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21章:找谁哭去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0:4Ctrl+D 收藏本站

    第321章:找谁哭去

    那个自称自己是王步的男人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个穿着西装的有些不伦不类的男人。而此刻在看到这个家伙竟然在大白天的就要做出其口中所说的事情,我还真的有些郁闷无比了,不过还好,就在他想要一下子冲上去去占那些女职员的便宜的时候,我直接就是冷不丁的冲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便是左右挥拳一个个的将他们都给放倒了。

    “嗯?你是什么人?”那名叫王步的男子感觉到了身后我这忽然出现的人,这忽然出现的一个对他已经构成威胁的人,他自然是有些心慌的问道。只不过此刻的他并没有选择立刻逃跑而已。

    “哼,你说了?”我一阵冷笑的对着他说道,下一刻,我便已经对着他动起了手。我不知道是我自己的力量太强大的还是这南珠市里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光说不练的假把式,反正到现在我就没有遇到一个稍微会那么一点打架的。就算是这个一口一口自称自己是老子的王步,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菜,只被我打了两拳便直接被我ko了。

    “郁闷啊!怎么这里的这些人都这么的娇嫩啊!这么不经打?我吃特。”很是郁闷的暗自感叹了一声,我直接对着那些还一脸惊恐的站在原地的那些职员说道:“还傻站在这干什么?还不赶快走?难道真的想被这个家伙给摆成十八般模样然后在被那个?”

    听到我这么一恐吓,原先那些已经有些发傻的职员们再一次的身形一抖,随后他们在快速的谢了谢我之后立刻离开了此地。

    郁闷,这些怎么都这么的?算了,回去之后赶紧让那徐静打电话关照一下,让这些职员注意一些,不然的话真的要是被这个家伙拖到屋中去摆成那十八般模样,她们找谁哭去?

    不过这家伙更让我郁闷的就是,这女人也就算了,这男人他还要恶搞?真不知道同样身为男人的他是怎么去看待这些事情的?难道他也是喜欢搞那个?哦不,难道他是双性人吗?

    此刻,我的心里有些邪恶的在描绘着已经中拳在地的王步,而昏倒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我幻想出那么多的与他自身很是不符的情况。

    这个王步,因为我不熟悉,所以最后我倒是没这么去过多的想整他的意思。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不会留下他,刚才我也知道这家伙跟那一片拆迁地有关系,因此最后我决定要好好的留意他,不过不是现在,而且现在我也不会带走他。

    脑中在这一瞬间飞快的运转着,想出了不少自认为很可行的方案后我便就此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那些人的眼中。而之前昏迷的王步也在片刻后被自己的小弟给摇醒了,而他则是怒气冲冲的对着那些小弟吼着说什么为什么刚才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什么的。

    最后王步很是恼怒的拨打了很多个电话然后纠集了大量的弟兄,随后便是满大街的去搜查我的踪影,只是很可惜,此时此刻的我正坐在公司之中,坐在那办公室里翻查着之前让徐静特意给我收集的那些资料。

    翻查了一下那些资料后我才对这个南珠市稍微的了解了一点。而且也知道这个张宝洛在暗中也在操控着大部分的黑道势力。好在之前有冯俊伟的帮忙,徐静才能收集到这么多的资料。也让我明白了很多关于张宝洛的消息。但是正因为看到了这些资料,我的心里也是一颤。

    那张宝洛在暗中操控着的黑道势力,与安童背后那老大的黑道势力根本就是两股不愿退让半分地步的,可以说是仇家。如果我要动那块拆迁之地的话,我想那张宝洛应该就会动用黑道势力来动我了。

    恐怕到最后,他就会直接铲除我,之前也说了,这家伙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而且这南珠市的白道也要看黑道的脸色,只要不是在南珠市杀掉高级政府的官员,那么就算是死掉一个公司的总经理,那些白道的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冯俊伟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现在,我已经隐隐约约的察觉到,那冯俊伟是想将这南珠市的所有房地长全部抓在自己的手中,而这房地产的一块也是我东山再起的重要一环。当然这重要的一环中最让人头疼的,恐怕也是最让冯俊伟无能为力的就是这张宝洛的背后势力了吧。

    这也恐怕是冯俊伟为了试探一下这张宝洛到底在这南珠市之中有多深的根所以才会拿我来做实验。如果我成功的话那么他就可以顺利的接管了这南珠市的房地产,如果我失败了他们他也没有什么样的损失。

    此刻,我似乎终于想明白了这冯俊伟的如意算盘,心中很是愤怒但更多的则是无奈。没办法谁让我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如果我拥有足够的实力的话那么我还会任人摆布吗?

    闹钟思绪万千,奈何我却是并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毕竟那张宝洛背后的黑道势力不是说着玩的,要不然的话那冯俊伟也不会如此伤脑筋了并且让我来打先锋。

    不过最后我却是忽然有一个想法,既然那张宝洛与安童背后老大这两人水火不容,那么我何不与安童背后的那老大合作一起铲除这张宝洛了?毕竟我要的不是张宝洛的黑道势力而是南珠市的房地产,而那安童背后老大所需要的则是那张宝洛的背后黑道势力。

    只是现在让我很是郁闷的是,我的手上似乎并没有可以让安童背后老大看得起我并且愿意与我合作的筹码。心中又是暗自的一个自嘲,在枪毙了我这个一个很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后我再一次的望向虚空,脑中在那飞速的运转,我真的很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些事情,不然的话我很害怕在自己最后没有了精力的时候,那样的话自己不是这辈子都无望东山再起了吗?

    这一天,我几乎都是坐在那办公室之中绞尽脑汁的去猜想、去思考着日后的对策,只是很可惜,在我的大脑都要爆炸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出什么样可实行的对策,最后,我干脆便不再去想了,在那徐静进来告诉我已经到达了下班的时间后我便与她一同下班返回了停车场那里然后便一起开车回家了,只是在行驶到半路的时候眼尖的我忽然在马路上看到了一些人正在对着那独自一人的安瑶动手动脚的,而安瑶似乎有些不对劲,很像那种有气无力的模样,任凭那些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她都没有有效的反抗。

    “静,等下,我去看看,你先走。”我心中有些害怕路上会有有心人记住徐静的模样与车牌号,因此我果断的让她赶快走,然后我这才快速的跑向那安瑶处,随后劈头盖脸的就是对着那十几个二十多岁的小流氓们动手动脚的,很快的就将他们放倒在地后,我这才看到这最前面的几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台照相机,而那安瑶此刻竟然已经被人扯掉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内衣。

    “丫的,这些混蛋到底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如果真的这么饥渴的话怎么不去搞那些卖的?郁闷,难道真的不知道这女的背后是什么人吗?”此刻,我真的有些无语那些人的无知了,在一下午那办公室之中,我自然是彻底的明白了那安童的背后老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了,也知道他手中握着这整个南珠市多少的黑道势力权利。

    最后,我快速的脱掉自己的外套然后给那此刻似乎是被人磕了药的安瑶给穿上,然后很是麻利的从那些人的手中抢过之前已经拍下的那些照相机。最后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后,将安瑶很是费力的弄了上去我这才对着那的士司机说着去了一处地方。等到了那一处地方后我将安瑶弄下车再拦了一辆的士,最后如此反复的了弄了两三趟后我这才与安瑶回到了那安童的店门之处。

    在那一晚我也知道了安童是住在这里的,因此我拨打了那安童的电话后不一会儿他便出来了,在看到自己的妹妹被人搞成这个样子那安童是一脸的愤怒,最后我跟他二人合力将安瑶一起弄了回去。只是不知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那安童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很是为难的对着我说道:“额、、那个,天穷,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帮忙照看一下她,我有点事情要去解决下。”

    看得出此刻的那安童满脸的着急之色,不过我在尴尬了一下后对着他说道:“如果你放心的话,那么我就留下来照顾她,但是你也知道这丫头好像是被人磕了药。要是待会那个的话,你可不能怪我啊”我此刻很是有些脸红的说道,谁也不知道这安瑶被人磕了什么药,现在她只是满脸通红,全身也有一点的发热。

    “这样吧,你先去忙吧,我直接送她到医院。”其实在刚才,我只是感觉到这安瑶有些不太一样的,也没感觉到她到底有没有被人磕了药,因此这才送她回家,但是哪曾想到在我与安童送她回家后这才感觉到她的全身都开始有些发烫了,而那安童则是在快速的检查一下后就对这我说这妮子好像被人磕了药,但是至于是被磕了什么药他却是看不出来。

    “额。好吧,麻烦你了天穷,我先走了,那边真的很紧急。”说完,那安童则是快速的离开了家中,而我则是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后又转过头望了望那安瑶,暗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郁闷了,安瑶这妮子平时好像就喜欢那种大姐大的感觉,没想到现在竟然被人家给。呵。不知道这次之后她会不会长点记性收敛一下,哎。”最后,我则是将那安瑶给抱起,准备将她送往医院那里去检查一下。

    哪曾想到,在我将她抱起来的时候,那原本有些迷糊的安瑶却是顺势的,将我给扑到了并且,她那迷人的小嘴唇狠狠的吻在了我的嘴唇上,我很是吃惊的看着这妮子做着这让我很是惊愕的动作。

    “丫的,不会是被人磕了春药了吧?我郁闷,老子好像不是种马吧?”此刻的我心中很是郁闷,虽然这安瑶的确是一美人,长的那是一个火辣,但是我又不是种马,又不是一个的色狼,不会在见到一个女人后那脑中就一直想要跟你上床、上床的,怎料此刻的这安瑶竟然如此。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