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96章:击杀大蟒蛇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7:38Ctrl+D 收藏本站

    第296章:击杀大蟒蛇

    这个时候我倒是真的不想看了,而且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妈啊,太吓人了,刚才要是把我耳朵给削了下来,那……不是我不信任绿芜的武艺,而是这种情景,我连自己都不信任了,更何况是旁人。

    “怎么了?蛇都已经死了,你还闭着眼睛干什么?刚才叫你不要看,你还不听想往回看是吧?你要是看了,肯定吓死你。”绿芜有些兴趣盎然的说着。

    我没心思听她怎么消遣我,赶紧睁开了眼睛,蛇?我没有听错吧,是蛇?那种软体动物?我最怕的就是蛇了,天啊,刚才要是知道我身后是一条吐着信子的大蟒蛇,估计我立马当场晕倒。

    实在不是我没出息,而是这个是我唯一的弱点了,我如果连这个弱点都克服了,估计就成了无坚不摧的人物了。对了还有一把枪,那也是我的弱势……只不过那也是能克服的,唯独这蛇,我还真的是没办法对付。

    绿芜见到我此时惊恐的表情,突然忍不住笑了,“知道怕了?看不出来你还是怕蛇的主啊,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呢,原来怕这种爬行动物,哈哈。”

    我没好气的撇了绿芜一眼,然后看着躺在脚边的大蟒蛇,至少有碗口那么粗,绿芜好手力啊,居然用一个暗器狠狠的刺在了蛇的命名上。也就是那个七寸之处,叔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告诉我,打蛇要打七寸,只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蛇的七寸在哪里。

    现在看了这个蛇致命的地方,我终于知道了蛇的七寸在哪里了,只是这条蛇再也没有机会让我试一下手脚了。不过我听叔父说过大蟒蛇可是得来不易的,一般的蛇只要上了十年年龄的能吃到它的蛇胆,凡人能长寿益体,滋阴补肾,对男人那个贼好,修道之人可以助长仙气。

    我看了这个大蟒蛇一眼,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要是让我从这个庞然大物的肚子里或者喉管处挖出它的蛇胆来,我还真的是没勇气。

    绿芜大概是看出了我的踌躇,她走过来,看了我一眼,“怎么,想吃蛇肉啊?我来帮你,而且这蛇肉很美味的,想不到你这小子还挺有眼力劲的。”说着就要拿出小刀割下一块肉来。

    “等下,”我连忙制止了绿芜的动作,开玩笑,我要是敢吃蛇肉,那我就算是个伟人了。想到那蛇肉在嘴里翻搅的场景,我就想吐了。

    “你不是想吃蛇肉么?看你盯着它垂涎三尺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肚子饿了呢。”绿芜眯了一下眼人,然后又不死心的看了这条可怜的蟒蛇一眼。

    “我是想吃蛇胆……”我有些呐呐的说,其实在自己心里只不过想着叔父说过的话,滋阴补肾,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啊,今天能够有机会得到,我还是蛮期待的。

    绿芜听了我的话,扑哧一笑,“早说嘛,不就是一个蛇胆么,我给你取,你等着。”说着,也不等我回话,只见她几个利落的刀下,然后大蟒蛇的大肚子就被切开了。

    我看着她熟练的刀法,忍不住的心寒,她要是拿这刀来对付我,估计十个我都不够她切的。而且奇怪的是,她手起刀落之际,居然没有见到一滴血,难道这蟒蛇么有血的么?我纠结的想。

    “不要急,等下就好啊,瞧你眼珠子瞪得,呵呵”绿芜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她游刃有余的剖了这条大蟒蛇之际,还回头看着我笑。

    我翻了翻白眼,实在是拿她没办法了,世间的奇女子我也见多了,但她这样的着实让我大吃一惊,而且是唯一的一个了。说她像野人吧,其实也不完全是,人家该懂得的一样不少,而且有点时候博学多才到我都自叹不如。

    再说了野人有她这么发育美好的身材么,而且她的皮肤非常的光滑白嫩,野人有这么好的皮肤我都要去撞墙了。只能说她是那古墓里的小龙女,不食人间烟火,呸,不对,她可是肉跟青菜都爱的,比那小龙女可凡人多了。

    我这厢又开始发呆了,然后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就见到绿芜手里拿着一个发着绿光的滑不溜秋的圆圆的像夜明珠一样的东西递到我眼前,“吃吧,趁热。”

    扑哧,我差点掉下了眼珠子,太吃惊了,这丫的居然会这么说话让我无法想象,然后就是这颗绿色的像珠子一样的闪着光泽的东西居然会是大蟒蛇的蛇胆,我也无法想象。

    “你,你不会是真的挖出来了吧?这个,这个能吃么?”我又禁不住的吞了口口水,其实我一般只有遇到美女的时候才会做这个幼儿时期常坐的小动作。

    但现在我面对着一个虽然也是美女的美人做这个动作却不是因为她本人,而是她手里的东西,还有她说的话。

    “怎么不能吃,而且要趁热吃,来嘴巴张开,我放进你口里,你咕噜一声就吞下去了,这个可滋补了,嘿嘿。”从绿芜的表情到她说话的语气,我大概已经估到她一定是知道了我的企图,而且说不定她一开始就知道,只是故意不说破而已。

    “那个,能让我缓缓么,我气透不过来,”其实我是想拖延下时间,虽然说要吃蛇胆的是自己,但是当这个蛇胆真的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又开始有些犹豫了。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现在已经后悔莫及,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卖,我一定毫不犹豫的买来吃下,只为那个曾经的你……

    这句话就是我此刻的真是写照,因为再我想着怎么下口的时候,只见绿芜玉手微张,然后猛地盖在了自己的樱唇里。末了,还看着我,两手一摊,言外之意就是你不用看了,来晚了,我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我真是欲哭无泪啊,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让一个女人吃了,她即使吃了能发挥它的功效么?我有些贼兮兮的看着绿芜,希望能看到她身上出现一点吃过蟒蛇蛇胆的征兆,据叔父说这个蛇胆吃下去,全身会发热,而且有类似春药的效果,只不过么有春药那么大的效力罢了。

    我这么一打量的时候,之间绿芜还真的有了一点不一样,她的玉面粉红,眉目之间顾盼流转,然后突然就朝我缓缓的走了过来。

    看着她发射出淫光的眼睛,我有些惊恐的退后,其实我是装的,历来被强迫的女人不都是这样表现的么。只是我这个时候忘了自己是个男人,而强迫我的是个女人了,都怪自己太兴奋了,做反了表情。

    绿芜一面轻轻的朝我走过来,一面还微嘟着小嘴,她脸上的妩媚神情把我给惊到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丫的出现这样的表情啊,难道真的是蛇胆的效力发作了?

    我还来不及反应之际,突然绿芜就抱住了我的头,然后狠狠的亲了上来。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眨眼的瞬间,不得不说这个妮子的身手着实不错,我都来不及反抗,虽然我也没有想想过怎么用力反抗来着。

    “你……”我双唇微张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绿芜的舌头探了过来,然后我闻到了一股恶臭。怎么,这妮子有口臭么?这股恶臭的确是从绿芜的小嘴里传递过来的,我都忍不住想吐了。

    只是随着她舌头伸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容我抗拒了,在舌头底下悄悄的递过来一颗圆圆的东西。然后在我快要感应到是什么物体的时候,她已经把这个东西递到了我的喉咙口,然后我不禁吞下了肚。

    在我吞下肚的瞬间,绿芜离开了我的唇,突然背转过身,就狂吐了起来。我抚着唇,有些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我刚是不是把蛇胆给吃了?

    这个是我最关注的话题,毕竟在我的心里本来以为蛇胆是给绿芜吃了,而且这妮子的表情也充分的证明了我的猜测,可怎么会知道一转眼,蛇胆又进到了我的肚里。难道刚才的恶臭就是这个蛇胆发出来的?

    而且绿芜含着这个蛇胆那么长时间,她忍住了,但就在蛇胆放到了我的肚子里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狂吐了起来。试问,有哪个女孩子甘愿冒着被恶臭扑鼻的滋味吞下不想吞的东西,仅仅只是为了让我能够容易下咽?

    我不知道绿芜为何这么做,但心里已经感激万分了,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份情我心领了。走到了还在吐着的绿芜身后,我抚了抚她的背部,“你何苦为我这般呢,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

    又吐了几下,然后吞了吞口水,绿芜总算是喘过气来了,“哇,真是想不到这颗小珠子会这么的难以下咽,要是好吃我自己老早就吃了,还轮得到你啊,不要自作多情了,谁对你好来着。”

    听了绿芜的话,我有些哭笑不得,死鸭子嘴硬啊,就是这种人了,如果仅仅是因为想吃才吃的,那么感觉到味道不好的时候,也没见她吐掉,干嘛还忍着难受把它送到了我的腹中呢。

    我有些得意的看着绿芜,知道这个妮子肯定是不好意思,毕竟为了我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是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的。但是我心里已经体会到了她的这份情谊了,所以我不再说什么,心里明白就好了。

    “那个,我们走吧,不然你还想被另外一条蟒蛇咬一口啊?”绿芜突然出声惊醒了我的思绪。

    “啊,还有另外一条么?”我惊得差点跳起来,不会吧,这么背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居然碰到了一条,还有另外一条?

    “开玩笑的,不过你要是再不走,可就真的天黑了。”其实绿芜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笑的时候我听叔父说,蟒蛇不会单独存在的,它们是很恩爱的动物,一般来说,都会成双成对的出现。

    所以绿芜这么一说突然就提醒了我,赶紧拉着绿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只是走了很久,我们并没有看到可以藏身的地方,而且天越来越黑了,说不准又会碰到什么难缠的东西呢。

    “要不我们随便找个山洞躲一躲吧,反正也没地方去了,你肚子额么?”我刚吃了个蛇胆,现在全身发热,头也开始沉重起来,有点像蛇毒入侵的感觉了。莫不是这个蟒蛇的蛇胆有毒吧,我有些心惊的想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