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还我朝奉

十年一贱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经过一场大雨的洗礼,整个皇城都弥漫着一层白色的雾气,整整一上午都没有散去。就连太阳也慵懒的躲在云层的后面,让整个天空变得忧郁而阴暗。直至中午太阳才将自己的光辉透过云层降临到大地上。

    宫墙上的琉璃瓦被雨水冲刷一新,一直云雀像是被什么给惊扰了一样,带着锐利的尖叫声拍打着翅膀振翅废了起来,那声音让死气沉沉的皇城有了一丝的生命的气息。

    叶浪斜靠在翠云居的柱子旁,嘴上叼着一根杂草,看着来来往往的宫女,这些宫女裸露着大半的酥胸,裹胸布将她们的胸部装扮出一道深深的沟壑,也让胸部高高的耸起,下半身也仅仅是穿着一条长裤,外面套着一件薄薄的裙子。

    对此,叶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这个世界没有了丝袜;这个世界没有了美腿;这个世界没有了生活的情趣。

    别人穿越要么是公子哥,要么是贵族,要么是最比起无限大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可叶浪居然穿越到了一个修炼太监的身上。纵观自己,好像除了让自己能打了一点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优势了。勉强能觉得幸运的是,自己跟这个的主子蓝媚儿,是帝国未来的妃子,不日后将于皇帝大婚。

    最让叶浪觉得庆幸的是——根,还在!

    看着身边忙忙碌碌的来回走动的宫女,叶浪突然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老天还是公平的。既然连根都带来了,是不是就可以告别处男时代,在后宫为所欲为了呢?作为有职业太监资格证书的真男人,嘿嘿……!这就不言而喻了。

    “叶公公,不好了。”宫女小月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叶公公,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叶浪有些恼火的瞪了一眼小月。这些做吓人的就是这样,遇到事情总沉不住气。

    “叶公公,小宝子去广储司拿您这个月的朝奉,被广储司领事太监给打了。”小月见叶浪不悦急忙给叶浪深施一礼,生怕一个不小心丢了脑袋。

    嗯?叶浪的火气更加的大的,额头上布满了黑线条,这简直就是在窗户上泼大粪,在回族门前摆猪头,和欺负到家门口打他主子蓝莓儿的脸有什么区别?有心禀告主子,想想还是算了,这雯影轩之内除了主子蓝媚儿就属叶浪最大了,这点事没必要惊动主子亲自去趟广储司就是了,蓝媚儿不日将与皇帝大婚,这个时候不能在往主子身上拉仇恨,“小月,你这就随我去广储司瞧瞧。”

    “是,叶公公。”

    在路上,叶浪了解到,这广储司的领事太监算是从六品,小月虽然在宫里的时间比较长,但也不知道这个广储司的太监魏公公是谁的人。雯影轩的太监小宝子来取朝奉,这个姓魏的不但克扣了一半的朝奉,就连布匹和粮食给的都是最不好的,小宝子也仅仅是询问了一句是不是发错了,就挨了一顿毒打。就连小月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对方像是早已经策划好了一样,明摆着就是等小宝子说话好借机会动手呢。

    叶浪琢磨了一下,蓝媚儿进宫从赵国来到燕国和亲不足半年,平时深居简出的,也没得罪什么人。而且是皇帝未过门的妃子,借这些奴才点狗胆,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做出这种事情。

    难道是董鄂妃和淑妃?叶浪想到了蓝媚儿遇到这两个女人的事情。可一琢磨,还是没理由啊?这两个女人深知后宫处事之道,蓝媚儿不和皇帝大婚,绝对不会找蓝媚儿的麻烦,师出无名的事情那两个娘们儿不会做。

    来到了广储司,叶浪见到了被打的不成人样,哭哭啼啼的小宝子。

    “你们仗着人多,仗着官阶欺负我们这些没有品阶的奴才算什么本事?”小宝子的音调有些尖锐,就像是一个女人受了惊吓一样:“我们主子就要与皇帝大婚,你们一个小小的广储司居然敢克扣雯影轩的朝奉?就不怕我告到敬事房吗?”

    “呦。一个狗都不看不起的奴才居然敢对洒家指手画脚?”就看见一个身穿紫色净面朝服,大约四十左右岁的太监,此人做了一个兰花指,另一只手一抖怀里的浮尘,“小的们,给我打,人死了洒家给你们顶着。”

    “好嘞!”就看见广储司的小太监们露胳膊往袖子一番,将小宝子围住,这可是表现自己的打好时机,这群身体不健全、心理严重扭曲的痞子,平时难得有向大太监献媚的机会,难得有人撞到枪口上了,不打死都对不起大太监的栽培。当然,真的打死了也无所谓,后宫之内每天不死几个太监那才叫不正常。

    “都给我住手。”叶浪走上前分开人群,将广储司的小太监几拳掀翻在地,伸手扶起了被打成猪头的小宝子,“小月,扶小宝子回雯影轩。”

    小月接过小宝子,“叶公公,您……我请主子过来。”

    叶浪一笑,“我没事,这几个痞子还不放在眼里。别惊动主子了。”

    “魏公公。”叶浪对着广储司的领事太监一拱手,“您老打人我不反对,奴才们都需要点管束,可您把人往死里整,这有点过分了吧?”

    魏公公的眉头一挑,带着藐视半眯着眼睛看了看叶浪,一见是一个从九品的内侍太监,冷哼一声,“人我打了,朝奉你休想拿走一份。”

    “佛祖应该告诉过你,什么是报应吧?”叶浪说完,扬起胳膊,对着魏公公就是一拳,魏公公随即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做梦也没想到一个从九品的狗奴才会对着广储司的大太监动手。身边的那群喽啰一见到老大被人打了,那还了得?抄家伙就要弄死叶浪。

    一群生儿子没屁眼的乌合之众。叶浪眉头都没皱一下,打这些个痞子连九龙诀都不需要。几个回合将这群人打倒在地。这也不是叶浪的武术有多高,也不是这群太监有多弱不禁风,叶浪也只是打倒打残了其中的几个,其余的还没等叶浪动手,自己就躺地上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伸手拎起了魏公公的脖领子,啪啪就是几个大嘴巴。魏公公只感觉自己的脸和嘴都有些麻木了,只感觉口中吐出的鲜血还夹杂着硬硬的东西,不用说也知道至少掉了几颗大牙。

    “你……呜呜……我……”魏公公呜呜的喊了半天,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雯影轩的朝奉给还是不给?”叶浪的眼中闪烁过一丝杀机,魏公公就感觉一股子寒光深深的刺进了身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瞳孔一瞬间放大,恐惧的看着叶浪。

    “恩恩,给,多给。”魏公公含糊不清的说着还突出了几口血水。

    叶浪松开手,将魏公公丢在地上,“那几个装死的,还不收拾东西给我送到雯影轩?”

    地上蜷缩着身体发出一连串痛楚声音的太监,一下子占了起来,生龙活虎般的自行分工,背大米的被大米,抱布匹的抱着布匹……东西都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好货,次货闲挑着太慢,几脚踹到在地上,恨不得自己多出几双手多拿点朝奉取悦叶浪的欢心。

    叶浪满意的点点头,“魏公公,咱们都是做奴才的,做事情凡事要留点余地,保不准哪天,哪个主子就怀了龙种,到时候在想取悦主子欢心也为时晚矣了吧?”

    “是是,以后雯影轩的朝奉双倍,精选好的给您送去。”魏公公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边的鲜血,点头哈腰一翻,像是个忠实的狗腿子一样。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呢?”叶浪拍了拍魏公公的肩膀,“别以为你一个从六品的狗太监,我就不敢弄死你。”

    魏公公身体一机灵,没听说过雯影轩有后台过硬的太监啊?听着叶浪的言语和叶浪的举动,魏公公相信这狗东西明显后台过硬,心理大呼冤枉之时也埋怨上了那个后台:我的祖宗诶,您老可坑死洒家了。

    叶浪稳步走出了广储司,没必要和这个姓魏的纠缠,他叶浪所做的一切,相信幕后指使者也应该看到了,叶浪也没必要闭着姓魏的追问着幕后主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后宫这个大染缸没有一辈子的敌人,只有利益驱使下的盟友。

    “那个小太监你站住。”叶浪刚离开广储司不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