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81章:特有的魅力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6:52Ctrl+D 收藏本站

    第81章:特有的魅力

    这估计是我最狼狈的一次偷情了,哎,天要灭我。好不容易踉跄着从地上爬起,这下不禁肋骨有问题,估计连那话儿都要不好使了,哪里不行,偏踢我这里。

    我狠狠的瞪了不远处昂首站立的女人一眼,然后转过身,慢慢挨着往前移动步伐,没办法,那地方太脆弱了,我哭啊。

    “站住”女人清脆有力的声音传来,我疑惑的转过头,她找我作甚?难道一脚不够,还要补一脚?我已经暗暗提高了警惕,毕竟我的跆拳道也不是白学的,刚刚是大意了。

    “你这样就走了?”女人显然很不满意我此时的态度,只是我跟她本就素未平生,刚刚便宜也没占到多少,难道要我以身相许,我邪恶的想。

    “你想做什么?”我反问道。

    “帮我一个忙,我,我没地方去,你收留我一晚。”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也红了,但好像也太红了,有点不正常的颜色。不会得了什么病吧,我忍不住又后退了两步。

    “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找我收留你?”我奇怪的问。

    “不要问为什么,一晚之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说话从来算数。”女人说话的样子似乎很痛苦,她脸颊上溢出了大量的汗珠,连身躯也开始微微发抖。

    我注意到了,禁不住向前走了几步想看个究竟,哎,我这人就是太具有同情心了,对一个陌生女人也是如此。可就在我准备询问个仔细时,女人突然朝我怀里倒了过来。

    我当然义不容辞的又搂住了,只是这次女人已没有再清醒的迹象,她双唇隐隐的泛着艳红的光泽,如换做平时,肯定是非常诱惑男人的。我怀里的身子火一般的滚烫着,此时深秋的天气烫的我也感觉热起来。

    我跟随叔伯多年,也学过一点医学方面的知识,叔伯原是个赤脚大夫,虽然没有像正牌医院的医生那样拥有执照,但叔伯的医术却是响呱呱的。当地不管哪家人生病都会找叔伯看病,我记忆中自己从来不进医院的。

    耳濡目染之下,我也跟随着叔伯学了点医学常识,虽不说全部精通,但一些常见的病症倒也会了不少。所以这个女人这种身上出现的这种现象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应该是中了某种可以使人兴奋的药物。

    我本不想跟她这档子事,自己身边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可是看着一个美丽的女人横尸路中都不管也不是我的作风。特别是对美丽的女人,我一向都没有抗拒力的。

    我打横抱起了女人,为什么采取这种姿势,是因为可以就近观察她的病情,也可以随时一睹芳颜。女人的力气很大,但身子可不重,抱着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分量。

    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跟女人进出宾馆了,把女人放在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当然也不忘体贴的帮她脱了鞋子。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女人都毫无反映,仿佛睡死了一般,我禁不住摇了摇头。

    其实还过一会,她就会有反映了,而且反映还不止一般的剧烈,我坐在床边耐心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水,水,”女人口里断断续续的吐出这字眼,我听清了,赶忙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迷糊中撑起了身子,就着我的手把水喝了下去。

    心里对这个女人的怜惜更深了,已经不仅仅是**的作用,我的心境在某种程度上都发生了改变。

    这个女人的身份是怎样的?我特别想知道,毕竟自己身边的女人各类型都有,可还不曾遇到这样遭遇的,同情也罢,怜惜也好,总之我与她已经结下了难了的情缘了。

    第二天一早,我睁开眼睛,身旁已经人去楼空,女人早已离去。说实话,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的,这个陌生的女人占据了我一整晚的心思,现在不留只言片语就离开了,忒没面子了。

    我很快穿戴好,也起床了,就在我准备踏出门口时,才突然看到一张纸放在门口的桌子上用一个奇怪的令牌一样的东西压着。我拿起一看,原来是陌生女人留下的。

    上面了这些话:你是一个好人,谢谢你昨天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铭记在心,此生我欠你一条人命,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我留下了令牌,以后拿着令牌到这里的各个道口,只要出示令牌就可以找到我,敬谢。冷颜玉字。

    冷颜玉,这倒是个不错的名字,只是这算什么?弄得跟武侠剧集一样,救了她,还知道知恩图报。我拿着这个奇怪的龙型雕案的令牌把玩着,做工还算精致,闻着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只是不知道这个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女人既然把这个留给了我,还说拿着这个到哪里都能找到她,那么这个东西一定是大有用处的,我且好生保管着,保不准哪天就需要它了。想到这,我赶紧把这个令牌揣进了口袋里。

    我现在觉得女人的身份或许是黑道人物,也可能是某类职业杀手,被人暗杀了,碰巧被我救到,或许以后还真会来报恩呢,我美滋滋的想着。报恩这回事我是最喜欢的了,以身相许也是报恩的方式之一嘛。

    我现在整个一无业游民了,所以不用担心上下班的事情,只是突然这么闲了下来,一时之间还有点不适应。

    没事做唯有到处逛逛了,反正回到家如果杨微还在看到我一定也没好脸色瞧的,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脚步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麻将口门口。

    我其实对麻将是颇为精通的,这可是一门广博的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既考验人的洞察力也考验人的耐心。能连续坐着一动不动奋战三天三夜的人有没有?我就是一个。

    在身边还没有女人的时候,麻将就是我的女人,我可以摸着它们整日整夜的不睡觉,通常是###的比较多了,嘿嘿。

    不过也因此付出了很深的代价,整日无所事事,生活没有重心,为这事,还差点把叔伯气的躺进了棺材里。自那以后,才开始跟麻将绝缘,以后都没再摸过麻将了。

    我正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突然身体被人重重的撞了一下,我回过神来一看,面前站着几个彪形大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

    “怎么,撞了你大爷我,还不认账?”对方一看我在发呆,立马气势汹汹的喝到。

    我什么时候撞了他了?明明是人家撞了我,真是冤啊,“这位兄弟,我刚刚想事情入了迷,没发觉面前有人,很抱歉。”我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够客气的了,没有追究谁撞谁的事情,只一迳的想息事宁人。

    但无奈对方并不肯罢休,“你撞了人还想赖账?大家都评评理,有这么好的事情么?”对方人多势众,此言一出立马很多人忙着呼应。

    我撇了撇嘴角,心里暗暗估量了一下,对方最多也就六七人的样子,虽然个个身材高大,但全都是中看不中用。我一眼就看出来都是没练过家子的,所以也并未放在心上。

    “既然你们不想就这么算了,那我倒好奇你们准备拿我怎么办?”总之是歉也道了,礼也毕了,实在没法,只好开战了,我早已作好了准备。

    果然我话音还未落,对方中的一鹰钩鼻子人已经按捺不住,提脚就朝我踢了过来,难不成他就想一脚把我撂下?我冷冷一笑,很抱歉,要让你们失望了。微微一侧,便避了开去。

    鹰钩鼻子那人踢了个空,反倒把自己弄一趔趄,好没面子。他老羞成怒之下,更是使开浑身解术朝我拳打脚踢过来。我一下下都见招拆招,几乎连衣角都没有让他碰到。

    “大哥,二哥你们还等什么,快上来弄死这孙子,我们黑鹰七雄的名头可不能就这么毁了。”此言一出果然对面几人都全涌了上来。

    我瞬时感觉应付的有些吃力,他们来势汹汹,而且都很大块头,虽然招数不怎么样,但毕竟人多。他们突然抽出了刀子朝我刺过来,我手里没有任何工具,渐败下风。

    一不小心,居然被其中一人刺中了大腿,瞬间血流如注,我左腿一挫,差点倒在地上,就在这危机万分的关头,我口袋里的令牌甭跳了出来。

    正想拿刀刺向我胳膊的人率先瞧到了这个令牌,突然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然后再瞧,接着,他丢下手里的刀子,然后对身边的众人说,“快住手,颜玉令,见令如见尊使,都别打了。”

    众人猛地都停了下来,刚说话的人突然走到我面前,我以为他想跟我单挑,所以准备付诸一掷,好歹也拉个垫背的。没想到此人低头弯腰跟我一抱拳,“尊使,刚才是我们冒犯了,请责罚。”其余众人也都低着头等候我的发话。

    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状况?我看着众人虔诚的样子,不像弄假,再说他们本就胜了,也没必要搞这么多虚头。

    难道是令牌显灵了?我拿起令牌放在手里仔细端详,没什么异样啊,没有流光溢彩也没有变色,奇怪了,我满肚子疑惑,他们刚刚叫我尊使?什么是尊使?

    众人等了许久都没见我出声,带头之人也是疑惑的抬起头看了我一下,“尊使,可是不愿意原谅我们么?还请尊使责罚我们,绝无怨言。”

    “你们叫我尊使?这个是什么称号?”我奇怪的开口道。

    众人听了明显一愣,然后带头之人开口道,“难道尊使不知道这枚令牌的来历么?见令牌如见尊使,尊使可是我们的龙头老大,此令牌总共两枚,一枚随着老尊使的逝去已经不知所踪,一枚则在新任尊使身上。”

    我一听更奇怪了,“这枚小小的令牌有何效力可以让你们这么诚服?再说尊使是干什么的?”

    “尊使是无上的称号,可以号令所有黑精营的众人们,我们黑精营不仅在全国有分点,而且在国外也有号应。此枚尊使令牌就是号令众人的神器,如若尊使不在,见令牌就如同见尊使。”带头之人详细的跟我讲述了这一切。

    我还是觉得不可置信,照他这样说,那被我救了的陌生女人冷颜玉就是他们的尊使了?她有这么大的权威么?可以号令全国乃至世界的部分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