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太子来访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清早的就有宫女禀报太子来访。

    叶浪精心伺候着蓝媚儿梳妆打扮一番,现在的蓝媚儿十分享受这奴才的伺候,更衣方面也十分的看得开,尤其是蓝媚儿喜欢叶浪那种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的表情,在她看来,只能看却不能吃的焦急,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神清气爽。在长时间的身体接触过程中,叶浪却发现这女人到时挺会利用的自己的身体去征服男人,尤其是传完衣服在原地转了一圈,那动作、那神情让叶大爷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将其扑倒在床上。

    叶浪虽然时刻像是一个天生的狗腿子。殊不知,这犊子的心一直在流血,这么迷人的身段就一点点的埋没在了宽大的服饰之下了,这是多么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太子此时已经在后客厅等候多时,看着一个小太监扶手搀着蓝媚儿走进了会客厅,太子爷还是站起身,对着蓝媚儿颔首一笑。随即扫了一眼叶浪。叶浪登时感受到一股犀利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将他锁定。叶浪突然感受到的异样,致使浑身都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叶浪抬头向太子看去,只见太子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身穿钦湘丝扣衣,戴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蟒教子珠冠,剪裁的十分得体的石青直地纳纱金褂罩着一件米色葛纱袍,上面却绣满了紫色的蟒、显得高贵而优雅,上身散发出一种特殊的贵族气息。腰间束着朝项太明御丝带,如黑琉璃般晶莹的眼睛,眼里只有着冰冷,眉宇间有着尊贵和傲气。

    “奴才给太子请安。”叶浪迫于身份的限制,深深地一躬身。

    嗯?太子冷眼看了看叶浪,一个太监不卑不亢的就一躬身,这难道不是一种蔑视吗?有心想发作,却碍于一旁的蓝媚儿,一挥手,“奴才,你先下去吧。”

    叶浪看了蓝媚儿一眼,见蓝媚儿没说话,退后了几步,走出了会客厅。总觉得这个太子身上带着一股子的邪气。

    也不知道这太子来到霁影轩有什么事?

    后宫争名夺利不仅仅是女人之间的战斗,也牵扯到皇子与皇子之间对帝位的追求,历史上不乏一个女人嫁了爷、儿、孙三朝皇帝的事情发生。后宫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当上皇帝什么卑鄙、阴险的手段都做的出来。机遇不好的妃子难免被打入冷宫,除非你犯错不算大,而且家族未倒,才有住进“豪华套房”的待遇。否则直接废为平民,关进一个阴暗的小房子里,衣食都需要发放,跟囚犯没什么区别,还得看太监宫女的脸色行事,这就是宫廷斗争的残酷性。历史上死在冷宫之中的嫔妃不计其数,有些被刁难而死,有的郁郁而终,有的积劳成疾,遭遇各不一样。某朝的一位嫔妃被扁入冷宫,脸上还被人用油泼了,彻底毁了容。更惨的还有被逼死、被暗杀的等等,至于刷马桶,打杂,洗衣做饭劈柴,这些都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了。

    想出头成为国母,成为后宫之主的几率比买彩票中五百万还小。毕竟,这个世界上能从冷宫中走出来,出家还能还俗,最终坐上帝位的娘们儿也只有武则天一个。

    太子的到来让叶浪为之清醒不少,谁他妈的说后宫的这些女人不懂政治?谁他妈说后宫的这写女人不懂后宫法则?哎,将来还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女人,免得自己被人卖了、死了还不明不白的。任何一个“英明”的后宫主子都不会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太监毁了自己的前程。

    啪!叶浪正在叹气间,一件瓷器被摔在了地上。回过头看了看,是会客厅传来的。紧跑几步,叶浪来到了会客厅却发现门被关的丝丝的,正待询问,却听见了蓝媚儿的声音。

    “太子,请你自重,我不日将于皇帝大婚。你来这里无理取闹,当心我禀告皇帝,废了你太子之位。”蓝媚儿的声音有些疲软无力,显然是被太子气的不轻。

    “废我太子之位?”太子冷笑了一声,“皇帝今年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有几年的活头?他一死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就连你,也是我的。我现在不过是预支一下而已,我的美人,你就从了吧。”太子极其猥琐的声音响起,其中还夹杂着衣服被扯破的声音。

    无耻!想不到封建社会居然有思想这么前卫的人渣。叶浪将窗户纸捅了一个窟窿,向里面看着,就见太子将蓝媚儿压在木椅上,一只手攥着蓝媚儿的胳膊,另一只手已经扯开了蓝媚儿的腰带。地面上,酒瓶、酒杯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救命……”蓝媚儿的眼角已经花落了两行晶莹的泪水,不断的挣扎,怎奈她一个女人终究不是太子的对手,衣服瞬间被太子撕碎,露出高挑宛若月宫的仙姬一样雪白晶莹的曲线,由于刚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甜美的方向,那一双美目此时正饱含着晶莹的泪花,楚楚可怜的俊俏模样更是让太子欲罢不能,太子的喉咙蠕动了几下,心里也暗暗的赞叹:不愧为赵国第一美人,虽然是被诅咒的女人,但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能和这样的美人共度,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叫吧,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没有哪个太监、宫女敢来救你的。”太子说着伸手撕碎了蓝媚儿的衣襟,一堆雪白的高耸立刻弹出,看的太子有些痴傻。

    妈的!这狗东西当真是个人渣。连他未来的小妈都想霸占。叶浪的双手攥的死死的,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冲过去抽筋、扒皮、断根。

    可这是后宫,不是英雄救美的地方。这地方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先擦好屁股,弄得神不知鬼不觉。一个处理不得当,不仅真的变了太监,小命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在后宫每天不死上几个太监宫女那才叫不正常,在这里太监和宫女的廉价还不如农村的土豆子。好心的大太监会美名其曰失足落井,给你留个全尸,再给点安家费。要是遇到那帮禽兽不如的杂碎,保不准把人剁碎了喂狗。

    蓝媚儿的挣扎激怒了经虫上脑的太子,就见太子将蓝媚儿死死按住,伸手扯下自己的腰带将蓝媚儿缠住蓝媚儿的手腕,绑在椅子上,蓝媚儿在想叫喊,却发现太子抓起衣服的碎片塞住了她的嘴,蓝媚儿苦苦挣扎却只能在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眼角两行泪水一瞬间倾落。

    太子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无助、惊恐、绝望地蓝媚儿,嘴角露出一个冷酷无情的微笑,他喜欢征服这样的女人,“准备好接受我的宠幸吧,你会爱上这种方式。”

    于是,蓝媚儿口中发出一阵痛楚的惨叫声,太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掰开蓝媚儿的腿,向着那一片圣女地进发,准备进行辛苦的劳作,勤劳的耕耘。

    “贱人,你会欲仙欲死……”太子的腰部正要向前一顶,彻底征服这女人的身体。

    “皇上驾到。”

    太子听到这个声音,急忙放开蓝媚儿,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却发现已经避无可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