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75章:怎么称呼您?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5:43Ctrl+D 收藏本站

    第275章:怎么称呼您?

    就这么办了,不管是否能逃出去,先让自己的计划实施起来再说。于是我踢了踢大野熊的胸部,因为我的脚刚好搁在它胸部上,而我的手现在还抓着自己的两个腿勉强能维持平衡不摔下来。

    所以我只好用脚来踢它了,不然我没有其它的办法让这头大野熊对我的话产生注意力,“喂,兄弟,你愿意把我放下来么?”

    大野熊还真的是冰雪聪明啊,它立刻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也没有在意我是用脚踢它胸部来引起它的注意力的。它很快的把我放下来,而且是动作极其轻柔的,深恐弄坏了我的身体哪个部位。

    在把我放下来后,它也试着把小野熊放下来,只是这个家伙仿佛坐上瘾了,一直不肯下。“那个,怎么称呼您啊?”我有些呐呐的对着眼前的一团毛球说话。

    他居然朝我走近几步,然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朝我打量了一翻,接着还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会是我这次从那么高地悬崖上掉下来摔出什么毛病了吧,可我浑身上下也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妥啊。可能这个是内伤也说不定,据说这山野中的高人是会懂得看病的,要不他们有个头痛脚痛的,还得下山找医生,多麻烦啊。

    所以我相信了这个毛球对我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估计是觉得我身体有问题了,我的心也开始紧张起来。“那个,能否告诉我一下,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客人没有病。”毛球说话了,声音还是那么苍老嘶哑,听在我的耳朵里,有些不适应,可能是身边围绕的美女太多了,都是清脆动听的声音,所以一听这丫的说话,就觉得对自己是一种折磨。

    不过折磨就折磨吧,总好过一辈子困在这个深山里出不去的好,就委屈自己的耳朵一下了。我想了想,又说,“那前辈怎么称呼呢?”是啊,总不能一直叫人家毛球吧,看他年纪也挺大了,这样称呼会折寿的。

    “叫我绿芜吧,知道怎么写么?绿色葱芜,取名绿芜。”毛球张口还给我来了一句诗词。

    扑哧,我差点笑出声来,只是这声音只能埋在肚子里发声了,绝对不能让这个叫绿芜的怪人听出来。

    绿芜?绿芜,怎么这么耳熟呢,仿佛是哪个绝世美女的称号,哦对了,不是最近热播古装剧《宫》那里面的十三阿哥最后深爱的女人么?我倒,这个毛球难道是一个女人?

    我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再次用警惕的眼光全身上下的把这个叫绿芜的人打量一遍。然后我惊奇的发现,刚刚还觉得瘦弱的身形,此刻居然有些凹凸有致起来。

    胸前虽然不是很丰满硕大,但至少还是有点幅度的,不完全是平坦的飞机坪了。而且这腰部还是挺纤细的,看那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我还是感觉到了自己仿佛对这个陌生的女子起了怜惜之情。

    一个女人,虽然不知道年龄如何,单就她能孤寂的一个人守在这个深山里面的小茅屋里度日子,单就这份情操,我就自感不如啊。换做是我,在这个鬼地方,呃,虽然环境是风景如画了,但是美女美酒都没有,再怎么如画对我来说也没用了。

    所以我是很佩服眼前的这个绿芜的,忍不住深深地朝着她做了个揖,“幸会了,能认识前辈真是三生有幸。”

    我这番肺腑之言绝对不是拍马屁啊,当然是有科学根据的,我说的幸会是指希望她能搭救我出了这个深山。至于三生有幸当然指的是自己居然能够如此倒霉然后掉进这个深山里再遇上了这么一个怪人,能不有幸么。

    只是这个绿芜仿佛不怎么受用我的话,她有些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半晌,然后突然说,“饿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说完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就继续呼唤道,“大毛小毛,快洗手吃饭。”

    二个猪科类的动物还真的乖乖的去边上洗了手,然后静静的坐在了大圆锅边上等着绿芜给它们盛饭。而此时这个小野熊也还乖乖的坐在大毛的肩上,一动不动,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那锅热汤。

    而此刻这锅热汤自然是散发出一种让人闻之就食欲大开的香气,不仅有香气,还有一种难言的气息围绕在我们周遭。

    仿佛这锅热汤不仅仅只是一锅汤,而是一锅上好的奇异补汤。就好像我们去酒店吃饭,每样菜都点了,但就是觉得有一两样的菜跟别的菜与众不同,不仅仅只是菜,里面还有别的内容,那就是鲍鱼燕翅,就是这种感觉。

    我也坐了下来,既然主人有约,有免费的东西吃,并且我此时的肚子也咕咕作响了,所以我没有再客气。只是这真是一次奇特的经历啊,我还从来没有跟猪科动物和猫科动物一起共桌吃过饭呢。

    虽然说是猫科动物,但人家只是长得毛茸茸的有点像小猫,其实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只是我对身边的女人起不了任何的兴趣,因为她不像是别的女人那样一看就像个女人,她一看就像个猫科动物……

    绿芜没有时间去猜想我此刻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因为她正忙着给在座的每个人和猪忙着盛汤。递到我面前的是一个黑不溜秋的瓷碗,碗里一片黑乎乎的东西,其实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碗本身就是黑色,还是这个汤长年累月给浸染的。

    如果是后者的话,我有些想呕吐,一想到这个碗是给别的人每天这么喝着,喝着,然后口水啊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就附在了碗的边缘。难道他们就一直不洗碗的么?

    所以刚开始我说了声谢谢后,并没有马上就动碗筷,只要这种呕吐的感觉一刻没有消失,我就没有动碗筷的勇气。即使肚子里已经很饿很饿,我还是坚持着,这个不仅仅是一种做人的原则,还有过不去内心的坎儿。

    跟女人接吻可以吃对方的口水,甚至觉得对方的小嘴里有芬芳的气息,这都是没错的。有的时候男女到了激情的时候,会分泌一种叫荷尔蒙的东西,有了这种东西的调剂,对方身上所有地方都是充满着诱惑和激情的。

    可此刻我并没有荷尔蒙过甚,因为没有让我产生这种冲动的对象,二个猪科动物再加上一个毛茸茸的像猫科动物的女人,我能有激情么?除非是我十年二十年的没有见过女人,然后可能会有点那个冲动吧。

    我内心的想法真的是翻云覆雨般的急遽变化着,而我身边的几个都已经呼哧呼哧的喝完手里的汤,准备盛第二碗了。

    这个时候绿芜总算是注意到了我的异样,她有些不解的看向我的碗,然后又看回我的脸,“你怎么了?不饿么?”绿芜才开口,马山就有一个毛茸茸的大掌伸过来,从我面前拿走了碗。

    不对,这个姿势不是拿,而是直接把碗快速的推了过去,忘记这个大掌是大野熊的了,他根本不会用筷子和碗。可能是经过了绿芜的调教,勉强能坐在餐桌上用饭了,但还是不会用碗筷。

    不仅不会用碗筷,连喝汤都是两个手捧着然后哧溜的一下吞下去了。我之所以知道他是这样进食的,因为此刻他正捧着我的一碗汤喝的正起劲。

    我有些无奈,虽然自己是不敢喝那碗汤,可毕竟也摆在我面前有几分钟了,我正打算多打量几眼然后慢慢亲近了再解决掉的。谁知道,就这么一迟疑,居然别猪给捷足先登了。

    我不满的看向大野熊,而此刻绿芜突然笑了,她突然走开去,我也没死心思观察她去哪里了。此刻大野熊已经喝完了我的那碗汤,然后很乖巧的把碗递给了我,我没有接。

    他居然直接就放到了我面前的桌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般继续逗弄起他的孩子来。我心里其实是有一团火的,只是身边的大野熊看起来比我高大很多,又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凭什么发火呢?

    而且我即使发火了,估计现场没有一个会撑我的,到最后说不定连个落脚的地都找不到。而且想要出去这里就是难如登天了,我能冒险么,肯定不能啊,所以干脆闭住了嘴巴也装作若无其事的。

    我们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往往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我们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通常都会发生在别人身上,这就是人生。

    难道我的人生就注定这一辈子都这么窝窝囊囊的度过么,让一只猫科动物欺负我一辈子?还是让这里的大小动物都合起伙来欺负我一辈子?

    此时小野猪突然窜到我面前来,它的手里拿着一个不知名的小果子,虽然果子不知道有没有洗干净,但看起来颜色红红火火还是挺诱人的。

    我肚子实在太饿了,而且小野猪也没有什么别的企图,这个是我揣摩出来的,然后我接过了果子,向野猪小弟道了谢,就往自己口里塞去。

    在塞进嘴里之前我还是忍不住的在自己衣服上擦了几下,其实这身衣服已经两天没换了,而且之前又跌落下来,根本也就分不清颜色几何了,但擦一下总好过没擦吧。

    果子一进口里,我吸允了一下,没有味道?然后试探着轻轻的咬了一下,没反应?这个是什么果,看起来跟小樱桃差不多大,怎么这么硬朗?

    我不甘心,索性大力的用牙齿使劲的咬下去,由于担心怕把牙齿给磕坏了,所以没敢用力太猛,只是用了十分力气。但也足够大力了,要照平时,我即使跟人打架都不带十分力气的,最多三分……

    所以我是很看得起这颗小野果了,但是奇怪的是,我十分的力气咬下去果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下我彻底的泄气了,到底是什么鸟东西,这么难对付?

    我把果子从嘴里拿出来,令人感到奇异的现象发生了,这颗果子比刚才进我嘴里的时候还要光鲜亮丽,仿佛不曾被我口里的口水给污染了一般。

    它的外皮还是那么光滑,颜色也更鲜艳,难道我的齿痕消失了?怎么说我也咬出了一点痕迹了啊?突然我感到嘴里仿佛好像有一种汁液蔓延开来,然后我习惯性的吞咽了下去。

    突然整个内脏都感觉火烧的厉害,然后是一阵翻腾的感觉,我的肚子痛的要命。这个时候我已经顾不得那个像樱桃的小果子了。我两个手捂住了肚子,小野猪面带笑容的走过来,捡起了果子,然后放回自己的身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