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74章:搞鬼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5:26Ctrl+D 收藏本站

    第174章:搞鬼

    此刻我的心情是异常激动的,虽然这辆宝马还是那辆天天接送我上下班的,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心境截然不同,而且我们两的身份也不同了。

    虽然不明白徐静这个南珠公司的经理身份到底拥有怎样大的权利,她又一次来到我身边到底有何企图,对我是好或坏?我却无法深想许多了,因为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

    徐静在我身边悠闲的驾驶,我却如坐针毡的难以平静下来,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啊。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的让我觉得好像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是平淡无奇的过来的。

    有时候人的记忆就是这么奇怪,有可能你记不得之前所有岁月时光发生的任何故事,但你对某一点所发生的事情却永久难忘。并且当你回过头再看看过去的岁月,你会发现那一切就跟做梦似的,一点都不真实。

    我没有看徐静,今天的她太深不可测,我在她面前显得跟嫩芽似的,没有一点自信。我需要静静的想想,这一切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

    徐静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烦乱的思绪,索性打开音响放了一首优柔的慢歌。她的玉手一如既往的从我的大腿根部上面移动过去,然后若有若无的从我的膝盖处晃过终于按住了车内音响的开关。

    她的细微举动我一点都没有放过,这个妖精女人,我咬紧了牙关,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时不时的挑逗下我的情绪。我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忽略这毫不起眼的挑逗。

    “放松下,秦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战斗的号声都没吹响呢。”徐静突然转过头看着我,轻轻的一笑。

    她的笑容很真诚,我从没有看到一个女人会发出这种好似跟姐妹一样轻松的笑容。大多数在我面前的女人都是娇美可人,妩媚万千的,即使情事的时候也多是风情万种的模样。

    徐静的笑容却好似一汪清水,没有任何杂质的,单纯的只是想笑才笑一样。看着这样的笑容,我的心情却起了涟漪。

    “呵呵,是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一路估计得驱魔斩妖忙个不停了。”我意有所指的说,也对徐静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

    她仿佛是被我的笑容感染,好似呆了一下,然后掉过头去装作没事般。车子我在我家门前停下来,“秦总,到家了!”

    我朝她点头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否则又要浪费我一张红票了。”我故意哈哈笑道。不过我这话可不假,这几天搭的士车都花了我不少钱了。而且本少出手大方惯了的,一张红票算什么啊。

    其实我囊中羞涩很久了,上面那些话纯属虚构,幻想中的。

    “不谢,以后你要谢我的机会多着呢,这次暂且记下来,哈哈,回见!”徐静朝我挥了挥手,巧笑倩兮的离去了。

    我看着车子消逝的方向,却久久没有移动步子。直到电话声响起来,“喂?”

    “是我啊,丁亮,我换新号码了,”丁亮在电话那端很高兴的语气。

    “你这小子,没事换什么电话啊,我又要给你存一次号码,真浪费”我笑骂道。这丫的,老是会出其不意的给你来这么一下,天知道这次他又想搞什么鬼了。

    “我真的要做爸爸了,哈哈,恭喜我吧。”丁亮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来。

    “那好啊,恭喜你了。什么时候摆喜酒啊,敏敏可是不能白跟了你,一定要请我们才行,特别是我这个媒人。”我强调了一遍。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让小漫白白的跟了我,至今都没有领证,更不用说摆喜酒。

    但我也不是故意拖着的,只是心里觉得这样挺好,现在跟几个女人在一起,生活还算美满,没必要再做改变了。但另一方面我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我不想跟小漫领证,是因为对微微还有想法,担心她会难过。

    命中注定我犯桃花,身边一定会围绕很多女人,不是负了这个便是负那个,总之不能完美。虽然微微和小漫都没有说什么,但我都明白,女人嘛,谁愿意看到自己的爱人被别的女人拥有呢。

    “我打给你就是为了这个事啊,下周一天我们在龙源酒店摆宴席,到时候你们一定来啊,一个都不能落下。”

    “你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啊?够速度啊,不亏是刑侦队出身的,王市长那边怎么说呢?”

    “还能说啥啊,对我肯定是赞不绝口了,我们两家父母都见过面,下了礼了。敏敏让我告诉你一下,让杨微当我们的伴娘,你就当我伴郎吧。”丁亮乐呵呵的说。

    做了准爸爸和准新郎双重身份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这喜气也来得特别的猛,其实我也可以效仿丁亮一把的,只是这心里的坎怎么也迈不过啊。我叹息了一声,自己一直把敏敏当妹妹看待,如今她有了好归宿,我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那我这边要做点什么准备啊,我这准伴郎也需要打扮下门面吧。”我有些高兴的说。

    “你人来就行了,不要穿太帅气,别把我这新郎给比下去了就行,否则敏敏该怨我了。”丁亮故意笑着开玩笑。

    “本来我就比你帅气,用的着比么”我得意的说,“但伴郎服装我也不知道穿什么样的啊?”确实,既没做过新郎也没做过伴郎,倒是先做了一回爸爸了,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对哦,我都忘了这茬了,这样吧,明天下午我们在婚纱店一起试婚纱,你和杨微一起来,帮你们把伴郎和新娘的服装定下来。”

    “明天啊?”我犹疑了一下,本来想明天去逛下商场买些去南珠要用的生活用品呢。看来只能以他们为重了。

    “明天不可以啊?那怎么办?你有什么事情啊?”

    “没事了,明天就明天,”我说,“嗯,就这样定下来,我让杨微去看看,她们女人在一起好商量。现在敏敏怀孕了,结婚是件累人的事,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否则我可不饶过你。”我顺便警告下丁亮,省的这小子乐得什么都忘了。

    “是,是,未来的干大舅子,小的一定遵命,好了,挂了,记得准时来啊。”丁亮说着挂了电话。

    我握着电话想了一会,禁不住发出会心的笑容。然后想到了过两天去述职的事情,便又打了个电话给徐静,“喂,徐静,我是秦天穷,你到家了么?”

    “到了啊,这么快接到你电话真是意外啊,秦总就开始想我了?”还是一贯调戏的口吻,她的语气轻快而魅惑,即使是隔着电话,她的魅力也不减分毫啊。

    我心里抽了一下,太不争气了,“别说笑了,我真有事找你呢。”

    “哦,那说吧,我可在洗澡呢,刚洗到一半,您老的电话就来了,这不急忙接电话,都忘记穿衣服了,现在冷的很,你要说快点啊,我感冒了可不饶过你。”徐静说了一大窜话。

    奶奶的,你有这说话的功夫,听我讲的都已经讲完了。什么?她在洗澡,我的心弦忍不住的又颤动了一下。

    虽然是隔着电话,我却开始不由自主的幻想她美妙的酮体此刻站在我面前,含羞待放。不着寸缕的她,娇美可人的模样,还有那一双勾魂的媚眼,天,我开始呼吸沉重了。

    “怎么不说话了?你再不说话我可挂了。”徐静听了我这边动静,没有看到我说话,觉得奇怪。

    我刚的确是晃神了,惊醒过来后,忍不住责怪自己太大惊小怪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又不是没见过。唉,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老是出现幻想。

    “是这样的,我过两天可能走不了,必须推迟几天。”我把自己的目的说了。

    “哦?是有什么事情么?如果不是太急我觉得还是不要推迟的好,毕竟我跟那边的一票管理都通过电话告诉他们了。”徐静想了想后说。

    “有个朋友结婚,我是伴郎,必须参加的。请你再通知一下那边吧,实在不好意思了。”为了丁亮,我是准备把自己的事业摆在后面了,这回够兄弟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正好我也有个喜酒要喝,本来还打算推了,迁就一下你吧。明天我就打电话给他们,再通知一下。”徐静在电话那端笑着说。

    “你也有喜酒喝?真是巧了,最近喜事还真多啊。呵呵,那先谢谢你了,就这样,拜拜。”我挂断了电话。

    有一句俗话,愚笨的女人盯着男人的缺点,老是生气!聪明的女人欣赏男人的优点,很是开心!

    可能我身边的女人都属于后者,所以她们都很开心,也或者是我太完美优秀,没有一点缺点让她们可以盯上,所以她们都很开心。

    其实做我的女人很简单,能宽容对待我身边的其它女人,不争风吃醋,可以打情骂俏。杨氏三女做的都还不错,所以她们能和平共处,并且处得很开心。

    进到屋子里,杨微正逗着奇骏哈哈大笑,可能是在学校里呆了一段时间的缘故,她最近很喜欢逗小孩子。自从上次她决意打掉了肚里的孩子后,我总觉得亏欠了她,但她自此以后却只字不提打掉孩子的事情。

    我知道她是怕自己会伤心,所以宁愿花费更多的精力在奇骏身上,让自己的愧疚之心能更少一点。她也是真心喜欢奇骏的,她的一言一行都能看出来这点。

    我站在门边看着她们,半响,脑海里总是回想起丁亮和王敏举行婚礼的场景,然后是小漫落寞的眼神,奇骏的责问。大白日的,我居然开始做梦了,不受控制的想着这些。

    “秦?怎么了?怎么傻站在门口不进来?”还是杨微发现了我的存在,她走过来我身边奇怪的问。我恍如初醒,甩了甩头,把这些奇怪的思想都抛到脑后去,可能是今天太疲劳了,才会有这些幻觉,我想。

    “没什么,吃饭了吧?倩倩和小浪都没有回来?”我随口问道。

    “她们两个啊,总是最晚回来吃饭的,特别是倩倩,你可得说说她了,一个女孩子成天的在外面疯,总担心她出什么事情。”正好小漫端菜出来放在桌上,听到我的话,接口说道。

    “是啊,我也有点担心她,你说她这早出晚归的到底是在干什么啊?”杨微一点担心的神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