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胁迫太子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为了一个女人不死上千八百万人怎么算得上是祸国殃民呢?叶浪想到这,虎躯一震,大吼一声:“皇上驾到。”

    于是,就听见蓝媚儿的房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太子左右看了好半天,发现这个房间居然躲无可躲。一咬牙,太子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指着蜷缩在椅子上的蓝媚儿咒骂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妄我父王对你青睐尤佳,不日将于你大婚。可你居然赤。裸。裸的勾引当朝太子,看我不废了你这个贱人。”

    “无耻之徒,你冤枉我?”蓝媚儿没想到太子会这样的颠倒是非黑白,作为一个受害者,蓝媚儿本身已经够委屈了,没想到太子还如此对待她,泪水不断洒落的蓝媚儿此时蓝色惨白,咬着的嘴唇顺着齿缝渗透出鲜红的血水。

    还真他妈是个人渣。叶浪一脚踢开门,“当朝太子凌辱皇帝未过门妻子,你该当何罪?”

    “我没有。”太子捡起衣服胡乱的披在身上,伸手一指蓝媚儿,“这女人借着和我喝酒的机会想勾引我,我堂堂一朝太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岂会宠幸这么不知廉耻的?”

    “是吗?”叶浪冷哼了一声,“我可知道太子爷您是没打过招呼,自己个来到我们霁影轩的。”

    “你胡说,是这女人说她倾慕我的才华,写了一首诗诱引我来帮忙修饰。”太子一味的狡辩,恨不得把一切的罪过都加到蓝媚儿的身上保全自己。

    “那蓝主子的诗太子爷可曾看见?”叶浪没想到这个杂碎会如此的无耻,后宫佳丽三千,你太子爷也不能保证没睡过你老子的女人。

    “我……”太子支支吾吾了几句,却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回答叶浪这个问题。而这个时候太子爷发现,这个客厅的门口就只有叶浪一个,哪里有皇帝的身影呢?

    太子爷立刻变换了一副嘴脸,从恐慌变成了自信、自满、高傲。眯着眼就看着面前的太监,“你一个太监也想管我太子的事情?就不怕我灭了你满门吗?”

    “不好意思,小爷我在这个世界上就主子一个亲人,灭我满门?”叶浪嘲笑的看着这个没文化又无知的太子,“主子与皇帝大婚之日,小爷我也是皇族的一份子,你所谓的满门……难道你连皇帝也想杀吗?”

    听到皇帝二字,太子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对于叶浪的恐吓,太子有点怕了。

    不待太子再说话,叶浪当头喝道:“现在我就出去大喊太禁宫侍卫抓刺客,你觉得侍卫们看到霁影轩被绑在椅子上的未来皇妃子,再加上你这个衣冠不整的禽兽,他们会怎么样将事情告知皇帝?”

    太子的额头上已经流淌下豆大的汗珠,不得不承认叶浪说的很对,但叶浪接下来的话,足以让他身体瘫软。

    “偌大的皇城,还不是你太子的天下。”叶浪抬眼看了下浑身颤抖,面带惊恐的太子,又加了一把火:“只要皇帝一天不死,你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太子。这个禁宫还是皇帝的禁宫。”

    太子感觉的自己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叶浪,他没想到一个太子爷的权势在这个从九品内侍太监的眼里屁都不是,而这个太监的每一句话都死死的刺进他的胸口,这比拿起一把刀剐了他,更让他惶恐。

    蓝媚儿哭泣的脸上,一瞬间露出温暖的神色,但同时心里也暗暗的担心叶浪,这个奴才深得她的欢喜,如果因为救自己就这么送了命,当真有些不值。

    “堂堂禁宫太子,居然贪图后宫美色意图强暴自己未过门的小妈?你可知罪?”

    叶浪一声断喝后,太子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气力一样,浑身瘫软的倒在椅子上,太子怕了。

    叶浪走上前,解开绑住蓝媚儿的腰带,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蓝媚儿身上,“主子,小叶子救驾迟了,请您先进入内室,奴才处理完这个好色之徒,在任您惩罚救驾来迟之罪。”

    蓝媚儿的心中多了一点温暖,更有一种安全,一双美眸中闪过晶莹的泪水,一把抱住了叶浪,试图给自己寻找一些安慰。

    叶浪干咳了几声,急忙推开蓝媚儿。虽然这犊子很享受蓝媚儿拥抱,也很喜欢蓝媚儿周身散发出的体香,也很留恋蓝媚儿胸前那对高耸顶住自己胸膛的温存。

    蓝媚儿也觉得自己抱着一个太监有点大失体统,急忙松开叶浪,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们要怎么处置这件事情?”蓝媚儿清楚的知道,在与皇帝大婚之前,一定要处理好太子这件事情,既不能让太子骚扰自己,又得堵住太子的嘴。毕竟太子强暴自己未遂这件事有失皇族尊严。

    此外,要不是叶浪救了自己,身体早已经被被太子给占了,大婚当夜要是皇帝发现她并非处子,这就不仅仅是掉脑袋的问题了,很有可能牵涉到政治问题,两国难免因为这件事开战,到时候深处战火中的百姓,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蓝媚儿,蓝媚儿不想做灭国的罪人。相反,她极力想完成赵王给予她的使命。

    想到这蓝媚儿紧蹙着眉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有心怪罪叶浪把这件事闹到了不可协调的地步,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的身子因为叶浪的原因还在。而且这样不惧权势忠心护住的奴才可不多见的。但要是在两者之间选择,蓝媚儿宁愿放弃这个太监,选择太子,大不了多给点安家费,风风光光把叶浪给葬了。

    我们怎么处置?这句话让叶浪明白了,蓝媚儿最终的抉择。不管是不是这个主子因为忠护主想袒护自己,还是想找一个心理安慰,叶浪最终决定了如何的应对太子。毕竟这对主仆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这个主子出事,他叶浪也很难逃脱连坐的命运,说不准皇帝一个心情不好就让自己殉葬了。

    “这件事就交给奴才吧,奴才保证将这件处理得当,太子不仅会闭嘴,以后也不会在踏进霁影轩半步。”叶浪说完走进了内室。留下了有些无措的蓝媚儿。

    这时候的太子爷早已经神智清醒,面前这个太监就不是个正常人,正常人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妄图胁迫太子,太子也在心里无数次的告诫自己,这犊子说什么都要点头答应,生怕一个不小心这阉货当真宰了自己。

    叶浪坐在了太子身边:“太子爷,您老现在要看清楚形势面对现实。我杀你易如反掌,半夜挖个坑把你埋了也神不知鬼不觉。”

    “奴才,你想怎么样直说吧。”太子清楚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堂堂一个太子想弄死一个奴才还不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随便弄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灭他满门,重要的是如何获得自由,因此,太子的话也说的十分直接。

    于是,就看见叶浪拿出来张纸,放在太子面前,“这里一共有十份,只要您老扣上您的印章画押就行了。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咱们互不相欠。”

    太子将纸上的文字扫视了一遍,大骂叶浪无耻至极。上面将太子写的下流至极,什么贪恋美色,什么诅咒皇帝早死,什么要给皇帝戴绿帽子等等,相反却把叶浪的形象写的光辉伟岸,不惧权贵的要维护皇家的利益和守护皇帝和主子的荣誉。总之,两个人一个正派一个反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阉货当真是个难对付的主。太子看完后,愤怒的吼叫道:“你这是痴心妄想。”

    “那好吧。”叶浪将纸收进自己的怀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太子爷,现在想你死的人大有人在,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和你争夺皇储的兄弟……”

    叶浪奸笑了几声,十分玩味的看着太子。太子的脸早已经变紫发青,不得不承认叶浪说的事实,这件事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他这个太子爷算是走到头了,那帮想躲了太子之位的孙子恨不得将他剁碎了喂狗,这件事就是最好最大的把柄。就算这件事是假的,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亲兄弟都能置他于死地。相反,这个阉货的生死已经无关重要了,有堂堂太子爷陪葬也算是倍儿有面子了。

    见到太子陷入了深思,叶浪没有多说话,他清楚太子最终的选择。

    “我能扣上我的印章并画押,但你能保证这些东西不流传出去吗?”虽然太子这么问,但心里清楚这是没得选的选择,如果不答应这个不能人道的狗太监,这件事绝对会宣扬出去,到时候没等自己动手呢,就那些想他太子爷死掉的亲兄弟都会派出高手高手高高手来保护着太监,还不如现在妥协了,想办法找出这些东西都放在哪,神不知鬼不觉的偷了,最后在图谋这阉货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