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83章:陈素莹杀人的艺术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4:26Ctrl+D 收藏本站

    第383章:陈素莹杀人的艺术

    这一夜是黑暗的,这一夜是宁静的,这一夜,也是注定了会发生不少事情的。

    小曼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大概别人都已经回家去和家人一起享乐了吧!,但是我和冷颜玉跟绿芜两人却是跟在了小曼的身后,因为我们发现那个刺杀杨微的凶手今夜居然守候在了医院附近,看来她是准备再次动手了。

    我真的很生气,这么晚了,难道留成儿一个人在家里她真的放心吗?就算有梅娜在也是一样的,她给不了成儿那份母爱,是说成儿那么的不喜欢她了,我感觉这个女人对成儿关心真的太少了,但我又感觉奇怪了。

    陈素莹到底是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要伤害我身边最重要的几个女人,虽然我和她有过牵扯,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各自有了各自的孩子,她还来找我的麻烦干什么呢?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路跟着小曼在后面走着,因为害怕被陈素莹发现,所以我们也不敢跟的太近,不过现在的距离虽然远了,但是绿芜却保证,她完全能够在这样的距离里面救下杨小曼,不然的话我根本不会同意离开小曼这么远。

    已经走出医院十多分钟了,这次小曼没有坐车,而是慢慢的走回家的,而且小曼走的还是小路,这也是为了给那个女人制造更多的机会,不然的话人多了害怕她不敢出手。

    又是走了几分钟,突然小曼那里有动作了,但是我认真看去却失望了,因为围住小曼的不是陈素莹,而是一群……玛德,居然是一起抢劫的,真是什么时候来不好,居然要在这个时候来抢劫,真他娘地晦气,作势我就准备冲出去,废话,要是小曼受到了什么伤害的话,那可怎么办,现在这社会这些抢劫的有时候不仅要钱,要是疯起来了还要捅人的,我可不想下一秒钟抱着身中几刀的小曼去医院。

    不过我刚准备冲出去就被绿芜拦住了,我不解的看向她,“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绿芜很自信额说道,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她的自信哪里来的,但是她这样说的话也应该是有理由的吧!我相信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绿芜应该完全明白小曼在我心里的的地位,她不会拿小曼的生命安全来开玩笑的,所以我也就忍了下来在一旁继续看下来了。

    此刻在向小曼那里看去,小曼已经交出了身上的钱财给那群人了,不过他们还是没有离开,我恍惚间看到那群人对小曼动手动脚的,卧槽,抢劫就算了,居然还想劫色,这下我真是火大了,但还是和上次一样,就在我要动身的时候绿芜再一次拉了下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冲动,擦,要不是她是绿芜的话,我真想抽她两个大嘴巴子了,我的女人眼看着就要被人侮辱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不让我出去。

    我为难了,说实话,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小曼可是我的命啊!要是她真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但很快我的这份犹豫就被打消了,那个我十分恨的女人出现在了小曼他们那里,这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有人给我解决了。

    “你们真是社会的渣滓,有手有脚的居然不去找份正经的工作来做,在这里抢劫,而且拿到钱就算了,还想要劫色。”陈素莹的声音传了出来,不会错的,这个声音我很熟悉,的确是陈素莹的,看来绿芜说的没错,这一切的确都是陈素莹搞的鬼,看来以前我真的是低估她了,这女人平时看起来一副很温顺的样子,可心里面居然这么的狠毒。

    虽然很生气,但是现在也还不到出去的时候,我想看看陈素莹接下来会怎么做,小曼得到了陈素莹的‘拯救’,向着后边过来了一点,这样离我也更近了,看来小曼也是看到她出现之后有些害怕了,小曼可是知道这个女人身怀绝世武功的,向小曼这样的女人完全一个照面就会被她杀死,所以往后靠些可能想到我们离我们近了,心理面也感觉安全些吧!

    但是小曼还是记得自己要做的事情的,虽然靠近了我们一些,不过并不是太近,她可能也怕太近了的话被陈素莹发现吧!但这样的距离,不要说是绿芜了,就算是我都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就下小曼了,所以我的这一颗心也完全的落下来了。

    继续朝着陈素莹那里看去,此刻那群抢劫的人已经有两三个抽出小刀来了,她们将陈素莹围了起来,一个个都是嘲讽的对着陈素莹说什么不自量力之类的话,不过我想到一会儿他们看到陈素莹出手之后要是还能这样说的话,那我就能够把他们当成是英雄了。

    “现在你们每人自断一手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不然的话,你们今天就准备长留此处吧!”陈素莹冷冷的对着那群人说道。

    “哈哈!小妞,你没事吧!居然让我们自断一手,如果你真的想要手的话,那我可以把我下面多的那只手塞进你身体里面的。”一名听起来不大的男生对着陈素莹淫笑着说道,而他的话马上引得周围的那群同伴一起大笑了起来。

    我在心里为这群人感到悲哀啊!居然面对陈素莹还敢这样说话,虽然我还没有见到陈素莹真正的出手,不过光凭着她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小曼他们那里还不被我察觉就完全可以推断出这个女人的武功绝对很强,至少轻功在我之上,不过我主学的也不是轻功,所以对此我也不感到惊讶,反正据绿芜所说,这个女人以前就是个高手了,现在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一直没用,但是不代表着她没练,说不定已经再上一层楼了。

    “现在我宣判你们——死。”陈素莹真的彻底被激怒了,那声音已经冷的不带一丝感情了,而在说完话的时候,她手里居然多了一柄软剑,那阴寒的剑光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阵阵的白芒,离的这么远我都感到了陈素莹身上那恐怖的杀意,这个女人,平常的时候也隐藏的太好了吧!估计今天要不是绿芜先对我说了,要是我一个人在此的话,就算听出了是陈素莹的声音,但凭借着以往对她的认识,我也不敢断定前面的那人正是陈素莹了。

    “哈哈!大家听到没有,她说什么,宣判我们的死刑,太好笑了,真的太好……”还是前面那个人,这次他的笑比之上一次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仿佛他真的听到很好笑的笑话一般,但这一次他的笑却是短暂的,因为陈素莹出手了,那软剑已经割破了他的喉管,一击致命,绝无存活,那人死劲的按住自己的脖子,想要以此来阻止那还在向外喷的鲜血,但这些都是无用的,因为现在就算是给他止血也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女人好狠啊!居然用这种必死但又不会马上置人于死地的方法来折磨对方,我此刻越加的感觉到眼前的那个陈素莹可怕起来,她真的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柔弱的陈素莹吗?但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差别这么大吗?要说茹小媚已经算是让人感觉接受不了了,因为她变的很快,但说到陈素莹,那不是一句简单的接受不了就能够了事的,这个女人,城府之深简直让人想想心里都感到了一股寒气涌来。

    被陈素莹割喉滴血的那人在地上挣扎了几十秒后终于是一动不动了,除了地上那一团还热乎的鲜血外,谁也不相信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就成了一具尸体,而且出手的女人还是平日里那个看一眼就想要好好保护的柔弱女人。

    “杀人了,杀人了。”那一伙抢劫的人发现陈素莹出手居然杀害了自己的一名同伴后全部大叫了起来,他们试图想要跑,但是这有可能吗?在陈素莹这样的高手之下,他们要是能够跑得掉的话,那陈素莹这么多年的武功不是白练了。

    只见陈素莹脚尖轻轻的在地上点着,看她的身形感觉像是在跳舞,而她的软剑却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一个的收割起了那群抢劫的年轻人的性命,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杀人也可以做的这么优雅,杀人也可以让人看了这么赏心悦目,杀人也能够让人看起来像是一种艺术。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那七八个人全部躺在了地上,而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全部都是被陈素莹割破了喉管,陈素莹在慢慢的折磨他们,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真的光是看看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开始觉得我和陈素莹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这个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去形容她了。

    小曼在一旁看的也是一阵心惊肉跳,此刻她正捂着小嘴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陈素莹,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个救了自己女人就是陈素莹,但是小曼真的不敢相信以前那个看起来娇弱无比的女人现在居然在自己的面前大开杀戒,看她那样子,杀人和吃饭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陈素莹杀完人之后一点反常的表现都没有。

    “你很害怕吗。”陈素莹终于看向了小曼,她一边向着小曼靠近,一边说道。

    “不,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小曼也不傻,既然对方向着自己这边走来,那小曼当然是向着我们这边靠近了,所以陈素莹离我们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了,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小曼真的很有演戏的天赋,她的一切做的连我这个当事人都看不出有任何的破绽,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小曼当时是被吓到了,这些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表现,我真的感到很自责,让自己的女人面对这样的风险,还让她担心不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