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撸解百忧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丽璀璨的夜,漫天闪烁的星斗,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后宫充满着形形色色的。

    夜幕下一颗流星划过,似乎也是在震撼着人的脉搏。夜,是人褪去白日枷锁的密码,也是人们放纵的门扉。

    一身穿蓝色织裙的女子正坐在坐在假山旁的石墩上,时不时的用脚在地面上前后蹭上几下,口中还呢喃着:“慕家人都是混蛋,居然敢逼着我结婚?”

    细看之下,这女孩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一般让人犹怜却又充满无限的遐想。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对镜梳洗。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

    唇红齿白,柔情似水,女子天生有着一种空灵的气质,仿佛她的身躯,不染世间一切污垢般,十分的清丽脱俗!

    “想不到后宫还有如此清静的地方,终于可以释放一把了,那女人当真让人欲罢不能!”环视了四周一眼,叶浪满意的点着头,表情瞬间也淫邪了起来。刚刚经历了蓝媚儿的诱惑,叶浪的身体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没办法,只得找上一个情景的地方发泄一番。

    有压力必须要释放,不然难免会憋出问题。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强奸犯就是最好的证明。想想那个自以为是女人的死太监,叶浪更加的确定,释放解千忧释放解千愁。

    “哦,主子,我来了。”叶浪脸色潮红,五指姑娘轻轻一握本能的配合起来,他的动作足矣用令人发指来形容,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传遍全身,在一声声的喘息中,逐渐进入了飘入云霄的乐感。叶浪皆闭着双眼,不断地享受着幻想着激情的撞击。

    “啊!”当叶浪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想点上一根烟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尖叫传来。叶浪循声望去,嘴巴半张着,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发出尖叫的女人,心里暗想:“这里怎么还会有女人?”

    这慕嫣然原本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琢磨着要怎么样来逃避父亲的逼婚,可假山旁的一个人影引起了慕嫣然的注意,看着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慕嫣然觉得自己作为大内侍卫从四品统领,有责任也有义务将其降伏擒获,或者就地正法。可叶浪那无耻至极的动作,用让她彻底的傻了眼,震撼的惊为天人,稍微定了定神,俊俏的脸上也忍不住升起了一层红润,她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想得到底对不对。

    “这是怎么回事?那人的衣着不是太监吗?怎么还能干这种事情?”慕嫣然的修眉紧蹙,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刚张开嘴想法问,就听见那犊子地吼了一声后,一股白色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射而来,还没等慕嫣然反应过来想躲开,就感觉嘴边传来黏糊糊的感觉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这是老天在玩我吗?我不就是找个地方发泄一下肚子里那点邪火吗?你至于弄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人出来吗?原本还撸的浑然忘我快快乐乐的叶浪心底也升起一阵恶寒,自己是个假太监,现在弄到个女人嘴边,难保这女人不会说出去,到时候后宫来个大检查,拿岂不是要死的不明不白的?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叶浪有些纠结。面对这样一个出水芙蓉般委婉的女子当真是下不去手。

    “你……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宫女?不知道这块地方归我所有吗?”既然想啥又下不去手,叶浪也只能是连唬带蒙了。他相信古人的智慧没有他一个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人要多。

    哪里来的宫女?雪慕嫣然被叶浪问的忘记了嘴边的东西,死太监也不睁大你的狗眼,我堂堂一如花似玉的禁宫侍卫统领站在你面前你居然说我是宫女?你妈的当我面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我也就忍了,居然还把高高在上的我和奴才归到了一个行列?最然十分的气愤,但慕嫣然那还是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暗暗告诫自己别冲动别冲动,假意的示好到,想套出叶浪是哪里的人,以便于以后有了证据进行抓捕:“公公,我嘴边的东西是什么?我能擦掉吗?”

    一听这女人问起这个,叶浪也是有点手足无措,幸好脑袋反应灵光,看了看这女孩胸前略平的胸部,略带着罪恶感的说道:“这个嘛……”

    “你快说,那是什么东西?”慕嫣然到是想听听这个太监怎么解释一番,毕竟夜里有点黑,还没看清那太监长没长那个让人看了就脸发红的丑恶东西,万一弄错了,她一个堂堂的大内侍卫统领的脸面就全丢了。

    “这个,我说了你可要替我保密。”叶浪刚说完就看见慕嫣然不住的点头,跳动的小心肝也就安稳了一些,看来这女人还挺好骗的,“这是新研究出来的药物,只要涂抹在脸上,会让人容颜永驻,你可以理解成容颜不老液。”

    “真的吗?”慕嫣然的两眼放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看着叶浪,女人毕竟都是喜欢留住美的动物,“我总听太医说药物这东西,口服要比外敷疗效更强劲一些,再说这东西就这么一点,也不够我抹的啊,公公,你说我是不是吃下去,药效就能更好的发挥出来了?”

    “什么?”叶浪像是看二百五一样的看着慕嫣然,这女人不会这么单纯吧?强烈的压抑了一下震惊,一脸犹豫的硬着头皮说道:“其实,口服方面还没有研究成果,不过你可以试试。”

    如果单看这般犹豫思索的模样,谁能够想到他会是刚刚猥琐无耻到令人发指的撸管太监?

    “我愿意以身试药。”就看见慕嫣然没有任何的犹豫,伸出芊芊玉指将嘴边的精华刮得干干净净,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同时,心里还暗骂道:“王八蛋,要是我吃了没有任何效果当心我弄死你?”

    这也难怪慕嫣然这样,从小到大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打打杀杀的,在男女之事面前不仅是极度迟钝的人,也可以说成是一片空白,一个整天和佩刀战马打交道的人,也不会没事的时候就往那方面想,这才使得,她居然去相信一个太监的假话。

    如果换做其他女姓,哪怕是叶浪的主子蓝媚儿,也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大晚上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样,叶浪觉得自己侥幸的躲过了一劫。最让叶浪觉得诧异好笑的是,这个宫女居然还一口气吞了下去。

    “好了,药你也吃了,是不是该走了?”叶浪生怕夜长梦多,在与这女人纠缠下去难保不露出马脚。

    “走?”慕嫣然看了看叶浪,有些羞涩的问道,“那个……我以后还想吃药的时候怎么办啊?”

    “这个?”叶浪挠了挠脑袋,琢磨了还一会儿,“这样吧,我会在那个石墩下面放一个小瓷瓶,用来装药,你七天来一次。”

    “七天?那怎么行?”慕嫣然好不容易有了容颜永驻的机会,怎么会这么轻易的错过,有点恳求道,“三天,三天一次行不行?”

    “不行。”你当老子是造精机器啊?小撸怡情,大撸伤身。

    见到叶浪拒绝,慕嫣然的脸上出现了失望的表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叶浪,明媚迷人的眼睛中更是闪烁着点点泪花,看着叶浪甚是心疼。

    这辈子最看不得女人委屈了。于是,就见叶浪一本正经的像是一个专家一样:“是药三分毒,七天为一个疗程,三天一次的话难免会有下垂、松软等并发症的,如果你想三天的话,也可以,这个我要尊重你的决定。”

    松软?下垂?那还是算了。慕嫣然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窃喜,想不到在家里被逼婚头都大了,现在好了出门遇到贵人了,大喜之余慕嫣然万分感谢叶浪,就差到了以身相许的地步,这比什么英雄救美更能打动女人的芳心,那可是容颜不老液啊,十分调皮的对着叶浪一吐舌头,“七天就七天吧,不许赖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