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93章:你真坏!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7:22Ctrl+D 收藏本站

    第293章:你真坏!

    她的伤口就在左乳下不及两寸之处,我要帮她敷药,势必掀开她的衣服,然后看到让人鼻血直流的东东。虽然她说了几千次要嫁给我,但是我们毕竟没有夫妻之实,第一次交出身子让我看,忸怩那是难免的,我理解的很。

    我见又有便宜可占,赶忙点头答应说道:“我做事帮你放心了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她“呵呵”的笑了两声,便不再说话,左手缓缓的拖住身后的剑身,右手慢慢的将手掌平放在胸前,掌心向上,慢慢的聚气凝神。

    她的手掌在清晨的阳光下犹如玛瑙般发出诱人的光泽,手指修长而秀美,让人一看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就像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一样,既高贵又美丽,让人只能仰视,只能崇拜。

    绿芜见我呆呆的看着她,脸微微一红,笑问道:“坏蛋哥哥,你老看着我干嘛?”

    我说道:“因为你长的比神仙还好看,我有时间多看几眼,日后就是死了,我也心满意足了。”

    绿芜笑道:“坏蛋哥哥,你又在说傻话了,有我在这里保护着你,你活一百年、一千年也不会死。”

    我怕跟她说话会分了她的神,当下只是笑笑,没有做声。

    绿芜见状也不再多说,当下闭上眼睛,收住心神,慢慢的开始凝聚她的功力起来。

    只见她放在胸前的手掌不停的又张又合,又张又合,如此不停的反复的几十之后,突然睁开眼睛对我说道:“坏蛋哥哥,我开始要拔剑了,你给我准备好药粉。”

    我虽然生性好玩,但是到了这个紧要关头却也不敢乱来,当下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她见我点头答应了,这次又闭上眼睛,缓缓的将手掌平放到剑身上面,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剑身就好像放在铁炉上面不停的用烈火炙烤一样,全身变得火红,就好像要融成铁水那样。她的全身这时又升起一阵浓墨的烟雾,将我和她都笼罩在烟雾里面。

    这时绿芜又道:“坏蛋哥哥,你准备好药粉没有?”

    我点头说道准备好。

    她说道:“那你现在就掀开我的衣服,随时准备药粉。”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没时间去理会那些无关要紧的礼节了。她没有像刚才那样扭扭妮妮,我也没有像刚才那样胡思乱想。用手解开药粉,放在左手手心,右手已经掀开她的衣角,只要她一用力拔剑,我就会迅速的掀开她的衣服,将药粉敷到她的前胸,然后再迅速的来到后背,同样给她的后背敷上药粉。

    这时只见她的右手突然离开身上的剑尖,手掌一翻,掌心直直的对准锋利的剑尖拍了过去。眼见她的手掌快要及至剑尖的时候,突然在半空中一顿,一股无形的尽力从掌心涌出,推动着剑尖不停的往后退去。突然她啊的一声,那刺在她身上的长剑就凌空倒飞了出去。然后她身子一软,斜斜的往大树左边载了下去。我赶忙用手臂懒腰将她拦住,然后右手掀开她的衣服用嘴巴咬住衣角,不让衣服在我换手的时候掉下去,盖住伤口,同时将左手掌心的药粉叫給右手,右手捏着黄纸的中间,对折成两个大小不一的三角形,然后在倾转一个尖角,让药粉快速却又柔和的力道飞向她那三寸来长的伤口。那药粉见血即凝,片刻功夫就制住了汩汩往外冒的鲜血。

    我来不及抹去自己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迅速的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掀开她后背的衣服,用同样的方法将她身后的伤口止血。然后又找出一卷厚厚的纱布,将她前后两个伤口包住,包的时候由于太过手忙交乱了,竟然……

    绿芜半天才换回过神,说道:“坏蛋哥哥你真坏。”

    我见她醒了过来,知道她离鬼门关越来越越远,当下心情大好,笑呵呵的说道:“不是我坏,是我没有经验,没有经验。”

    她用玛瑙般的手指在我额头上轻戳了一下,嗤嗤的笑道:“你就是爱狡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不爱胡说八道。

    我握住她的手在嘴上亲了一下说道:“没有狡辩啊,这真的是第一次吗?”事实也是第一次嘛,以前人家受伤什么的,都直接送到医院里,哪里要我毛手毛脚的人动手。

    她看了树下面围得严严实实的狼群,皱着眉头说道:“这狼群始终是大患,我们不想办法将它们去掉,恐怕永远逃不出去。”

    我点头说道:“狼群虽然很厉害,但始终是人控制的,若是将暗夜苍狼活抓或者杀了,它们群龙无首的说不定很快就散去。”

    绿芜问道:“昨晚你生我的气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跟他毕竟是青梅竹马,感情若不是很好的话也不可能订婚甚至结婚。这么长久的感情,若是说断就断的干干脆脆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无情的人,无情的人长得再美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哪天死在她的剑下都还不知道。”虽然心里并不想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来,但是她毕竟是天下第一大美女,而且武功有事那么高强,再怎么样给她留下个深刻的印象才行。

    她将头偎依在我的怀里,柔声说道:“坏蛋哥哥你真好,以后我再也不想着那个人渣,一心一意对你好,你说好不好?”

    我心里自然说好了,但是却又不能在她面前一副小气吧啦的样子,说道:“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整,只要你过的舒服就好了,我若是什么都管的你死死的,你岂不是很不快乐?”

    她用小巧的嘴巴在我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说道:“坏蛋哥哥,你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以后我决定再也不见那个社会的人渣败类,一辈子就跟在你身边。”

    我将她好看的小手放在我的掌心,然后将它放在我的嘴巴,轻轻的爱抚着说道:“感觉到你越来越乖了,我也越来越喜欢你了,以后我若是真的爱上你了,怎么办啊?”

    绿芜欢乐的笑道:“那就娶我做你的老婆呗。”

    我将她的小手贴着我的脸蛋,在她的耳边吹气道:“我可是全世界最穷的穷光蛋,你跟着我会受苦挨饿的,你不怕吗?”

    绿芜笑道:“你再穷也没我那么穷啊,我原来还是有个茅草屋住着的,遇到你了连个茅草屋都没有,世界上最穷的只怕是我了。你若是不要我了,我怕要到大街上去喝西北风了。”

    两人正在情意绵绵之间,突然隔壁的树上黑侠客在那里叫道:“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完了没有,那些恶狼快要爬上树来啃你们的骨头了。”

    我们两人大吃一惊说道:“狼也会爬树。”

    黑侠客说道:“你们自己往下看看。”

    我们两人往下一看,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半天才说道:“想不到这狼也是那么狡猾。”

    原来那狼见抓捕不到我们,于是一个一个叠罗汉那样的沿着树干悄悄的向我们爬来,估计到了我们身边,一口咬住我们的身子将我们拽下来,然后再群起攻之,慢慢的将我们吃进肚子里去。

    望着地上秘密密麻麻的狼头,心里都不由的倒舒了一口凉气,这密密麻麻的一大堆狼头算起来最少有50条狼才有那么多。

    一条狼人立起来的时候差不多有10米左右那么高,这么多条狼加起来已经足足差不多到了我们的脚下了,此时不赶紧像个办法,估计我们真的要被这些饿狼吞进肚子里然后消化掉拉出来。

    只是这办法也不是想想就能出来的,需要我们精心的策划和讨论一翻,但此时此景也容不得我们再细细的商量了。黑侠客倒是不慌不忙,看着我们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仿佛没事人般的看着热闹。

    “喂,黑大侠,你是不是有办法了?”我掉过头去看他,这老小子爬得够高啊,他此刻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即使我们被狼群吞噬了,他也还有几秒钟的时间喘口气。

    我现在也有点后悔了,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爬高一点呢,不过想想也是,即使爬高了了,也只不过徒添几秒钟难耐的等死心情罢了,最后还不是要被狼群给吞噬掉么。

    “哈哈,我可没有什么办法,要想办法啊,你们自己想吧。”黑侠客突然嘿嘿的一笑,然后贼眉鼠眼的看着我们。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早知道刚才就……”绿芜也有些生气的叫道,在这个生死关头,这个一起度过患难的同伴居然就这样不管不顾了,说什么心情也不会好的。

    黑侠客又是一笑,“是不是后悔把止血药粉给我了?这样,你拿回去吧,我也不要了,”说着还露出大半个胸脯来,意思是敷在了胸部上,你即使想拿也要能拿的走才行。

    “坏蛋,无赖,痞子。”绿芜气的直跺脚,不对,这个时候是在树上,她也没地跺脚,最多就是踹踹树干了。

    這一吓动静也不小,狼群正爬得兴高采烈以为到最的肥肉就要进肚的时候,突然听的这一声震动,全都吓得七晕八素的跌落了下去。

    其实绿芜的功力本身就不弱,再加上她这次是因为生气黑侠客的出言不逊所以更加的用力了几分,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凑巧的就阻退了狼群的第一次进攻。

    我和绿芜都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置信,只有黑侠客还是没事人般的笑嘻嘻道,“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要不是我气你,你还不一定有这等爆发力呢。”

    “油嘴滑舌,懒得理你。”绿芜没好气的瞥了一眼黑侠客,她全副注意力都在树下的狼群身上。“秦大哥,你说呆会要是它们再攻击上来,我们可怎么办是好啊?”

    “是啊,它们这次是意外被我们给吓退了,再来一次的话,肯定会倍加小心的,我们可怎么办呢。”我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想个什么办法来退狼群。

    “说你们傻吧,还真的是傻,你们知道狼群最怕什么么?”黑侠客突然出声道。

    “怕什么?这么凶狠的狼会怕什么?”我有些纠结的看着黑侠客,不知道他葫芦里有卖什么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