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葩小郡主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个小太监你站住。”叶浪刚离开广储司不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叫自己。

    回头看了看,叶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神,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下,对面这个太监长得好生俊俏,一张清丽白腻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的微笑,阳光照射在其明彻的眼睛之中,宛然便是两点明星一样。大约十岁年纪,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甚是秀丽,身材苗条,弱质纤纤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如果这小子换上女人的罗裙在精心打扮一番,绝对能以假乱真了。尤其是那弯弯的柳叶眉下精致的小瑶鼻和樱桃小口,简直就是女人的东西长错了地方。

    “你在叫我?”叶浪问道。

    “这里除了你好像就没有别人了吧?”小太监走进了叶浪,上下打量了一番,很小声的低估了一句:“不认识,没见过。”

    “我靠,你不会有那方面的嗜好吧?”对于这个很娘们儿的太监裸的打量,叶浪表示压力很大,传闻这后宫的太监宫女心理都严重扭曲,保不准有特殊的嗜好,双臂环绕护住了自己的胸口,“告诉你,我可是有职业操守的太监。”

    “什么叫那方面的嗜好?”小太监听闻先是一愣,随后明白叶浪所指了,俊俏的脸颊上一下子变得通红,像是被调戏的小媳妇一样羞涩,娇滴滴的咒骂道:“你才有那方面的嗜好,你全家都有那方面的嗜好。”

    “还说你没有?”叶浪看着满脸通红的小太监,再加上那抹残留在面颊上的羞涩,已经认定了这混蛋绝对有特殊嗜好,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小太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心理默默的告诫自己,以后有多远就躲多远。

    “你……你怎么可以那么想我?”小太监气的一跺脚,咬着嘴唇愤怒的指着叶浪。

    “你没想怎么知道我怎么想的?”叶浪将自己的衣服收紧了一下,生怕自己春光外泄,被目尖了一样。就这太监一副小女人的表现已经足够让叶浪认定了,这个死人妖患有有严重的性别认知障碍。后宫这地方当真是心理扭曲的“乐园”。

    “你无耻……”小太监一把抓住了叶浪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叶浪疼的嗷嗷直叫,强忍着撕心的痛苦伸手推开了小太监的脑袋,小太监伸腿向后以仰,险些跌倒在地上。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小太监张牙舞爪的就想和叶浪拼命。

    想她雪瑶郡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只要她想要的就连皇帝也想方设法的给弄来,更别说自己那个王爷老爹了,就连太子皇兄不也是围着自己的屁股转?再说女孩子不就是要任性一点吗?就算是打碎了皇帝伯伯的琉璃盏,皇帝伯伯也会宠爱她、疼爱她任由她顽皮耍赖;就连太子哥哥也会对自己无伤大雅的小脾气退让一些,就算是她过分了一些用一盆水浇湿了太子哥哥的试卷,太子哥哥也是一笑的哄她:没事的,可以重写。

    可眼前这狗太监到好,不仅瞧不起自己堂堂郡主,居然还说她有那种特殊的嗜好,狗奴才,死太监,看我不弄死你。

    “停!”叶浪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咬牙切齿怒火熊熊,恨不得用九阴白骨爪将他撕得粉碎的小太监。

    “怎么怕了?”雪瑶郡主看到不断后退的叶浪,心理稍微的平衡了一点,至少这太监懂得什么是谦让,但不表示她要放过这狗奴才。

    “你是女人吧?”叶浪试探性的问道,对于这种性别认知有障碍的人,首先要顺着他的思维模式一步步的引导,在沟通的过程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是女孩不是女人。”雪瑶郡主向前停了停自己的小胸脯,像是在告诉叶浪:郡主我有胸,还不小呢。

    我的妈呀!叶浪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个死人妖当真把自己给当女人了,连假胸都弄出来了,弄你就弄个大点的,都快赶上飞机场了,也好意思?

    一瞬间,叶浪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心里暗道:这死太监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也太夸张了吧?尤其是他丫的一挺自以为很傲娇的飞机场,更是让叶浪有种去死的冲动。

    后宫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多好的孩子,就这么被扭曲的人生观给毁了。

    可惜雪瑶郡主不知道叶浪心中所想,不然一定会脱掉衣服,让叶浪验证一下,谁他妈的才是性格认知障碍。也让叶浪知道他所想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到底是谁被后宫扭曲、龌龊的生活,挤压成了如此奇葩、邪恶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再一看叶浪委屈的表情,雪瑶郡主愣住了,这犊子不会是贪恋自己的美色了吧?这怎么行,我堂堂一国郡主,皇帝伯伯手里的掌上明珠,怎么容你这个狗奴才亵渎?

    “死太监,你看什么呢?”雪瑶郡主很是懊恼,作为一个经常调皮捣蛋的顽劣份子,面对叶浪,就好像遇到了天生就克制的敌人,有心想找出几百上千种的整蛊手段,却发现自己又无从下手。

    “我……我……”我勒个去你大爷、去你妹的!这死人妖的心理到底扭曲到了何种程度,怎么还会问出如此奇葩的问题?叶浪对于此人,也表示压力很大:大爷我看你?丫的老子恨不得弄死你。

    “你不会是迷恋我的美色吧?”雪瑶郡主毫不掩饰的问道,对于这种崇拜迷恋的目光,小郡主早已经司空见惯,想来的此免疫的小郡主却发现这种倾慕的目光出现在一个太监的身上,这可如何是好?下意识的学着叶浪,雪瑶郡主也紧了紧衣襟,死死的护住了自己的胸部。

    一个太监、一个郡主,这两个人丝毫不知道对方的心里所想,两个人的思维跨度是如此之大,完全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对此还能对答如流,也当是是一对难得奇葩。

    就这么平静了两三分钟后,整个空间都保持着这种包含风情的姿势,雪瑶郡主很明显渐渐地有些肌肉酸疼,体力减减不支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天知道这死太监会不会做出更有深度和广度的动作,难保这狗奴才长时间那些方面不行就找种别的方式发泄遇望。太监和宫女那点是雪瑶郡主可是有所耳闻的。

    叶浪看着雪瑶郡主的动作,心理大呼冤枉,你个强盗、土匪,你有性别认知障碍老子认了,怎么还一副新婚小媳妇的模样?老子是正常的男人,至于上你一个自以为是女人的死太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