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令人发指的淫荡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实话,叶浪也被雪瑶郡主的动作给吓坏了,作为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穿越者,形形色色的女人当真是司空见惯了,可就没遇到过这样的奇葩,这简直就是风云突变,性格重整。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对美女都有些许的和冲动,但这不代表会没有任何节操的接受任何像是的性。爱方式。特别是这种扭曲、别致的方式。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或许已经吓得神志不清了,但作为拥有职业太监资格证的男人来说,绝对不能这么怂,这个时候一定要及时的纠正对方的人格认知变异,伸出爱心之手来拯救这个迷途深陷的羔羊。

    看着叶浪脸上琢磨不透不断变换的表情,雪瑶郡主先是一愣,随即便缓过神来,眨巴这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盯着叶浪。一想到叶浪那无耻的思维,雪瑶郡主的身体就有些摇摇欲坠,虽然他是个太监,可也算是半个男人了,虽然内个东西没有了,可宫里人都说,太监的手上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一下子,一抹羞愧欲绝的红润,渐渐从她的脸颊上,蔓延到了耳朵梢上。

    虽然雪瑶郡主是温室内的花朵,但不表示她单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就那些老嬷嬷,在宫里年头多的宫女们耳目渲染,对后宫这点破事还是很了解的,这也使得雪瑶郡主紧张的情绪瞬间充斥着脑部,还正是因为这样,被叶浪误以为一个外表纯洁干净的小太监,居然有着严重的观念扭曲。

    为此,雪瑶郡主也将这个死太监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这个无耻可恶的家伙居然有这种淫。荡到令人发指的恶念。真的是气死个人了。

    于是,心灵上负担不起如此羞愧压力的雪瑶郡主,在内心已经罗列了上百种足够砍叶浪几百次的罪行,她发誓要让这个打她主意的狗奴才碎尸万段。但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雪瑶郡主的肌肉有些酸麻,忍不住呼吸急促。

    叶浪见雪瑶郡主急促的呼吸,再加上略带潮红之色的脸颊和耳根,大呼冤枉。不是吧?这死太监就看老子也能达到满足的程度?只是这死太监的表情怎么这么复杂:古怪、羞愧、阴险、阴晴不定。

    我靠,这死人妖究竟经历了什么不堪的人生?能形成如此稀奇的嗜好啊?

    正在此时,四名大内侍卫手握佩刀,走进到了叶浪的身后,严正以待的就等雪瑶郡主一声令下就把这太监就地正法。

    “都给我退开。”雪瑶郡主一声怒吼,她跟就不需要大内侍卫的帮忙,这纯粹是个人恩怨,堂堂小郡主要斗不过一个死太监,这事要传出去还怎么在后宫里鬼混?

    “郡……”一个侍卫刚要喊出雪瑶郡主的名讳,却被雪瑶郡主万恶的眼神给噎了回去,“雪公公,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这侍卫却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个太监和小郡主两个人都双手死死的抱着胸口,紧拉着衣襟,在一看这两个人的眼神,和这十分“拉风”的姿势,分明都有防范之意,挠了挠脑袋,终于想通了这件事的本质。感情这小郡主又在找太监的麻烦了,这太监的末日到了。这侍卫也只能对叶朗表示惋惜,报以同情之心。

    同时,也有点惋惜自己的遭遇。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雪瑶郡主整蛊别人的时候来到这里。偌大的皇城内,雪瑶郡主的大名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一个不小心都会惹火烧身。侍卫的连上也露出了难色,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看看那个一身素衣的死太监,同情之人彻底的没了。心里大骂叶浪:死太监,招惹谁不好偏偏惹雪瑶郡主,活该你太监。

    有了大内侍卫在场,雪瑶郡主的心情稍微的轻松了一下,看着无耻的混蛋还敢不敢调戏自己。说着手情不自禁的松开了,对着叶浪停了停引以为傲的小胸脯。对于这样的动作,叶浪身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席卷全身,看了看那几个大内侍卫,和面前的小太监似乎很熟。想到这叶浪有些崩溃了:这帮混蛋不会组团来调戏自己吧?这一个自认为是女人的太监已经足够难摆平了,还来?

    “狗东西,还想非礼我?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这皇城内还有谁不屈于我的淫威……呃,我的威严肃穆之下。”雪瑶郡主拍拍手,得意洋洋的看着叶浪。而那四名大内侍卫对叶浪也是怒目而视。

    叶浪四外的看了看,除了那几个“色眯眯”看着自己的大内侍卫和一个死人妖以外再无他人,自己一身九龙诀的功夫,打不过跑应该没什么问题。叶浪自叹了一句:看来不放大招是不行了。

    不由分说的上前一步,还没等那几个大内侍卫反应过来,对着雪瑶郡主的胸部就抓了下去。雪瑶郡主想躲已经晚了,被叶浪狠狠的抓了一下,甚至在上面捏了一把。

    “啊!”雪瑶郡主羞愧难当的叫声一瞬间弥漫着整个皇城。“狗奴才,我跟你拼了。”

    四名大内侍卫也没想到叶浪会有如此一手,想出手已经晚了,面面相窥的看了一番,各怀心思的点点头。此时,这四个人已经在意识中达成了一个共识,雪瑶郡主要是追究下来就这么应对:郡主,您和那狗奴才纠缠在了一起,我们动手怕把您给误伤了。毕竟我们做大内侍卫的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就替你的主子好好的教训你一番。”叶浪抬手就抓住了雪瑶郡主的手腕,向后一背,雪瑶郡主吃疼,只能随着叶浪的力道一转身,将后背对准了叶浪,身体半弯着,小屁股一翘一翘的。

    “王八蛋,你放开我。疼!”雪瑶郡主惨叫之余还不忘大大的诅咒叶浪:“混蛋,狗奴才,死太监,我要杀了你全家诛你九族。混蛋,你放开我。”

    “一个死人妖,你和我装蒜?今天我就告诉你,你就是个不能人道的太监,你他妈的不是女人。”叶浪的火气上来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被一个太监调戏,这还了得?怎么面对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滋润的小尊严?

    啪!啪!啪!

    就看见叶浪扬起手,对着雪瑶郡主的屁股就打了下去。

    “混蛋,你敢打我?”雪瑶郡主活了十八年,不说别人,就说皇帝伯伯也没动过他一个手指头,连骂都舍不得骂,生怕这丫头一个不开心寻死觅活的一把火烧了皇城。现在,区区一个太监居然敢打这万金之躯?满肚子委屈的雪瑶郡主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大内侍卫更是嘴巴长得大大的,努力的擦了擦眼睛,想要看清楚刚刚发生的一切,努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疼,这是真的。

    刷!刷!刷!刷!四个人迅速拔出腰刀,纷纷指向叶浪,雪瑶郡主被打了这还得了?不说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够太监,就他们哥四个就难道杀头之罪。

    “你们这些狗奴才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雪瑶郡主一边哭,一边训斥着那四名大内侍卫。怎奈,这雪瑶郡主被叶浪挟持,动手难免会伤了小郡主,作为高手高手高高手的大内侍卫,四个人对望了一眼,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看来打的还是轻啊。”叶浪叹了一口气,抬起手,对着雪瑶郡主翘挺的小屁股又狠狠的拍了一下。

    “啊!”雪瑶郡主的惨叫再一次的响起,“我错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求你别打了。”

    我靠!四名大内侍卫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还是出现幻听了?皇城内的小魔女居然也有求饶的时候?这也太耸人听闻了吧?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彻底亮瞎了这些大内侍卫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