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25章:结了婚的男人别夜不归宿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0:29Ctrl+D 收藏本站

    第225章:结了婚的男人别夜不归宿

    物业还是挺热心的,大概是看着这么一个美丽的少妇,自然说话的语气也轻柔了几分,转而看向我,他有些奇怪,我们都是一个小区的,他自然是见过我,我也见过这个小伙几次,人还不错,挺实在的。

    “秦先生,你来这里有事?”物业小伙又热情的招呼我。

    “哦,没事了,我陪同廖小姐过来拿钥匙的,刚巧碰上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加上后面那句话,好像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不过做了就是做了,反正也没有做出格的事情,管它呢。

    “是的,我们在路上碰到了,就一起过来,聊了聊,谢谢你了,小王,我们走了。”廖小琴很客气的接过了钥匙,然后冲小伙笑了笑。

    “不客气,好走。”物业小伙在我和廖小琴之间来回扫视了几眼,然后突然了然的笑了。

    这个人真是有点讨厌了,之前还夸他实在呢,这就本相毕露了,还真是有点八卦啊。

    “你不要在意啊,小王是热心了点,对了,你需要回家跟小漫她们打个招呼么?今晚可是要跟我一起壮胆的啊。”廖小琴突然笑着对我说。

    我摸了摸头,是啊,今晚都要宿在她家了,还真是有点奇怪啊,两个人单独相处在一起也不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想想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喂,小漫么,我今晚不回去了,有事情在外面,你先睡啊。”

    杨微还在医院里照顾杨倩,所以我没有依个去说了,小漫自然是应允了,反正对我的行踪,众女是从来很少过问的。这也是我喜欢她们的一个原因,给伴侣充分的自由,毕竟都成人了,做事情肯定是有分寸的,盯得太牢反而会物极必反。

    “小漫答应了啊?你真是幸福,一般结婚了的男人很少在外面夜不归宿的,否则自己老婆不吃醋才怪。”廖小琴又笑着说。

    “是么,那我还真是幸运啊,不过这种幸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起的,呵呵。”我这么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不过也只有我能说出这种话,毕竟杨氏三女的勇猛劲,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消受的。

    廖小琴了然的一笑,然后跟我并排往她家的方向走去。很奇怪的感觉,跟这个美丽的少妇在一起走着的时候,我心里居然起了不少的涟漪,又不是没有跟女人在一起单独呆过,但这次的感觉就是特别的不一样。

    该怎么说呢,好像有一种偷情的乐趣,像是做了平日里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特别的刺激。难怪都说是路边的野花要比家花香,说的大概就是这个理了。

    我无暇再去仔细的分析自己的内心世界了,因为此刻我们已经到了廖小琴的家门口,这次她掏出刚从物业处拿的钥匙很快的就把大门打开了。

    “请进,随便坐啊,喝什么饮料?”廖小琴打开门后,作了个请的姿势,然后体贴的弯腰给我掏出了一双拖鞋让我换上。一刹那间,我仿佛感觉自己回了家,她就是我的老婆,为我端茶倒水,侍候周到。

    “随便吧,白开水也行,”我四处打量了一下,很整齐嘛,可没有那种遭受贼人偷袭过的痕迹。看来是昨晚贼人走后,廖小琴仔细打扫了一番的结果。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廖小琴是个比较顾家的女人,从她对家的布置就看得出来,温馨而不奢侈,豪华但简约。虽然她有很高的身价,但却韬光养晦,用的吃的也不比别人好多少,这样的女人是适合居家的。

    “这可不行,来了我家里,怎么能只让你喝白开水呢,要不我亲手磨咖啡给你喝?”廖小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很兴奋的跟我说。

    咖啡?还是手磨的?虽然我对咖啡不是很感冒,但也知道手磨的咖啡有多珍贵。现在的人因为工作的忙碌,时间的紧凑,几乎都不会自己手磨咖啡了,现成的速食咖啡多好,撕开包装就能泡着喝。

    想了想,毕竟还是有点好奇手磨的咖啡是怎么样的,所以就点了点头。

    “好,你等我一会,先去玩会电脑上网吧,密码是111”廖小琴朝我妩媚的一笑,然后道厨房去忙碌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女人的魅力,单单是一笑就已经蕴含了无限的风情,没有一个男人能招架的住。我仔细品味了一翻刚才她笑容的魅力,然后才移步往书房而去。

    说是书房,其实一本书都没有,我记得她这个屋子是有一个书房的,不过那里可只有书,没有电脑。想想自己也不是那块啃书的料,就来到了电脑前坐下,开了机后,我静坐着等候屏幕打开。

    这个时候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张很性感的个人照,曾几何时,在这个房子里,我差点就跟廖小琴ox了。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小军的出现,估计我就真的把廖小琴给办了。

    天不从人愿,但今晚呢,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又会发生点什么样的事情?电脑屏幕很快就打开了,这个电脑的反应速度不错,不像我家的那头老牛,光是开机就要二三分钟,不过看在它为我奉献了三年多的份上,我暂时还不打算丢掉它。

    这次的电脑桌面居然是一副风景画,虽然是风景画,但我从画里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妩媚笑容的女人。她半露着香肩,大腿处的风情若隐若现,这不是当日里看到的电脑桌面么?

    没有想到这张照片在我记忆深处生了根发了芽,居然在事过境千后,我还是记得这么的清楚。都说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大概是因为当时没有得到廖小琴,所以才对她的写真照片记忆这么清晰吧。

    我随意点开了电脑的磁盘,这个是我的习惯,一般开机后我会点开e盘查看东西。没有想到,点开了一个名为yes的文件夹后,我看到的是一副让我几乎喷鼻血的画面。

    这个文件夹放着的都是廖小琴的写真照片。

    虽然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拍照人的娴熟手艺,但她这样把自己的身体曝露在这个拍照人的眼光下,就不感到害羞么?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么美好的画面被一个拍照师给看了,怎么都是有点遗憾的。

    只是在我的心里没有想到廖小琴是这么开放的一个女人,有些女人就是表面上看起来很保守,其实骨子里是非常开放的。廖小琴就是这样的女人,我算是领教了。

    看着这些惹火的画面,我下面那话儿也不听使唤的挺立起来,这股欲火该怎么压下去啊,我苦苦的支撑着。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廖小琴突然在客厅叫我过去喝咖啡,估计我连###的冲动都有了。

    想想,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这些惹火的照片,而且照片的女主人公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一般人会怎么反应呢?是立马推倒,还是暗暗垂涎三尺?我是行动派的男人,自然不会是属于暗暗垂涎的那种,但要立马推倒,还是有难度的。

    廖小琴现在的态度很暧昧,像是要勾引我又不是的那种,她一个单身女人邀请一个正常的盛年男人到家里陪同过夜,这不是一种勾引是什么呢?

    可要说勾引,自打进门来,她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难道给我泡一杯手磨的咖啡就是勾引么?所以我还是只能按兵不动,看看廖小琴到底究竟意欲何为再说。

    “怎么样?味道如何?”看着我喝了一口她手磨的咖啡,她突然有些激动的紧张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好苦,不过还真是手磨的咖啡,就是跟包装的不一样。”这是实话,我虽然没有喝过手磨的咖啡,但喝过包装的啊,现在一喝手磨的,就感觉还事这个比较的苦,既然苦,就说明它很纯正了,所以我就夸奖了她的手艺。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平日里我喝的咖啡不是加了奶糖就是白糖的,这个是纯正的咖啡,什么都没有加,自然就比较苦了。廖小琴听了我的话,突然呆了半响,然后凄然的笑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不好,哪里让你不高兴了?”我还是比较在意眼前女人的情绪的,如果她情绪不好了,这一晚上我可该怎么过啊。

    “没有,你说的很好,只是我突然想起了齐,他生前是最喜欢喝我手磨的咖啡,每天都要我磨给他喝。这些咖啡豆和用具我一直保留着,并且定期的保养,就是想有一天会有那么一个人还是会喜欢喝我手磨的咖啡。”

    廖小琴的语气有些落寞,但她的话语里隐隐的透漏着一股气息,仿佛我就是她口中的那个等了n年的人。我心里一惊,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脱离了自己本来预期的那样了,好像有点危险的气息在靠近。

    “这样啊,如果你愿意,我以后可以偶尔过来喝你磨的咖啡,你看可好。”我这么说无非是为了安慰眼前的伤心人而已。第一我不喜欢喝咖啡,第二,过两天我就到南珠了,估计是没时间没机会喝她的咖啡了。

    “真的?你会时常来么?”廖小琴的双眼一亮,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她突然坐起来,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我。

    我本来是想点头以示自己的郑重其事的,但她这么扑了过来,我就不好点头了,因为即使点头了她也看不见。不过她这么扑了过来,还是大出乎我的意料,现在该作何反应呢?

    本来是好不容易把心中的欲火压了下去,谁知道这个女人却生生的扑了过来,摆明了就是要勾引我一般。而且她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声一耸一耸的,我开始心猿意马了。

    “那个,这个咖啡冷了,我们还是先喝咖啡吧。”好死不死的,这个声音是我发出的么?几时美女在怀我也能坐怀不乱做个正人君子了?我心里很郁闷,在说完这句话后。

    廖小琴听了我的话,突然推开我,然后双颊都飞上了两朵红晕,她看了我一眼,有些嗲怪。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刚才本来是无声胜有声的境界,说不定这样下去就能发生点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了。

    都怪自己的嘴巴,这张嘴老是坏了自己的好事,该打。不过后悔也晚了,话既然说出了口,就没有吞回去的道理,所以廖小琴很听话的移到了她的座位上,然后两个人对坐着开始默不作声的喝苦苦的咖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