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235章 你流血了?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1:24Ctrl+D 收藏本站

    235章你流血了?

    我们必须悲哀的承认,很多时候都要戴着面具去过活,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对待不同的人,我们要用不同的方式和表情。

    虽然跟茹小媚还不是很熟,见过几次面,发生过一次性关系,照理来说还谈不上很熟悉。在现今这个年代,性关系就如同快餐便当,到了吃过即扔的地步,我们的观念在不断的变化,心计也就越来越深。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抱着防备的心理看待周围的一切。早已经没有了童年时代的快乐和童真,但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大多数时候被吃掉的是我们自己。

    所以茹小媚这样说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她的话只不过告诉我一个消息,二股东确实是万恶的根源。一个人有多坏,就看他结交的人有多恨他,一个人有多衰,就看他周围的朋友怎么对待他。

    二股东的恶早已不是我一言两语就可以描述清楚,他犯得事情估计一箩筐都装不下,所以茹小媚这么说的时候,我真的不惊讶。但看到茹小媚怨恨的神态以及她冰冷的语气,我禁不住开始怀疑二股东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非分的举动。

    我脑海里此时浮现二股东强迫白云跟他去开宾馆的情形,那双猪扒手放在白云肩头的画面。只是茹小媚怎么说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用的着这样低三下四的去讨好二股东么。

    我此刻的表情出卖了我的想法,因我脸上的猥琐表情茹小媚看的不耐,她突然冲过来给了我一拳。这女人,看起来娇弱,没有想到打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

    摸着被茹小媚打的有点疼的胸膛,我无辜的望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敢说你刚才没有胡思乱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我有打错你么?”茹小媚看着我狠狠的说。

    俗话说得好,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我可不能往刀口上撞,这丫的,发起火来估计能把我身上有毛的地方烧光,还是少惹为妙。于是我故意叹了一口气,“其实我都是为你鸣抱不平,你说你这样一个花样少女,为何也遭遇到这么多悲惨的事情呢。”

    其实我只是随口说说,鬼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悲惨的遭遇,不过看她整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而且出手阔绰的,我可以点都不觉得她有啥悲惨的。没有想到我的话一说完,茹小媚突然怔怔的看了我半响,然后扑倒在我怀里哭起来。

    软玉温香抱满怀,而且她柔软芳香的身体还在我身上扭来扭去,说不激动是假的。任何男人只要不是柳下惠或者同性恋,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身不由己的有所反应吧。

    我的身体也起了一丝的反映,大概是刚才没有被喂饱,那话儿也挺立起来。我竭力遏止住这种不应该有的冲动,人家小姑娘这个时候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如果还趁火打劫真就不是个人了。

    “你,你就不知道安慰我几句……”说这话,玉拳又朝我招呼过来,我的肩膀和胸膛都成了她泄愤的沙包了。

    “呃,小姐,我还真没学过怎么安慰一个哭泣的美女呢,你看你连哭的时候都这么千娇百媚,漂亮迷人,怎么就是跟别的女人与众不同呢?”我出声说道。

    这应该是最好的安慰了吧,这可是倾尽我一肚子墨水了,再难得,我也不会了。茹小媚突然笑了,然后破涕为笑的锤了我一下,“讨厌,你这人怎么这么油腔滑调”。

    我真是冤啊,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总之我的胸膛今天是要去跟她报销医药费了。所以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脸上也流漏出委屈又难过的表情,把茹小媚逗得笑出了声。

    “你这人,还蛮有味道的,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你这么有趣啊,”她歪着个头看着我,把我看的麻麻的。这个女人眼睛里的神情明显的告诉我一个深刻的事实,她估计是看上我了,这次是真的了。

    我可不希望自己被n个女人给惦记上,但我心里惦记n个女人都没关系,只要她们不要惦记我就行。如果让杨氏三女知道我在外面的这些荒唐事,指不定还怎么整我呢。

    “我可是一点味道都没有,不信啊?你咬咬。”我看茹小媚带着怀疑的神色看向我,索性把胳膊伸出去放在她嘴边,让她尝一下。

    “讨厌,人家不是说的这个,你故意的”茹小媚笑着骂我,然后看到我固执的眼神,她突然两眼滴溜溜的一转,我预感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两排贝齿还真的紧紧的咬着我的一块胳膊肉,然后一阵刺痛从我胳膊处传来。

    这女人还真咬,是属狗的吧,我直觉的想挥手打掉她的纠缠,可突然又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啜泣,“一会,就一会,让我咬一下,我要发泄……”茹小媚又开始哭了,她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奶奶的,你要发泄干嘛咬我的手臂啊,你自己没长两个啊,我没好气的翻了一下白眼。虽然不是特别的痛,但我估计已经溢出鲜血了,肯定是破皮了,幸好刚才没有伸过脸去给她咬,破相就更不好了。

    “你真好,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茹小媚在发泄够了后,终于是放开了我的胳膊。我赶紧抽回来看了一眼,妈的,居然真的出血了,這一吓咬的还真重啊,是来真的了。

    “我给你止血吧,口水可以止血的,我妈妈说的。”茹小媚又欺身过来,我有点害怕她的靠近,直觉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不相信我啊,你看你都流血了,多可怜啊,来吧,让我帮你止血,绝对就不流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看向我。拜托,我会流血也是拜你所赐好不好,还这样看着我,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

    可手臂上的血还在往外汩汩的冒,我这个不怕血的男人也禁不住开始有点发颤了。想到或许她真的有好的法子,便伸出手去看她怎么弄。令我惊讶的是,她突然替下头来,伸出了小香舌,轻轻的在我的伤口处一下下的舔舐着。

    我突然忍不住想呕吐的感觉,看着自己的鲜血在她的舌头上粘着,然后被她一口吞进了肚里。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没有,就跟亲眼看着一个食人兽在慢慢的吞噬一个活生生的物体一样的恶心。

    可茹小媚却把这个动作做的很精致唯美,她仿佛在欣赏一个美丽的物件那么的细心专注。我想抽回手臂,她牢牢的两手拽住了不让我动弹,然后继续舔舐着。

    我索性背过头去不再看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体会到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很舒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好像**就如潮水般袭来,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有些发抖。

    茹小媚可能没有感觉到我内心的激情澎湃,她还是专注的一下下的舔舐着我的伤口。突然我转过头去,就看到她低胸吊带睡衣里什么都没有穿,我这个角度可以一览无余她的美丽壮观波涛汹涌。

    而她的小粉舌还一下下的在我的伤口处打转,我禁不住看的有些心痒难耐。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扯住了她的身子往我这边一带,然后重重的堵住了她的香唇。

    她的嘴里还带着一丝的血腥味,这个在我刚才看着有些恶心的味道,此刻却异常刺激的充斥着我的心田。它仿佛是一丝调剂品,让我的味觉更敏感,我拼命的在茹小媚的嘴里挑逗着。

    她耐不住,开始慢慢的###,我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睡衣,然后直接攀上了高峰,开始抚摸揉弄。

    女人的身体是水做的,很快就融化在我的身下,任我予取予求。激情过后,她躺在我怀里,满足的喘息着,“你真棒,是我见过最棒的!”

    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听到这句话当然是有反应的,毕竟哪个男人在事后不想听到这样的夸赞呢。所以我又忍不住的攫住她卖力的表演了一回,爆发后我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昏睡过去。

    记不得多久,醒来的时候,茹小媚已经在吃晚餐了,我看到桌子上还有另外一份完好无缺的放着,知道那是为我留的。正好这个时候我肚子也咕咕叫起来,运动了一下午,可是滴水未进呢,便走过去,毫不客气的开始吃起来。

    “睡醒了?辛苦你了,只是这里没材料,要不然炖个汤好好慰劳一下你。”我听着这话,怎么老感觉好像自己是被保养的小白脸,然后每日乞讨着主人的赏赐呢。

    “几点了?我要回家了。”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哈哈一笑,然后腆过脸来,“还回去作甚,在我这里住下来算了,这里什么都有呢。”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还有未办的事情,不过家里还是必须要打个招呼的,也不知道奇骏在医院怎么样了。那小子闹将起来可是很难哄住的,想到这里,我打算吃完饭后赶紧打个电话给小漫问问情况。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