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523章:摇身大变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29:34Ctrl+D 收藏本站

    第523章:摇身大变

    自从上次和alla和好之后,我们又合作投资了海外事业,再加上之前在拍卖行竞争下来的a市风水宝地,发现山洞里的金矿,可以说是让我们狠狠的大赚一笔,之后王宁找我合作的房地产项目有ea集团从中打通人脉,更是一路顺畅。

    说到这些都还要归功与alla,要不是她,我也不可能有今天,之前王宁就已经说了,我现在是a市的十大富商排行榜居首版,一开始我还不怎么相信,不过现在看着自己在不断壮大的龙华产业下,我的身价真的突破了十个亿,这连我自己都有些小小的震惊。

    如果不是邀请律师帮我粗略的估算一下,我还真的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有钱,还一直把自己当做是那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

    不过我对alla的感激也是有的,我会有今天,大多数都是她在暗中帮的忙,虽然我已经把之前欠她的一亿五千万和投资《帝歌》的资金全部还给她了,但是我还是要感激的,毕竟在龙华濒临资金缺乏之际是她伸出的援手,所以我还是很感激她的。

    “先生,你看这辆车是今年最新出厂的,全球只限量十台,不管是它的性能还是主机板都是用最新进的环保系列,光是看它的外观就可以体现这辆车的价值所在哦”

    站在一辆柠檬黄的跑车旁,售货员不停的在跟我介绍这辆车的用途以及它和别的车子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过,我看了看这最法拉利最新出来的跑车倒是真的让人觉得惊叹,不管是它的造型方面与众不同,就连这车门都是加翅型的,我很喜欢这部跑车。

    撇了眼上面的标志,市场价780万,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以前的我对这些车也只有在某些杂志上看到过,或者是在网上电视报纸上,可就是从来没有想过会自己亲自来买这样的车。

    不是我没有车子,只是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身价确实该换一部车子了,不然开入商场,人家都会说我没品位,没办法,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只是商场上的需要,配的起自己的身份就好。

    “恩,就要这辆了吧。”

    我看了看,随即点点头,只是来买一辆能够让自己开的出去的车子而已,至于价格就无所谓了。

    开着新买的跑车,心里美滋滋的,不愧是性能好的车子,就连跑起来都没有一丝的杂音,黄色的限量机别的跑车放肆的在大马路上奔驰,所经之地,无不令人回头探望。

    哈哈,想不到我也能够混道这么好的一辆车子,摸着这驾驶座上的车座,就知道是好货,还有这刚一踩油门,车子发动的之快,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三流车子可以比拼的。

    呼得一声,前方一辆新款的奥迪s66超越了我的车子,好像是在像我炫耀他车子的比我跑的快一样。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我迅速一踩油门,车子快速的朝这前方的那辆奥迪追去。

    妈的,老子不开快,你他妈的当我是病猫么。

    毕竟我的这么辆法拉利可是今天最新出来的,比性能,他的那辆车子还差的远呢,况且我的这辆车子还是款跑车。

    嗖的一声,我的车子已经超越了他,通过透视镜,很清楚的看见那个驾驶车子的人脸色变的跟吃了狗屎一样的黑,我单手微微一嗅鼻子,小样,跟爷比,你还差的远呢。

    将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快速的朝着前方彪去,爷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可是在我一个转弯的地方,忽然一辆兰博基尼犹如一道红光一样的从我眼前划过,我不甘心,立即踩上油门,跟上,似乎每个男人都有股子里的战胜心理吧,我也不例外。

    即使为了一口气传了好几个红绿灯,只是为了要超越前面的那辆车子,说起来到真觉得很可笑,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的。

    男人如果能够在面子上多挣回一点,那么私底下,他无论受了多少伤害都是值得的,就像我现在这样,宁愿闯那么多红灯,不警察开罚单也不愿意让前面的那人嚣张。

    眼看着就要追到那个人了,可是在一个转弯的路口,他一个漂亮的漂移将我甩得老远,我狠狠的砸向方向盘,车子只好无奈的停了下来,刚才我追胜的气势一点也没有了。就像个霜打的瘸子,萎嫣了。

    该死,我的车技也不算差的,可是刚才明明眼看着就要能够超过那人,可是在一个转弯,他却一个漂亮的漂移,将狠狠的甩在后面,看来这个开兰博基尼的男人有两把刷子呢。

    转了转手中的方向盘,我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今天是我给自己放一天的假,所以我打算出去好好的消遣一下,之前因为女人们的事情,搞我搞的焦头烂额的,现在我要好好的出去轻松轻松,当然这轻松不是出去嫖了,我还没有颓废到那种地步,需要嫖的,简直就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嘛。

    来到一家高级会所,在小厮震惊的目光中,我将车子稳稳的停止会所门口,这里有专门的人来看守,所以我下了车子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先生,请问您有本店的vip卡吗?”

    刚一进来就有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女生凑过问我,不过看她眼中的震惊,定是刚才看到我开的那辆今年最新出来的法拉利敞篷跑车所以才会认为我是什么上流人士来这里也是经常的事情,把我当成这里常客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去全身下无不是价值不菲的世界品牌,再加上刚刚的那一脸跑车,更加忖托出我身份的与众不同。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这么高傲的一天,我的嘴角边就泛起一抹笑容来。

    不过,现在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没有这里的vip金卡,显得有点尴尬。

    伸手挠挠自己的后脑勺,我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那个,我没有这里的什么vip金卡,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那个可以现场办理吗?”

    小服务员眼中很明显闪过一丝错愕,很快的便一闪而过,可是我还是眼精,捕捉到了,不过想想也是,像我这样一身价值不菲的打扮,从来没有到过这么高级的场所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啊。

    随即她便撇了眼外面的车牌照,确实a市的牌照,眼里的震惊不亚于发现新大陆一样,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一身名牌再加上外面的那辆限量级的跑车,到这里却没有金卡让她很怀疑我是不是从外地来的,可是在确定我是本市之人之后,她的眼里一定又会想过我一定是那种不有钱却不浮夸的子弟。

    毕竟现在这年头,能够找我像我这么有钱,并且身价上十个亿的男人缺不到处乱搞的男人缺是很少了。

    “哇,他好像就是a市排行第一富商,身价具有十个亿,龙华的董事长,现在火热剧组《帝歌》的投资人,秦天穷。”

    “是的,我在报纸杂志上看见过他,没想到他本人更帅。”

    小女生们的幻想的声音,夹藏着崇拜的声音,顿时让我心中感到无比自豪。

    一声尖叫带动整个屋子里的尖叫声四起,其他的客人都朝这边纷纷头来怨恨的目光,这种高级场所,敢情这些事情都是我惹起来的,我无奈的望着天花板,人出名了,这能怪我吗,我也不想的啊。

    “秦,先生,请问你是龙华的董事长,秦先生吗?”

    一个小服务商但却的上前想跟我确认,一般的遇到这些对我不安好心的花心女人,我是不给予理睬的,可是今天大爷我心情爽,于是就笑着礼貌的对她们点点头。

    “哇,真的是耶,没想到你本人长的这么帅,既多金有帅气的男人,而且据说你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结婚吧?”

    见我温柔的微笑,她们似乎胆子更加大了一些,问的问题也更加露骨一些,什么我没有结婚,爷可是连儿子都有,只是还为领结婚证而已,不过这是迟早的事情,不急的。

    再说了,就算我没有结婚,和你们这些小丫头有半毛钱的关系么,真是的,我对发育不良的小丫头可是点也不感兴趣的。

    撇了眼那些对我露出**裸的窥视的女人们,我轻咳嗽了一声,随即便开口说,“请问这里没有vip卡就不能够进去了吗?”

    我承认这句话是在问废话,可是我真的很想把这些人对我裸露的视线给狠狠的阻隔开来,要不是顾及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我还真的想对这些女人们发火呢。

    “不是,不是,秦先生,像你身份这么高贵的男人怎么会不让进来呢,来,请请请。”

    一连三个请字,大堂经理面带笑容的看着我将我引领到了一间vip包厢,看这装潢的奢侈,我就知道这些生活在社会上的上等人过的是怎样快乐的日子了。

    当然别看这里虽然是什么高等场所,但是如果你叫小姐的还是照样可以的,只是比外面那些下三滥的女人有一个高雅的称号叫做warti。看着这个大堂经理为我精心挑选的两个女人,我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讥讽。

    自古以来商业界和政治界就是有这么说不通的关系,如果没有他们的放行,这些人会明着来吗?

    淡淡的撇了眼朝我走过来的女人,我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经理,你们这里有没有足疗?”

    那个被称为这里的大堂经理见我这么说,连忙对我点头哈腰的,“有有有,秦先生,这边请。”

    比起那些肮脏污秽的淫秽,果然还是足疗比较舒服。

    那些在小巷子哩卖娼的女人,整天躲避警察的扫黄,比起这里的人面兽心,带着正牌店的幌子,挂羊头卖狗肉的人们,我还是觉得那些人比较干净一点,最起码不会想着这么呕心。

    半个小时的足疗让我舒服不少,随即我便又跑去做桑拿,在这里做桑拿,当然会有些不好的锋面,不过我还是正规正距的做着桑拿。

    这些天在龙华里的疲累让我现在整个都蒸在热气里面,心情顿时大好,整天的疲累都烟消云散了。

    闭上眼睛,轻轻地享受着这桑拿的享受。看来以后我要多来来这些高级场所,难怪那些有钱的人都那么长命,原来平时不用运动也可以很好的排毒啊。

    “秦先生,需要我的帮忙吗?”

    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假寐的那一刻,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猛的一惊醒,靠,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素质,没看到我正在做桑拿么,竟然就这么传入进来,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看来这些想麻雀变凤凰是想的有些疯掉了,我冷着脸看着即将要走进来的女人。

    “不用。”简单的两个字,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可是貌似是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厚脸皮的力度,她居然还笑着朝我走来。

    “秦先生,这里的每一个客人几乎都是会需要一个女人来给他按摩的,你是第一次来吧,何不试试呢,说不定会让你忘却商场上的烦恼呢?”

    靠,老子的话她当做没有听到么,看见她我才觉得疲倦呢。现在这些商人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尽管我也是一个商人,所以我能够很清楚的知道这些人把的利益看得有多重。

    “滚!”不想和她多说什么,我直接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来,寒冷的吓人,顿时让整个还冒着热气的房间里顿时冷了下来,女人见我冷着一张脸,只好识趣的憋着一张不甘的小脸走了出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