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49章:我以为你……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3:27Ctrl+D 收藏本站

    第349章:我以为你……

    赵冰冰痛得咬了咬牙,然后眯上了眼,她很艰难的说:“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是爸爸一个人把我带大。”

    “还有呢继续说。”我一边走一边用谈话减轻赵冰冰的注意力,她的注意力分散了,也就没有这么痛了。

    “后来二十一岁那年我的父亲也死了。”赵冰冰说到这有些动容。

    我继续引她说话道:“他老人家怎么死的。”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可以感到她很痛苦,她的话断断续续:“王步那个混蛋害的,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证据。”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个混蛋,替你报仇。”

    “我恐怕看不到那个混蛋死的样子了。”赵冰冰的话还没有说完,雨好像又加大了。我只觉得豆大的雨滴,如同钉子一样直接的打在了我的脸上。回头一看,雨伞掉在了地上,赵冰冰的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她已经昏了过去。

    我两手都托着赵冰冰的身体,根本腾不出手去捡掉在地上的雨伞。索性不去捡伞,说了一声:“冰,撑住”加快了脚步。

    我晃了晃赵冰冰的身体大声的说道:“冰,你不要睡,撑住。”赵冰冰没有会答,只是两只手无力的垂落在了我的胸前。

    让我的心中有了一种很凄凉的感觉。我们两人的全身都被浓密的雨点儿淋湿了。我的脚感觉是也越来越沉,呼吸也越来越粗。我到极限。我走不动了。可是每次我想停下来时,就在这雨中休息之时,却又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强大的0力量,让我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

    我知道自己不能停。

    雨低带着枯黄的树叶落在了赵冰冰的头发上面,赵冰冰没有用手拿开。过了一会儿才被风吹走。

    我背着赵冰冰咬着牙,很艰难的泥泞的道路上行走。

    “我一定要把你背出去。冰,撑住!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相信我。”我自己给自己鼓气大声的说道。

    走着了几步,泥泞的地面实在太滑了,我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到在地上。

    在我摔到之时,我立即用我的身体,垫在赵冰冰的身体身体下。

    这一下,赵冰冰反而是醒了过来,她微微睁开了双眼。她身下的我,柔声的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看到赵冰冰醒了立即忘记了摔跤的痛。我抱住赵冰冰有些发凉的身体说道:“冰,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不要再睡觉了。我以为你”

    赵冰冰忍着痛,温柔的说道:“阎王爷说,我还不能死。欠了一个男人的债。要还完了债,才让我死。”

    我把赵冰冰再次背肩上,顶着风雨说道:“那这笔债,我可是要收很高的利息的。”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向前走去。膝盖的摔破了一个大口子,在雨中渗出丝丝的血来。

    雨还在下。我一边在泥泞之中行走,一边与赵冰冰说话道:“冰,坚持住。”

    “冰,冰。”我在雨中呼唤着赵冰冰的称呼。

    但是只有雨水呼啦啦啦落下的声音,没有赵冰冰的回应之声。

    我已经意识她快支撑不住了。就在这时,老天爷似乎给了我们一次机会。雨开始渐渐变小了。我加快了脚下下的步伐。喘着粗气,艰难的走着。我还在呼喊赵冰冰的名字,虽然是没回答,但我相信她能听见。

    雨过天晴了。太阳爬出了黑云。草地上布满了一颗颗的晶莹剔透的小水珠儿。一双满是泥的鞋子,重重的踩过这些嫩草,在雨后松软的泥草地上,留下两排深深的脚印。

    “冰,说话。”

    可是我背上柔美女子,依然没有回答。

    阳光穿过了森林里茂密的层层的叶子,斑驳的落在我们的面前,我只觉得自己也越来越累。就在此刻我的前方出现了两个灰色的人影,这是两位进山采药的山民。这两人看起来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们的皮肤黝黑,一高一胖。他们两人看到了,我背着赵冰冰艰难的行走着,立即就迎了上来。

    赵冰冰静静的闭着眼,趴在我的背上,脸色如同白纸,一个高个的男子问道:“小伙子这位姑娘是怎么啦。”

    我看了他们的装束,赶紧说道:“她被眼镜蛇咬了。”

    “中毒了。”傍边的那名矮个子胖胖的山民说道:“看样子,她中毒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这种毒性很强,要是晚了会出人命的。”

    我看着这两个山民,此刻的我很累了,我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把她背出这个森林,所以我焦急的说:“我想请两位老乡帮帮忙,我会付钱给你们的。”

    那个高个山民看着赵冰冰惨白的脸庞,道:“年轻人,先别说钱,救人一命,是我们的本分。你先放下她吧。我这里有些草药。可以解蛇毒。”

    我赶忙轻轻的把赵冰冰缓缓的放到地上。

    按高个的山民从身后的箩筐之中。把一种叶片的形状很奇怪的草药,递给了我,然后才说道:“你把这个一半让她吃了,一半嚼烂了放她的伤口上。”

    我赶紧接过这药草,然后连声的说:“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那个高个山民,看着我,继续说道:“你让她吃了这些之后,可以缓解一下毒性。然后再倒城里的医院。”

    “谢谢!这些你们收下吧”我从钱包里拿出了三百块人民币。

    两个淳朴的山民只是很是朴实的摇着手,然后很简单的说:“不要钱。”村中之人,民风淳朴。都守望相助。我当下有些感动。

    只觉得这都市之中,却是比较混作。不仅是受到污染的空气,更是受到了污染的民风。在城市之中,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说不定的士司机还要多收一百块钱。

    我更要感谢他们,把三百块钱,硬生生的塞到了他们的手中。当我把这药草放到赵冰冰的唇边,原来的娇嫩红唇已经变得仓白,没有了一点血色,她长长的睫毛上沾着细小的水珠。我看得是十分揪心,大声的呼喊说道:“冰,醒醒。”

    可是赵冰冰没有任何的反应。我连忙把这药草放到嘴里,入口又苦又涩,咬着牙嚼烂,然后顾上围观,就嘴对嘴的喂赵冰冰吃了下去。然后再附上了一半在她脚踝上的伤口。

    过了一会儿,药草到了她的胃里,她咳了咳。

    我看得赵冰冰缓缓的挣开了双眼,灵动的眼睫毛如同蝴蝶翅膀一样的眨了眨。然后高兴的说道:“冰,你终于醒了。”接着我紧紧的把赵冰冰的脑袋抱在自己的怀中。

    看着我们两个小青年,又亲又抱的,这两个淳朴的山民又是憨直一笑。感慨了一句道:“现在的小青年啊……”

    我笑着说:“谢谢,谢谢。”

    “不用谢了,要是见死不救,我们还算是人吗?”这一高一胖两个山民带着憨直的微笑,继续上山采药去了。离开了我们。

    来倒了乡镇上,给赵冰冰的手下打了一个电话。我就在镇上给赵冰冰换了一身的衣服。给她买了一瓶绿茶。

    当初我好像已经记得茶经上说过,神农氏日常百草,饮茶解之的记载。我也知道不肯能就这样解去她身上的毒伤,但起码她这样不口渴。喝了一口绿茶,赵冰冰多了一分精神。我们来到了乡村的医院,果然她们没有治疗这种蛇毒的血清。只是安排我们休息,面对血流得太快。

    好在过了一会儿,我们的司机就来了,把我们接去了南珠市第一人民医院。送到了急救室。由于我认出了那是一条眼镜蛇,所有医生很快的对症下药。给赵冰冰注射了抗毒血清。

    当天赵冰冰的脸上恢复了血色。我就在她的身边受了一夜。第二天,赵冰冰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我睡在她的身边。她还是有些感动抚摸着我的头发。我被她温柔的触摸惊醒。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都有种难以言语的感觉。

    赵冰冰道:“我没事了我们出院吧。”

    “医生让你,留院观察几天。乖听医生的话。”我温柔的说道。

    赵冰冰看了看我道:“我真的没有事了。”

    “你要是没事了我就回公司了。”我试探着说。

    “混蛋,我重要,还是你的公司重要。”赵冰冰撒娇的嗔怒道。

    “当然是我的公司重要了。”我故意气她说道。

    “秦天穷,你这大混蛋。”她把头撇到一边,不理我。

    我笑了笑,道:“宝贝,你不是说没有事了吗?你有事时候,你最重要,你没有事的时候,我的公司才重要。”我这样一说,赵冰冰的脸上立即破涕为笑。

    “讨厌!全身上下这张嘴最坏了。你说你骗了多少女孩子。”赵冰冰开始质问我了。

    我也不打算冒充光荣的处男哥哥。

    一边坏笑,一边数指头道:“一二三四五,数不过来啊。”

    粉拳开始打在我的身上。盯着我的眼眸里充满了一团火,赵冰冰娇柔的说道:“我今天就要回去我的雨雾山庄。你要抱着我会去。否则我一被子都不理你了。”

    “你这女人没良心。我昨天可是很辛苦的才把从原始森林里,你背出来。”我撇了撇嘴,然后说。

    “所有我才要让你今天好好的休息一天。哪也不要去,就在房间里好好的休息,你昨天照顾了我一天,我也想好好的照顾你一天。”赵冰冰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温柔,轻轻的说到,这样的温柔,让我无法拒绝。

    看样子今天的晚上,我会有一个很香艳的夜。

    说不定在白天就……

    很快我们就结了住院费。回到了雨雾山庄。

    一道了云雾山庄我便,躺了下,在我朦朦胧胧要睡下的时候。听到了赵冰冰要人买了一只。

    并且吩咐下人,说她要自己下厨。我有些感动,这个女人竟然要亲自给我煲汤进补。

    等我醒来了。洗漱之后,我来到了厨房。只见赵冰冰在电磁炉上用一平地锅在烧热水。鸡肉已经是经过了宰杀,但是还有些细毛。赵冰冰正认认真真的在剔除这些细毛。

    我看了看这只鸡,从这只鸡的大小来看,我知道这还是只上好的童子鸡。而且这只鸡的皮肤都是黑的,是乌鸡。这还是一只没有与母鸡配过种的小公鸡。这种小公###肉最是鲜嫩可口而且大补,是用来做上好得鸡汤最好食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