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272章 我要结婚了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5:27Ctrl+D 收藏本站

    272章我要结婚了

    当冷颜玉再次来找我的时候,带给了我一个极具爆炸性的消息,也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自从上次的事件发生后,我本以为暂时一段时间黑影是不会让冷颜玉再跟我有任何接触的。然后在黑影把冷颜玉掠走后,我也没有惊慌失措的大张旗鼓的四处找人,这一点我自己也感到有点惭愧。

    其原因之一,是因为我觉得冷颜玉本身的本事就很大,她的颜玉组织也是不可小觑的。在跟黑影这么多年的对抗中,她也没有屈居下风过,故黑影一定不敢对她怎么样。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黑影对冷颜玉的感情我们有目共睹的,即使他想对冷颜玉怎么样,也要问问自己的心是否同意他这么做。这也是我之所以不关心冷颜玉在黑影掠走之后的死活,而不闻不问的原因。

    显然冷颜玉不知道我是这么想的,她此刻站在我面前含嗔带怒的看着我,仿佛是在责怪我不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有能力再特别的女人在自己喜爱的人面前终究还是不能免俗,这一点我从冷颜玉身上确实是感受到了。虽然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喜欢自己,但她也没有特别的讨厌我。

    而我此刻仅仅是晚上吃饱了想出去溜达一下想起到消食的效果,然后才走出家门几步远就被她拦在了转角处。好像每次我跟她见面不是黑夜里就是转角处,似乎这两个地方跟我和她特别的有缘。

    “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冷颜玉冷峻的声音打断了我漫无边际的思绪。

    啊?说什么啊,难道要我问她最近好不好,天气如何之类的话,顺便还问一下她吃饭了没有,好像刚刚出来家里前小漫还在抱怨她做的红烧鱼我们都没有吃完,扔了又可惜,要不叫上冷颜玉一起?

    当然这只是我的调侃想法之一,我哪里敢让她上我家去啊,杨倩跟杨微今天都出院了,现在一个屋子住着我三个女人。我正愁晚上还不知道怎么打发了三个女人睡个好觉呢,哎。

    “还真的是没有话对我说么?”冷颜玉见我不吭声,有点颇为失望的语气说。

    我赶忙点头,这丫的可惹不得,“有,有,我有很多话跟你说,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好啊。”这还真是我的肺腑之言啊,我确实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啊。

    俗话说空间就是距离,我和她不仅有空间上的距离,连时间上的距离都有。所以我跟她的距离还不只是普通的远啊。

    “那说啊,怎么不说了?”我还真是奇怪这女人今天是怎么了,平日里也没见她这么啰嗦啊。还有她的表情也很是奇怪,仿佛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样。

    难道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让这个女罗煞也开始感情用事了?我心里有些忐忑着,只希望这个事件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才好,不然我就是脱了层皮也弥补不了过错了。

    “那个,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可以说给我听一下帮忙参谋还是可以的。”我有些纠结的眼神看着她。其实一方面我是不希望她跟我诉说什么心中的心事的,因为即使她真的说出来了,跟我有关的事情,我又有什么能力帮她解决呢。

    再者,即使我有能力能帮上忙,但如果一旦参合进去她们这些组织里,我一辈子也难以脱身了,这也是我最顾虑的原因。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可不愿过打打杀杀的日子。

    “我要嫁人了!”她一脸的平静的说,但我分明感觉这种平静下掩藏的是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不过我还是吃了一惊,她这么快就找到意中人了?“那,我是不是该说恭喜你啊!”虽然我这样的回答是有点白痴,但我除了说恭喜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话了。虽然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因为结婚而高兴万分的新娘子样。

    冷颜玉听了我的话,玉面更冷了,“我又不是嫁给你,你恭喜什么?还是你希望我不会嫁给你,所以才说恭喜?”

    啊?这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真是的,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起了疑心,那么女人的任何回答都是错的。前不久才看了宫二,那个禧妃娘娘对待雍正皇帝就是这样的态度,不管他问什么问题,都能巧妙的避开。

    可我咋就不能这么巧妙的想出一个避开的法子呢,对了,我刚才应该这样回答,“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你是天上的仙子,我们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的。”如果这样说了,是不是会令她高兴一点?

    不过时光不能倒回去,对于我和冷颜玉来说都是这样。我的心思又岂是她可以看透的,她的心思我也不甚明了。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这才是你的风格。”我干脆直截了当的跟她说了。

    她听了,玉面一沉,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我的心底深处禁不住有些柔软了,只是在我还猜不出她为何有这幅表情的时候,还是不敢轻易妄动的。

    “我要嫁给黑影,下个月就举行婚礼了,我……”她一脸迷茫的表情看着我。

    哦,我大概是知道了,她敢情是不知道自己嫁给黑影是不是正确的,所以跑过来问我的意见。只是这关系到另外一个冷面罗煞的事情,我怎么敢轻易的发表自己的看法呢。

    这一个不小心就是头落地的状况,谁会轻而易举的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呢。

    “其实婚姻不是儿戏,你自己想清楚了,如果觉得合适就选择在一起,我作为外人,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的。不过,你为何这么快就答应嫁给黑影呢?”我好奇的是这个问题。

    “上次他救了我回去,门中长老便找他谈话,他们谈完后,就宣布了我跟他的婚讯。其实嫁给谁我都没有意见,毕竟我生在了颜玉门,就作好了随时为阻止牺牲的决心,只是,我不甘心……”她说道这里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惊,既然她已经作好了随时为组织牺牲的决心了,又为何不甘心呢?难道是因为我?她今天来找我的真正目的是想我阻止她的婚礼?

    只是我一个平庸之辈,又怎么去干涉她们组织上下做出的决定呢。冷颜玉的门中人肯定已经跟黑影达成了某种协议,这也关系到她们组织上下的荣辱,所以才那么快的让她们结合在一起,主要也是为了壮大她们自己的组织吧。

    我的心思飞快的转着,想想怎么回答才不会让冷颜玉伤心然后又接受她们组织的安排呢。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宫二的某一个片段,也是禧妃娘娘回答雍正皇帝的问题。

    “没有试过怎么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也许你现在是不甘心,但你是为了整个组织而暂时委屈自己一下,可没准就因为你自己的善心从而拥有了一段美满幸福的婚姻呢。”我有些词穷的跟冷颜玉道,其实我这么说有些牵强了。

    冷颜玉闻言抬起了头,“你不明白我心里怎么想的?你是故意的对么?”

    “不是这样的,我当然明白,只是我们一个是天上的仙子,一个只是地上的凡人,注定没有交集。而且我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根本不可能让我有余力去管其它了,你又可明白?”

    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相信冷颜玉也不会再纠缠不休了吧,我心想。

    “好吧,我知道了,完全明白了。”冷颜玉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她看了我一眼,“其实这次我找你来还是为了一件其它的事,而且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啊?最后一次?你要到什么地方去么?”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结婚以后肯定是不方便出来走动了,既为###,就要安守本分,”她说着有意无意的斜睨了我一眼。

    我当然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能跟她再发生点什么事情的。而且除了第一次的亲近外,她那个时候昏迷不醒,之后的每次亲密都是她主动靠近我的。

    “那,还是得说恭喜你了,”我是真心的,“还有一件事是什么事呢?”

    “上次在游乐园袭击你的幕后凶手我们查到了,你可认识一个叫于景田的人?”冷颜玉说了一件事,让我很意外。

    于景田?我记忆里没有这个人啊,难道又是无意间惹到的某个大人物?我发现自己有的时候很容易得罪人,即使是无心之失,也确实是得罪了别人而不自知。

    “于景田是龙华集团的董事长,你不认识么?”冷颜玉估计是没有查清我过去的底,她这么一说,我就全然明白了。

    二股东,原来一切都是他的阴谋,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何要针对游乐园对小孩子进行残害。如果说他恨我,或者想维护杨倩的利益,让小漫和儿子都远离我而去,这也可以理解。

    但他却残害了很多来游乐园玩耍的小孩子的性命,这有作何解?难道他跟茹小媚之间也有过节?所以他其实不是为了针对奇骏的,他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预知我和奇骏会到游乐园玩耍。

    但还是不对,在游乐园的角落里那个人可是欲取我性命的啊,那一锤下去我不死也要成植物人的,如果不是冷颜玉相救的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