的私生活、夜生活的直接干预者。更是培训太监给太监洗脑的基地。

    敬事房的最高行政执法人被称为总管太监官至从四品。其任务是详细记录皇帝的夜生活,哪年、哪月、哪天、哪个时辰,皇帝宠幸了谁。也要把十几张或几十张名牌置于大银盘中,和晚餐一起端到皇帝面前,等皇帝餐毕,他就跪在皇帝面前听候指示,如果皇帝无意找哪个妃子过夜,说一句“退下”即可。如果皇帝要找哪个妃子过性生活,就把这个妃子的名牌翻转过来,放回银盘。敬事房太监退下后,把名牌交给别的太监,他则通知这个被选中的妃子香汤沐浴,做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皇帝就寝的时间到了,他就脱去妃子全身衣服,用羽毛制成的毛衣裹住她的身体,背她入皇帝的寝宫。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暗藏武器带入皇帝寝宫所采取的安全措施。然后,敬事房太监和另几个太监就守候在皇帝寝宫外面,等候皇帝过性生活结束,如果规定的时间到了,太监就会高呼“时间到了”,皇帝如果没有回声,他就再次呼叫,如此反复三次,就一定要把妃子背回去。皇帝宠幸哪个妃子与敬事房的总领太监有直接的关系,稍微的做一下手脚,妃子就能上位。因此,敬事房培训太监实际上也是后宫妃子与太监之间交易的过程。

    如果有妃子得罪了敬事房太监倒霉是必定的,所以后宫的妃子们对敬事房总管太监都很巴结,常给太监们一些好处。此外,在后宫中,皇后具有发言的权利,皇帝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妃子的住处,须事先有皇后的文件通知那妃子,文件上还要盖皇后的印信才算有效。如果没有这个文件,皇帝即使到了妃子门外,也不能进入妃子的房间。在后宫中,皇后对皇帝和妃子的过往拥有否决权。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制度,许多位英明之主都奋起反抗,其中正大光明且又成功的也只有乾隆一个人,倒是这位爷的孙子的孙子反抗成功了却得了花柳翘了辫子。

    太监官衔经从四品到从九品,一级压一级,从九品的想见到太监总管那是难上加难。唯一的机会就是这次培训。如果你给钱给的多了,大太监纵观会毫不犹豫的记住你,给的少了一顿板子免不了不说,就连主子都跟着受罪。在燕国,太监是个离不开但又要防备着的特殊群体。离不开是因为宫里头的活须有人干,防备是因为太监往往可以借着操作日常事务而进入政治生活领域,带来负面影响。

    宫里头的活不只是砍柴挑水之类的体力活,更多的是诸如掌管典籍、文书之类的技术活,不识字不行,光识字而不明白意思也不行。朝廷也不得不适应形势,在皇宫里开了太监学校。

    比方说,皇上要太监去拿一本书,太监总得认识书名吧。要求再高一点,要太监查一查书中第几页的第几行,太监总得明白这几页书的意思吧。提高太监的文化素养问题就摆上了日程,于是,朝廷开始定期选拔一些文化教官进入内廷对太监进行文化培训。培训说白了就是进行奴化教育,就是消灭和抑制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强调和突出人的服从性和工具性,尤其是要抑制知识阶层的独立精神,使之工具化和奴才化。当这些人的思想和意识都太监了,骨子里透露出奴性,也就算得上学业有成等待毕业分配了。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曾经有两个从八品的太监接受洗脑,这俩货每天混吃混喝,整天交流“手指艺术”心得,连负责给他们洗脑的人都被他们洗脑了,有时候那负责洗脑的带他俩溜出去找个宫女亲自看这俩犊子示范,示范完了在实际操作上一阵,回去之后继续吃饭睡觉,结果有一次被上头发现了,三个人全给轰出了皇城,此事一直被传为佳话。

    叶浪作为敬事房的优秀毕业生,不需要任何的考核,完全是参与性质的,可以来也可以不来,要不然每期培训所有的太监都来活谁干?主子谁伺候?

    就算是小宝子不被打,叶浪也会来敬事房瞧瞧。这小宝子也怪命苦的,短短几天之内被打了两顿。其次,就是想看看这些“大人物”混个脸熟,免得以后见到了都不知道是谁。再加上手里捏着太子给的一万两银子,没理由不给自己拉个能罩着自己的大树。在者,叶浪打听到督造处的老大刘瑾不仅掌管后宫服饰采购和制造,还间接制造后宫多数的日常用品。叶浪现在不光研究怎么让蓝媚儿上位,也要补齐蓝媚儿的身上少的东西。在叶浪看来,古典美虽然是隶属古代女人的,可蓝媚儿的身上却有现代都市风尘女子的韵味,如果蓝媚儿在现代都市绝对是国民情人大众偶像。古代帝王的审美多来自与画师的画像,错失过许多的美女。因此,叶浪想让这皇帝老儿重新拾得审美的权利,找督造处的人就是为了给蓝媚儿定制一套理想中的衣服。

    敬事房的总管福禄寿,是一位四十多岁资深太监。这个人也是自幼进宫,不过天生的好命,他进宫后一直陪着当今的皇帝玩耍,那个时候慕容乔仅仅是个太子,登基以后立刻将福禄寿放到了总管的位置上。这个位置本身只是从四品,但相对于官员来讲却堪比正二品的大员。

    叶浪一进入敬事房,就看见被吊在敬事房院子中,被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的小宝子,叶浪也是一阵懊恼,这大狗还得看主人呢?一个即将与皇帝大婚的妃子难道这么一丁点的面子都没有吗?

    刚要将目光放进了敬事房的门口,登时感受到一股犀利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在他身上扫视了一遍,随后更是将叶浪完全锁定。叶浪突然感受到的异样,致使浑身都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抬头看了看敬事房的门口,一把太师椅上笔直的整端一人,浑身散发着沉稳干练之气。叶浪从他的身上也闻到了一股子很犀利却略带血型的味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相反,是出色的还很厉害的太监。

    叶浪此时也明白了这个人应该就是总管太监。面对这样一个骨子里充满干练气息的太监,叶浪又觉得在此人手下做太监是件荣幸的事。

    然而,福禄寿福大太监看叶浪却不尽然,他了解过叶浪,一个太监培训班优异成绩毕业的完全奴化生。他对叶浪的评价如就是一个吃等死的痞子。而现在见到叶浪后,那种感觉更加确定。

    福禄寿有点失望,叶浪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奴才的气息,相反更多的是颓废、散漫和死气沉沉。于是福禄寿觉得有必要给叶浪点颜色看看。叶浪的形象就是给太监抹黑。

    站起身对着身边的太监说了一句话,对着叶浪冷哼了一声就进了敬事房,随后敬事房的大门伴随着吱嘎吱嘎的响声缓缓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