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64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4:28Ctrl+D 收藏本站

    第164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这种心态其实已经有点不正常了,甚至可以说还会发展到心理变态和畸形。只是这里我无法跟小漫说清楚,也不想吓到她,所以我还是决定找廖小琴了解清楚小军的真实情况然后再对症下药。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几乎我是时刻牢牢的记在心里的,虽然我也偶尔犯一些桃花劫,但却未犯过什么大错。

    而当我隔那么久好不容易去一趟菜市场,却阴差阳错的抓住了一个小偷,但我见小偷认错态度比较好,最终还是决定放了小偷时,我开始后悔了。这个世界上多的是孰能无过的人,但知错能改的实在没几个。

    小偷原本是把他的爪子伸向我的钱包的,但我练武人天生的敏锐性让他才挨着我裤边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觉并且把他的手牢牢的钳住了。

    小偷疼的大叫起来,我单手都可以捏破一罐装啤酒,捏住这个看起来白嫩的手臂简直是小菜。但在小偷叫了第三声后,我还是仁慈的放开了他的手。小偷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比我小很多,看着他慌乱的神情,我开始有了一丝怜悯之心。

    我给了小偷一张红票,让他去买身好点的衣服,然后吃饱喝足去找份稳当的工作做,不要再从事这行业了。他听了对我千恩万谢,然后笑着心满意足的离去。

    在不知姓名的小偷离开后,我发现自己钱包里只有不到五十元钱,最近本来经济就紧张,所以出门带点钱都只够自己搭车使用了。没有想到因为一次难得仁慈,导致今天只能买白菜回家做饭了。

    我优哉游哉的逛着,看能不能买到比较便宜点的菜,毕竟我只有五十元钱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一阵惊叫,“抓小偷啊,抓小偷!”我猛然转过头去,之间斜前方有一阵慌乱,许多人围在那里熙熙攘攘的。

    难道又有小偷在作乱?今年都还没到过年,怎么这些小偷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作案了。其实听小漫说,这一带都出过几起这样的事件了,很多大妈级的人物钱包都被小偷给牵走了。

    我问了小漫,她倒是谨慎得很,没有丢过一次钱包,所以我也就没想要管这闲事了。但今天这样的事情连着两次在我面前发生,我不能不管了。而且这些小偷我有预感是一伙的,要不怎么都在这一带下手呢。

    现在我开始后悔放了刚刚的小偷,没有把他扭送警察局,然后顺藤摸瓜的把这个组织一锅给断了,真是后悔啊。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时候,这么快就跟那个拿了我一张红票的小偷再次见面了。我冲到吵闹的地方仔细扫射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然后我眼角斜视到左侧方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逝。

    我赶忙顺着这个身影离去的方向追去,追了差不多三条街,才把这个人给拦截住。我是随手捡起了一个白萝卜砸倒了小偷的,没想到这年头白萝卜都长的跟木柴头似的,又大又重,这一下就把小偷打趴下了,半天爬不起来。

    难道我的功夫又长进了?我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想到就一下就把小偷拿下了。正当我喜滋滋的准备过去验收成果的时候,突然仰面躺着的小偷突然豁的爬起来,然后双膝着地咚咚的给我磕起了响头。

    我还分不清什么状况时,小偷已经在叫苦连天,“大哥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一定不敢了,我一定改邪归正,好好找份稳当的工作,好好做人。”

    我一听这词,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是我刚说过的一样。对了,我对之前那个小偷就是用的这词,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盗用了,而且还是个小偷。

    “你抬起头来,我看看你。”我走过去命令小偷,他一直低着头在那磕着,我是一下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小偷突然半响不语,也无任何动静,我是在没耐心了,走过去用手中的另一个白萝卜勾起了小偷的下巴。真是浪费了我的白萝卜了,本来想买了回去煮鱼吃的。

    “是你?你又偷东西?”我大吃了一惊,原来一直觉得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刚刚拿走我一张红票的小偷。

    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真的是千种滋味上心头,本来难得发一次善心饶了这个小偷,而且还把自己兜里仅剩的一张红票赏给了他。可么有想到,自己却成了助纣为虐的人。

    难怪现在社会上多数人都是麻木不仁的,即使看到有小孩子或者残疾人沿街乞讨都视而不见。不是我们真的麻木不仁,而是这个社会上的骗子实在太多了。

    “大哥,你饶了我吧,下次一定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做人,踏踏实实找份工作做,绝对不辜负你的期望。”小偷又开始跟我告饶,瞧这字正腔圆的,真是可惜了一个人才,居然去学做小偷。

    我缓过神来后,朝小偷伸出一只手,“拿来!”

    小偷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了我的手一下,然后又疑惑的看了我的脸,“大哥,拿什么啊?”说着还用两手环住了自己的上身,好像担心我会随时扑上去非礼他一般。

    “我的钱!”我一字一句的说。

    “什么钱?大哥,您给我的钱还要拿回去啊?您不会这么小气吧,我都已经买衣服用掉了,还吃了几个肉包子,您实在要,我也吐不出来啊。”

    我的耐心消失殆尽,特别是看到小偷贼眉鼠眼的四处偷视的样子,他敢情是趁着空挡在偷瞄猎物下手呢。我心里的怒火一下就冒出来了,对付这样的惯偷我实在用不着手下留情。

    可令我想不到的时候,小偷原来也是有几把刷子的,就在我抬腿准备往他身上招呼过去的时候,他居然腾的站起来避开,并且耍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的腿还悬在半空中的时候,小偷突然从腰里抽出了一个木棒子狠狠的往我腿上招呼了过来。我惊愕之下,闪躲不及,也是自己太大意了,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小偷居然有反击之力。

    于是我的小腿跟小偷的木棒子亲密接触了一次,然后我痛呼出声,可是已经晚了,我的半个小腿估计是骨折了。小偷见这空挡,闪身几个跳跃,钻到人群里不见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感激小偷的手下留情,他偷袭成功之后,并没有趁胜追击,否则我的这条腿估计有残废的迹象了。但我后来猜测小偷也是慌乱中击中了我,他并不知道我的底细,所以慌忙中只顾自己逃脱了。

    我的半条腿已经骨折了,钻心的痛击打着我的心脏,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哪里痛了。只觉得全身都钻心的痛,头上的汗珠也是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可是路人都只是漠然的从我身边走过,并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询问一下。

    我冷笑世人的冷漠,也懊悔自己的大意,之前如果自己不手下留情,也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突然我看到身边有一个钱包,我挣扎着摸在了手里,这是一个精致的女用钱包。

    这个钱包大概是跟小偷打斗中掉落在了地上,小偷走的太慌张所以没有顾得上拾走。看着手里的钱包,我又是一阵冷笑,自己本是做了一件好事,可是现在我半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又有谁来关心一句。

    “秦天穷?怎么是你?”还真有人过来关心我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很好听,我猛地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了一个气质美女,廖小琴?

    “是你?”我也惊呼出声,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在我这么落魄的时候让一个美女撞见了我的狼狈,我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你怎么受伤了?这个钱包,我的钱包怎么在你手里?”廖小琴赶紧蹲下来询问我的伤势,其实任何人只要看到我现在的这个姿势和我的神情,都不难猜出我肯定是受伤了。

    可除了廖小琴来询问我外,没有一个路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这个钱包是小偷留下的,难道刚刚小偷偷的对象就是廖小琴?还真是阴差阳错了,这个时候我倒不后悔刚才的义举了。

    我赶忙咬牙把钱包递还给廖小琴,然后强自深呼吸了几下,急忙说,“刚追了一个小偷,不慎被他偷袭了,钱包是他落下的。”短短几句话就把整个过程给说清楚了。

    只见廖小琴听完了我的话,也似被我的义举深深震撼了,虽然我描述的很是轻松,但各种情由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估计廖小琴也是稍微知道的,即使不知晓,看看我现在的模样也应该清楚一二了。

    廖小琴赶紧为我叫了救护车,然后拿出餐巾纸给我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她的动作很轻柔,带着一股芬香在我眼前弥漫着,我都有点陶醉在这个温柔乡里了。

    此刻我倒觉得不是那么疼了,难怪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果不其然,即使是骨折这么严重的痛,在廖小琴的清风拂面之下,我也只觉得舒爽之极。

    “还疼么?”廖小琴其实是在说废话,我就这么半躺在地上,连动都不能动一下,能不疼么?

    不过人家美女既然这么问了,我怎么也得意思性的配合一下,即使真的疼痛如命,也要强自咬着牙说不疼。

    廖小琴看着我死鸭子嘴硬的样子,突然掩嘴笑了。美女一笑,真是倾国倾城啊,我一下看呆了眼,果然是忘记了疼痛的事。

    男人真是食色性也,连我这样的伟男子也不能例外。

    救护车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感觉不那么疼了,有廖小琴陪在身边,她的轻声细语,巧笑倩兮,都是我止疼的良药啊。看廖小琴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我以为她是急着回家做饭的,所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她会送我到医院了。

    就在我张口想要她帮我打个电话给杨微让她来医院陪下我的时候,突然廖小琴从兜里掏出电话,拨了几个数字,然后接通后,“喂,小军啊,我是妈妈,你中午去楼下餐厅吃饭好么?妈妈有点事情回不来了,晚上再做饭给你吃。”

    估计电话那端小军闹脾气了,廖小琴很耐心很温柔的哄了他半天,而这个时候她已经随我一起上了救护车了。我有些感激的看着廖小琴,她此刻已经挂断了电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