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46章:求爱不顺的打击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2:37Ctrl+D 收藏本站

    第246章:求爱不顺的打击

    我见了也觉得有些可爱,全莉还小啊,当然是宠溺她的人越多越好,“其实病人有的时候见见太阳反而有助于病情的康复,如果医生允许,就带她坐轮椅出去呼吸下新的空气也好的。”

    祁连听到这里突然奇怪的转过头来看我,“天穷,从你说话的口吻,我感觉你应该是一个比较细心入微的男人,跟我从琴那里听来的你的消息一点都不同哦,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呢?”

    其实我哪有这么多面呢,只是不知道琴姐跟祁连是怎么说我的,花心萝卜?风流种子?还是说我玩世不恭,不负责任游戏花丛?呵呵,这些词用在我身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哦,那说说看,琴姐是怎么说我的?”我侧着头笑着对祁连说,示意我不在意的。

    祁连想了想,然后问我,“男人一辈子有一个钟爱的女人就好,而且如果这个女人也爱他,那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你说对么?”

    祁连根本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他要说的答案,其实跟我猜的没两样,琴姐果然在他面前是大大的丑化了我的形象。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就是这样的人,至少表面上我看上去还是这样,老婆孩子,情人,什么都有。

    “祁大哥,你觉得只有两个人的爱情才算是真爱么,如果是四个人的感情算不算是真爱呢?男人一辈子注定就只能爱一个女人么?”我的这些话虽然是说给祁连听的,不如说是给自己听的,因为一直以来我也有这样的疑问。

    每次在张小浪这么质问我的时候,我都想问问自己,好好的想想,到底我爱不爱杨氏三姐妹,或者只能选择爱她们一个呢?

    “你的问题我无法给你直接的回答,但在每个人心里至少都有个对真爱的衡量的标准。而这个标准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觉得有钱就是幸福,而有的人是只要精神富裕就够了,钱多钱少并不在乎,你明白么?”

    祁连的话我是懂得,杨氏三姐妹跟着我难道就是为了钱么,当然不是。我现在几乎跟一个穷光蛋差不多,我们是因为真心相爱,有了感情,所以才选择在一起相恋相爱。

    爱情是唯美的,可爱情同时也是最痛苦的,有人欢喜必定有人忧,所以要想端稳这碗爱情的水,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在坐着祁连的车上,我一直都想问他一件事,那就是以琴姐这么彪悍的个性,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爱上并与之喜结连理。

    一般来说女人太过强悍男人则会避而远之,一是因为受不了求爱不顺的打击,毕竟男人都是爱自尊的;二是女人个性过强,男人面子上过不去,也不会有好结果。

    但反观祁连跟琴姐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恩爱如常,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学问,这也是我急于知道的原因。但如果我这么直截了当的问了,显得自己又很没有涵养似的,真是要命啊。

    “你的手还疼么?”祁连这个时候突然问起了我的伤势。我抬头看了一眼,其实这个时候虽然是有点疼,但如果不是他提醒,我的心思早不在这上面了。

    病是不能娇宠的,一个人得了大病,也要装作没病似的,药当然不能忘了吃,但吃过药打过针还是要跟平常一样的生活作息,这样病才不会觉得自己存在的重要性,也就好的快。

    或者我这种理论是有点歪理的性质,但是在多数人的眼里,的确是有些歪理了。我只能说,这个病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遭遇的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病情的反复程度也不一样。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问祁连,于是便道,“我的手早不疼了,不过就是心里老有个疑问在纠缠着,不得其解,你能帮我解答下么?”

    “恩,乐意之极,说吧,绝对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祁大哥也难得的幽默了一回。每次看到他都觉得这个人很正直,话不多,但是句句在理。虽然我跟他也只见过两次面,但看一个人足够了。

    “祁大哥,你跟琴姐结婚多久了?”我决定还是从源头开始说起来,必经直接开头就问人家结婚幸福与否,似乎不大妥当。

    祁连继续开着车,望着前方,很随意的说,“十年零三个月十三天,过了今天就是十四天了,呵呵。”

    汗滴滴,记得这么清楚,这人脑子是不是整天就光记着这个事情了?我心里有些发怵。他要么是婚姻生活过的太美满了,所以难以忘记,每天记着数着。要么就是婚姻生活太悲惨了,度日如年,所以也记着数着。

    可看着他轻松自如的表情,以及说起这个日子时满脸的幸福微笑,任谁都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可到底是怎样的魔力能让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对自己的老婆和婚姻这么上心呢。

    如果有人问我,跟小漫微微她们认识多久了,我可能大概说的出几年了。但要说哪一天认识的,几点钟认识的,我只能摇头不知了。说实在话,我连第一次见面杨微是穿的什么颜色衣服都记不清了。

    所以除了佩服祁连的高超的记忆,再就是佩服她的用情至深,已经不是我能比拟的了。所以我觉得自己有些汗颜,在他面前却是深深的感到了这种感觉。

    “祁大哥,你们结婚这么久为何不要个孩子呢?”我脱口而出,毕竟一般的婚姻生活都不会少了孩子的存在,除非是特别不喜欢还得丁克家庭,但我觉得现在不喜欢孩子的家庭几乎不会有。

    如果是因为工作或者别的原因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可祁连的事业有成了,琴姐的事业也稳定了,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孩子,我就不能理解了。

    祁大哥听到我这么问,有些诧异,然后又释然了,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我不明白的东西,好像是有些伤心。只是这种感觉消逝的太快,在我还来不及看清楚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恢复正常了。

    “琴的身体不适合孕育小孩,所以她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我和她妹妹身上,这也是她一直觉得有愧于我的。其实有没有孩子真的无所谓,当然有一个我们的爱情结晶更好了。”祁连的话让我着实大吃一惊。

    我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问话会触及到对方的龙鳞,没有孩子,生活中少了那么多的乐趣。看祁大哥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孩子的吧,可他却没有丝毫怪琴姐的意思,反而加倍的宠爱她,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值得我钦佩的。

    “也是,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白头偕老,即使没有了孩子也能美满幸福。对了,如果你们想要孩子,可以去领养一个,很多生下来就没有父母的孩子,她们更需要社会多一点爱。”我这样的说话口吻有点像是卖挂广告了,嘎嘎。

    广告效应从来都是不错的,虽然广告花费的成本也高,但一件东西如果不广告那就很难被人称作为品牌,特别是请的广告模特还要是出名的当红明星,就更显得有档次了。

    所以在我这样有说服力的人广告下,祁大哥果然认真的思考一下,“你的这个建议还真不错呢,我和琴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现在领养一个孩子,既帮助了孩子的成长,而且我们的生活也增添了很多乐趣,真是好事,好事啊。”

    呵呵,么有想到自己一个无心的建议居然能帮到祁大哥和琴姐,也算是功德圆满了。正说着,医院也到了,祁大哥要去看全莉,他问我要不要他陪同我去看医生,我觉得有点小题大作了,本来就是小伤。

    然后我们分道扬镳,我去医疗室包扎伤口,他提着保温瓶去病房。医生看了我的伤口后,摇头生气的说,“你这个人真是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伤口这么深,你就这么随便包扎一下万一感染了你的胳膊就有问题了。”

    啊,不会吧,这么严重么?我还以为只是小伤呢,看来真的是我的身体底子好,所以在医生看来很严重的伤口在我感觉就是小菜。只是我这样随便包扎了一下,但血至少是止住了啊,这医生真是伤了我的自尊心。

    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都有随叔父上山采药,医治动物的伤口,我是最拿手的。现在被医生这么一批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谁让人家是专业的收费医生呢。

    所以我乖乖的接受了医生的批评,然后屁颠屁颠的交钱买了药,最后再让医生看了下诊断报告,然后吩咐我几天内不可以洗澡,不可以进水,不能吃辣的东西……

    医生说了很多要注意的事项,我看着被包扎的跟个馒头似的手臂,还是有些觉得还是自己包扎的简约大方,至少能见人,而且一般人见了不会觉得我是受伤的病人。

    可这医生一包扎之后,我走在大马路上,都会有人给我让路了,我是病人嘛,毕竟这病人磕了碰了,有个什么闪失的,也不好交待不是。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还是先去看看全莉,这妮子估计是闷坏了,陪她解解闷去。

    可才走到她病房,就看到琴姐跟祁大哥并排背对着我站在全莉病房门口商量着什么事情。其实我不是有意要偷听的,只是我耳力向来就好,然后他们的交谈声也有点大,我就全听到了。

    “祁连,你说张一顺这小子人品倒也过得去,就不知道他家里人怎么样,要不我们哪天一起约出来见个面,然后商量一下把他们的事给办了?”琴姐的语气倒是很兴奋似的,毕竟嫁妹妹跟嫁女似的。

    祁连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有点发展太快了,不如我们静观其变,看他们怎么发展再作决定吧,毕竟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瞎参合了。”祁大哥思考的比较稳重,他站在了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

    琴姐听了也点了点头,“你这么说倒也是没错,只是我担心夜长梦多,现在很多小伙子都靠不住的,今天觉得你还不错,没准儿明天就另攀高枝了。我也是看着小莉很喜欢一顺,这不才想的这个法子。”

    祁大哥笑着刮了一下琴姐的鼻子,这个动作在我看来就好像是在她脸上摸了一下似的。“其实你是看的不好一面,也有很多男人是很顾家很有责任心的,比如你老公我啊,对不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