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224章:这点烂事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3:0:24Ctrl+D 收藏本站

    第224章:这点烂事

    我心里有点恼火,凭什么我要摊上这摊子烂事啊,其实我根本都不在意那个劳什子交易。当初不也是在她强逼下答应帮她忙的嘛,也没有当真,没有想到她倒是来真的了。

    真是有些悔不当初啊,不过既然事情有了开头,总归是要走下去的,只是这路该怎么走,就不是她说了算的了。

    “你说清楚,为何我要跟冷颜玉好,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莫不是她还担心冷颜玉跟黑影的关系?

    “黑影跟冷颜玉是一路的人,你跟冷颜玉好上了,我从她那里打探黑影的消息就容易多了。你总不会让我去做这事吧,人家可是个大美女,如果我是男的,这等美差肯定就没你份了,可谁让我是身为女儿身呢,哎。”

    瞧瞧,这话说的跟真的一样,她要是男儿身,指不定糟蹋了多少两家妇女呢,我心里暗想。不过她脑筋倒是转的飞快,知道从冷颜玉那里能知道黑影的确切消息,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黑影还恋着冷颜玉,纠缠着不放呢。

    我不会把这消息告诉她的,否则她不发狂才怪,到时候遭殃的可是我这个无辜的群众演员了。

    “好吧,我就答应你这一回,不过事情能不能办成可不在我的掌控之内哦。你不要对我抱十足的把握。”冷颜玉之前对我的态度暧昧不明,明显的是对我有好感,其实勾不勾搭已经不重要了。

    “行,就这一次,如果不成,我也不会再麻烦你了,放心吧。”茹小媚说的信誓旦旦的。

    不过我肯定是不能放心的,她这个人说话是出尔反尔的,我现在只希望能快点到南珠,这里所有的事情就都跟自己无关了。

    茹小媚看到我答应了她的请求,明显的很高兴,还特意的开车送我西餐厅吃饭,说是为了鼓励我帮她做事。看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她的手下,为她做事很光荣一样。

    这饭吃的有点憋屈,其间不停的听她吹嘘黑影如何如何的了得,如何如何的帅气男人味。再加上是在西餐厅吃,我就更憋屈了,我是个粗人嘛,哪里用的习惯那些刀啊叉啊的,所以不管是胃口还是视觉,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

    饭吃完后,我一肚子的不快,坐在茹小媚的身边,是她在驾驶车。她还是一脸的眉飞色舞,我只当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了,反正整个晚上她不是说黑影好就是夸他帅,也没有别的新鲜的词汇了。

    可我的不在意茹小媚终究是注意到了,“喂,你想啥呢?跟你说话也不大搭理的。”

    “啊,你刚说什么了?”我奇怪的问道,一晚上我不也都是这样的态度么,怎么这会她倒是在意起我的不在意了。

    “我问你,对王叔印象如何?”茹小媚冲我笑道。

    王叔?哦,她说的是王市长,说起这个,我倒是有了点兴趣了。且不说王市长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对奇骏的关爱也是让我有目共睹的。

    “呵呵,很好啊,他是个好人,怎么了?”我奇怪茹小媚这么问的原因。

    “好啊,好久不错了,你们以后会更好地。”茹小媚冲我调皮的一笑,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开车,不再言语了。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她一副不想多说话的样子,便也随她去了。

    “今天谢谢你,再见,”我临下车还是跟茹小媚道了谢。

    “别客气,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茹小媚冲我挥了挥手,然后驾驶着跑车飞驰而去。这真是一个火爆的女郎,只是不知道像黑影那样的冷若冰霜的男人是否吃得消了。

    我暗笑着摇头然后转过身,“小秦?”熟悉的声音叫唤我的名字,是廖小琴?我赶忙又转过身来,果然看到是廖小琴。

    “好久不见啊,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廖小琴朝我走过来,然后微笑着说。

    我们现在是处在我家楼下,随时都会遇到熟人,我很惊讶廖小琴居然这么主动的跟我打招呼。要换在以前,她不是躲着我就是装作没看见一闪而过。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朝着她笑了一笑,“是发生了些事情,你呢,工作还好么?小军呢?”

    其实我跟廖小琴的关系也是比较暧昧的,这个美丽丰腴的少妇曾经还是我的梦中神女呢,好几次都梦到跟她xo。梦境终归是梦境了,现在看到她出现在眼前,心情也禁不住开始愉悦起来。

    “我还好,小军到奶奶家去了,要不上我家坐坐?”廖小琴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媚的能滴出水来了。

    我心里一惊,这是暗示么?小军不在家,她一个人在家,又邀请我去坐坐。不过这个时候,站在自己家门口,这样的邀请我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要是让小漫她们看到了会怎么想啊。

    想到这里,我还是摇了摇头,然后说,“到家门口了,要不你过来我家里坐坐,奇骏可是念叨着你呢。”

    “你不愿意到我家去么?”廖小琴的语气有些失落,她两眼的光彩瞬间就消逝了。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也会拒绝吧,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你,你是不是有事跟我说呢?”我看着廖小琴的眼睛,实在不忍心看她这样。

    廖小琴点了点头,然后低下了美丽的头颅,露出白皙的脖颈。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深处突然涌起了无限的柔情。

    “那,走吧,”我下定了决心了,即使是龙潭虎穴也要去闯一闯,更何况廖小琴毕竟是帮过杨微的忙,也算是间接的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不能知恩不图报。

    所以我是心甘情愿的跟随廖小琴回了她的家,到她二楼的门口了,我注意到她拿钥匙的手有些颤抖不稳。虽然不知道她的心情为何起了涟漪,但奇怪的是,我非常欣赏这个时候她的慌乱神情。

    美女有很多种,廖小琴就属于特别有成###人风韵的那种,很惹人怜爱的感觉。此时她试着多次的把钥匙往钥匙孔里###去,可每次都徒劳无功的掏了出来,然后再###去。

    “这钥匙怎么了?是不是拿错了?”我看不下去了,见她这样反复的折腾手中的钥匙实在是有点怪怪的。

    “我也知道,平时都是这把开的大门啊,怎么了这是……”廖小琴说着又要把手中的钥匙###钥匙孔。

    可我看到这把钥匙一定不对钥匙孔,否则不会试了这么多次还是徒劳无功的返回来。但是廖小琴没理由不认识这把钥匙啊,这个可是她家大门的钥匙,她要是不认识,那就没人知道了。

    我走上前,接过了她手里的钥匙,然后拿到她眼前,“你确定是这把么?试了这么多次都打不开门,肯定有问题的。”

    “有什么问题呢,我仔细看了,就是这把钥匙啊,没错。”廖小琴很坚定的说。我注意看了下这把钥匙连着的钥匙串,这把钥匙串上有好几把钥匙,但这种大门钥匙形状的还是只有这把了。

    所以廖小琴说的没错,她平日里一定是拿这把钥匙开的大门,只是这个时候为何要是就打不开大门了呢?难道是大门的钥匙孔被人换了?想到这里,我赶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个大门有人换过钥匙么?”

    廖小琴是和小军住在这里的,按理是不会有人无故来换她家的钥匙的。

    我这么一说,她突然拍了拍脑袋,“你看我这记性,还真是闹了个大笑话,这个大门在上午的确是换过了一把锁,物业管理处中午还给我电话让我过去拿钥匙,你看我一事多,就给忘记了。”

    汗滴滴,这个女人还真不是普通的迷糊,大门的锁被人给换了,自己居然不知道,而且还傻傻的拿着以前的钥匙去打开自己的家门。不过奇怪的是,她的大门好好的,钥匙也在,为何要换大门的锁呢。

    “你为何要换锁啊?”我跟她边往物业管理处走去,边问道。

    廖小琴听到我这么问,突然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眼,“你不知道,我家里昨晚进贼了,这不我才让小军去他奶奶家住的,其实今天我找你上我家来也是这个目的的,我……”

    “进贼了?你说的是晚上?这里物业管理的保全措施做的挺不错的啊,那你家有损失什么东西么?”我有些担心的问。

    其实我是意外的,没有想到廖小琴家居然会进贼,真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啊。即使是贼,也专门挑寡妇的家来偷,真是欺负人。

    我这么想着,心里也对那个贼有些鄙视了,“还好,我起来倒水喝,看见了,然后就拨通了物业处的电话,让他们带人来捉人。不过贼人倒也机灵,看到了我卧房里的动静,就赶忙一溜烟的跑了。”廖小琴有些庆幸的说。

    不是这贼人机灵,而是太胆小了点,其实就算是物业管理处的人赶过来,也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偷了点东西再走人。不过也幸好这个贼是个嫩芽儿,才让廖小琴家不会遭遇到更多的不幸事情。

    “这个贼是从大门进来的么?否则你为何要换大门钥匙呢?”我奇怪的问。不过大门的锁都是带有保险杠的,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打开的。

    “我猜想是自己前不久被歹徒抢了一次包,手机钱包什么的都丢了,然后到警局备案,找到了包和钥匙,只是钱包找不到了。估计歹徒那会可能是把我的钥匙拿去复制了一把,否则昨晚不会那么容易进到我家里来的。”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不禁感到有些匪夷所思,这个歹人也真是太心细了点吧。不仅抢了人家的包,连人家家里也不放过,我还很没有遇到这样的歹徒呢。但廖小琴这么说了,我也不得不相信,毕竟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会去得罪什么人的。

    想到她刚才的话,说这就是找我来她家里的目的,“你找我来是?”

    “说实话,经过昨晚一闹,我有点担心,所以就想找你来做个伴,我是在也是找不到别人了,刚好碰到你,就……你别介意啊,如果不愿意,你走就是了。”廖小琴停下了走路的脚步。

    我们此时刚好站在物业管理处的办公室门口,“是廖小姐啊?你可来了,我们正想着要不要再给你一次电话呢。对了你房间周围的环境我都看了,贼是进不去你家的,这次你可要把钥匙保管好了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