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65章:负现象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4:33Ctrl+D 收藏本站

    第165章:负现象

    “再忍耐点,很快就到医院了,”廖小琴见我额头又沁出了汗珠,倾过身来为我擦汗。而此刻我是平躺在了救护车的病床上,她倾身过来的时候,我不免不小心的看到了她胸口外露的无限美好春光。

    我发誓我真的是不小心看到的,而且我真没有心去看,这个时候我是可以以我尚未痊愈的病腿来发誓的,可见我的真心程度了。

    只是不小心一瞥之下,我却再也移不开眼去了。廖小琴的手轻轻的抚着我的额头,她身上散发的女人香一股脑儿的慢慢溢满了我整个鼻翼。更刺激的是,我居然看到了她的黑色蕾丝性感内衣。

    她也焦急的差点惊跳起来,然后急忙喘息了几下问道,“我是不是碰到了你的痛处了?真是对比起,我太粗心了,你一定很痛吧。”

    “你还疼么?”廖小琴见我半天不吭身,而是两眼直直的盯着她的胸部发呆,也有些吃不住了,羞红了脸问。

    我赶忙回过神来,然后装作望着车顶,随意的回答,“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

    廖小琴这才放下心来,然后也不自然的四处张望着,一下看着自己白嫩的玉手,一下又拿出手机来按几下。我看的出她的心情很是烦乱,只是我也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有此反应。

    其实这个时候救护车里还有两个护士坐在另一边的一角,她们两个是属于非主流一代。一上车,看到我有人照顾,也顾不上看护我了,两人在角落里有说有有笑的,还用手机上起了qq。

    我禁不住感叹现在的科技真是发达,连救护车上的护士都玩起了qq,而且医院里这么大胆居然敢用非主流一族的女孩子做护士。她们就不担心这些护士小姐不小心拿错了耳机当护听器用么?

    想象着一群非主流的女孩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流行音乐,然后旁边躺着一群唉声叹气的病人,我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这一声笑声估计又够大,不仅廖小琴不解的看向了我,连坐在角落里的两个非主流护士也连忙的凑过来。她们七嘴八舌的说,“不会是给打傻了吧?这样子都笑的出来。”

    “是啊,我听医生说有些伤是会让人大脑停止工作的,而且会出现负现象。”

    “这么可怕啊,那这个病人可如何是好?我们还是赶紧回医院吧。”

    “恩,实在不行,我们就call医生。”

    听着耳边这两个女生的吵闹声,我开始头疼了,虽然脚伤未愈,可比起她们对我耳朵的摧残来,我更宁愿伤的是我耳朵,这样就不用听见她们说话了。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耐,廖小琴请那两位女孩子回到她们自己的位置,继续去做她们原本没有做完的事情,聊qq。然后她帮我拉了拉被子,“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我觉得此时自己的眼神估计都能溢出水来,“你对我真好,还害得你不能回家给小军做饭,真是对不住。”

    我觉得此时自己说的话有些肉麻,不过管它呢,只要符合现在的情境就好。现在的我和廖小琴正沉浸在彼此的温馨问候中,肉麻与否都不重要了。

    果然,廖小琴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重又抬起头,两眼炯炯的看着我,“只要你能赶快好起来,其他我都不担心。”

    哦,听听,多么优美的话语啊,多么担心的口吻,我真的是快要陶醉在她给我织就的温柔乡里,永远不醒来该有多好。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即使我是多么的不愿意醒来也好,救护车到了目的地,市第三医院了。

    两个护士这个时候充分发挥了主人翁的精神,毕竟这都到她们家里了,再不意思一下恐怕医生都不会放过她们。在她们的帮助下,我的担架顺顺当当的从救护车上移了下来。

    很快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看着廖小琴焦急的神情,我真的很想安慰她一下,“不用担心我啊,我真的没事的,看着你焦急的神情,我心里都有点痛了。”只是这句话我还没来的急说出口,人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了。

    不得不佩服市医院的医生大夫就是神速,连给人话别的机会都不留一下,本来我的脚真的不太疼了。估计跟我小时候开始练武有关系,我的骨骼比一般人要硬朗的多,最初开始的疼痛过去后,后面就是麻麻的厉害了。

    半个小时后,我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他奶奶的,这些医生的手艺未必比我叔伯厉害。记得小时候又一次我摔断了腿,叔伯就是亲手给我接上去的。因为当时没有麻醉药,叔伯给我接上腿的那一刹那,我几乎痛晕了过去。

    那一刻的感觉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俗话说女人生孩子难产是最痛的,可我感觉我那种钻心的痛估计跟女人生孩子没两样,虽然我并没有生过。

    刚刚在手术室里我又经历了一次这种痛,当时医生开口询问我是否要麻醉。我看到医生既然这么问了,那就是可麻醉可不麻醉的意思,或许这两者也无大的区别。

    虽然幼时的痛苦记忆还在脑海里,可我归之于那是因为年纪小,骨头还很嫩,而且忍耐力也不强的缘故。想到外面还有廖小琴在替我担心,如果我不打麻醉药而成功做完手术了,或许她也会对我刮目相看,赞许我的勇气可嘉。

    就是这一刹那的犹豫,造成了我又一次不堪的痛苦记忆。那些个牛头马面的医生一听说我不要麻药后,也没有任何的劝阻,直接给我把连着筋骨头索性重新掰断了重装。

    我痛得几乎眼泪都出来了,但想到手术室外面的廖小琴,不能让她听见我的叫喊声。于是我死死的忍住了吼叫,把那瞬间的痛苦都深深的埋藏到了心里最深处。

    事后医生推我出来,我的嘴角都咬破了,只是我不愿让廖小琴看见,故意别过头去看一边。

    医生这个时候装好人了,其中一个摘掉了口罩,笑呵呵的说,“你的老公真是勇敢啊,不打麻药让我们把骨头接上了,这在我们医院里还是头一例,值得表彰啊。”

    “其实麻药打了对身体也不是很好,只是很多患者怕痛,我们也就遵从了病人的意见。麻药对身体的复原有阻碍的,你老公这次没用麻药,估计一个星期不到就能活蹦乱跳了,呵呵。”另一个医生接口道。

    我在旁边听了,差点没跳起来打人,什么叫不打麻药把骨头接上,在我们医院里是头一例?敢情我是做了人家的先锋军了,难怪当时还假惺惺的问了是否要打麻药,我还真信了他们的话,以为不打也可以。

    想到自己刚刚遭受的罪,我的眼泪无声的在心里面作死的流淌着,可是外边的人看不见我内心的波涛汹涌。廖小琴听了医生的话,连连高兴的应道,“真是多谢你们了,太感谢了。”

    我这厢是沉湎于刚刚的痛楚中所以没注意到医生的措辞,而廖小琴我却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也默许了医生称呼我为她的老公。当我幡然醒悟过来后,医生已然走远,此时我也在病房里好好的躺着。

    “刚刚一定很痛吧?你说你干嘛说不要麻药啊,万一真撑不住了怎么办?”廖小琴嗲怪的看了我一眼,半是生气半是恼怒的说。

    我感觉到了她话语里的关心,咧开嘴笑了一下,“没事,这不都挺过来了么,小意思。”天知道为了这个小意思,我付出了多少的血和泪啊,男人嘛,都是要面子的,头可断血可流,男人本色不能灭。

    廖小琴看到我这样子,摇了摇头,忍不住笑开了眼。

    有句俗语说的是女人天生下来就会照顾男人,起初我是不相信的,可从廖小琴的身上我确实验证了这一点。

    我原计划是廖小琴看到我出来手术室,然后放心的离去,毕竟她家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啊。可是,廖小琴坐到了下午五点多了,还没有要走的迹象,期间我都睡了一觉起来。

    我醒来的时候只见她刚从外面回来,正把手里袋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摆放。我悄悄看了一下,哇咂,居然是牙刷脸帕之类的生活用品。

    这个时候我倒是很感激廖小琴为我做的一切,这是个细心的好女人。其实我只不过是为她抢回了钱包,而且也不是特意那么做的,只是误打误撞之下抢回的,因此受了点小伤,可没有想到她却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小琴,你回家吧,我让杨微她们过来照顾我一下,你也累了一天了。”看着美女有些憔悴的面容,我实在不忍心了,虽然心里是希望能时刻让她陪伴在身边的,可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呀,真是不知不觉就五点多了,我要回家做饭了,小军还等着我回去呢。这样吧,我回家让小军吃完了饭,然后再煲点汤过来给你喝,你骨头刚接好,要多喝点骨头汤,以形补形。”

    廖小琴说的如此的决断,我倒反而不好说什么了。本来我是时刻不忘提醒她让杨微来照顾我的,可她好像故意忽略掉我提到的杨微这个字眼,一直不正面答复我。

    虽然摸不清她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但我也乐得坐享其成了。有美女煲汤侍候着,这可是我莫大的荣幸啊,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等待的时光真是过得太慢了,在我想到廖小琴就要来到的时候,我的心情也激动了起来。我先是打了个电话给小漫她们,告诉她们我在朋友家过夜,就不回家了。

    小漫虽然对我这种行为有点不高兴,但我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实在也需要出去散散心,所以她就应允了我,嘱咐我在外要注意身体什么的。

    挂了小漫的电话,然后突然就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为了避免这种等待的心情被廖小琴突然来到发现,我索性打了个电话给丁亮闲聊。

    “喂,你这小子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丁亮在那边春风满面的说道,之所以知道他的表情,是因为他语气里藏不住的喜悦。

    “怎么了,有啥喜事啊?看你高兴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我真的是能想象到丁亮的表情,他一高兴就作死的眯起他的小眼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