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35章:你折腾个啥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51:44Ctrl+D 收藏本站

    第135章:你折腾个啥

    看着杨微对这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满脸堆笑一幅成功人士打扮的男人微笑的时候,我心里就恼火起来。

    不过我一时间倒找不着调了,这是第一次杨微在人前叫我做妹夫,妹夫?意思我是小漫的老公,她的妹夫?我心里微微的失落,哪怕是做她的朋友也好啊,现在这样算什么,连人才市场碰到的一个陌生男人都可以是她的朋友,我却只是她的妹夫。

    我心里不住的冷笑,口吻也没有丝的热情,彻底的被杨微给惹毛了,特别是看到身边的高大男子一个劲的对杨微献殷勤的样子我就想发飙。忍,忍字诀窍一,眼观鼻,鼻观心,我做到了。

    于是我不再看他们两个,开始逗弄我的儿子奇骏,这个宝贝疙瘩一天不见我了,也不怎么特想我。儿子今天反倒是缠着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男人问个不停,“丁叔叔,微微姨说你帮了她好大的忙,是什么忙啊?奇骏想听听。”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好奇杨微为何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的热情,记忆中她第一次见到我虽然友善但也没如此啊。杨微此时正夹了一筷子的菜,是我最喜欢的西兰花,她犹豫了一下,把整筷子的西兰花都夹到了丁涛的碗里。

    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冲我的微微谄媚的一笑,然后大口吃着我心爱的西兰花,我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正当我欲发作时,杨微开口了,“奇骏,微微姨今天遇到大麻烦了,钱包被小偷偷了,所有证件都丢失了,幸好丁叔叔陪着微微姨到处找人,还到警局报了警,才寻回了证件,可钱包却找不回来了,还是丁叔叔送微微姨回来的哦,否则姨姨就只能睡大马路上了。”

    杨微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还有意无意的往我这边扫了一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示我没有及时出现帮她?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也没有千里眼的本事,难道我要时刻守候在她身边等候她的召唤不成?

    我自己也赌气的发闷气,出事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家,打给我也好啊,难道我不会过去接她,偏要找个陌生男人来气我。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小漫开口了,“微微,以后发生事情要第一时间通知家里,你看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事,你怎么不打给秦啊?”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小漫,真是我的天使啊,晚上可得好好的慰劳一下她,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我点头如捣蒜似的,然后幽怨的看了杨微一眼,就是嘛,打给我不就好了,还折腾个啥。

    “打给家里,没人接电话,打给他?某个人今天的手机好像是关了一天机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杨微的语气有些赌气,平日里她从不用这么尖锐的语调说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都说女人在一定的时候是不理智的,看来果然没错,杨微现在就非常的不理智,她好像真的在生我的气。我有点莫名奇妙,那个时候关机是因为担心余婷会当着徐静的面打给我,到时候就穿帮了我翘班陪她们去看电影的事情。

    可是我又不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的,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刚好她打过来我关了机,她就可以找个陌生男人回家来气我?我心里的不快升级到了极点,估计小漫也看出来了,那个叫丁涛的男人不可能没看出来,他居然还有心情跟杨微继续调笑。

    我猛地站起来,然后把筷子一摞,起身进了屋子里。我做不到不看不问不想,毕竟身边的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男人就是这样,可以允许自己背叛身边的女人,却绝对不允许身边的女人有背叛自己的时候。

    所以我要防患于未然,虽然杨微现在并没有跟丁涛发生点什么出轨的事情,但难保以后他们不会发生点什么。我必须在今晚就击破丁涛在杨微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这个高大男,一看就是抱着对微微的痴心念想而来的。

    所以我窝在房子里等待一个机会,都说女人是看不得自己的心爱的男人心情郁闷的,所以我赌自己再杨微心目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如果她真的爱我,就一定会赶快把这个我视为眼中钉的男人请走,然后进屋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果然,我没估错,大概不到半个小时,就听到杨微送丁涛走的声音,还有这个可恶的男人跟我的微微亲热告别的声音。走就走了,还跟杨微说什么下次再来看你,好好保重身体之类的肉麻话,他要是再磨蹭下去我都想直接轰人了。

    幸好杨微没再说什么,客气的送走肉麻男后,直奔我房间来了。我故意把头垂在两腿间,显得很颓废很郁闷的样子。据说这个是九零后标准的耍酷姿势,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我不过有样学样罢了。

    这幅惹人怜爱的样子估计一般女人看了都要心疼的,更何况是深爱着我的微微呢。只是时间过去了三十秒钟了,我的微微还只是呆呆的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忧郁的样子,一直不吭声。

    我终于忍不住的抬起了头,在抬头的刹那,还用手指沾了口水擦了点在眼睫毛上,营造悲伤的氛围。女人不是都最容易被泪水打动的么,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现在连泪都为她落了,估计她应该要心动了吧。

    谁知道杨微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丈二和尚摸不着,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她看出来我是装的不成?我有点恼羞成怒的看着她,还笑,看你笑多久,把男人都引到家里来了,居然还跟我装傻充愣。

    杨微终于止住了笑意,然后满脸桃花的看着我,“看不出来我的秦也知道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吃醋了啊,真可惜今天倩倩不在,不能看到你精彩的演出,秦可以去拿金马影帝的奖了。”

    我此时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杨微打趣的声音把我弄得无地自容,的确,今晚我表现得过了火。别说杨微只是把一个普通的男性朋友请进家来坐坐,更何况还有小漫和奇骏在,能闹出什么事来。

    但我担心的是以后,现在两人只是普通的好朋友,可难保以后不会成为亲密的好朋友啊,我要防患于未然,所以我坚持自己是正确的。

    杨微突然蹲下来把我的头楼在她怀里,然后幽幽的说,“秦,你是我们三姐妹共同的男人,虽然你花心,但我们都能包容,因为我们爱你胜过爱自己。但是每当看到你与别的那人打情骂俏时,你可知道我们的心里有多难受?”

    杨微的一番话确实是惊醒了我,我从来没有想到杨氏三姐妹也会如同今晚我的心情般难受,看到我跟别的陌生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她们心里必定也是非常的难过和伤心的吧。

    只是她们三个从没有在我面前表露过,所以我就选择性的以为她们不会在意。但事实上我会受伤,更何况是身为弱女子的她们呢,而且我背叛她们的时候更彻底,更……

    想到这,我心里的内疚更深了,觉得自己不仅对不起杨微,连带着其她二女也是如此。

    都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只要有一个深爱的就已足够,我身边却有三个深爱的女人,而且这三个女人还愿意不记名分的跟着我,所以我此生足矣。

    我把杨微紧紧的搂在了怀里,然后深深的吻了上去,她的红唇和舌头在我嘴唇里颤抖着,###着。我忍不住的扯开了她薄薄的外套,然后沿着她的秀颈一直往下。

    突然奇骏跑了进来,“羞羞,爸爸亲姨姨,妈妈,爸爸亲姨姨了……”小家伙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之后,又咚咚的跑去找小漫了。

    我和杨微对视一眼后,都忍不住笑开了怀,从这以后我吸取了教训,在家里任何地方与三女亲密,都记得一定要锁上房门。

    我跟外面的女人交往一直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几乎从不会让杨微她们知道的。所以经过昨晚的事件后,我开始对杨微的话留了心,到底是谁找了她们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么?

    第二天徐静来接我上班的时候,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靠在小绵羊的车头。其实平时她都是这么打扮的,只是今天这一幕却让我看的有些格格不入。大概是昨晚杨微的话在我心里起了作用,所以我走过去只跟徐静打了个招呼就钻进了车里。

    在车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这次是坐的后座,明显的有意跟徐静隔开点距离。而且此时我心里有个想法,那就是找个机会跟杨总监提一下换掉个司机,这样早晚由徐静接送,迟早会出事。

    我可不愿内墙起火毁了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家业,所以这个事情还是有必要快点办好的。徐静仿佛也有心事,在车上闷头只顾开车,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谈笑风生的模样。

    我有些好笑她此刻的严谨,一点都不像平日里的她。快到公司的时候,徐静突然把车停下来,然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掉过头去,开始闷坐。

    我有点不解,这是什么意思?是等我主动询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她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想怎么说比较好?我这个人一向比较热心的,所以就先开口问了,“你有心事?”

    “从明天起,我可能不会再接送你上下班了,”迟疑了一会,徐静终于说出了心里的话。

    我一惊,难道是我的心愿被老天爷知道了,所以特地成全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徐静告诉我的这个消息,我反而有些不自在。原本我是想主动跟公司提出来要撤换司机的,现在换成是徐静自己主动提出来,就感觉变味了一样。

    其实具体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没那么舒服了。“你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以后还来公司上班么?”我一连问了两个问题,的确是对徐静的决定有些好奇吧,所以才会如此的心急。

    徐静突然抬起头,用手掠了一下耳边的散发,“是我老公他要做生意,让我过去帮忙,所以这里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来了……”徐静的语气有些伤感,她是为了什么呢?不能来这里上班还是不能接送我上下班?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