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91章:亲个嘴还那么激动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7:11Ctrl+D 收藏本站

    第291章:亲个嘴还那么激动

    绿芜微笑着点头说道:“是的。”

    我摇了摇头说道:“又那么神奇,我可是一点也不相信。”

    绿芜笑道:“我都是要嫁给你做你老婆的人了,骗你干什么?”

    我被她这一句说的浑身热血沸腾,当下说道:“你真的是想嫁给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紧张的几乎要打鼓,怕她一句:“逗你玩儿”之类的话就将我幼小的心灵无情的击碎。

    绿芜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调匀了一下呼吸说道:“那我可不可以亲一下你的脸蛋?”

    绿芜微笑的点点头,说道:“你是不是怕我忽悠你啊?”

    听她突然说起这话,心里不由得亮了半截,怕她突然来句我真的是忽悠你的,那就真他妈的完蛋打击。当下停下脚步,说道:“是。”

    绿芜笑道:“不会的,我老师说过我这辈子跟你注定了有夫妻的名分,即使你不愿意我也要死缠着不放,要你娶我做老婆呢?你好好的担心什么。”

    我听了不由得又惊又喜,既然她老师都这么说了,绿芜忽悠的情况那是微乎其微了,当下走向前去,在她脸蛋上很亲了几下。不管她忽悠不忽悠,亲了再说,最少我不会亏本吗。见她依旧笑意盈盈,一双好看的眼睛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当下又走向前去,嘴唇慢慢的向她的朱唇慢慢的靠近。、

    这时又听得暗夜苍狼在那里骂道:“你们两个就不能收敛一点,让人看了眼晕啊。”

    绿芜听了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理财他,我见绿芜不理睬暗夜苍狼,当下心中大喜,心道:“看来这小妞真的是要嫁给我,不然这会儿怎么不理他了呢?这可是大违常理的事情啊。”心里想着,嘴巴却慢慢的一寸寸的向她的朱唇靠近,每挨近一点心里就“噗通”的调一下,感觉就好像处男第一次做那个的样子,莫说是靠近异性的身体,怕是自己每脱一件衣服,心都要剧烈的跳动一下。

    绿芜看我老半天还没有凑到她的嘴唇上,笑道:“你还是个处男啊,怎么亲个嘴还要那么激动?”

    我被她说的血脉贲张,当下说道:“才不是呢?我是想营造一些浪漫的气氛才故意那么慢的?绿芜你喜欢我吗?”

    绿芜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笑道:“都说要嫁给你了,不喜欢怎么嫁啊?”

    我的嘴唇又靠近她的嘴唇呢几寸,问道:“你既然喜欢我,那么为什么要做他的未婚妻,还差点跟他结婚了呢?”

    绿芜笑到:“想不到你也是那么爱盘根问底的八卦男人。我以为我师傅帮我选中了你你就会跟别的男人不一样,没想到你还是那个鸟样。”

    我说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吗,我是正常的男人,怎么会跟他们不同呢?”

    绿芜又看了我一眼,笑道:“你总是有的说的。当年我师傅给我算命的时候就说了我才是真正的跟你一对儿,跟暗夜苍狼那个心肠狠毒的人不合适。我跟你一样都是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人,自然是不会相信那些算命的玩意,见师傅在我面前老是提起,心里也不在意,照样我行我素的跟暗夜苍狼他纠缠在一起。

    绿芜顿了一下,说,“到得结婚那日我还准备笑话一下我师傅的,说她不是会算命的,怎么算不准了,我跟暗夜苍狼走在一起了,谁知那晚就出大事了,当时我就对师傅的话深信不疑,这才苦苦的寻找你的下落。待得师傅告诉我你在哪里哪里出现,让我派那小野猪出去接你,定然会将你接回来。我照她的话去做,果然把你借来了,对我师傅的话更是相信的不能再相信。所以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决定了无论怎样,也一定要嫁给你。事情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要文的吗?”

    我见这事情如此的离奇复杂,怔了好半天才说道:“”你师傅真的很厉害啊,有机会你得带我去见识见识她一下才行。”

    绿芜笑道:“这辈子怕是你见不到了。”

    我惊讶的问道:“不是吧?怎么会这样?难道她因为我身份低微不想见我?”

    绿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你身份地位的问题,而是你们两人之间距离的问题。”

    我说道:“距离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交通那么发达,要去哪里都很容易,只有有钱再远的距离也是可以相见,除非你师傅是去了月球或者其他外太空的星球上,我才会见不到她。”

    绿芜说道:“我师傅与你的距离比地球到月球的距离还要远,我都见她不到,你如何能见得到她?”

    我怔了一下问道“比月球还远的距离那是在哪里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绿芜捂嘴笑道:“你不是不知道,只是你脑子反应迟钝,想不到在哪里而已。”

    我惊奇的说道:“哦?”

    绿芜笑道:“天上,天上你知道么?”

    我惊讶的说道:“你师傅在天上,难道她是神仙能住到天上去?可是科学家不是说天上没有神仙的吗?怎么一下子又抛出一个神仙来?嗯!这下我发达了,我是第一个发现神仙的人,到时候报纸上,电视里都会经常出现我的身影,这下赚大了,哈哈!绿芜有你可真好,一下子就撞到了让我闻名天下的机会。”

    绿芜嘟着嘴巴不满的说道:“你这人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啊?”

    我惊奇的说道:“我想象力丰富,难道你师傅不是神仙?你师傅不是神仙怎么会住到天上去?”

    绿芜用手在我的脑子上轻轻的打了个暴栗,说道:“说你蠢你还真的是蠢,人死了不是会上天,哪里来的什么神仙?”

    我这才如梦初醒的说道:“原来你是说你师傅已经死了。你直接说你师傅死了不是很好,干么要说她在天上那么高级。”说道这里,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跳了起来叫道:“你师傅死了怎么会给你算命,怎么知道我这几天就在外面的那座山上?莫非你师傅是讲师化身,死了还跑来出来告诉你我的行踪。”

    绿芜白了我一眼,嗔道:“看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师傅给我算命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死,只是我要举行婚礼的第三天才死的,不然暗夜苍狼敢这么放肆的对我,不怕我告诉我师傅将他的皮都播了?”

    我说道:“即使你师傅是在你们举行婚礼的三天之后才死的,但是她死亡的日期到现在也过去了好几年了,她怎么就知道我这几天会来这附近,让你派小猪出来接我就一定能接的到我的?”

    绿芜笑道:“因为她会算啊。”

    我惊讶的道:“她死了还会算?”

    绿芜摇摇头说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哪里还有死了还会算的可能。”

    我被绿芜说的犹如云里雾里一般,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绿芜说道:“我师傅临死的时候给我一封信,信里面写的就是我什么时候会跟你见面,见面之后会遇到什么劫难的事情。”

    我听了倒舒了一口凉气说道:“你师傅不是那么夸张,这样她也算得到?那她没有没提到今天我们会身陷狼群的事情啊?”

    绿芜摇头道:“没有。只是说与你第一次相见之后就会碰到一场生死劫难。至于什么样的劫难她没有细说。”

    “我靠,这也算的到,你师傅真比诸葛亮还诸葛亮,我从心里表示对她无比的佩服。”

    绿芜见我在她面前说她师傅的好话,不由得喜得眉花眼笑,那情形感觉比夸奖她还高兴。我又问道:“你师父知道我们有这个劫难,那她有没有给我们流下化除劫难的方法啊?”

    绿芜朝我眨了眨眼睛说道:“没有!她只是说了有劫难的事情之后就没有说了。”她一边说一边在我的手掌心上写了三个字。

    我用心的记住了她写的三个字,正想开口问的时候,她又朝我眨了眨眼睛,将右手的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眼睛又向暗夜苍狼所在的地方瞄了瞄,示意我不要说出面,免得他听到了事情会很麻烦。

    我听了赶忙点了点头,将嘴唇凑到嘴唇上面,用含糊不清的语气对她说道:“知道了。”

    她见我如此聪明伶俐,当下伸手抱住我的脖子,伸出如小蛇一般灵动的蛇头钻进我的嘴巴里,与我的蛇头缠绵在一起。

    我自出生以来,与人接吻的井里没有上百次也有上千次,但是从来没有遇见一次这么**的接吻。见绿芜如此的疯狂,我用更加疯狂的方法去回报她的初吻。

    蛇头向灵蛇一样使劲的在她嘴里搅动,每次触碰到她那灵巧的蛇头的时候,全身就好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震,震过之后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同时下面也是越来越亢奋,有一种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衣服撕烂,然后那个那个。

    她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死死的不放,我的双手则是在她的胸前不停的游来游去。双手放到她胸前轻轻一握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嘤咛”一声叫出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来。

    我见双手放在她的胸上面他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于是双手愈来愈大胆,终于都忍不住从她胸前的衣领上面伸手进去,触碰到她柔软而又坚硬的所在,我得手还没来的及感受到那**的舒服,绿芜就用手拍开我的手,用含糊不清的语句对我说道:“你干什么啊?这里很多人看着的?”

    我笑嘻嘻的道:“算来算去也就是我、你、暗夜苍狼还有黑侠客四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伸手又想伸进她的衣领里面,她赶忙伸手将我不老实的手牢牢的抓住,说道:“你要死啊?”

    我说道:“能死在你这个美若天仙的美女手里,没什么不好的。”

    “你…”绿芜松开我纠缠在一起的蛇头,脑袋后退几步瞪着我说道。

    “我,我怎么了啊?绿芜妹妹?”我在非常恰当的时间里在绿芜后面加上妹妹两个字,让她刚才看上去还是什么生气的神情登时如冰雪一样融化开来。

    她见我那副无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是个大坏蛋。”

    我笑嘻嘻的说道:“即使是大坏蛋还是很爱你的?”这句话我顺其自然的说了出来,并没有觉得肉麻不肉麻的地方,暗夜苍狼却在背后冷冷的说道:“一个大男人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恶不恶心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