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325章:难以割舍的感觉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9:37Ctrl+D 收藏本站

    第325章:难以割舍的感觉

    此刻我自然是不会给这安瑶什么好脸色看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安瑶在听到我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反驳并且还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她只是一下子抬起了头然后在一瞬间噗哧的一笑,最后这才对着很是迷惑的我说道:“你怕我?还是觉得我很贱?其实没关系,不管你怎么看我都无所谓,我只想在你身边。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管,直到有一天,你把我玩腻了,那么就不需要管我的死活了。其实,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等到那一天,或许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在你的面前这么的贱了,天穷,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在你的心里能有我的影子,呵呵。”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让我心生厌恶的感觉的安瑶在这一刻,在这说出拿一些话的时候我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事情不是我知道的,也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或者说,这些是我的错觉还是?

    不知道,一切我都是不知道的,现在我只是在那猛的甩了甩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着,而片刻后,那安瑶一下子便坐了起来然后对着我温柔的笑着说道:“天穷,我爱你。”说完,在我那满是疑惑的眼神中,那**的安瑶便下了床然后就开始慢慢的穿着衣服并且对着我继续说道:“呵呵,天穷,其实原本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拿那个去威胁你的,只不过在刚才我忽然想通了,我不应该这么对你的,这么对你会让你心生厌恶的,并且还一辈子的讨厌我,我不想这样子,因此我决定只要有机会的话那么我一定要通过双手将你留下来,嘻嘻。”

    听着那安瑶说着让我有些摸不着边的话,我很是郁闷,这妮子怎么回事?最先是那么拼命的反抗着,接着就是欢快的迎合着,最后又变成了一副很温柔的模样,难道她一个身体之中又那么多的人格?难道这个安瑶是一个多重人格的女人?我靠,不是吧?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那安瑶为什么会有这些一系列让人很是头晕的变化,但是我却看到了,那安瑶在离开的时候,她的那一双眼中所流露的不仅仅是满脸的幸福,还有一丝:难以割舍的感觉。

    不要认为,她的那眼神还是想要继续刚才那啥啥啥的事情的神色,我这一次却是看出来了,她的这一神色是那一种在与心爱的男人离别时候的感觉,那一种痛苦,只是此刻我却是疑惑了,为什么这安瑶会有这么一种神色?这是什么意思?她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又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仅仅是刚才与我那嘿哈了几次吗?难道她不知道就品刚才的她的那些表现,我大可以直接跟她老哥安童说明了,反正我也不怕他大哥安童与她一样不讲道理。

    但是一切,在这一刻,我却并没有这么的做,我只知道,这安瑶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事情,而我却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这个时候,我的头脑很痛,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闲情来谈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我来这南珠市不是要东山再起吗?怎么现在净惹上了这些麻烦事情?

    “哎,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现在我的心情都放在了这些繁琐的感情的事情上,怎么我并没有一门心思的扑到那东山再起的大业上,我这他吗的到底还想不想要再东山再起啊?我真他吗的是一个孬种啊我。”此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正我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郁闷,一下子,我的脾气、我的火气就在这一瞬间给爆发了,就这样,我光着身子的战了起来然后在这屋中到处乱扔着那些可以扔的东西。

    而我也不知道的是,那徐静是在什么时候回来了,或者说她在一开始便没育离开过这里,她一直待在外边,她一直待在外边听着屋内自己的男人与另外一个女人在那黑啊和的,但是此刻的我并没有想这么多,并没有去顾忌那徐静自身心里的感受,此刻的我只知道,我眼前的那些可以乱扔的东西都是我发泄那混乱心情的东西。

    “天穷,你怎么了?”那徐静在一进来后看到我光着身子在这屋中乱扔这东秀很是关系的问道我,而我却并没有去回答她,此时此刻的我只需要发泄,发泄,发泄发泄再发泄。

    “天穷,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那徐静见我久久未回答她,眼尖的她一下子冲到了我的背后然后从我的背后用力的抱住了我,一边哭泣着她一边伤心的问道。

    此刻我并不知道这徐静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但是我知道的是,这一刻,我、徐静两人的心里都不是很好,首先我就是因为刚才想到的那些,就是一下子被之前一直压抑的那些事情、心情给一下子的彻底的释放了出来,但是这徐静却是因为之前在我与那陈美娟在外一夜未归,随后又与这安瑶发生了关系,并且等于还是当着她的面啊,这任谁一个女人,任谁一个再怎么理智的女人也不能所忍受啊!

    因此在这一刻,我们二人同时的沉默了。只是在良久之后我忽然对着身后的那徐静开口说道:“静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我根本没资格做你的男人?或者说,我已经欺骗了你的感情。再或者说,我就是来欺骗你的感情的?”

    谁也不知道,我此刻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但是我自己却知道,在刚才我忽然间明白,自己一直以来似乎都忽视了这徐静的内心感受,为什么我会一直忽视她的感受了?难道她对我不重要的吗?不,徐静对我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了,她在我的心里是那么的重要,不因为别的,光是她那惊人的度量与对自己男人毫无心机的心里就值得我一辈子去对她好。

    但是现在了?我对她好吗?我现在只是不停的再伤害她啊!想明白这一点的我这才冷不丁的对着背后的那徐静问道,而那徐静则是在一愣之后微笑的回答我说道:“不,天穷对我很好,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介意这些,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天穷能抽出一些时间来陪陪我,只需要这样而已。呵呵,天穷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我真的不会介意这些的,只要你喜欢。”

    “静,对不起。我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去考虑你的感受,对不起。”其实在刚才听到那徐静的这几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真的很是难过啊!但是,在难过之后我却是暗自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弥补徐静,并且之后不能再做这些傻事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啊,这徐静的好又并不会只有一个男人去注意。

    其实我这么想也并不是什么害怕别的男人来打这徐静的注意,我最为在意的就是这徐静会因为我对她的伤害过深而最终放弃了我,到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了,我相信那个时候的我绝对是生不如死的。

    “没有,天穷,你不用自责的,我真的不介意的,只要你喜欢,我真的不介意。”此刻,这徐静似乎是有些害怕的样子,神色很是有些紧张的转到我的面前对着我说道,解释到,而我在看到她那紧张的神色的时候,我也终于明白,这妮子应该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呵,妮子,你想什么了,我说对不起你,那是真的,我不应该在来到这南珠市之后竟然到处那个,不过你听我说,原本这些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想我说什么也没用的,毕竟事实已经发生了,不过我答应你,也跟你保证,我的心,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以及以后我要对你付出的爱绝对不会减少的,静啊。我怎么会离开你了,我最害怕的是你离开我啊!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我秦天穷到哪里再去找出第二个啊。”一边说着,我一边伸出手在那徐静的脸上一边擦拭着她的那银光的泪珠。

    只是,这个时候我才很是郁闷的发现,原来我是光着身体的,而且虽然在刚才经过了那安瑶的几次折腾,但是似乎是我很男人的原因,就这么的一煽情,那个地方又有了反应,而已经被我抱在怀里的那徐静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我那里的反应。

    脸色一红,她在我怀里用手捏了我一下腰间的软肉并且娇嗔的对着我说道:“你个大色狼,那安瑶妹妹还没有喂饱你啊?真是的,讨厌。”

    “呵呵,既然她喂不饱我,那么就需要你来帮忙了,我说静啊,你说是不是啊?嗯、”我很是搞怪的长长的拖出那一个长音并且顺势将那徐静给抱起,随后将她抱到并且在最后放到了床上,之后的一切的一切,自然就是那男女之间最能解决一些问题的方式了。

    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我终于安安心心的吃上了那徐静做的午饭,而在吃到那午饭的时候我对着坐在旁边的徐静说道:“静,这一顿饭我一定要好好的吃个饱,丫的,今天的体力消耗太厉害了,还有,早上我还真的没有吃饱。不,我连半饱都没有到。丫的,可恶啊。”这一边说着,我那边则是一点也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着,而一旁的徐静则是一脸嬉笑的望着我一边吃着。

    良久之后,我这才拍了拍自己的那已经撑涨的肚子,一会儿,我似乎想到了一个小幽默,对着那徐静说道:“静,你看,我现在几个月了?”

    “噗。”那原本正在喝水的徐静一下子忍不住的喷了出来,随后她双眼娇嗔的瞪着我,对着我怒气冲冲的说道:“哼,巴不得你现在就要生了,大坏蛋,人家、哼。”那徐静有些脸红的拿着纸巾擦拭着嘴角的那些水,而我则是坐在一边大声的笑着。

    “哈哈,静,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模样,难得啊!下次我再争取这样的结果,哈哈。”那徐静见我还在不停的笑着她的时候,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随后站在了我的面前对着我说道:“你再笑的话,一个星期之内不准你碰我,一个星期之内自己去做饭吃。哼。”

    “额。我说,静啊,别啊,你看,我怎么可能会笑话我们家这么可爱的静静了,你说是吧?你瞧,我是在笑我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肚子而已。对,我是在笑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肚子而已,你一定是误会了,你说是吧?我可爱的小静静。”此刻,我很是一脸恳求的神色对着那徐静说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