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45章:幸灾乐祸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2:22Ctrl+D 收藏本站

    第245章:幸灾乐祸

    我拨打了丁亮的电话,才接通电话就听到丁亮大声的说,“你这小子到哪里去了,昨晚上一直拨打你电话,都无法接通,你不是说有一个小偷要交给我么,我的人到地方一看,鬼影都每一个,是玩我呢?”

    耳朵都快震聋了,估计是跟王敏那妮子呆久了,连狮子吼都学会了,还真是消受不起啊。我掏了掏耳朵,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都怪你的人到得太晚了,小偷都让自己的人接走了。”

    “什么自己人?你说清楚点啊,哪里是自己人了?”丁亮还在那边吼着,这小子嗓子眼怎么受得了啊,天天这么吼着说话。

    “你到某某来吧,这里现在除了人命案,你再不来我就要挂了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相信不出十分钟,他的身影就会出现在我面前。

    有的时候男人还是必须倚靠兄弟的,所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虽然这句话也有不对的地方,但也有对的地方。兄弟在这个时候就最重要了,而且兄弟是否如手足在这个时刻也是最能检验出真假的呃。

    十分钟后,丁亮驾着他的坦克车一路冲过来了,天,他居然带着一整队人马,这是飞虎队么?看到一个个整齐排着秩序下车的警员,我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

    “地上躺着的都是?”丁亮还真是言简意赅,估计也就只有我听得懂。

    我大手一挥,“都捉走吧,一个不留。”于是丁亮指挥着警员们把地上所有人都抬到了警务车上。

    警员的力量是无穷的,而且极其快速利落。“你小子,还真是可以的,居然带这么多人过来,是担心我死掉啊。”

    “是担心你没死掉才对,你这九头猫,哪里有事就一定有你的份。对了,这是演的哪一出呢,人我给你捉回去了,你总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丁亮打趣道。

    于是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丁亮交待清楚了,包括昨天的小偷被假便衣带走的事情。我大概推测出昨天小偷肯定有接应的人,一般在公交车上犯案的小偷们都会有接应的同伙,这样方便他逃脱。

    而我昨天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然后我打电话给丁亮的时候,小偷的人听到了我跟丁亮的谈话。这个接应的同伙也是很聪明的角色,立马将计就计,就使出了假便衣这一招蒙混过关。

    昨晚我在白云身上翻云覆雨的时候,估计这帮小偷们正在偷着乐呢,把我给玩耍在鼓掌之间很过瘾吧。nnd,刚才就应该多揍他们几拳,以消我心头之气。

    不过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他们已经得逞了,为何还要来找我麻烦。而且他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难道真的是大街上随便撞见我,然后决定修理我一番?

    还别说,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多无聊的人总是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所以我就不想多想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这个大牛人也有认栽的一回了,这个事情我得给你好好做个宣传,看看敏敏怎么说,估计会乐坏了。”丁亮得意的看着我哈哈哈大笑。

    敢情我的人缘这么差啊,出了事情,一个个的幸灾乐祸不说,还要帮我微博广播一下么?

    没好气的捶了丁亮一拳,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你如果有时间帮我密切关注下于景田的动向,看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计划在实行?”

    丁亮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你跟他还没有结束啊?”他的本来意思是问我跟二股东的事情怎么还没有翻过去。只是现在不是我想不想翻页的问题,而是二股东一再置我于死地的企图让我很恼火。

    “算了算了,还是赶紧去看你的伤吧,你看又出血了。”丁亮突然瞄到我胳膊上的烂布条,有些担心的说。

    大人们常说,小孩跌倒时,若左右一瞥,没有大人在身边,竟便不哭,干脆自己爬起来算了---有人呵护你的痛楚,就更疼。没有人,你欠矜贵,但坚强争气。

    所以我是非常的认同这句话的道理的,即便是刚才跟那些歹徒打斗的时候我都感觉不到疼。当他们全都倒地后,我才记起了自己原来也受了伤,然后经过包扎了,现在经过丁亮一提醒,居然发现这个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伤口就如同小孩跌倒,没有人提醒的时候一点事情都没有,因为连自己都忘记了。可经得人提醒了,它就显得更加娇贵了,血也开始流出来了。

    没办法,我只能认命的坐着丁亮的车去医院包扎了,毕竟医生的医术还是比我要好很多的。人家能收那么昂贵的医药费诊疗费也是有原因的,几毛钱的白菜跟几元钱的花菜虽然都是菜,但就是价格不一样。

    “糟了,到点了,”丁亮突然大呼小叫的,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他一看到手表就开始这样了。

    我不以为然的说,“有急事啊?就去办你自己的事吧,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了。”

    丁亮搔了搔头,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孩子喂奶的时间到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家一趟。”

    我无语了,彻底的无语,本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结果是小孩子喂奶这种女人才能做得事。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也懂喂奶?这孩子要吃奶不应该是找娘么,找你这没有源头的爸干嘛,你生的出奶啊?”我没好气的开始挤兑他。

    这个男人,自从结了婚生了孩子,就开始没有一点男人的自尊了,整天的围在老婆孩子面前屁颠屁颠的无所事事。唉,所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更加是男人的坟墓啊。

    “你不清楚的,唉,怎么跟你说呢,你有没有喂小孩子喝奶的经历,跟你说了也不懂。”他有些纠结的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摆了摆手,“我是不懂怎么给孩子喂奶,你懂啊,那你回去喂吧,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丁亮见我生气了,便急了,脱口而出,“那啥,孩子不是长牙齿了么,有点咬敏敏的那个地方,所以必须我在旁边看着,一咬了,我就要负责把孩子的头托起来,这样她就不会咬了,你明白了?”

    看着丁亮一脸希冀的目光,我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这么深奥的道理估计只有他才明白。孩子长牙早啊,这么快就知道要咬人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多月的孩子喝奶会咬人的。

    我有些暗笑的看着丁亮傻傻的表情,“你这样子持续给孩子喂奶有多久了?”王敏这丫头整丁亮的套路还真的是层出不穷,连这招都想出来了,真亏她能想出来。

    “好像有一段日子了,不过我有的时候看着宝宝嘴巴张开的时候,注意到并没有牙齿,于是我就问了敏敏,她居然骂我,说孩子即使没有牙齿也会用牙龈来咬的,牙龈咬的更疼。”丁亮有些无奈的说。

    听了丁亮的话,然后看着他无奈的表情,我实在忍不住了,肚里已经笑得内伤了,再不发泄出来估计连外伤都会有了。

    “那个,你去百度搜索一下,小孩大概什么时候会开始咬母亲的###,对了,你不用顾忌什么词汇,就打###上去,估计能得到比较准确的答案。”我开始指点丁亮,也算是对他这么及时来援救我报恩吧,至少他知道了真相以后就不用赶点的回去喂奶了。

    “你,你是说敏敏骗我?”丁亮果然不傻,很快就听出了我的话外之音。

    我摆摆手,“别,我可没这么说,你回去不要在那丫头面前提我啊,否则我下次见到她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说完我赶紧催丁亮送我到医院去。

    谁知道这老小子急着回去上网查个究竟,居然说看我伤势也不严重让我自己下车打的士。于是我在去医院的半路上被一个急着回家喂奶的男人给抛了下来,然后沮丧的看着他驾着车跟烧了尾巴似的扬长而去。

    这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的后果就是这样,如果我刚才能忍住了,或许现在还在去医院的路上呢。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叫我到哪里去打的士啊,难道我也要牺牲色相,露出我的大腿,勾搭一下路上经过的火车司机?

    正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还真的有一辆轿车在即将经过我身边时又驶回来停在了我身边。“你是秦先生?这么巧?”一辆宝马车里居然探出来一个熟悉的人头,这个人不就是祁连?

    对了,之前是在医院里见过面的,在全莉出了车祸的那天,真是巧啊。我连忙伸出了手跟他的握在了一起,“祁先生,真巧,你这是要去哪里?”

    “呵呵,我要去医院给全莉和琴送汤,你呢,又是去哪里,怎么没有搭车?”祁连看我有些狼狈的样子,估计有些好奇,可良好的修养让他没有能直接问出口。

    “哦,我是有些事,然后朋友走了,我正准备拦辆的士车,可是没有拦到。”我有些难为情的说,一般的人都会有车的,只有我这种对车敏感的晕车类人士到现在都没有去考驾照,自然就没有车了。

    祁连看着我绑着烂布条的胳膊,有些担心的问,“秦先生胳膊受伤了,还是去医院里看一下吧,这样的天气如果发炎了也很麻烦的。”

    其实我就是要去医院的,不过被祁连说出来了,我就装作是盛情难却的样子勉为其难的答应上了他的豪华跑车。

    “天穷,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老是叫先生显得太见外了,毕竟你可是全莉的干哥哥。”祁连笑着对我说。

    我赶忙回应,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啊,“祁大哥,你过谦了,我应该叫你大哥才是,对了,全莉现在好些了么?”

    其实我更想问的是她跟张一顺闹的如何了,上次在医院里一别之后我就没有再去看过她了。因为她身边有最疼爱她的三个人照顾着,我这个干哥哥只有靠边站了,所以就自动弃权了。

    祁连看着前方,他开车的时候目光一直是注视前方的,应该是个谨慎的司机,真奇怪刚才他怎么注意到了渺小的我。

    “她好很多了,只是还不能下地活动,把她给闷坏了,一直吵着要出去见太阳,真拿她没办法啊。”祁连的语气是宠溺的,然后笑着摇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