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59章:有种就三条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4:16Ctrl+D 收藏本站

    第259章:有种就三条

    所以早有人给里面的浪里龙通报了,所以丁亮的下属才冲到门口,里面就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穿着风衣的男人。这阵势还怎有点上海滩许文强的感觉,只是这个冒牌的许文强没有真的那么帅气。

    不过这身材还真的挺像的,我有些啧啧称赞,至少有190吧。正所谓身高是我永远的心痛啊,我就觉得自己170的身高太矮小了,所以看到比我高的人都忍不住的会羡慕一翻。

    “是他在闹事么?”丁亮也看到了门口的风衣人,他低着头问我。

    我其实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就是浪里龙,不过在他开口说话后,这种不确定就完全消失了。

    “呵呵,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警察局的丁副局长驾到了,怎么也不通知我浪里龙一声,看都没有来迎接。”浪里龙倒是很客气嘛,而且居然知道丁亮的大名,我禁不住对身边的这个小子开始另眼相看起来。

    丁亮其实根本就不认识浪里龙,不过他见对方这么客气倒也不好强来,就也打哈哈道,“既然是认识的,就万事好商量,我这位兄弟有个朋友是这家店的老板,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一场误会嘛,都是一场误会了,其实是我和这里的老板娘是旧识,我们聊聊天,然后兄弟们就担心会有人进来打扰,所以才守在门口不让人进去。”浪里龙倒是解释的很合理。

    只是不知道他何时认识这里的老板娘了,如果说认识全莉,那为何又这么大阵状呢。而且全莉还关掉了手机,单纯的朋友式的聊天,用得着不接电话关掉手机么?

    我才这么想着的时候,张一顺站不住了,他走前一步,“你这小子,你把全莉怎么了?快让她出来,有种我们就单挑。”

    “哦,这位是?”浪里龙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张一顺,我感觉他心里是不屑的,所以这种感觉也影响了我的心情,我心情非常的不爽。

    “怎么,嫌我这位兄弟不够分量跟阁下单挑么,要不我来代替我兄弟怎么样?”我走前一步,闲闲的说。

    “哦,那你是?”浪里龙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么多人站出来想跟他切磋。毕竟平日里只要报出他的名号谁人不离他远远的,谁人敢惹他呢。

    “里面的老板娘,你的旧友是我的妹子,你说我是谁呢?”我微微一笑道。

    浪里龙突然抱拳,“哦,原来是秦天穷,秦大哥,久仰大名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

    瞧这文绉绉的词句,我怎么听着都有些别扭,不过挺受用的,看来这个浪里龙还是知道一点规矩的。只是不知道的是,是谁在替我跟他宣传了我的英雄事迹,所以他知道我的名号。

    “呵呵,既然是相识的,今日这架我们就不用打了吧,进屋说怎么样?”我是想快点看到全莉,看她是否安然无恙。还有就是想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做个判断啊。

    “没问题啊,都进来,刚刚是手下的弟兄没长眼,不认识你秦大哥,莫见怪啊。”浪里龙两手一拱,让我们进去。

    我当然是毫不客气的一马当先就进去了,丁亮尾随其后,张一顺这小子刚在浪里龙哪里吃瘪了,所以心情很不爽。

    浪里龙见我们都进去了,才跟在我们后头也进了屋。

    我们进屋后才发现屋子里坐着两个女人,一个一脸平静神情的是全莉,另外一个美艳的女人,但一脸的怨气,看来就是刚才说话的女人了。我进去的时候,全莉看到是我,惊喜的站起来。

    “秦大哥,你怎么来了?张一顺呢?”她敢情还不知道张一顺为了她在门口差点跟人打起来的事情。

    “叫我啊,我来了,小莉,你没事吧,可担心死我了。”张一顺说着话,就走上前去,重重的保住了全莉。

    全莉笑着推开了张一顺的手臂,“瞧你,这里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回避下。你怎了就来了?还有警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无语的抬头问苍天,这正是我想问她的呢,他倒好,一字不差的问起我们来了。不是她在电话里惊叫了一声,然后张一顺就紧张的扯着我就跑嘛。

    “那个,你没事吧?之前电话里你不是惊叫了一下,然后手机也关机了,我担心出事,所以就跟秦天穷一起赶过来了。”张一顺赶紧打量了一下全莉周身上下,看是否有不妥的地方。

    “呵呵,我没事,真的,其实那个时候确实是她吓了我一跳,”全莉指了指对面的女人,“她跟我有些误会,然后跟浪里龙大哥也有些误会,所以就让你们也误会了。”

    误会?还这么多的误会,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眼巴巴的赶过来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原来真的像浪里龙所说的,他们都是认识的,那么我们来到这里岂不是空忙一场啊?我又一次无语了。

    “这个,既然是误会我们也就不说这个事了,对了,我有一个事不明白,可否请浪兄解释下。”我转过头看向浪里龙,希望他能解开我心中的迷惑。

    浪里龙显然是么有想到我居然有事情要麻烦到他的,所以有点受宠若惊的笑了,然后说,“秦大哥有事只管吩咐,兄弟一定万死不辞。”

    我制止了他,然后说,“浪里龙兄是什么帮派的?”“御龙帮啊,我底下的兄弟没跟你说么,我们御龙帮是跟颜玉帮并列第一的帮派,这些秦大哥不知道?”

    他显然是惊讶我居然不知道这些事,其实我自己都有点惊讶,为何我要知道这些事呢。而且他又是如何知道我的事的,并且还对我这么的客气,肯定是有原因的。

    “呃,这么说吧,我其实对你们帮派之间的事情不了解,只是刚好的认识了几个你们中的人而已。那么,浪兄你是如何得知我的呢?”我有些不解道。

    “呵呵,这事还得从前段时间说起,我们头领一直爱慕颜玉帮的头领,前阵突然领回她,不过是昏迷不醒的,我们都纷纷猜测啊,他们两个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说到这里,浪里龙还故意吞了一口口水。

    这口口水把一些正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几位观众给惹恼了,首先是丁亮不耐烦的说,“浪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后来怎么样了?”

    “是啊,我们都想听接下来的故事,快点说啊。”这声音是丁亮后面的属下发出来的。当然除了他的手下,连浪里龙的手下也听得是津津有味的,整个大厅围满了兵贼一伙,要是不相干的人进来这里看到这幅情景,一定要感叹狼鼠一窝的惨状。

    只是这幅和乐融融的情景我还是蛮满意的,就因为这一个故事的吸引,还是我首先发问的。所以最大的功臣还是我,只是不知道政府相关部门知道我的这个贡献,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劝服黑白两道和解,这样的贡献是不是值得嘉奖呢。

    估计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所以浪里龙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我赶忙回过了神。

    “然后在我们头领的帮组下,颜玉帮的头领苏醒过来,她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狠狠的跟我们头领打了一架。这一架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道他们大战了多少个回合,总之是白天战到晚上,晚上又打到白昼。最后,我们头领赢了。”

    “这赢了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我们头领赢了还要向颜玉帮头领道歉,说不该带她回来救治。然后不知道怎么的,颜玉帮头领居然就住下来了,最后他们两人居然决定要成婚了。”

    浪里龙说到这里,又吞了口口水,这下所有的人都不耐了,都一齐催着他继续往下讲。我从一开始听就知道了,他们果然是黑影的手下,那个救了颜玉帮头领的不是黑影还有谁,冷颜玉上次原来是被他带回帮里了。

    只是,我听了大半天的,怎么就没有一个事是提到了我的,讲了这许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忍不住还是问了,“浪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你讲许多都没有我的事啊。”

    “不要急嘛,接下来就到你的部分了。”浪里龙接过来手下递给的茶杯,然后喝了一口,才又继续说,“本来他们都商量要结婚了,可有天晚上,不知道颜玉帮的头领发生么疯,居然又跟我们头领吵了起来。”

    “哦,吵了起来?是为什么事呢?”有多嘴的问道。

    “我们也觉得奇怪,所以就都关注了这个事情。他们口中提到了秦大哥的名字,然后颜玉帮头领就说要去找秦大哥问个清楚,最后我们头领就同意了,说是如果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那他们就要成婚,如果她猜对了,那么她可以离去。”

    啊,原来这件事是因我而起啊,我想起来那天在拐角处冷颜玉把我堵在了墙角处说的话。她那意思原来是问我爱不爱她,会不会为了她抛弃这里的一切跟她走。

    我记得当时我的回答是恭喜她要结婚了,然后还说自己不适合她那个世界,就是委婉的拒绝了她才对啊。那么后来她还是决定回去跟黑影成婚了,所以我是这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了?

    只是我这么一个人,他们御龙帮应该恨我才对,毕竟是我抢了他们头领的女人,虽然我从没有这么做过,但事实就是如此的造成的。我是无心之过,却让冷颜玉差点跟黑影分开。

    但现在浪里龙对待我的方式实在让我不解啊,他不但不恨我,而且好像还很礼遇我的样子,不仅是礼遇还带有一种崇拜的心理。

    “现在你们头领跟冷颜玉结婚了么?”我直接问道。

    浪里龙眼睛睁得老大,“哇,你居然知道颜玉帮头领的名字,你真了不起啊,连我们头领都不敢直呼她的名,你真是神了。”

    我翻翻白眼,已经记不清自己这个动作今天一天里做了多少次了。只是这些个人实在是让我不知道作何解啊。

    “那个,你是不是很崇拜我?”我干脆的问道。这一问,让张一顺和丁亮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心里肯定在想,这小子是自多吧,人家一黑社会老大用得着崇拜你这个无名小卒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