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88章:女人该研究的问题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6:55Ctrl+D 收藏本站

    第288章:女人该研究的问题

    绿芜摇了摇头,我怒道:“既然没有,那你说个毛啊?”

    绿芜说道:“火机我虽然没有,但是火柴我还是有的。”

    我赶忙问道:“火柴在哪里?你上衣的口袋吗?”

    绿芜笑道:“你这家伙又来占我的便宜了。”

    我丝毫不为她看穿我的心事而感到不好意思,英雄爱美女嘛!向我这么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大英雄,爱爱一下美女有什么了不得。当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快说在哪里?他们两个快顶不住了。”

    绿芜说道:“在厨房那个灶台下面。”

    我被这个二百五气的一塌糊涂,这屋子都被弄得不成样子了,还哪里分得出哪里是厨房,哪里是大厅,哪里是卧室。当下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不说在超市里面,让我开车去给你买回来。”

    绿芜笑道:“这里既没有超市,也没有车子给你开,你还是乖乖的给我找火柴吧。”

    虽然被她气的无可奈何,但是火柴还是要找的,毕竟就算不是就他们也得救自己吗?当下气呼呼的跳进烂茅草屋屋里使劲的乱翻,遇到有什么档手档脚的就捡起地上的石头使劲的狠砸,直到将眼前心烦的东西出去才感到舒服。

    这时绿芜问道:“大笨蛋,你找了这么半天找到没有?”

    我这时心情已经够烦的了,那家伙还骂我是笨蛋,当下气呼呼的说道,没有,有本事你自己来。”

    绿芜说道:“我现在受了重伤,动弹不得,不然早就找到了。”

    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就知道说。”一边说一边拨动那沉重的木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盒火柴,却发现那火柴被倒扣过来的铝煲倾泻出来的水浸湿,我气的一脚就将那铝煲踢出老远。

    绿芜又道:“怎么又生气了?”

    我恨恨的说道:“火柴给水淋湿了,一点用都没有了。”

    绿芜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真的好笨啊,你不会用火把火柴烤干,烤干之后就可以用了。”

    我冲她咆哮道:“现在用什么来点火啊,笨蛋!!。”

    绿芜感觉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半天才道:“这个不是我们女人该研究的问题。”

    嘿,这家伙还知道为自己开脱。真的是少见。

    这时暗夜苍狼恢复过来,挥剑就向绿芜扑去,绿芜赶忙站起身子来与他缠斗一起。这时他们两人都受了伤害,出手的力度远没有刚才那样,快速的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楚。我看见他们两人剑身相撞的时候碰触火花,当下捧了一捧茅草来到他们身边叫道:“你们再用力点,这茅草很干的,只要你们在用力一点弄出多一点的火花来,这茅草就点的着,我们就有就了。”话还没说完,就被暗夜苍狼一脚提到狼群边缘,那些恶狼见到又有猎物送上们来,当下也不限我的屁股很臭,张大嘴巴就朝我的屁股咬来,我屁股吃痛,当下想屁股被人狠狠砍了一刀的母狗那样迅速的跑到绿芜身前。

    那恶狼跟着我屁股追了过来,被绿芜的一招“天女散花”砍成十七二十八截,就算它老妈亲自出马也认不得它的宝贝儿子已经被大卸八块。

    我用手拍了一下胸脯,心里暗叫道:“好险。”突然感觉得到屁股上好像做到了什么东西,当下伸手朝屁股后面一摸,摸出一盒被我屁股坐扁了的火柴盒。

    虽然变形的不像样,但是毕竟没有打湿,还是能用的。我高兴的手舞足蹈,挥手朝绿芜叫道:“绿芜,绿芜我找到火柴盒了,这下我们有就了。”

    绿芜听得我的叫声,回头欣喜的问道:“是真的吗?”

    我撇了撇嘴巴,说道:“这个时候谁还跟你开玩笑。”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绿芜的一声惊呼,然后整个就像断线的风筝飞到我身边来。

    原来暗夜苍狼趁绿芜不注意,伸手在她胸前一拍,将她拍飞道我的身前,我看她嘴角又溢出鲜血,当下关心的问道:“绿芜你没事吧,你的胸部没有给他拍平吧?”

    绿芜忍痛站起身来,说道:“你的思想怎么那么肮脏,除了关心人家的胸部你还能关心什么?”

    我笑嘻嘻的回答道:“还关心你的波,如果你的波没有了,以后真的很难看的。”

    绿芜无语了我一眼,见暗夜苍狼一剑刺来当下抄起身后的条凳向他砸去。暗夜苍狼用的虽然是软剑,但是在内力灌注之下,却被寻常的长剑还要坚硬锋利,只见他对准飞来的条凳一挥,那条凳登时断开两截。

    绿芜这时翻身捡起地上的长剑,左手捏个剑诀,右手在半空中化了一个圆圈,一招“百鸟朝凤”疾速的向他攻去。

    暗夜苍狼见状也不慌忙,剑锋抖动迅若花火般的向她手腕刺去。

    绿芜右手一缩,左手却向他胸前的那两个死穴拍去,没办法谁叫暗夜苍狼武功那么强,一身内功横练,练到只留下胸前两个死穴的地步,也难怪绿芜每次出手就袭他的胸。

    暗夜苍狼却意思不再她,身形一晃,晃到我的身前,刷刷的两剑就向我拿着火柴的手腕袭来,我一下子没有料到他会偷袭我,当下愣住了,待得手腕刺痛,那火柴朝有水的地方飞去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当下如董存瑞炸碉堡那样奋不顾身的朝那火柴扑过,现在火柴是我们活下去唯一的希望,如果火柴被水淋湿了,我们将死多活少。

    暗夜苍狼好像知道我的意图那样,挥剑向我拦腰砍来,绿芜这时追到,伸手朝他右手手腕一刺,这招用的非常巧妙,看似暗夜苍狼的剑会先扫中我的身子,但实际却是绿芜的剑尖刺中他的手腕。暗夜苍狼他是个剑术高手,我看的出来他更加看的出来,当下回手一削,将绿芜的剑身荡了开去。绿芜如影随形,剑虽然被荡开几尺,人却已经到了她的身前,她左手一抓朝他的后心抓去,他武功虽然精妙,却也不敢用背心硬生生的接绿芜凌厉的九阴真经,当下回转身子与绿芜缠斗起来。

    我脱得暗夜苍狼剑锋的威胁,当下用心去接那从天而降的火柴来,哪知道我的运气极差,那火柴碰到我左手的中指就直直的掉入水中,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那火柴从水中捞起来的时候,火柴已经湿透了,完全不能再用。

    这时我除了怪自己的运气不好之外,还感觉到自己犯了一点小错,当下也不敢吭声告诉绿芜那个噩耗,当下抄起了一张条凳,静乖乖的朝黑侠客他们哪里赶去。

    到得他们身边,用凳子帮他们赶跑几条围攻他们的恶狼之后,突然觉得烟瘾发作,当下从哭兜里拿出一包五叶神来,从里面拿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对黑侠客说道:“老兄借个火。”

    黑侠客在身上摸了半天,才从身上摸出了几个打火机,对我说道:“不知道那几个才点的着的,你慢慢试,我在这里帮你驱狼,等你抽完了,就轮到我抽,我这么老半天,没有抽烟,烟瘾也犯了。”

    我见黑侠客一子拿出那么多打火机,不由得气的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胸,老子找拼死拼活的找打火机找不到,你小子有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不想混了是不是?”

    黑侠客一边用手驱赶着狼群,一边满脸委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要打火机,你刚才又不问我一下。”

    想起我跟绿芜拼死拼活的抢那个打火机,他却在这里只顾着驱狼,什么都不顾,真恨不得在他的屁股上给他两脚。好容易腾云驾雾一番,过足了烟瘾,这时才说道:“你在坚持一下,我去去就来。”

    黑侠客见我要走,当下焦急的叫道:“你要去哪里啊,烟呢?烟呢?你快给我一支烟过过瘾啊。”

    我被他那一脸的烟鬼相气的没有办法,当下从烟盒里抽了一个烟出来,放在他的嘴巴里转身便走,他双手向前推出,将那一左一右向他扑来的恶狼拍飞,用手将烟拿在手里,叫道:“打火机呢?没有打火机我怎么抽啊?”

    我十分不耐烦的回转身子给他了一个打火机说道:“你他妈的怎么像女人一样,烦死了。”

    黑侠客见我给他火机,当下笑嘻嘻的接了过来,那笑的神情感觉我比他老爸还亲。他笑道:“老兄换一下班,让我抽一会儿烟,等我抽完了就回来给你顶板的,绝对不会骗你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神经病。”然后头也不回的朝茅草屋走去。黑侠客见我转身离去,没有理他,无脑之中只能转身向身后的大野熊=商量,到得转过身子的时候才想起大野熊不是人,没办法可以商量,当下无奈的用火机打着火给自己嘴里的香烟点火,火机刚打着火还没来得及凑到香烟上面,一条恶狼就向他扑过来。它的前爪搭在黑侠客的肩膀上面,张嘴就往他的喉咙咬了过来,没想到嘴巴碰到刚点燃的烟头,当下痛得它“嗷呜”“嗷呜”的乱叫。

    黑侠客见刚点着的烟头又被那恶狼弄熄,当下用手拎起它的耳朵,用打火机点着火,在它的鼻子上不停的烧来烧去,一边烧还一边骂道:“看你还敢不敢弄熄老子的香烟,看你还敢不敢弄熄老子的香烟。”

    那恶狼只痛得嗷呜嗷呜的乱叫,哪里会回答黑侠客半句,黑侠客烧了那恶狼的鼻子半天这才解气,一脚将那恶狼提到狼群之中,然后才用打火机去点燃嘴里的香烟,知道点火的时候才发现那香烟已经被那恶狼一碰的时候碰掉了只剩下烟蒂含在嘴里。

    黑侠客的烟瘾还没有止到,哪里肯就此罢休,丢下大野熊不管,当下飞身向我飞奔过来讨要香烟。我在一边看的魂飞魄散,他们两个一起都只能勉强抵挡的住袭击他们的狼群,这时丢下大野熊一个不管,这不是摆明了要大野熊死吗?我气的破口大骂,说道:“你跑来干什么,快回去,快回去。”

    说话之余,那大野熊已经被几条狼咬住了两条大腿,还有一只狼跳起来咬住它的熊掌,痛得大野熊嗷嗷直叫,手臂向舞风车一样,将那狼舞的团团转。

    那狼好像知道熊掌的鲜美那样,无论大野熊怎么晃动,它的嘴巴都死死咬住不肯放手。见状我也懒得跟黑侠客那个二百五纠缠,当下抄起凳板冲了过去,“砰砰砰”的几下,将咬住那大野熊的几条狼击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