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85章:不情之请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6:27Ctrl+D 收藏本站

    第185章:不情之请

    “哦这样?全莉,你站到前面来。”琴姐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威严。

    全莉听到琴姐的话,突然瑟缩了一下,小小的身子紧张的开始颤抖了,我不忍心再看,赶忙向前一步,“倩倩,都是小事情,不要闹大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好么?”我知道我这样说杨倩必定也不会太过追究了,她还是的看我的面子。

    杨倩点了点头,我转而向琴姐说,“琴姐,这次我们也不追究了,刚倩倩无意冒犯了你,我带她向你道歉,还有,这整件事都不关全莉的事,她的服务很周到,我们都很满意,是不是,微微?”我找了微微来当鉴证,毕竟一个人说了不算。

    杨微很得力的重重点点头,然后笑着说,“琴姐,你这个小姑娘找的不错啊,很有责任心,待人也热情,假以时日肯定有作为的。”

    小漫低着头没有说话,她搂着奇骏,估计她心里也有少许的不舒服吧。毕竟奇骏是在这里摔倒下来的,做妈妈的多少都会有点偏向私心的。

    琴姐听到我和杨微都这么说,然后杨倩也没再说什么了,突然她拍了下手掌,然后高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毕竟奇骏这小可爱是在我这里摔倒的,你们今天的美容我请,而且以后你们来这里做美容都可以打五折,你看怎么样?”

    她这话是朝我说的,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清楚了我才是这里的话事人,杨倩最多也是充充场面的。我有点佩服琴姐的脑筋转得快,她这样做,既没有损失我们这些客人,虽然是打了五折,可美容业是高利润的行业,她怎么都有的赚的。

    再者,这样的解决方式,也有利于树立她在同行业中及来这里消费的顾客心目中的形象。既不损了自己的形象,又帮自己的店面做了一次有力的宣传,我不得不感叹琴姐的这招真是高明啊。

    不亏是生意人的头脑,转的快,心里现在对她是满满的佩服了。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多谢了她的美意。众女虽然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可内心里肯定也是高兴的,亏了杨倩这么一闹,给我的腰包省了不少钱了,嘿嘿。

    只有全莉,我注意到她一直闷闷不乐的,这个可怜的女孩子,遭这种无恙之灾,还不知道琴姐背地里会怎么对付他。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起了一丝的怜惜之心。

    我向前一步,真诚的对琴姐说,“我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吧,我能办到的一定帮忙。”琴姐看着我豪爽的说道。

    “全莉是我的干妹妹了,我已经跟她兄妹相称了,我希望你能看在我面子上,这次的事情不要怪罪于她,好么?”我是豁出去了,一定要保全莉平安,毕竟一个女孩子在外打工也不容易,能帮衬就帮点吧。

    “我可以答应你,不追究她的责任,真是替全莉感谢你了。”琴姐突然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全莉,她自然是一副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而且两眼泪汪汪的,就快要滴下来了。我看不得女孩子在我面前哭泣,便走上前去,递给了她一块纸巾,她接过去,狠狠的擦了把眼睛。

    “全莉,以后要好好的学习和工作,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啊”我说话的语气真的很像是她的大哥哥了,当然我心里也是这么看待她的。

    “恩,谢谢秦哥,我以后会努力的,绝对不辜负你的期望,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有机会我一定要报答你的。”全莉看着我认真的说,就差没对我俯首崇拜了。

    我的心情突然莫名的好起来了,好像记得有人说过,每天做一件好事,人一天地心情也会很好,这样累积到一辈子,那么一辈子都将会是开开心心的。

    虽然我总不曾想过做一个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人,我也希望能找到一个心爱的女人,两人相守到老,真希望会是像故事里说的那样,“一辈子都叫她丫头,一起牵手,一起走路,一起老去---这不是承诺,不是约定,而是习惯。”

    出了美容院,奇骏就吵着要去吃冰激凌,他的小脑袋很坚定的直视着前方,好像豁出去了般。我好笑的看着奇骏,然后从小漫身上抱过了他,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才是我的儿子啊。

    给奇骏买了他最爱吃的草莓冰激凌,这个时候杨倩突然说肚子痛,可这附近哪有厕所呢,我叫她回去美容院先解决下。她果真急急的往回走去,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小漫还打趣说,“估计是刚才火气太旺了,这会泻火去了。呵呵。”

    我们听了都相视一笑,奇骏吃着冰激凌,还骑在我的肩膀上左摇右晃的,我都担心他的小身子会不小心栽倒下来。所以我是时刻准备着接着他的,一手紧紧的按住了他在我胸前晃动的腿,另一手则伸高扶住了他的背部。

    我们一路走着,边走边聊,直到快到搭公交车的站台,我们才发现杨倩没有跟上来。这丫的,上个厕所泻火也不用这么久吧。“给杨倩打个电话吧,看是不是被什么事缠住了?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小漫担心的说。

    我听了赶紧掏出手机,拨了杨倩的电话,电话里却提示无法接通的状态。她这是到了哪个胳肢窝里大便去了?居然连电话都接不通,我感到有些不可以理解。

    想到她应该是在美容院里,于是我便对二女说,“你们先回家吧,我去美容院看看杨倩在不在那里。”然后我招了辆的士车,让的士司机直接送二女和奇骏回家。我还顺带的记住了的士车的号码,这年头连的士车都有打劫的,不得不注意。

    然后我赶忙往回跑去,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杨倩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赶到美容院的时候,这里还是如我们刚刚离开时的平静,我正想找个服务员去女厕帮我看看杨倩在不在时,全莉突然急匆匆的朝我走了过来。

    “秦哥,见到你就好了,我刚刚去翻查顾客信息资料,都没有找到你的电话。”全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敢情她也是跑过来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对了,你看见杨倩了么?”我问道。

    全莉摆了摆手,喘口气继续说,“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个是,刚刚我看到你们走后,杨倩又回来了,直接进了女厕,可没过多久她出来了。我想起刚刚差点把她眼睛弄伤的事情,感觉过意不去,就像跟她去道个歉。”

    “谁知道,我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拉着杨倩就跑,但显然她不愿意走,两人还起了争执,最后那个男人强行把杨倩拉上了一辆的士车,我本来想追上前去的,可的士车开的很快,我又拦不到车,所以……”

    “你说,有人劫持了杨倩上了一辆的士车?”我感到不可置信,这种事情我经历过,知道它有多凶险,难道又是哪批人士看我小日子过的滋润了,心里不舒服,所以又想找我茬了?

    可我搞不懂杨倩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能得罪什么人呢?那么为何冲着我来,而要找我身边的女人下手?

    我看到全莉作死的点头,便又急得掏出了手机,拨了杨倩的电话,这回倒是直接关机了。奶奶的,这个人最好不要被我抓到,否则一定要他好看,居然敢动我身边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便连忙问全莉,“挟持杨倩的人长什么样?有没有具体的特征?还有你可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那个人戴一副黑框眼镜,中等个子,看起来好像认识杨倩的样子,刚开始两人还谈的好好的,到最后杨倩就很生气的朝他嚷道,然后还甩了他一记耳光,”全莉努力慢慢的回忆。

    “因为离得比较远,我也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什么,只听到杨倩好像叫那个男人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飞?那个男人对杨倩似乎有好感,使劲拉着她不放,杨倩不耐才打他的,最后他就硬拉着杨倩上车了。”全莉看着我回忆道。

    我心里一惊,是张飞?最近也只有他对杨倩垂涎三尺了,因为上次的事情,我以为他肯定怀恨在心,可想不到他居然敢绑架杨倩。他挟持杨倩无非是想强迫她就范,难道是想生米煮成熟饭?

    想到这里,我急的跟无头苍蝇似的,一想到我自己的女人此刻可能是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娇啼的时候,心里就像有一百万只蚂蚁再挠着,不是个滋味。全莉突然大叫一声,“我想起来的士车的车牌号了,是……”

    我大喜,赶忙记下了这个号码,真是苍天有眼啊,只要有了这个车牌号码,要追寻张飞的足迹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我估计他应该没那么聪明会懂得中途换车的勾当,他还不够那么专业。

    我赶紧给丁亮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了,请他尽快帮我查清楚这个车牌的车子现在到底在哪个位置。这个事情太紧急了,一不小心,杨倩就有可能被劫色,我怎么能不忧心呢。

    我没有挂断电话,就开着免提等丁亮的回复,全莉也紧张的守候在我的身边,然后一个劲的问,“她不会有事情吧?都怪我,如果我早点出来,拦住他们就好了。”

    我安慰了全莉,让她不要担心了,我会想办法搭救杨倩的,现在已经知道了是张飞挟持的杨倩,如果万一真的不幸出事了,我一定要张飞陪葬。他最多也就是非礼杨倩,至于杀人灭口应该是做不来的。

    不过一想到杨倩被人非礼的可能性,我就想抓狂,偏丁亮那边一直没有回应,我急的差点想冲出去找人了。可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大大小小的旅馆酒店都不知道有多少,又该去哪里找人。

    全莉见我紧张的样子,她体贴的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静静的坐下来陪着我。我很感激她的陪伴,但想到她有工作要做,就叫她去忙自己的事情,可这小妮子硬是不肯走开,固执的要陪我一起等。

    其实杨倩之前那么对她,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早生气了,可全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对杨倩多方维护。我认的这个干妹妹果然是没看错人啊,她是一棵好苗子,我心里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