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40章:没有意义的事情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53Ctrl+D 收藏本站

    第240章:没有意义的事情

    “你跟我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从实招来!”这个时候才想起要问我这个事,还真是有点反应迟钝啊,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想。

    反正茹钟娟也是当事人,只要她不发话,我可以装作听不见,看茹小媚能拿我怎么滴,嘿嘿。果然,茹钟娟马上就接口了,“你能不能安分的吃好饭,就不能停一下不说话么?”

    “姐,人家那也是关心你,你是不知道,这个小子……”茹小媚突然脱口而出什么,然后又及时的停住了口。她想说什么?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想把我们之间的前尘旧事也抖落了出来吧。

    冲动害死人啊,我这厢有点着急了,幸好这个丫头及时住了口,要知道我刚刚才跟她的姐姐上了床。如果这个时候她爆料说我也跟她xo过,拿我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个屋子么。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不过看茹钟娟老神在在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茹小媚的话她听在了耳里,可丝毫反应都么有,还在喝着碗里的汤。

    我也定下心来,开始朝着碗里的汤进军,这个汤还真是不错啊,滋阴补阳,是一个好的补药,不能浪费了。可就是有人不让我喝的舒心,她见一招不成,便又开始了第二轮攻击。

    “秦天穷,你答应我的事情呢,怎么样了?”茹小媚这说话的口气让我很想把她从餐厅里丢出去,难道我是她的小弟或者使唤佣人么,这样说话的口气让我根本不想答话。

    见我半天都不吭声,她急了,“我问你呢,黑影到底在哪,他怎么还不来见我啊。”说实在话,我要是黑影,被这样的主缠上,也宁愿一辈子都不出来见人了,能躲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了。

    被茹小媚逼得急了,也是为了气气她,我索性就脱口而出,“黑影下个月结婚了,你没戏了,放弃吧。”说完这句话,看着对面美女惊骇的表情,我有些后悔了,指不定呆会得有什么惊涛骇浪的事情发生呢。

    其实这个时候走为上策,只是就这么灰溜溜的走掉,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损一个男人的尊严的。反正是黑影要结婚,跟我是无半点关系吧,我用不着害怕,镇定,镇定。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可真的轮到自己头上来了,看到此刻茹小媚咬牙切齿的表情,我还是有点担心的。禁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刚刚喝汤的美妙滋味此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瞟了一眼茹钟娟的位置,这位女侠,还是老神在在的坐着一动不动。

    看来救助无门,还是要自己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事。“其实你也不必伤心,如果真的喜欢他,还可以继续追随。如果只是玩玩,就没必要当真了,他结婚了,你再找更好的就是了。”

    我本是好意安慰她,谁知道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她突然就转过脸来恶狠狠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是不是你告诉黑影让他假意结婚来欺骗我的?是不是你在里面捣鬼?”

    我在里面捣鬼?天可怜见,我连黑影的面都没有见到,只除了那次冷颜玉受伤的一次。而且我就算见到黑影,他也不会听我的啊,我跟黑影可是势不两立的对头啊,因为冷颜玉的关系,他现在估计都想杀了我的心都有。

    可是这些我怎么跟茹小媚解释的清楚呢,再说我即使解释清楚了,她难道就会相信么。为了不要自取其辱,我还是决定三缄其口,看她怎么反应吧。

    “你们都是坏人,都想骗我,都想骗我,我是那么好骗得么,黑影,你给我等着瞧,我不把你那闹个天翻地覆就不信茹。”茹小媚很凶狠的说,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美女的脸上现出这种凶狠的表情。

    “小媚?你该醒醒了,人家都已经快要结婚了,你再追着人家不放没有任何意义啊。即使你真的让对方受到了惩罚,你的心就开心了么?你会幸福么?”茹钟娟终于开口了,还真是句句珍珠,每句话都说到了她妹妹的要害。

    “这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喜新厌旧,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既然对方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又何必苦苦的纠缠,还不如宽大一点,当是给自己一个崭新的生活,放过对方,同时也放过自己,好么?”茹钟娟不去做导师太浪费人才了。

    茹小媚突然抬起了头,“姐姐,你不明白的,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懂……”说完这些,她突然飞快的从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的小包,然后擦了把眼泪,夺门而出。

    这一连窜的动作实在来的太快,我们都来不及阻止,我欲追出去,其实也确实是想回家了,只是想不到更好地理由来跟茹钟娟说,她看起来不想我走一样。所以就相处了去追茹小媚为名,其实自己溜回家为实。

    只是我的脚才刚到门边,突然茹钟娟就扑了上来然后从后面用双手搂住我的腰,“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有了新人忘旧人?你走出了这个门,还会记得我么?”

    真是没有想到这么感性的话居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头先在床上的疯狂是我吃惊的,跟现在的婉约表情简直截然不同嘛。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倒是更搂紧了我一些。

    “这个,你先放开手,我要回家了,以后有机会再见面了。”我想告辞回家。

    “你要走了么?是回老婆孩子那里去,也对,孩子老婆还在家等着你呢,快回去吧。”她这自问自答的方式我也真是不习惯啊,她不会是舍不得我走吧,汗滴滴,这下就闯大祸了。

    我本意也是跟茹钟娟玩玩,反正她又不是玩不起,其实刚开始也是她主动的不是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觉得自己酒量应该没那么差得,才喝几杯就倒下了。

    虽然是迷惑着这件事情,不过自己醒来也没亏什么,反而有了一个美女陪睡,也就不多想了。可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美女居然会对自己动心,这可是我未预料到的事情。

    “你一早就知道我有孩子老婆的,所以我们现在说这些都无意义,不是么?”我试着开导她,希望她能明白我的心理想法。

    “恩,我知道的,当然了,我不会纠缠你的,只是真的有些舍不得你走。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么?”茹钟娟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问自答。

    我本来就不知道这种情况之下应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索性就不回答了。等着她自己透露谜底,果然她接着说,“男人最应该有的就是担当,你有担当,对家庭和老婆孩子,对朋友都是如此,所以,放心吧,我不会阻拦你回到老婆孩子身边的。”

    我算是有点放心了,她既然能思路清晰的说出以上的话来,证明她此刻的理智还在,我也能安然的离去了。是女人都会为感情所迷惑,从而做出一些让自己都感到疯狂地事情来,最终这些行为都会有损人不利己的成效。

    能做我身边的女人,自然是不能有这些缺点的,否则还怎么算是我喜欢的人呢。茹钟娟总算是我有些喜欢的女人了,她说了那番话后,就放开了手让我离开,我当然是毫不停留的离开了。

    只是在走出了那栋楼之后,我老感觉后面阴风阵阵,凉飕飕的,难道是有人在背后咒骂我?不想了,还是赶紧回家要紧,从家里出来都一天一夜了,还指不定小漫她们怎么担心我呢。

    我这回没有选择打的士了,而是坐上了大巴,毕竟我也不是有钱的主,打的士这种奢侈的交通工具还是让有钱人来做吧,我老实坐公交车比较靠谱。

    可难得的一次坐公交车,我居然看到了一个扒手偷东西。你说这扒手好死不死的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偷东西,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样的小偷居然也能光明正大的上了公交,难道中国的法律就这么不健全么?

    我在质疑中国的法律的同时,小偷已经从一个女人的宝宝里成功的夹出了一小钱包来,看着那钱包鼓鼓的样子,估计有不少money吧。其实这个时候我跟小偷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如果冲过去,不仅不能人赃并获,还可能撞倒人。

    该怎么办呢,眼看着小偷就要成功的把钱包装进自己的口袋了,这个时候我突然发出了一声大叫,“老婆,你怎么在这里?”我这一叫引来了众人的观望,然后我的手直指着对面的那个被偷包的女人,其实我连人家样子都没看清楚。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大婶了,虽然从侧面看身材确实是不错,但身材跟脸蛋是不成正比的,希望她年纪不要太大才好。众人又齐刷刷的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齐看着那个女人。

    而此刻站在女人身边偷了她钱包的小偷也不自然的欲挪动步伐向别的地方走去,终究是做贼心虚啊,他的手放在兜里,估计这个时候女人的钱包还在他手里攥着呢。

    我有些计谋得逞的心喜,正准备靠近去抓住小偷,可就在这个时候,被偷了钱包的女人突然也大叫起来,“我的钱包不见了,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我还来不及细想,在女人一阵抓小偷的惊呼中,车内的众人挤成一片,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翻看自己的钱包和手机在不在,哪有空理会这个女人的叫唤。

    而就在这个时候,公交车到站了,车门大开着,“司机不要开车门,我的钱包不见了,小偷还在车上。”这个被偷钱包的女人倒也不笨,还知道靠司机的力量来找回这个钱包。

    只是这个时候叫唤已经晚了,车门已经打开,而且小偷正准备第一个窜下去。此刻我也挤到了女人的身边,然后顺手抓住了小偷的手臂,反手一扭,就把他的手拷到了背后。

    “你干嘛啊,怎么打人呢,大家看看啊,这人跟疯狗一样乱打人,”这小偷还真是惯偷来的,学会了先声夺人这一招,看来还是个颇有谋略的主。

    我不动声色随便施展了一点手段,就把他兜里的钱包掏了出来,当然我的这一动作绝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所以当钱包从小偷兜里掏出来的刹那,失主也就是那个女人大叫了一声,“我的钱包怎么在这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