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80章:更大的难题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6:0Ctrl+D 收藏本站

    第180章:更大的难题

    “我知道的,谢谢王伯伯,改日有空一定登门好好道谢。还有,奇骏这小家伙也老吵着要吃伯母做的饭菜呢。”奇骏是标准的美食家,平日里小漫只要炒菜哪个程序少了,他都能吃出来。

    不是说盐不够,就是说菜炒老了,他这也不是挑食,是给小漫的好手艺惯出来的。我现在胃口也开始有点挑了,估计也是小漫的手艺惹的祸。

    “那好啊,就是盼着你们能常来,还有小漫跟奇骏,多久都没看到我的小孙子了……哦,不对,是我的干孙子。”王市长大概是太喜欢奇骏了,居然说是他的孙子,看来老人是疼小孩的,这句话果然没错啊。

    我笑着应允了他的请求,答应他以后只要有时间一定带奇骏去看看他老人家,王市长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有一句话说得好,有时候你必须懂得放手,才能明白是否真的值得拥有。可往往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明知道会失去还是不愿放手,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深刻明白这个道理的,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其实自己一直都在走错误的老路子,事情很简单,起因是我一直最珍贵也最头疼的智齿。

    那天走在大街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牙齿开始隐隐作疼,其实早些天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牙龈有点上火了。记得不知道是哪位家长告诉我,一个人如果多长了一颗牙齿,俗称智齿,拥有这颗智齿的人都会很聪明。

    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聪明,可很小的时候,那位家长就跟我说,我比同龄的小朋友要聪明很多。由此,我就开始沾沾自喜觉得拥有那么一颗伟大的智齿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当然少不了在小朋友面前炫耀了,经常会是不是的张开小嘴让大家参观,我估摸着现在我嘴巴比较大可能跟那个时候张开的频率太多了也有关系。因为有了这颗智齿,我发现自己的人生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且不说吃嘛嘛香了,单就笑容都美妙了千百倍,我每次跟人笑的时候都努力的张开嘴巴露出标准的八颗大白牙。其实我是想露的更多点的,但是嘴巴没那么大,所以不能勉为其难了。

    随着年龄的日益增长,我却发现这颗智齿给我带来的正面效应远没有负面影响那么大。虽然我是越来越聪明了,当然是我自己发现的,身边也有个别的狐朋狗友也这么说,但是我却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难题。

    每到吃火锅的季节,冬天,我的智齿就会不定期或是定期的发作,它牵动的是我整个的右侧边的牙龈,还有我的喉咙。每次智齿发作的时候我的牙龈就会又肿又痛,然后还会影响到我的扁桃体发炎。

    刚开始那会我还能忍得住,即使右边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我都坚持不去医院打针吃药。我从小就讨厌医院的药水味,更害怕打针,其实我真的很怕痛。

    虽然牙龈的痛让我很难受,但长痛是微微的,可短痛虽然只有那么一下,但却是非常剧烈的,我担心自己是否承受得住。直到痛得连嘴巴都张不开,然后只能猛喝稀饭吞咽下去的时候,我才不情不愿的去药店买消炎药来吃。

    据说西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于是我只好买黄连上清片之类的中药,可效果非常不明显。因为这颗智齿我是痛苦了差不多十年了,从没了第一次之后智齿就开始每年不定期或定期的找我的麻烦。

    我后来都开始怀疑智齿的发作是不是跟ml的频率一样高了。直到今天,智齿又开始发作了,这次来的有点剧烈。明明昨晚才开始微微痛,然后我还让杨微给我熬了稀饭,喝了几大碗泻火的,但显然并无太大的功效。

    早上开始我就感觉右边脸颊有点发热,我便想着出去走走可能会好点,呼吸下新鲜的空气嘛。可到了这个时刻,发现喉咙也有点痛了,该死的扁桃体炎也发作了。

    我捂着半边脸颊在路边徘徊着,此时我的心里斗争不断,因为在我的面前赫然屹立着一个宏伟的建筑,市第三医院。最近没少来这里,不是因为这个病了就是那个摔断了腿什么的,所以再熟悉不过了。

    我脑海里斗争的是究竟要不要进去,可这次不只是简单的拿药打针这么简单了,因为我此刻心里有了一个崭新的决定:拔掉这颗可恶的智齿。

    据说拔牙有无痛这种说法,打了麻药就是属于无痛的一种了,当然这种高科技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就如无痛人流一样的也是时代新兴产物。

    我是没机会体验无痛人流了,就体验一下这个无痛拔牙吧,看着厅里的大广告栏我暗想。于是便果断的挂了号,然后来到牙科。

    妈呀,今天不是周末啊,可人来人往的倒是有不少人进进出出的,不过牙科人不多,多的是楼上的妇科。这年头的妇科病得人不少,来看妇科病的人当然也不会少,而且多以年轻的女孩子为主,想也知道她们是来做什么的。

    我边叹息了一会,然后找到了牙科的护士台,只见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兴高采烈的聊着天,我把病历本递过去她们也不接,也没任何别的反应。看来她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了,我不得不出声提醒了她们一下。

    “呃,请问我的病历本应该交到哪里呢?”我记忆力是要编号,然后等候着,听到叫自己号了才进去的。

    “放这里吧,等下自然会叫你的。”被打断了聊天兴致的女孩之一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突然眼睛又有点发亮了。我就知道是这幅情景,本人长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可是很多少妇心目中的理想情人人选啊。

    我这厢自命不凡的得意着,突然看到我前面的两个护士都恭敬的站起来,然后点头叫了一声,“茹医生好!”丫的,原来不是因为看到我才眼睛发亮的,是因为我后面的家伙啊,到底是怎样的帅哥呢,居然比我还发光发彩,我诧异的转过头。

    汗滴滴,居然是一个戴着白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虽然口罩遮住了她几乎大半个脸蛋。我还是觉得这一定是一个绝顶的美女,都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我现在就发觉这扇窗户特别的明亮美丽。

    她露在口罩外面的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的迷人,还有窈窕的身材虽然穿着白大褂却也隐约可见,这样的大众医生打扮居然能让我觉得很美丽?我感觉自己是不是因为牙痛失去了判断美丑的标准了,可越看越觉得面前的这个一声真的很美。

    她美在一种气质,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透出的神采。当我知道她就是呆会要拔掉我那颗珍贵的智齿的医生时,我的欣赏之情荡然无存了。

    倒不是因为她一下就不美丽了,而是因为自己的生死都交托在她手上,当然就没有闲情逸致来欣赏她的美了。只万般祈祷呆会她下手能轻一点,不要让我长痛不堪就好了。

    看着美女一声纤细的手臂和修长的手指,想她的力气也大不到哪里去才对。我这厢正发着呆,护士已经叫我进去了,而面前的美女医生早已戴好了手套在里面等着我。

    从进到病房开始,我就有点紧张了,特别是看到她严禁以待的样子,我就更像跑了。其实我一个堂堂的五尺男儿,不应该这么畏首畏尾的,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有点发抖的双腿。

    我是真的有点怕医院啊,妈啊,谁来救我脱离苦海,我一定烧高香拜佛祖去。“不要太担心了,我先帮你检查下你的牙齿情况,来,躺在这里。”美女医生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她开口安慰了我,声音也是那么温柔甜美,我放心多了。

    轻轻的走过去,然后看着她面前的一张病床,只容一人躺着,可以抬高放低,此刻这个床已经被放到了她坐着可以够到我的脸的高度。我慢慢的躺了上去,然后头正对着她的眼睛了。

    这个时候我居然有了一丝幻想,如果这里不是医院,这张床不是在病房里,她不是医生,不,即使她是医生也没关系,然后……

    “请把嘴张开,尽量张大点,”我的思绪又一次被打断了,只见美女医生正拿着一个探照灯和一个镊子准备看我的牙齿。

    我突然想起了上午吃了一个洋葱烤饼,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味道,这个洋葱的味道是很熏人的,特别是被吃下去后嘴里残留的。我想到此,不敢张开嘴,真后悔来之前没有嚼点口香糖,这样也不会在美女一声面前失去面子了。

    可我怎么会想到是一个女医生来为我看病呢,哎,我心里懊恼着,此刻美女医生又在催促我了。看着她有些不耐的眼神,我只好把心一横,即使她真的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我只当不知道了,反正以后也不会见面的。

    “咦?”突然美女医生开口了,我心一紧,难道是觉得我口里味道太重,所以受不了了?可我不敢转动我的脸,因为她的镊子此时还在我嘴里,我只好转动眼珠子,突然看到她蒙着大口罩的脸。

    我想到了,她既然蒙着大口罩,就一定闻不到什么味道才对,所以这声咦应该不是针对我的。女医生咦了一下后,也不说话了,只管拿着镊子在我口里这里敲敲那里探探。

    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着,就担心她嘴里会不会爆出一句:你要尽快动手术,否则后果很严重。我在电视剧里也是这么经常看到有这些画面的,所以心里紧张啊。

    女医生显然没有看到我的紧张,她秀眉微皱着,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事情,但是手头的敲打动作倒是停了下来。我的嘴巴都张的有点酸痛了,好像赶紧闭上,然后好好休息下。

    到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有点舍不得我的智齿了,万一女医生说立刻拔掉,那我以后岂不是就没有了这颗小东西了?我会习惯么?它可是陪伴了我童年无数欢乐的时光啊。

    人是要失去才懂得珍惜,我现在就快要失去我的智齿了,虽然它让我曾经快乐,可现在确实痛楚不堪,我不能再留恋它了。主意已定,我正待要跟女医生说千万要把我的智齿拔掉时,她突然开口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