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113章:虎毒不食子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9:56Ctrl+D 收藏本站

    第113章:虎毒不食子

    正准备给余婷打个电话,也好一阵子没跟她联系了,不知道她现在如何。突然我听到一阵小小的###声,是秦羽墨方向发出来的,我赶紧冲过去。她躺在草地上,白色的裙子衬着绿色的草地,整个人都显得清纯脱俗,这个女人,任何时候看都是最美的。

    秦羽墨之所以###,是因为她先前情绪太激动,可能神经绷得太紧的缘故。她睁开眼看到是我,好像莫名的有一丝放松的情绪在她眼中一闪而过。

    “你好点了么?要不要去看医生?”我过去蹲下来扶起她,让她靠着我坐着。

    “不用了,是老毛病了,半年前就开始了,只要发作时及时吃药,就没大碍了。”她虚弱的不想动弹,然后微微掀开眼睛看着我,“他没有来找我么?”

    我当然知道她是不希望冯俊伟来找到她的,在她心目中对那个人只有恐惧和害怕,或许也有恨吧,只是她的力量太微弱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么强大的敌人。我突然看到了旁边摆放的药瓶,刚太急了,没顾上看。

    我对医学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看药瓶上的的药物成分,我发现这是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难道秦羽墨是有心脏病?

    “这个药是谁给你配得?你吃了多久了?”我问她。她迷茫的看着我,不解我为何这样问,不过还是如实回答了,“是他让家庭医生给配得,我吃了有大半年了,这个药怎么了?”

    “这个是治心脏病的药,你有心脏病你知道么?”秦羽墨毫不知情的摇了摇头,然后再看向我,“我以前都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啊,是从那次他强迫我吃下了那种黑色药丸,然后孩子没了后,我醒来就开始有这种反映了,这个严重么?”

    我现在没办法说,不过就秦羽墨的反应,她应该是不知道她自己有这种心脏病的,像这种病的人,多半是先天性的遗传病,发作起来是间歇性的。

    有的人一辈子可能只发作一次,而那一次就幸运的没命了。还有的人发作很规律,只要不受大的刺激好好调养就会没事。秦羽墨说她以前没有心脏病,那可能是因为那次孩子没了的事情刺激了她,所以让这个隐藏的病痛一并冒出来。

    “你去过医院作正规的检查吗?”我问道。

    “我从没有去过医院,每次复发都是在家里,他请家庭医生过来为我治疗。不过我无所谓了,反正活着比死还难受,手不定哪天发作起来就过去了,这样倒也落得一个干净。”秦羽墨的表情是僵硬呆木的,她的眼神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这本该是一个花季少女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冯俊伟这么冷血的硬是逼着自己的老婆打掉肚里的孩子?正所谓虎毒不食子,自己的亲生孩子居然都可以不要的人居然还口口声声的说爱自己的老婆,这样的人有真感情么?

    秦羽墨窝在我怀里伤心的痛苦着,她的眼泪让我的心都揪痛起来,我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她讨个公道。其实从她身上,我更多的是感受到这个世界的不公平,男人对女人的感情就一定如此么?

    “你曾经爱过这个男人么?”我其实不想问这个问题,可如果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我怎么帮她呢。更何况我心里也想确定她对冯俊伟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是不是可以真的舍弃跟我走。

    “曾经,都是曾经了,这个世界可能一切都没有绝对,包括感情。”秦羽墨摇了摇头怅然若失的看着我,“你相信这个世上有爱情么?绝对的没有任何杂质的感情?”

    “我相信,”我坚定的点了点头。

    正如这个世界是否还有好人存在一样,其实好人是多过坏人的。只是因为难过的时光总感觉过得慢,所以一件负面的事情一个坏点的人可以影响人一辈子的心情,正因如此很多女人都不愿意去相信人间有真爱。

    “我也相信,可现在确不信了,还会有爱我的人出现在身边来呵护我么?”秦羽墨在我身旁,偎依着我的肩头,她的身子是那么的温顺软绵。

    我禁不住伸出手来拥住了她,多想就这样一辈子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啊,可是她心里是绝对有冯俊伟的。从她说话的表情,虽然有太多不甘心和恨意,但是她确实在意的,如果不是,为何还会有恨呢?

    这一夜我给秦羽墨安排了个酒店,她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情绪极其的不稳定,不适合跟余婷见面,我决定还是明天再跟余婷联系说这个事。

    “不要,不要过来……你走开,走开”半夜里被秦羽墨的惊叫声吵醒,我没有另外睡一个房间,担心她会害怕,却没有想到她是做噩梦了。

    我急步走过去,只见羽墨的双手在四处乱挥舞,嘴里不停的喊着,小脸上也溢满了汗珠,她梦里是梦见了什么害怕的人或物。我走上前去摇她的肩膀,试图把她叫醒,被噩梦缠身的人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只有被吓醒才能解脱。

    秦羽墨又挣扎了一会,突然睁开眼来看着我,半响,她的眼神都没有任何的焦距,虽然是看着我,却总感觉她看向的是别的比较遥远的地方。我有点害怕,不住的安慰她,“没事了,别担心,都好了,不会有人来伤害你了。”

    她又看了一会我,突然扑到我怀里,紧紧的抱住然后哭了起来,她是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了,“我好怕,他使劲的追我,然后几次都快要抓住我了,刚刚他要我吃那颗黑色的药丸,我拼命的挣扎,我挣扎……”她语气充满了慌乱无助。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不会有事的,”我只能拍着她的背部轻轻的安抚她,她心里的阴影实在太深了,这需要时间来慢慢磨合,然后让她慢慢的忘记。

    后半夜,我们是相拥而眠的,她始终不肯离开我的怀抱,仿佛那才是唯一的港湾。我是乐意的,可是被她抱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实在支撑不住,肩膀又酸又痛,趁她睡着的时候,便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床上。

    可我要离开时,她还是紧抓住我的双手不放,嘴里喃喃自语,“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

    于是我只好不再抽出手来试图离开,便也和衣躺在了她的身边。这真是奇怪的第一次,跟一个陌生女人且还是一个美丽神秘的女子躺在一个床上,却什么都没有做。

    奇怪的是,此时我的心里也没有任何的遐想,不可否认,秦羽墨的确是迷人的。但听了她的故事,感受到了她之前的遭遇,我的心里已不再对她是迷恋这么简单,更多的是同情她的遭遇了。

    这一夜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阿生,后半夜握着我的手,秦羽墨睡的很安稳,她没再尖叫做恶梦。我却睡的不好,心里想了许多事。早晨起来,半边肩膀都是酸痛的,昨夜担心会吵醒她,一直没敢把手抽出来,所以维持一个姿势一整夜。

    第二天,我让秦羽墨在房间里自己看电视,然后说出去办点事。到外面我给余婷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见个面。

    “这么久没见你,一见面,就是因为别人的事,刚电话里急匆匆的,也不说清楚。”余婷一坐下来就迫不及待的问我,“为了冯俊伟的事情么?”

    我一懵,看来世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想不到这么快她就知道了。我点了点头,“这件事没有让你爸爸难做吧,我也没有想到会变成那样。”

    “那倒不会,听我爸爸的语气,对方的爸爸好像是跟我爸爸有过什么交情吧,不过应该不深,否则我也不会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余婷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多了,看来之前是高估了冯俊伟跟余局的关系了。

    “那就好,就担心会给你们添麻烦,”我笑着说。“现在是没有麻烦,就不知道将来有没有了,”余婷斜睨了我一眼,那样子说有多轻佻就有多轻佻。这女人怎么也变得这么怪里怪气话中有话了。

    “什么麻烦?我还能有什么麻烦啊,呵呵”“你是真不知啊?还是装的?那女人呢?别说你不知道我说的谁。”余婷故意生气的冲我嚷道。

    唉,本来就是跟她提这个事的,么有想到她倒先提出来了,也罢。“今天找你来正是为了这事啊,还得请你帮个忙。”

    “别,别介,我可不敢随便乱打应你的事情,再说了,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想掺合进来,吃力不讨好。”余婷听了后连连摆手,立马给回绝了。

    丫的,这几天给洗脑了?之前对我的话不是言听计从嘛,看来现在魅力是直线下降啊,我无语的问苍天了。

    “我都还没说什么事呢,这个事情可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就忍心不管我了?”我又开始使出无往不利的苦肉计,这招屡用凑效,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少来,你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啊?是那个女人的?”余婷一语中的,不亏是搞刑侦的,果然就是比一般的人要嗅觉灵敏多了。

    我点头如捣蒜的,就差没给她戴上红奖状了。“她现在住在宾馆,也没地方去,冯俊伟又在四处搜捕她,你说她一个弱女子,能往哪里去?”

    “她没地方去,你也不一定要收留她啊,你跟她什么关系,她跟冯俊伟又什么关系,你有何立场出面?”余婷的话倒也惊醒了我。一旦冯俊伟狗急跳墙如果报警了,那么我就成了拐带良家妇女的罪人了,说不定还得再进一次监狱了。

    所以为今之计,我必须让冯俊伟定罪,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得搜集到他一直###秦羽墨的证据。光凭秦羽墨当事人说还不行,还得找到别的人证。

    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心急如焚的说,“她的遭遇真的很惨,我也是出于怜惜一个女人的不容易,冯俊伟太他妈的不是个人物了。”我狠狠的说。

    接着,我把整个事件从头到尾的跟余婷诉说了一遍。她听完后,果然如我一般的义愤填膺,而且比我当时的反应更加剧烈,由此可见,女人同情女人果然是天性啊。

    余婷当即就说要去抓捕冯俊伟归案,这丫头当她自己是黑白无常,人家黑白无常作案尚且要阎王批下,她一无搜捕令,而无证据,凭什么去抓捕人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