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主子的诱惑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狗奴才,你看够了没有?”

    迷蒙的水雾中,一个美丽背影正捧着池中热水往身上淋浇。乌黑浓密的秀发沾满了水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白玉般的幼嫩肌肤,此刻因热气蒸腾而微微泛红,当她的手臂抬起,可以隐隐看到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绽放在胸前,水波荡漾间,更是将女人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引人心头狂震。女人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发出舒服的叹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小太监,轻声的喝道。

    “蓝主子,奴才看不不够,您身上有种不能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的气质,就连月宫的嫦娥都不能与您姘美。史册上不乏关于美人的记载,但我相信,您的名字会永远排在第一位。”

    叶浪看得神魂颠倒,这女人天仙一般的脸蛋儿含羞微偏,眸子里水汪汪的,满溢着似水柔情,尤其平常整整齐齐挽髻的秀发,此刻飘飘然地洒落下来,半遮半掩着那欲语还羞的娇美脸蛋,益增艳媚。那雪白皎洁、完全没有一点儿缺陷的莹白肌肤,早已染上了贲张的娇媚晕红,尤其是伸出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臂,不停捧起水泼在胸脯上。这个动作更加凸显出她的白皙丰满、份量傲人的高耸。呼吸间动荡有致,鲜红却又美丽诱人。和饱满的高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滑润的背肌和丰臀一览无遗,分外诱人。由于双腿泡在水中,所以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是仅仅是这些,已经让叶浪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了。

    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叶浪,这样的话闭着眼睛不用想都能说出来成百上千句,女人始终是不禁夸的动物,尤其是想到被载入史册以后。于是就看见蓝媚儿的嘴角升起两抹羞涩的红韵,虽然打心眼里喜欢叶浪的赞赏,但还是叹了一口气。

    “主子,您为什么要叹气?”叶浪急忙的拿出李莲英对待慈禧老佛爷的那套说辞,为了让这女人高兴也是豁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就告诉奴才,只要您一句话,奴才是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你这奴才到会讨人欢喜。”蓝媚儿轻轻的啐了口,随即脸上便出现了半喜半忧的神色,眉黛微皱却更是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听说你把广储司的魏公公给打了?”

    “主子,咱们雯影轩的朝奉给他扣了足足七成。”叶浪思索了一下,这件事也要把蓝媚儿给拉下水:“您即将于皇帝大婚,按理说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找您的麻烦,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魏公公胆敢克扣咱们的朝奉,您不觉得奇怪吗?”

    “是有些奇怪。”蓝媚儿冥思苦想了好一阵,这阵子除了董鄂妃和淑妃看他不顺眼意外也没得罪什么人,在者董鄂妃那些胭脂俗粉对她有敌意,说明她们在美貌上感觉自叹不如,在没有和皇帝大婚前,在没有威胁到那些妃子的地位时,那些有些权势的妃子还不能把她蓝媚儿怎么样,毕竟不完婚就没有内在的威胁。相反,当蓝媚儿与皇帝大婚,得到了皇帝的宠幸,地位发生了变化,作为后宫的一员,就已经一脚迈进了后宫这片吃人不吐骨头的沼泽。

    “知道是谁指使的吗?”

    “奴才打了魏公公,就是为了把幕后主使者给逼出来。”

    蓝媚儿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颇有书香气质的她很难想象一个未过门的妃子都有这么多的麻烦,看来,这个后宫还真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一想到后宫这地方的黑暗,蓝媚儿就感觉头大,“奴才,过来给我揉揉肩。”

    于是,就看见蓝媚儿缓缓的起身,伸手拿起一片薄纱披凑出了水池。一瞬间,叶浪被蓝媚儿魔鬼般的段征服了,薄纱下隐隐约约露出的躯体、犹如羊脂白玉般修长的美腿像是有暗示一样的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只有没有缺陷的男人都会色心大起,尤其是脸上还残留的水珠更是闪烁着赵国第一美人圣洁的光辉,让人有种不顾一切去粉碎她端庄严正的意欲。

    叶浪答应了一声扶着蓝媚儿回到床榻上,心理也有些许的无奈,这以往都是他没事找个按摩院、足疗放的地方享受别人的服务,现在倒好了却要装出来一副奴才样给女人服务,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鸭呢。

    穿越后的叶浪无意中挡住了砸向蓝媚儿的柱子,成了蓝媚儿的救命恩人。自此,成了蓝媚儿身边的大红人,是霁影轩几个太监宫女的头头,官职从九品内侍太监。碍于蓝妃的宠幸,叶公公也是混的风生水起,但也仅限于在霁影轩这个地盘。看着蓝媚儿出浴,叶浪强忍着心中那股火热的冲动,伸手搀扶着蓝媚儿走向了床榻。蓝媚儿不是第一次当着这个太监的面洗澡,也不是第一次让这个太监松松筋骨,毕竟这太监虽然不能人道,但是在手指方面还是有点造诣的。于是,就看见蓝媚儿像是一只被驯化的小绵羊一样的趴在了床上。

    中有御气篇,正好适合刚刚出浴的蓝媚儿,在叶浪在蓝媚儿的身上胡作非为的时候,一股股的真气像是针灸一样,温暖了穴位之后便悄然而止,每每到了这个时候,蓝媚儿的身体都会忍不住的颤抖几下。叶浪尝试着稍微的增加了一下真气,却发现蓝媚儿颤抖的幅度不仅增加了,还夹杂着些许的喘息。

    “小叶子,我怎么觉得身体有些热呢?”蓝媚儿宛若夜莺的声音悄然响起。

    “主子,您身体有些湿寒,奴才这是为您驱寒呢。”叶浪完全是胡诌八列的说词,他只是想试试这御气篇到底能不能疗伤还能激发女人内心的渴望。

    再一看蓝媚儿,没有任何瑕疵俊俏无比的俏脸上正残留着一点点嫣红,湿漉漉的头发像是瀑布一样的散落在肩膀的一侧,有几缕还调皮的贴在香肩纸上,尤其是那层薄纱仅仅是盖住了的部位,充满弹性的雪白美腿在薄纱下若隐若无,这种如梦幻一样的搭配透露着经典永恒的味道,尤其是蓝媚儿闭着双眼十分享受的样子。在这样的诱惑衬托之下,叶浪不的不承认这女人不仅是个尤物还是个女人。小腹间一股邪火噌的一下的窜了起来,作为修炼九龙心法的高手,叶浪也尝试着想用内功来驱赶这股子燥热,谁知道这两股肝火却像是相见恨晚的兄弟一样融合到了一起,最终大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看着能滴出水来的柔嫩肌肤,叶浪觉得自己有些兽血沸腾,按摩的手也突然停了下来。

    浑身舒坦的蓝媚儿感觉叶浪突然停手,也十分的迷茫,要说这奴才被阉了,应该没有什么了吧?可睁开眼看了看脸红的像是关公的叶浪,心理暗想:难道这奴才本能的冲动了一下。

    这个想法,让蓝媚儿非常有成就感。她心里也充满了欢喜。

    见叶浪盯着她暴露在外的娇美肌肤不转眼,蓝媚儿是有点得意的,“怎么停下来了了?”

    “我……我……”叶浪很想诚恳的告诉蓝媚儿我冲动了,但嘴上还是说道:“其实奴才最近在研究关于经络方面的东西,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

    “想不到你这个奴才还有点才华。”对于叶浪的说辞,蓝媚儿打心眼里不相信,但也不能点破,毕竟她才是主子。

    “主子,研究还没有成功,我先下去了。”

    “别.”床上的美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扭动着几下身子,娇滴滴的说道:“我睡不着,陪我说说话好吗?”

    这下叶浪单纯了,十分不解风情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主子,天色已晚,您早点安歇吧。”

    “诶呦,我这头有点晕。”蓝媚儿用手揉了揉额头,“你不是研究经络吗?看看我这头疼的毛病还有没有的治。”

    “主子,这按摩一下头部是可以,但您能不能穿上一套衣服?”于是,就看见叶浪十分尴尬,十分腼腆的搓搓手,“最近出了点小状况,容易冲动,给您按摩我紧张。”

    “为什么?”就看见蓝媚儿故意的摆了一个十分的姿势,嘴角勾勒出一个美妙的笑容。

    叶浪就感觉自己的鼻孔有些发热,用手捂着鼻子踉跄的跑出了蓝媚儿的闺房。

    “哈哈,当真不是个男人。”叶浪的身后传来蓝媚儿的得意的笑声,随后想到自己说的话,脸上却没由来的生气两朵羞涩的红晕:“这狗奴才本来也不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