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61章:欲除之而后快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4:28Ctrl+D 收藏本站

    第261章:欲除之而后快

    其实不仅他不明白,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事情会起了这么大的转折。子弹不用问肯定是从车窗外射进来的,只是是谁这么凑巧的就射了这么一颗子弹进来然后救了我的命,是凑巧么?

    我第一反应就是趴到车窗往外望去,只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影,甚至是连一只动物的身影都看不见。然后我再看向的士司机,他倒在座椅上一动不动,估计是翘辫子了。

    这是第一次有人真的死在我面前,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难过的,虽然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怎么说都是我的罪过啊。阿弥陀佛,希望这个死者能上天堂吧。

    我再看了看的士司机的伤势,他的伤口是太阳穴,这人的枪法十分的精准,决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是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为何要救我,而且还来得这么的及时。

    但救我的人不愿意露面,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这次好不容易逃过一劫,我还是心有余悸的,而且这个的士司机的尸首我是不是应该送回警局去呢?

    想到这里我又拨通了丁亮的电话,“喂,不会是又有事情了吧?你这小子,这次不要谎报情报了,刚追小偷差点把我累死。”

    “哈哈,不会了,不过我这里还真的出了状况了,你得空就过来一下啊,这里死人了。”我赶忙说道。

    “啊,你说什么,死人了?在哪里啊,我马上过来,你等我。”丁亮挂断了电话。

    等他赶到了出事的地方,我赶忙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他说清楚了,然后他听完,脸色变得很凝重。

    “天穷,既然刚才浪里龙都跟你说了,你还这么不小心,如果刚才不是有人碰巧救了你,估计现在躺在这里就是你自己了。”丁亮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我也没有想到对方下手这么快,看来真的是欲除之而后快了。”我叹息道。

    “所以啊,你以后没事千万不要出门了,即使有事也让别人去做,呆在家里怎么都比外面要安全得多,你说是不是?”丁亮为我想的很周到。

    我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说,“这个尸首怎么办,虽然我是目击证人,但人家毕竟是为了救我,要抓出这个人么?”我知道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虽然对方是因为救我而杀了人,但说不定警局还会通缉她。这就是法律跟人情相冲突的地方。

    “看看再说吧,我们要先查查这个死者的背景,看是不是有重大犯案前科的,如果是,那么什么都不必查了,这样的人本来就死有余辜,放心吧,救你的人不会被抓到的。”丁亮明白我的顾虑,给我保证道。

    “恩,我明白的,那么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呢?”我看着丁亮,再看看的士车上躺着的杀手尸体,心有余悸的说。

    “我叫人过来清理下这边的现场,毕竟死人也不是小事,警局得备案调查的,你来这边签个字,走个过场吧。”丁亮叫我过去签字画押,怎么有点像屈打成招的状况?

    我有些施施然的走上前去,然后在丁亮递过来的签字簿上短短的签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我不小心瞄到了上面的一些字眼,汗滴滴,丁亮居然说这个歹徒是因为枪械走火意外死亡的。

    其实警局里的黑幕事件我也不是不知道,甚至听很多人说过什么官官相护的话题。只是今天真正的发生在我身上,而且我还不是官,而丁亮也不是坏人,我们只是善意的谎言,但确实验证了那句至理名言了。

    这样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是在是觉得好像是活在梦中一样。虽然之前浪里龙警告过我必须要小心有人会暗中偷袭我,除了大价钱来买我性命的人当然不会派一些无名小辈来对付我了。

    只是我第一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来的这么快,第二呢,我也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没有想到对付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居然出动了枪械。而我是很对枪支类的器械是非常敏感的,不仅敏感而且很恐惧。

    所以今天的事故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不知道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又该怎么办,难道还会有好心的人士恰巧的救了我么?

    我胡思乱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丁亮已经叫人把现场彻底的清理了一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一径的发着呆。

    “好了,我已经叫人做完笔录了,我送你回家还是你自己搭车回去?”丁亮没事人似的走过来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还是我自己走吧,今天辛苦你跑了两趟,够累的吧。”

    丁亮突然笑了,“还真不习惯你这样说话的样子,对了,你是不是一直对枪支过敏啊,否则照刚才那情形你也可以反击的啊,是不是自然的抵触?”

    我点了点头,“可能是之前遭袭过一次,所以留下了阴影,现在只要看到枪支我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肢体了,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

    丁亮皱了皱眉,“那这样以后有人再偷袭你,那你不是连反击的余力都没有么?这样可危险啊。”

    “又能怎么办呢,唉,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这话也说回来,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持着枪械四处行走啊,难道你们都不管么?”这是我心里的疑点,为什么杀手就可以买枪杀人,我们平民百姓只有乖乖等死的份?

    “其实他们都是走私过来的枪支,也没有经过我们这边的程序,所以很多事情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不过,我们警局跟海关已经加大力度对这一块进行核查了,应该还是有点作用的。”丁亮也只能这么回答我了。

    一个国家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很多人都会千方百计的找路子给自己赚钱花。很多人事为了讨生活,可有更多人是在靠剥削别人的钱来给自己用,所以谁也不能怪谁,谁也怪不到谁。

    像我们这些没权没势的平头百姓只有自认倒霉了。“恩,我也了解你们的苦衷,不过,算了,反正命不由人,随天吧。”

    丁亮突然呵呵一笑,“这次出击他们失败了,也不会轻易再下手了,应该要过段时间。所以你这几天是安全的,不过还是的给你想个法子,要不我派几个人保护你吧?”

    我摇头,“我自己的本领自己知道,几个人还是近不了我身的,只是对枪支的这个弱点我没办法克服,你派人保护我也起不了很大作用的。而且还浪费警力之源,我可不敢当。”

    其实我已经在心中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所谓所有的事情都要从源头做起,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唯有找她了。

    我跟丁亮告辞回家,他也没强着说要送我,大概也知道我现在的还是安全的。而且他看我一脸淡然的表情,知道我心里已经有谱了。

    我的确是有谱了,所以这次干脆搭公交车,车上很多人,已经没有地方是我的了。所以我随便找了个地靠着,就在这个时候上来了一个老人家,是一位老奶奶,她手里还牵着个小女孩子。

    由于老奶奶上来就站在我边上,所以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腾出来自己的位置给她们先站着。我是站在了一个扶手旁边的,这样她们就可以抓着扶手稳住自己的身形了。

    我的本意是如此的,然后我想到车上那么多人总会有人出来让个座给老人家坐吧。毕竟谁人没有爹妈呢,如果自己的爹妈在车上也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都不管不顾么?

    我往旁边移动了一下的时候,估计老人家已经是看出来我的意思了,所以她朝我友善的点了点头。然后她就牵着小女孩子站在我身边,我网四周扫视了一番,在我的右手边就坐着一对年轻的情侣。

    男人的手放在女人大腿上轻轻的抚摸,女人很享受的把头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两人状似很亲密的样子。我的对面是一个白领穿着的男人,大概是跑业务的吧,看他手上拎着的公文包很像。

    他也没有丝毫要让座的意思,索性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这丫的我见到老人家上车之前他还在翻看着自己的触摸屏的手机,这会子倒知道伪装起来了。

    然后在业务员前面坐着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很像是红楼梦里的王熙凤的角色。她长得就是一副刻薄的样子,打扮的倒是很洋气。

    看完了这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我心里已经大概有谱了,靠他们来让座是绝对不可能了。所以我当机立断的想了个办法,然后我突然朝着我右手边的位置大喊起来:“啊,有老鼠,好大一只老鼠。”

    我这么一叫,那个正享受着男朋友抚摸的年轻女孩子果然惊叫起来,然后急忙扯着自己男友站起来向外面走去,边走还边喊,“太恶心了,车上怎么会有老鼠,亲爱的,你快帮我打死它。”

    “在哪呢,好,我帮你打,帮你打……”话虽是这么说没错,可半天了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难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分男女都是害怕老鼠的么。

    我摇摇头,难怪现在的老鼠越来越猖狂了,已经远远脱离了它们本来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命运了。它们倒是可以大摇大摆的在马路上穿梭自如起来,这也的仰仗于人类的恐惧心里。

    想起以前茹毛饮血的祖先们,在那个时候老鼠哪里敢出现在人类的视线里,即便不是那个时候,70后的人们有谁会怕老鼠呢。可是现在是90后的天地了,在他们眼里,老鼠就是恐惧的东西,所以不单单是怕老鼠,避之唯恐不及。

    两个年轻人离开座位后,我赶忙向前一步,占了位子,然后笑着对老人家说,“一只老鼠他们连座位都不要了,老人家,您带着小孩子坐吧,站着挺累的。”

    老人家啊倒是善良,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对青年男女,那女滴现在还不敢过来把头埋在男友的怀抱里。“这有点不好吧,座位是他们的,我们坐了……”

    “喂,你们要过来坐么?”我故意朝着那对年轻男女说。这个时候整车的人都看向他们的方向。那男的本来一脸的愠色,他大概也明白了是我在整蛊他们,所以正准备找我责问几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