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530章:罢演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30:12Ctrl+D 收藏本站

    第530章:罢演

    不平静的夜,注定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电话声音吵醒的,昨晚本来就失明,很晚才睡着,可是现在又被电话铃声吵醒,我正一肚子火,妈的,现在这个时候是谁打电话给我?

    火冒三丈的在摸索着手机,按下接听键,我很很的将对方噼里啪啦的痛骂一顿,最后才罢休的低沉着开口,“喂,你丫的谁啊,打电话给我又不说话?”

    电话那头,很久才传来一阵委屈的声音,“我说你有给我时间说话么?”

    我,汗颜!貌似刚一接电话,一直在说的都是我。

    听着这声音,随即,我一慎,“张导?你找我有事?”

    “哎呀,我的秦少啊,你和alla之间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她好好的就罢演了呢?早上来跟我说,让我找别的人替换她的位置,你说这戏不是演的好好的,怎么说不演就不演了呢?”

    “这女二角的角色可是我专门留给她的,非她莫属,要是她不演了,我看接下来的戏也没的什么可以看头了。秦少,我说,你一只脚踏两只船,也悠着点,等戏拍完了,你再……”

    “我知道了,我会去劝她的,戏你照拍,alla的戏暂停一下。”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接着开口,“还有,这件事情不要让清灵知道!”说完,我就挂断电话,那头传来他气急败坏的声音,“喂,喂……”

    我迅速起床,拿起桌子上的衣服,快速的洗漱吃完早餐就朝着《帝歌》的拍摄地点去。

    车子上,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开着车子,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永远都是冰冷的女人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好再拨。

    该死!我气的差点把新买的法拉利跑车给砸了。一拳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原本以为车子会损伤,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太小看这辆车子了,反震能力太好了,结果我的手就那么惨不忍睹的一直留着血。

    “靠,连你也这么欺负我!”很不爽的甩下这句话,我直接朝着掉转方向,朝着alla的私人别墅开去,上一次被黄胜那个家伙追杀,alla曾经带我去过别墅,所以我认识,那是一座很隐秘的地方。

    一般的人是几乎不认识她来的,曾经听她说过,她是不想被人打扰才在哪儿暂且住下的,不过,我想她大概也在哪儿吧?

    车子快速行驶过去,看着隐隐出现在面前的别墅,我只希望她最好在那里面,不然我真的会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的,丫的,最近是不是我的霉气到了,怎么接二连三的不好的事情都降临到我的头上。

    下了车子,我直接朝着里面走去,守在门口的保镖看见我到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估计我是第一个被alla带来这里的男人吧,所以他不出手拦着我也是有理由的。

    一路上我畅通无阻的来到了alla的住处。

    “咦,秦少爷,您来了,是找小姐的吗?”

    alla的佣人,张嫂,见我来笑着迎接。

    对她点点头,“张嫂,alla在不在?”对于这个老人,我还是觉得很亲切,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对我笑着点头。

    “秦先生是找小姐的啊,不过小姐最近好像心情不怎么好,昨天她从拍片现场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处来,不吃也不喝,我见她这样,心疼的想给她送一些吃的,可是她却不开门,唉!现在秦先生你来了,你去帮我劝劝小姐吧?”

    张嫂,如同一下子老了十年一样,头发两边花白,看了她是真的心疼alla,不然她也不会一下子变得这么苍老了。

    对她点点头,如同无形的承诺,我直接迈开步子朝着alla的房间里走去。

    刚一走到房门口,我就听见里面不停的摔碎东西的声音,伴着愤怒的骂声,“该死的,竟然这么对我,秦天穷,你去死吧!啊!”

    听着里面的声音,我不禁伸手摸摸自己的额角的边的汗水,天呐,她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随即我的心里也一暖,我一直以为像alla这种在职场上打滚多年的女人,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理智的,可是如今看来,她却也有这样不理智的一面,我有些纠结了,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呢,毕竟她比我想象中的要爱我。

    “alla,你开开门,张嫂很担心你!”伸手敲门,我不想让她一个在房间里发火,身旁的张嫂一听到里面摔东西的声音,伴着alla的抽泣声,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我想她大概猜得了什么吧。

    “滚,你滚,你们全部都给我滚!”死心怒吼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来,我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没有相信她却让她这么伤心,此刻的我是深深的对她内疚自责,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她这么糟蹋自己的心,自己的身体。

    “alla,你别这样,你这几天一直不吃不喝,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快开开门吧。”我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真的不想她这样糟蹋自己,我看了心也痛。

    可是他像吃了铁称一样,死就是不开门,怒气的声音再一次隔着门传出来,“滚,姓秦的,我就算是饿死也不要你的同情,你不是心疼清灵小狐狸精吗,你去找她啊,来我这边干什么?”

    旁边的张嫂听了,脸色顿时大变,这下真的完了,原本还占着张嫂对我的信任,现在好了,听着alla的话,她定是认为我是那种花心的男人,所以才把alla给气成这样,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无奈之下,我就只好转过身来看着满脸狐疑的张嫂,“张嫂,你有房间的备用钥匙吗?”

    要说之前我找她要钥匙,估计她会毫不犹豫的把钥匙找给我,可是现在她却满脸怀疑的看着我。我有些无语的伸手扶额。

    “张嫂,你如果是担心我会伤害alla的话,那么你大可放心,我和alla之间只是出现了点小误会,还有这次《帝歌》的戏她还没有拍,我只是不想她因为和我之间的误会而把工作给丢了,你也看见了,她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早晚身体都会垮掉的。”

    张嫂听我这么说有些犹豫了,半响,她才对我点点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房间里拿钥匙。”说我便离开了。

    拿来了备用钥匙,我连忙打开了alla的房间,刚一进屋子,里面就一阵乌烟瘴气的味道,我连忙走到窗户那边,迅速打开窗口,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你怎么进来的,出去!”见我进来,原本还在摔东西的她,立马警惕精神,朝我怒吼。怕她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我就直接走过去,伸手按住她的胳膊,口气中带着严厉,“女人,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本以为像她这样商业中的精英,定不会拿自己的事业开玩笑,即使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也不会这般不理智,可是此刻的她完全就像一只失去理智的猎豹,随时到处咬人。

    我当然也知道她这般的不理智完全是因为我造成的,所以面对她,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秦天穷,你放开我!”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把小脸别过去不看我,但是听的出来她的口气依然是很生气。

    我突然笑了起来,这个女人有必要这么计较么。

    “你笑什么,不准笑!”突然发现她像个孩子似的一样跟我闹着别扭,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着她这个样子,没有把自己###成非洲难民我还是觉得有些欣慰,不然我的心里还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alla,你是《帝歌》的这次筹拍人,你怎么可以带头这么任性呢,你不去拍戏,是想让整个剧组都跟你停拍么?”我的眼神严厉的怒气,像要将她的灵魂深处看清,这个女人何时要这么耍任性,这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在拍卖会上睿智聪明的女人,倒像个一个小女人跟她喜欢的男人耍性子。

    alla似乎不听我的话,依旧要跟我耍泼,想狠狠的甩开我的手,一双美眸怒瞪着我,“秦天穷,我不拍戏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快放开我,听到没有?”她怒吼,可我就是不放开她。

    听到她这么说,我愤怒了,不曾想过她是这么刁蛮任性,怎么说这次的《帝歌》都是她当初找我拍摄的,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居然说不拍了,有没有搞错,当初可是她让我投资拍摄的,这是在耍我么?

    “女人,你最好别让我发怒,不管你怎么生气,这戏,你不拍也得拍。”我彻底的被她激怒了。

    《帝歌》的收视率可是在暴涨,要是在这个时候爆出她罢演,那将会引起多大的损失她知道么?

    第一次我突然觉得女人还真的是个不理性的动物,说不演就不演,这可是她自己投资的事业,她就这么拿来跟我赌气?我直接无语。门外的张嫂有些不放心的一直像房间里面张望,我索性伸手一把带上门,将她的身子低压在门板上。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灼热的气息夹藏着怒火喷洒在她的颈脖之间,一时间静距离的靠近让她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不敢看我的脸。

    这倒是奇怪了,之前我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可是很大方的走进我的房间里睡到我的床上,这下倒是像个霜打的瘸子,萎嫣了。

    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看着她紧张过度的小脸,我想笑,可是又笑不出来,因为她倔强的小脸又让我想起了早上张导打电话给的焦急语气,看来这丫的的铁了心不想去拍戏呢。

    “跟我去拍摄现场!”暗哑的声音夹藏着点点怒火,我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气愤,可是怀中的小女人貌似不怎么想合作的样子。

    不管我的脸离她近在咫尺,她猛地一回头,两片薄唇轻柔的擦过我的嘴角,顿时让我心生起一股狂热的躁动,糟了,我心中暗叫不好,这下好了,估计她是去不成拍摄地点了。

    因为她扭头的动作而无意间擦过我的嘴唇,她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眼神中有些慌张,看不出来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