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81章:感受威压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6:15Ctrl+D 收藏本站

    第281章:感受威压

    绿芜也不跟他多说,只是站起身子慢慢的将长剑平卧在手里,直直的对准黑侠客的心窝。

    黑侠客脸色一变道:“你要干什么?”

    绿芜说道:“我让你接暗夜苍狼的一剑试试。”说完不等他开口,就整个人如闪电一般向黑侠客刺去,黑侠客还没反应过来,那冰冷的剑尖就已经到了他的咽喉前面。那极具古纹色彩的青铜剑在绿芜的内力催动之下发出令人心悸的青芒来,只见黑侠客喉咙所在的一大块地方都泛起一个个小小的鸡皮疙瘩来。

    人可以不怕死,但是却不能接受那死亡带来的威压,无论是古代的人还是现代的人都是如此。黑侠客虽然也算是武林中的高手,但是面对死亡的来临还是忍不住胆战心惊。

    绿芜道:“你信不信我这一剑可以将你杀了?”

    黑侠客垂着眼皮看着立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尖,很干脆的说道:“我信。”

    绿芜盯着他的眼睛,眼里散发出无穷的杀气,将黑侠客凌厉的杀气压了下去一字一字说道:“这时暗夜苍狼的剑法中的一招。而我出手速度至少比他慢二十六倍。”说完之后便转身收剑回到我的身边,连看都不看黑侠客一眼。

    黑侠客慢慢的退到一颗树前,靠着树干慢慢坐下来,脸色苍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剑手最自己出手速度的评估绝对比古董专家对古董的价值来的精确,暗夜苍狼随意一招而且还是速度慢了二十六倍,他已经招架不住了,何况是其他什么厉害的招式。

    黑侠客坐在地上怔了半天,才又慢慢的站起身子来,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使的是暗夜苍狼的剑法?”

    绿芜显然被黑侠客的这句话问住了,半天才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黑侠客点头说道:“非知道不可,不然凭什么相信你。”

    绿芜道:“你不后悔?”

    黑侠客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即使后悔,我也要知道事实的真想。不然我一个七老百十的人被你一个小女娃耍的团团转,以后我还用混的。”

    这个地方走来走去也就是我、绿芜、黑侠客三个人,再怎么晃来晃去也就这么几个人。有什么好混的,即使加上那个还没露面的暗夜苍狼也就这么四个人,能混到哪里去?真的是脑子有病。

    正在暗中腹诽当中,一向无忧无虑的绿芜却面现一丝痛苦的神情,说道:“既然你想知道,希望你不后悔。”

    黑侠客点了点头示意绿芜说下去。绿芜顿了半天才说道:“我之所以会用暗夜苍狼剑法,因为我是她的未婚妻。”

    这句话一出,不但黑侠客吓了一跳,连我也几乎要从地上跳到半空中那么高,她不过就是野人一般的人物,什么时候居然整出一个未婚夫来啊。

    我看那暗夜苍狼也是脑子被门夹过,什么人不找偏找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胸部没胸部的的人来。

    这时只听黑侠客缓缓的说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绿芜纠正他说道:“你应该知道两件事。”

    黑侠客道:“哦?”

    绿芜看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第一件是你知道昔年暗夜苍狼的未婚妻是一个举世无双,天下第一的美女。”

    黑侠客打断她的话问道:“第二件呢?”

    绿芜慢慢的说道:“第二件就是他未婚妻在他们成亲的当晚失踪了。”

    黑侠客点头表示同意,说道:“这件事我确实知道,不过在我看来这两件事其实就是一件事。”

    绿芜问道:“你知道新娘子为什么在洞房那天会突然失踪吗?”

    黑侠客摇头,绿芜转头用幽怨的眼睛看着我,虽然她幽怨的眼神让我觉得她很可怜,但是我刚来这里神秘的密镜只有半天的功夫,自然更加不知道。

    我这人什么都不好,就是人很老实,老实的连见到女孩子都会脸红的那种,所以见她用眼神问我,我只得非常老实的摇了摇头。

    绿芜叹了一口气说道:“新娘子之所以在成亲那天跑了,不是新娘子自己跑的,而是给他逼跑的。你想一想新娘子是那么的爱他,怎么愿意就此舍弃他不理。”说话的时候满脸的柔情,就好像新娘子是她那样。

    我和黑侠客听了不由得为之动容,这暗夜苍狼到底是什么货色啊,怎么容貌天下第一,举世无双的新娘子都舍得赶跑。像我这样的人,虽然很老实,但是见到美貌的女子,绝对会死缠着她不放的,哪里有结婚当天将她赶跑的蠢事发生。

    黑侠客显然知道暗夜苍狼的事情,当下问道“莫非为了那九阴真经?”

    绿芜摇了摇头,说道:“他的剑法已经举世无双了,九阴真经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

    黑侠客紧接着问道:“那是为了什么?据说这世上能制的住他的就只有九阴真经了,莫非还有什么其他功夫只得他那么关注?”

    绿芜抬头望天,半响才回答道:“是有一种剑法能可知的住他的剑法,这也是他一直隐藏在深山里,不敢随意到外面随意走动的原因。”

    黑侠客问道:“什么剑法?”他问的正是我心中想问的,所以我赶忙将双眼的焦点聚集到她的身上。

    绿芜缓缓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越女剑法。”

    她“越女剑法”四个字刚一出口,我和黑侠客都不约而同的尖叫道:“春秋战国时期三十三剑客之一赵处女的越女剑法。”

    绿芜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的,只有赵处女是天下第一的,所以她的剑法才能克制住暗夜苍狼的西门剑法。”

    西门剑法,天下无双,忽如东来,已然西去。见过西门剑法的都已死在西门剑法之下,驾鹤西去了。

    能凌驾于西门剑法之上的自然只有越女剑法之类的绝世剑法。

    她不待我们开口哦,又接着幽幽的说道:“他为了能得到天下第一的剑法,不惜绑架了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亲戚朋友,以此做威胁要我交出越女剑谱来,本来以我这心慈手软之人,自然会将那剑谱交给他的,没料到…没料到…”说到这里语气一变,变得十分悲伤,十分痛苦,神情里也露出十分痛恨的神色。

    我听的好奇心大起,而黑侠客听到这里脸色却沉了下去。我问道:“没料到什么啊?不会是你家里人一气之下奋起反抗,反手将他一家人杀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从此他就恨死了你吧?不过看你的神色,应该是你家里人出了事情才对啊,不然哪里会那么痛苦。”

    黑侠客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既然知道暗夜苍狼一家人没事,你又在这里瞎说什么?快闭上你的嘴巴,静静的听她诉说,看她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有厉害的绿芜撑着,底气自然十足,见黑侠客在我面前呼来喝去的,不由得心头火起,正想叉腰回顶几句,不料绿芜却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料那晚跑来一个不知名的杀手,将我一家人杀的精光,我一怒之下就当着他的面将越女剑谱烧了,他气得又蹦又跳,当下与我动手打起来,那时候我越女剑法只练到第一层,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三下两下就将我打倒在地,剥光了我的衣服想让跟着他一起混的几十个兄弟将我###了这才泄他心头之恨。没想到那杀我一家人的杀手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将我救走,不过那个杀手功夫远不是那暗夜苍狼的对手,在救我的时候被他用剑削断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

    绿芜说道这里,又转头对黑侠客说道:“救我的人你一定认识。”

    黑侠客苦笑道:“岂止认识,而且很熟。”

    绿芜道:“很熟?”

    黑侠客点了点头。

    绿芜说道:“你现在总该相信我是暗夜苍狼的未婚妻了吧?”

    黑侠客点头。

    我不由的暗暗吃惊,知道就知道绿芜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如此的不简单,不但是绝色的美女,而且还是什么鬼暗夜苍狼的未婚妻。暗夜苍狼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让眼前这天系第一大美女开始的时候那么迷恋与他呢,心中不由的大是好奇。对于绿芜则是更加的好奇,她的胸怎么看怎么像飞机场,而其面貌怎么看怎么像绝世的丑女。身材虽然也错,眼睛也是像晶莹的宝石那样发出迷人的光泽。不过光凭身材和眼睛来评论女人的美与丑,那这世界上的美女是一抓一大把,不用像我们这样的淫棍望女兴叹了。

    还有一点要说的,就算她全身都美,但是挂靠上飞机场那般的胸脯却也感觉别扭的很啊。从没听过美丽的女人就胸小的事情,这是没有一点天理的事情吗?想到这里,不由的将脸贴到绿芜的胸前,打量了半天才说道:“你的胸围是a还是a-啊?胸部那么小怎么会是天下第一的大美女啊?”

    绿芜无语了我半天,才接慢慢的对黑侠客说道:“那你应该相信我懂得他的剑法了。”

    黑侠客依旧点头。暗夜苍狼和叶绿芜从小青梅竹马,没到十二岁的时候两家便给他们定了亲。他们两人之间即使无夫妻之实,但也算是关系最亲密的人。若是叶绿芜都不懂得暗夜苍狼的剑法,那试问天下还有谁人知道。

    绿芜说道:“暗夜苍狼既然杀了你的全家,自然也不会留下你以免以后留下祸患。那么你不想死在他的手里或者想找他报仇的话,是不是应该跟我一起好好的合作。我虽然是他的未婚妻,但是我此刻也是恨他到入骨,自然不会在合作的途中反咬你一口,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毕竟怎么说我一家人都是因为他而死的,我即使不会亲手杀了他解恨却也绝不会阻拦人家杀他。”

    黑侠客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说道:“我们不能合作。”

    这句话一出我又是惊讶无比,暗夜苍狼跟他有血海深仇,他此刻连暗夜苍狼一招剑法都挡不住。以他这点武功根基怕是再练三四辈子的武功都不是暗夜苍狼的对手,想自己一个人找到报仇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现在难得有一个强大的帮手与他一起共同对付可怕的敌人,即使不能找那人报仇雪恨,但是至少能保住小命一条。这么好的同伴人家烧香拜佛人家都求不来,没想到人家主动送上门来,他却一口回绝了,这都是什么人啊。郁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