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95章:生气时候还满可爱的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7:33Ctrl+D 收藏本站

    第295章:生气时候还满可爱的

    幸好,还以为她想对我非礼呢,我就打算这么屈就算了,谁知道是空欢喜一场,nnd,不过幸好没有说出来,否则岂不是吃了个大笑话。

    我一面暗自庆幸的时候,绿芜已经拆开了我的绷带,然后认真的检查起了我的伤口。“还算不错,伤口没有感染恢复的比较快。照这个样子,很快你就能学习我的越女剑法了,只要你学会了这套剑法,我们可以合力打败暗夜狼了。”

    绿芜的表情是轻松的,我的心情却是沉重的,听说练习这个越女剑法的男人一定不能近女色啊。而且这个越女剑法不是传女不传男么,没有听说过哪个男人会用这套剑法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闻呢。

    我这厢纠结的表情看在了绿芜眼里,她有些忍不住又笑开了,“放心吧,不会让你戒色的,你是不是停了江湖中传言说练习这个越女剑法要劫色戒酒啊,所以担心是吧?”

    绿芜真是知心的可人儿,连我心中所想都能想到了,只是我的得心情还是轻松不起来。她虽然是说对了我的心事,但是并不能解决我的烦恼。此刻烦恼还在,我又怎么能轻松的起来呢。

    “美人,有你在,我怎么舍得戒色啊,再说了,我就算想戒色你估计都不肯吧,哎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额头上就挨了狠狠一击,这女人下手太重了,差点没把我给打残。

    不过我天资聪颖,不是那么容易就给敲笨的,所以她下手再重,我也当是她给我搔痒痒。绿芜见我出口成章的,她心里恼羞的不成,便给了我一个教训,谁知道我根本不当回事,所以她也就没辙了。

    “你狗嘴里吐不出人话来,不跟你说了,反正这个剑法你爱练不练,不练拉倒。我找个没人的地方孤老终身去,你自己看着办吧。”绿芜生气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嘛,哈哈。她作势要走,我当然不能让她这么轻易的从我身边逃离开了。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玉手,然后放在手心里慢慢的###着,一般女人最受不了这个了。所以绿芜很快就瘫软成了一滩水,有气无力的靠在我身上,任我上下其手。

    “恩……秦……”绿芜若有似无的发出一些让男人听了会心跳加速女人听了脸红的声音。

    我本来也只打算的小惩大诫一翻,可谁知道这妮子的娇声让我居然差点把持不住自己就在树上要了她。虽然我也怀疑自己是否有练就这样的功力了,但是在我的心里还是挺想试一下是否能成……

    这种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果然是过了这个点就没了那个空,我才稍微的犹豫了一下,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么几秒钟。绿芜就有反应了,她睁开了迷蒙大大眼,妩媚的看向我,真是要命的迷死人了。

    我就想一把抱住她死劲发泄一通的时候,她突然像是清醒过来般,朝我娇小一声,然后突然飞下树去。丫的,居然学会了黑侠客的不告而别了,怎么的也跟我打声招呼再下去啊,害我搂了个空不说,连心中沸腾的血液都么有停止流动过。

    我就一个人很尴尬的呆在树上,两手还呈一个环保的姿势,只是我的心里已经不下百回的把绿芜给yy了个遍了。无奈,我也只好飞下了树,我的轻功这几日可是见涨不少,当然是在绿芜的培训下了。

    像现在她又给了我一个锻炼的机会,那就是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我当然是那只雄伟的老鹰了,绿芜就是那只可怜的小鸡。不过她可一点都不可怜,把我这只老鹰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的轻功本来就稍逊绿芜一筹,而且又是在我的伤势没有完全康复的前提下,所以身形上面就有些迟钝了。绿芜就是抓住了我的这个弱点,所以使劲的撒开脚丫子跑的很欢,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舍命陪君子了。

    只不过我的这个舍命并没有换来意料的效果,虽然绿芜的娇笑声不断,“来啊,来追我啊,快点来啊。”绿芜不断的向我发出邀请。

    我当然是想马上扑上去,立马就yy了,只是这种念头才闪过脑海一刹那,小漫她们的身影就突然不期然的涌上了心头。这个时候想起了她们,虽然是有点煞风景,但是也给我敲了一记响钟。

    “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发作了?来,给我看看……”绿芜见我神色有些不对,所以过来在我身边站定,然后就要查看我的伤势。

    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心里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我不确定的是在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决定还是暂时按兵不动比较好,只是我的这个左右为难的表情看在绿芜的眼里自然是别有用意的。

    她的神色也黯然下来,我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又伤到了她的心,只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天生的就是一个多情种,感情道路上也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正所谓多情总为有情伤,无情不比有情易,我的多情出卖了我的心。只是我唯有跟绿芜说声对不起了,毕竟在我的那个世界里,已经欠下了太多的情债,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慢慢偿还,只能说对不起了。

    绿芜见我还在沉思,她转过身,突然叹息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朝前走去。我一把抓住她,“你要去哪里?太就快要黑了,还是找个地方先避一避吧?”

    这里白天都不太安全更不要说晚上了,所以如果有可能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蹲一晚,然后再想其它办法来对付暗夜狼。其实我这个时候脑海里倒是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不知道师傅二爷此时在干什么,按理也过去几天了,他等不到我回去带鸡腿给他吃,估计也走了吧。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是怎么想我的,估计把我恨得牙痒痒吧。或许也在想我是不是个骗子,骗了他的轻功和内力就消失无踪了。相对于他那样响当当的大人物来说,我这样的嫩头青其实不够瞧的,只是他为何对我那么好,我还是想不通。

    这里又欠了二爷一个人情,这是个天大的人情,师傅如同亲父,只待有生之年能回报他了。绿芜见我抓住了她的手,没好气的说,“问你话,你又不说,到底想怎么的?”

    我也叹息了一口气,“如果此时我师傅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打败暗夜狼。”我的话果然引起了绿芜的注意,她美目一转,“你是说你师傅?他是谁?”

    “二爷,一个黑道人物,你不认识的,在这里的人估计没人认识他,在我们那个世界同样。他很低调……”其实我脑海里的二爷一点都不低调,相反的他折磨人的法子是层出不穷。

    我这里说他低调是相对于绿芜的这样的人来说的,毕竟在她的世界里哪里知道有二爷那样的人,颜玉那样的帮派呢,说低调是贬低了二爷。

    绿芜歪着头,有些诡异的看着我,“二爷不会是个女的吧?看你这神往的样子,估计魂都被你师傅勾走了。”

    绿芜的话才说完,我差点没背过气去,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搞基,怎么会喜欢二爷。再说了,既然是二爷,怎么可能是女的,我觉得绿芜的得头脑是被那些个野狼给吓得,神志不清了。

    算了,懒得跟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纠缠下去,我故意说,“是不是女的,你以后见到了就知道了,说不定被勾走魂的不是我而是你。”

    “你!讨厌。”绿芜朝我重重的跺了一下脚,怎么女生都喜欢做这个动作,其实这个动作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相反会让男人大饱眼福。

    因为此刻绿芜跺脚的同时,她饱满的胸部在我眼前晃动个不停,让我差点把持不住,那春光荡漾的画面实在让男人喷鼻血啊。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女人的这个东西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为何这么的饱满结实,而且大多数时候我摸着它们的时候,也禁不住会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女人的优势就在这里啊,有胸部有翘臀有迷人的###,很多女人走上了不归路,迷恋金钱。很多男人也走上了不归路,迷恋美人,于是犯罪的交易就达成了,两不相欠的交易,其实就是一种犯罪。

    绿芜转过身就朝前面走去,我也紧跟了上去,这黑灯瞎火的,如果不跟紧了,一不小心就跟丢了,到时候吃亏的是自己。绿芜毕竟是地头蛇来的,怎么的都比我要强很多,其实我走这个山路走着还会跌跤,这绿芜却跟踏平地一般。

    “你慢一点嘛,我都跟不上了,哎,急死我了。”这没出息的声音就是小生我发出来的,为何我这么说呢。还不是绿芜走的太快,我被一根古藤缠住了,一时之间都脱不开身来。

    绿芜本来是没有注意到我这边的动向的,但听到我的说话声,还是调转了头看过来,“你,你不要动,等下啊,不要动,也不要往后看……”绿芜突然紧张的看向我的后方,其实这个时候我是特别的想往我后面看看,毕竟她的表情实在是让我心里也恐惧起来。

    人往往都是这样的,在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异样的时候,就会很坦然自若。这个时候即使吃到了一条虫子,只要自己没发现,也不会有异常的举动。而这个时候,如果旁观者发现了,就会佩服这个人的镇定。

    然后当这个旁观者发现了并惊叫了出来,那么这个当事人会比旁观者更惊叫出声的。要不怎么说善意的谎言比真实的话语要美的多呢。

    我现在就处于这个境地,绿芜一定是发现了我身边有什么不妥,而从她惊恐的表情看来估计是什么大件事。能让绿芜紧张并出现这种表情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这个事件肯定大条了,难不成是狼群又回来了?

    可也不对啊,如果是狼群回来了,绿芜没必要让我呆住不动啊,因为她一己之力也对付不了它们,即使我站着不动,她也做不了什么。那么是什么事情呢,我在使劲的憋住让自己不要回头的时候,已经想了很多。

    可我再怎么想也没有绿芜的动作来的快速,她玉手一挥,只见一阵凉风疾速在我耳边拂过,然后就听到是什么东西的惨叫声,最后重重的跌落在了我身边的地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