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16章:趁人之危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0:31Ctrl+D 收藏本站

    第316章:趁人之危

    我擦。这是在最终看清那个女人的时候,我的心里很是震惊啊。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被我称之为冰美人的陈美娟,此刻她也是一脸错愕的看着我。

    丫的,不用这么狗血吧?我心中很是无语的想着,但是面上我却是连忙的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给拖了下来然后披在了那陈美娟的身上,最后我便将她快速的带出,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后便上去了。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在上了车后,我便对着一旁此刻还有些惊魂未定的陈美娟说道。

    而她则是在思索了一下后这才告诉我她家的地址,而我则是快速的朝着那司机说道前往她所说的那个地址,也就是她的家里了。

    路上的这十几分钟将近二十分钟里,我们两个人并没有说话,而我则是时不时的去看着她,我只是想看看她有没有恢复过来而已。不过还好,只是几分钟的时候,那陈美娟便恢复到白天我见到的那一种冰美人的模样,只是隐约的,我看出她的眼神在闪烁着,当然了,我是不知道她在闪烁着什么,也不知道她那是什么意思了。

    最后,她家到了,我则是与她下了车,不过在这一刻我却发现,原来这陈美娟的脚竟然给扭到了,这时我才想起,难怪刚才我在扶着她走出那巷口的时候她愿意紧紧的贴在我怀里了。

    “我抱你上去,你告诉我你家住几层就好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将她一下子抱了起来然后就朝着那公寓中走去,而那陈美娟则是在惊呼一声后离奇的安静下来了,最后她还是小声的对着我说自己所住的方向与几层。

    一路无话,在到了她所住的地方后我也没有将她放下来,而是让她快速的拿出钥匙然后就躺在我的怀中去看门最后在门打开后我这才将她抱入屋中顺便踢了一下那门,关起了房门。

    她伸手在旁边按了一下电源的开关,屋中瞬间亮堂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那陈美娟这才很是羞涩的对着我说道:“现在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吧?”

    额、说实话,在我看到她那极其羞涩的表情时,我真的无法想象白天,不,那冰冷的表情是如何出现在她的脸上的,那一种羞涩的表情,绝对是具有强大的杀伤力的。

    将她轻轻的抱到那沙发上然后我这才对着她说道:“你家里就你一个人?”

    “嗯、”此刻,那陈美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话的声音真的很小,不过还好我还能听得见。

    “真的?晕。那好吧,我来照顾你吧。”说着,我便蹲下了身然后就抬起了她的右腿。

    要知道,此时的陈美娟穿的可是一个短裙,丫的,只是一刹那……

    额、邪恶了。此刻我也知道自己有些那个了。不过意外的,那陈美娟竟然没有尖叫或者有其她的表情,而只是很是害羞的别过头,任由我保持着这个姿势。

    吃特,不是吧?难道这妮子喜欢我?难道她不知道此刻我是在占她便宜吗?哎,算了,我他丫的可不能趁人之危啊!更何况我本来就是要照顾她的吗?

    使劲了摇了摇头,我将她的右腿平放着,然后脱掉她的那白色的高跟皮鞋,然后我又将她的那右脚放在我的腿上,双手开始慢慢的揉着那穿着黑丝袜外的右脚。不过说实话,当我的双手在她的那极其诱人的右脚上轻柔时,卧槽,心中那个邪火啊!真的是无法熄灭。

    “丫的,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面对那些需要审问的犯人时,我绝对可以用这一招,那就是将那些家伙死死绑在一根柱子上然后,让一个穿着三点的女人在他的身上轻轻的磨蹭着,我就不相信哪个混蛋能够忍住,草。”心中暗暗邪恶了一番,我则是不断的轻柔着那陈美娟的右脚。

    其实好在之前我学过一点这中跌打的处理,也好在此刻是在为这陈美娟做,要是换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换了一个男人或者很是犹如凤姐的那种女人,或许我就会直接噼啪噼啪的将他们的脚给弄的更重一些了吧?

    心中又很是邪恶的想了一下,不过很快的,我就停止了轻柔,很是温柔的望了望那陈美娟然后柔声问道:“现在还疼吗?”

    “嗯、不疼。”那陈美娟此刻真的是犹如一个很是害羞的少女,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不久之前我看到了她那穿着内衣的模样吗?不就是我救了她吗?不就是之后我将身上的外套递给了她吗?难道还有其它的原因直视她这么害羞吗?

    心中很是疑惑的话却并没有再多问,我将她的右脚轻轻的放下然后便站起身走进她家里的厨房,边走的时候也边问她家里的洗脚盆在什么地方,最后我到了一些比较烫一点的热水,试了试温度感觉勉强可以后便又拿了一条毛巾。

    端到那陈美娟的面前后。额,这个时候我才想起,这女人好像还穿着黑丝袜、而正当我准备开口让她把这黑丝袜脱掉而我准备站起来转过身的时候,那陈美娟竟然当着我的面抬起右腿,将右腿放到我的膝盖下然后对着我说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会”

    “噗、”我靠,这女人是怎么了?怎么白天跟晚上有这么大的差距?难道是吃了春药了?可是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内谁给她吃了?但是就算是吃春药了,那现在她这个样子是诱惑还是发春?我记得吃春药应该是那种很浪的模样吧?那么现在她的这个样子算是?吃了药的女人吗?

    此刻,我应该是毫不犹豫的,将这陈美娟给就地正法的但是,好在我有大男人主义,好在我的意志够坚定,不过如果是杨倩与徐静她们这几个女人在旁边的话或许她们就会说道:“大坏蛋,你这是欲擒故纵,你这是培养感情,你这是培养气氛。”

    额,想多了。不过此刻,我只是慢慢的朝着那陈美娟的右腿,哦不,应该说是朝着她的那里伸出了双手,随后,慢慢的。慢慢的。放在了她的那里,而在这个时候那陈美娟则是发出了一声及他丫的让我**的“嗯”

    “丫的,不带这么勾引的。”我的心中暗暗的**了一下,只是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坚守的阵地。因此,在冷静了片刻后,我的双手还是一如既往的,慢慢的放在了她的那玉白丰腴并且富有弹性的大腿上,然后这才慢慢的,慢慢的扯着那黑丝袜,很是轻盈的往下拽。

    “你好坏。”正在这个时候,那陈美娟竟然发出了一声让我全身一下子就热血沸腾、充满了极强的诱惑的声音。

    “你奶的,不带这么玩人的。”这个时候,我发誓,谁要是在我的面前说出什么我应该要去学那古人柳下惠的坐怀不乱的话,我绝对他丫的将他给劈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呢陈美娟满脸通红,双眼中则是有些渴望的神色。

    丫的,真的是被喂吃了药了,我靠,那些鸟人是什么时候给吃的?我的动作应该不慢啊?我的心中很是郁闷想想着,只是我并不知道,其实在原来这陈美娟被那些人拉进那巷口的时候,因为她努力的争扎,从而使得那些人为了方便办事并且更有**的办事便快速的给了她吃了春药,只是那些人没想到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好好的享受了,就被我给打扰了,当然了,他们的那些好处都被我给收了。

    就在我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趁火打劫的时候,那陈美娟则是顺势躺在了那沙发上并且,用她那已经受伤的右脚勾着我的下巴、

    额,好吧,我承认,你丫的这个样子的确是让我无法忍受。因此,在下一刻,我情不自禁的,使劲的嗅了嗅那有些体香的黑丝袜右脚。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在我有些享受的时候,那陈美娟则又是将那右脚落下,缓缓的落在了我那已经有反应的地方。

    丫的,不管了。反正是你勾引我的,下一刻,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不过,我想说的是,此时此刻只要是个男人的话都会忍不住的。因此说明,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身体向前一进,右手放在那陈美娟的右腿上并且轻抚着朝着她的那私密处滑去,而我的左手则是很不规矩的。

    额,好吧,现在不是规不规矩的时候,而是很迷乱的将我的左手放在了她的那傲人的,哦不,应该是迷人的肉弹上。

    “嗯”似乎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轻柔着,那陈美娟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的轻微抖动着,只不过她的嘴中却是情不自禁的发出那让我再也忍不住的、带着实在是让人无法自控的###声。

    “你丫的,都是你引诱我犯罪的。”这一刻,我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一切的理智,剩下的就只是我那最原始的冲动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呵呵。自己去想象吧。)

    这一夜,哇,真爽。当然,这是对我一开始的时候的心情写照。

    这一夜,哎,真糟糕。这个,则是对我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的心情写照。我是没想到,那个冰美人并不是第一次,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强悍,更没想到,她丫的差点把我给榨干了。

    这一夜,卧槽。真他娘的不如去死了。这,是我在第二天睡醒后,被那冰美人用一双几乎可以喷出火的眼神所死死盯着的时候的真心情写照啊!

    “额,听我解释,昨天晚上你”翌日清晨,让我翻转身体,正好睁开了双眼也正好看见了那此刻用杀猪一般的眼神看着我的那陈美娟。当下,我立马做了起来就想要开口解释的,哦不,是要帮自己洗脱罪责的,只是在我刚开口想要解释的时候,那陈美娟便冷冷的对我说道。

    “哼,还需要解释什么吗?难道你想说昨天晚上你没有碰我吗?难道你想说昨天晚上你只是配合我吗?难道你想说昨天晚上你只是想要帮我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吗?”

    你他吗的,卧槽,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的让我郁闷啊?昨天晚上要不是我的话你就不是被我一个人给那个xxoo了,那么多男人,你丫的伺候的过来吗?我靠,现在竟然还不感激我还这么的冷语我,吃特,我这到底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