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37章:主心骨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3:59Ctrl+D 收藏本站

    第337章:主心骨

    “呵呵,我想我知道她为什么生气。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她有没有安全的到你哪里,我也怕她不会去你哪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看样子此刻她还在气我了。”我在听到陈美娟这么说的时候我便知道,那徐静此刻应该是在她的旁边,或者那陈美娟已经看出来这徐静是为什么生气了。更或者之前那徐静便已经对着这陈美娟倒出了自己的苦衷。

    “天穷。其实徐静姐姐也是担心你,你也不能怪她。明天你就哄哄她吧。女人很容易哄的。嘻嘻。到时候我再帮你说说,我想徐静姐姐也不会真的生你的气,她自是很担心你而已。”那陈美娟此刻对着我温柔的说道,并且在说的时候她也是似乎有一种很有把握的信心。

    “呵,这个我知道,好了,你们睡吧。赶快睡吧,这都几点了,。我这边什么事情也没有,对了,明天我再去找你们,到时候再说吧。”我一想此间已经时间不晚了,自然是要让她们两个人赶快睡觉了。

    那陈美娟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自然是有一点不情愿,看样子我平时还是没有去过多的关心她啊。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这都才几天?我这才与这陈美娟刚刚那个啥啥啥的,随后我竟然又跟这个安瑶那个啥啥啥了。此刻我根本是两方照应不过来,不对。是三方,还有徐静这边了。至于那两方,我是再怎么的去想要,但是徐静这边我是绝对不会去放手的吧,她才是我的主心骨啊!

    额,好像说错了,不能够用主心骨这句话来说,那样子岂不是显得我很那个啥,那个很没用?只能说这徐静在我的心中是很重要的,自然是比这个陈美娟还有那个安瑶更重要的,她的重要性、重量级别是与那杨倩几人相等的。

    不过好在,那陈美娟哪怕是再怎么不舍,她也还是在在很是关心的对我说了声:“天穷,你也要保重,注意一点。然后再早点睡啥的然后,她这才很是依依不舍的挂掉了那电话。只是我不知道的是,那一边的陈美娟在挂掉电话的时候,坐在一旁的那徐静却是一脸戏谑的对着她说道:“呦呦呦,看来我们的冰美人是不舍得这位帅哥啊?要不如,我把他送给你?对了,美娟,你说,天穷他在那个的时候,怎么样?”

    面对这徐静的话,躺在床上一旁的陈美娟却好似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已经听明白这徐静所说的是哪一方面但是她还是很发傻的对着那陈美娟问道:“徐静姐姐,你说什么啊?人家完全听不懂你说什么?”

    “嗯?听不懂?是嘛?但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已经听明白我在说什么啊?如果你没听懂的话,那你干嘛害羞?那你干嘛脸红?嗯?说,如实招来。你说说看那个臭男人在哪方面的怎么样?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很厉害的,不然的话也不能将你给征服吧?嗯?”如果我在这里的话我也会大吃一惊的,没想到这徐静在与女性在一起的时候是这么的放得开,不过这话也不假,在某些时候,我在与徐静那个啥啥啥的时候,她也会一改平日的那一种温柔贤淑的模样,来一点很辣的那一种野性。让我绝对是眼前一亮啊!

    “不跟你说了,人家要睡觉,讨厌。”那陈美娟此刻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一旁的徐静确实看的出她的那脸颊已经是如那猴屁股般红透了,在听到陈美娟这么说的时候徐静便一下子将那已经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的陈美娟的身体给抱住然后用很是高兴的语气对着的那陈美娟说道:“美娟,来来来,给大爷笑一个,然后让大爷来好好的品尝一下你这可口的美味。哈哈哈啊哈。”

    “啊不要啊徐静姐姐。”只是下一刻,那还用被子蒙住自己整个脸部的陈美娟便有些惊吓的大声叫到。不过随后,那屋中便传来了两女嬉闹的声音。

    而此刻的我却是在我差点等的不耐烦的情况下这才伸手拦到了一辆计程车然后,这才终于返回到家中,随后我又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最后这才舒舒服服的躺在了那床上,我终于他丫的可以睡了一个好觉了。

    我心中是如此幸福的想着,而实际,我也终于做到了,这一觉我是一直睡到了那临近中午的时候,而在醒来之后我便快速的洗簌了一下后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头最后这才穿戴整齐的下了楼。本打算是找一家饭店随便的吃上一点饭菜的,不过随后我又忽然的想到陈美娟与徐静那边,于是我便拿出了自己的电话立刻拨通了那陈美娟的电话。很快,电话便拨通了,那边也传来了陈美娟有些兴奋的声音。

    “额。美娟啊!你跟徐静吃了没?没吃的话我这边就买点吃的到你们那边去。”我在听到那陈美娟的喂一声后便快速的说道,而那陈美娟也在我说完的时候便对着我说道:“正在吃了,今天徐静姐姐做了很多的菜,天穷,你也过来吃吧?我们根本吃不完的、”

    “额?这么好?好啊!那我就直接去你们哪里吃饭了,嘿嘿,美娟啊!待会,我可要好好的、那个啥啥啥。哈哈。”此刻,我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不过,那陈美娟却是被我弄的一愣一愣的,她在听到我说的这些让她犯糊涂的话时,很是郁闷的对着我继续问道:“天穷啊!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额。这个,等到我到了你们哪里你就明白了,到时候我再跟你说。”虽然这陈美娟不明白我说什么但是我也不用此刻再解释什么。嘿嘿嘿,一切到时候自有分晓的。哈哈哈哈。我此刻的心中很是邪恶的在想着什么。

    本来,我是想要立刻前往到那陈美娟的家里的,不过在我站在那后车位等车的时候,我又忽然注意到身旁的一个人此刻正在看着一张报纸,本来如果是这个人看的一份很普通的报纸的话我说不定便不会去注意的,但是正在我准备伸手拦车的时候我却是听到那个看报纸的家伙猛的一笑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类似朋友的家伙说道:“你看看,这年头什么人都有。昨天半夜,有一群人在郊外做那些事情,终于玩出了火来。如果是###的爱,或许没有什么,但是都是一群男人,哎,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玩就玩吧。还多少个玩一个。

    哎,那一个人还真的很惨啊!后边被人爆了又爆,在执法人员去的时候,哎。真惨啊。”似乎是看到了那当时的现场,那个男子此刻却是一副很痛惜的模样,不过他身边的那个朋友却是对着他说道:

    “哎,这个啊!今天早晨我在那,我当时看到了,哎,真的很惨,那个家伙应该是个小青年,年纪也不打,应该是在二十岁左右。我当时看到那个家伙的时候,矮油,真的很惨的,凄惨声一声接着一声的,他后边更是,哎呀,血迹一片啊!我看啦。这小就子这辈子都很难走出这个阴影吧?或者说,他每一次在上厕所的时候,只要来那个,他都忍不住的想起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哎,真可怜啊。”

    “是啊,我也在场,我听人说,这些人当时还都嗑药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疯狂的。那些人有四个吧好像,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主动的,也就是说那个小青年都是被他们那个啥啥啥的,哎呀,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啊,反正我当时就看到了,那小青年是冬夜不能动了,那些医护人员在将他弄上担架的时候,那是费一个劲啊!最后那小青年更是痛的晕过去了。不过还别说,另外那几个男的,当时也都软到的了。看样子昨天晚上他们玩的很尽兴。真不知道那小青年怎么有这个嗜好的。不过话说回来,玩就玩呗,还来个四对一,四对一就四对一呗,还要嗑药。嗑药也就算了,没想到还这么的疯狂,现在不知道这小青年会不会后悔,不过他后悔也没用,哎,真不知道这些人呢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刻,我根本是没有心思再去想伸手拦车走的事情了,我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他们说这些而已,而他们在没说一句的时候,我的心里也都是那一种乐开花的模样。很快,我便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对着他们报以微笑的说道:

    “呵呵,各位中午好,不知道刚才各位说的那些是什么?我刚才只是零星的听懂了一点。”对于这些八卦我本来是不会去注意的,但是此刻是关系到那绿毛的事情,我自然是想要过多的去关心关心了,不然的话岂不是对不住我昨天晚上的那一精心的布局嘛?

    原先他们在看到我过来的时候几人都是一脸的戒备的神色,他们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不过接着他们又听到我对它们刚才说的话题很有兴趣,因此在逐一愣住了片刻之后几人这才又嘻嘻哈哈的对着我笑这说道:

    ”呵呵,这些其实都是从报纸上看到的还有听来的,就是说昨天晚上有一些年轻人,不知道是那一方强迫的,反正他们玩着玩着就玩出了火来了,如果是男女搭配的话或许就没什么,但是这几个家伙都是男人,他们是在搞那所谓的基情。

    一大早吧,便有人去举报说凌晨的时候他们都听到了多声的惨叫声,不过因为当时夜黑,没有人知道真相,因此直到天亮之后他们这才报警的。但是当警察到了哪里之后他们这才吃惊的发现吧。原来这里面躺着五个人,五个**裸的男人,而且,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一层层散发着异味的白色的液体。不过这些不重要逃,

    重要的是还有一阵阵的恶臭,更多的就是那中间的一个看上去大约是在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地上、身上,额。这里说的身上是那后方。有着一大片的血迹。另外的那四个男子的身上都有一些血迹,当然了,那些血迹都是在下方的某个地方。

    当时,在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所有进来的人都震惊住了,不过还好吧,面对这些搞基情搞出火的家伙们,那些警察却也是恨恨的在将他们全部拖了回去,而那个最惨的年轻人,自然是连忙送到医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