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77章:囊中物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6:31Ctrl+D 收藏本站

    第77章:囊中物

    “总经理,”杨微先朝卓一凡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朝向我,“秦总监,不好意思,在路上堵车来晚了。这是我们这次要洽谈的合约书,您请过目。”

    杨微这丫的,忒能装了点,我们有多熟?还需要这么说话么。我都觉得自己一直不在状态,呆着没啥反映,下属机灵的把文件拿了过来放在我手上,我才如梦惊醒。

    “看来我们新上任的总监助理魅力不小啊,连我们精明的秦总监都看花了眼,哈哈”卓一凡趁机哈哈笑起来。

    “哈哈,卓总经理真会说笑,是美女谁都会想多看两眼的,卓总经理难道没有这个意思?”我也笑着调侃他,他果然面色一顿。

    奶奶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他会不知道杨微之前是我们公司的人,在这里惺惺作态。就知道他这次来是别有目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目的居然这么早就让我看出来了。

    这个项目之前一直都是巨翼的行销经理跟进的,而我这边也是属下与之洽谈,一直也没出过什么问题。现在卓一凡冒然过来,也没有事先通知,如果说他是信不过属下的办事能力,也应该提前打个招呼才是。

    我对此是有不满的,但我已经尽量将这种不满埋藏在心里了,可没有想到卓一凡居然又把杨微叫了过来。杨微之前是龙华的总经理,人所共知,他这次带杨微过来我怎么看着都有点耀武扬威的意思。

    “秦总监,您看看我们的合约是否有问题,这可是杨助理特别加班连夜赶出来的,我敢说,滨海绝对找不出第二个这么优秀的策划了,”卓一凡别有用意的看了一眼杨微,接着说,“杨助理是个人才啊,可惜有的公司不懂得知人善用罢了,真是可惜,太可惜了。”

    这孙子,太折辱认了,我忍不住就想发火,可猛然收到了来自杨微的警告眼神,她在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我忍住了,决定按兵不动,看着龟孙子想干什么鸟事,有本事放马过来,老子一定接招。

    “是啊,杨助理再怎么优秀也比不得卓总经理啊,既然今天卓总经理在百忙之中都抽空都亲自带队过来了,我们龙华肯定是愿意跟贵公司合作的,您说是么。卓总经理?”我不软不硬的驳了回去。

    “呵呵,秦总监好气魄,只是不知道您是否跟杨助理是旧识呢?如果你们相互认识那就更好配合了,这个项目我就打算让杨助理来跟了,您看如何?”卓一凡又丢出一个难题。

    奶奶的,这是逼我承认跟杨微有关系,如果不承认,杨微初次进公司,很难得有这个表现的机会,如果承认了,那我就是打自己的嘴巴,虽然杨微以前是龙华的前任总经理,但现在可是巨翼的总经理助理。

    我正左右为难之际,杨微开口了,“秦总监,看来您是不够相信我哦,我们总经理一力推荐我,就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难道巨翼总经理的话都不能让您信服么?”

    丫的,多亏了杨微的出口相助,虽然明着是帮巨翼的卓一凡挣回面子,但实际上确实为龙华挽回了声誉。我相信杨微这么一说,卓一凡也不好再刁难我们了。

    “呵呵,杨助理真会说话,句句说到我们心坎里了,那就这么办,希望龙华跟巨翼能合作顺利!”我赶忙总结完毕,相信这单生意已经是囊中物了。

    我得意的冲卓一凡笑着,看着卓一凡心神不定的眼神,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开玩笑,老子的女人能向着你么,还真以为杨微被龙华开除后就会怨恨这边的人和事,所以想利用杨微打击一下我们的士气,可惜如意算盘打错了。

    卓一凡临去前吩咐杨微在这里跟我们谈合作具体事项,然后离去了,临别还抛给我一个别有用意的眼神,仿佛说,我们的仗还没完,等着瞧!

    我也不怕,照样抛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谁怕谁。我看着杨微,冲她感动的一笑,她心领神会,娇羞的低下了头,丫的,这样子让我只想立马扑倒她。

    晚上回到家,杨微还在加班没有回来,我特意在客厅等着她。差不多十一点钟,杨微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这狗娘养的卓一凡,真是太不把美人当人看了,这么苛刻我的微微。

    我心疼的走向前,接过她手里的包包,然后让她坐下来,开始给她捏肩膀。是谁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好女人,我愿意做杨微背后的好男人。

    “秦,今天在公司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卓一凡摆明了是故意气你的。”杨微微微闭了闭眼,很舒服的躺在我腿上。

    我很卖力的###着她的肩膀,“不知怎的,看到他那张脸就想一拳揍过去,可能是同性相斥吧。”我故意逗杨微笑,不想把自己心里的担忧告诉她,她才上班几天,我不能老疑心她的事情。

    “假话,是看人家长的比你帅气吧,吃醋了?”杨微突然握住我的手,含情脉脉的说。

    “微微,你要听真话?”我停下手来,然后坏坏的看着杨微衣领口微露出来的无限春光。

    “嗯,要听真话,可不许耍赖。”杨微还没意识到已经快羊入虎口了,兀自跟我撒娇,还扭动了下性感的身子。

    我直接用口封住了她接下来的话,无限春光在屋内蔓延。

    我的女人就应该是涌来疼的,谁侵占了我的地盘,天皇老子我也不放过,绝不!我边吻着杨微边在心里发誓。

    有一段日子没去看王副市长了,自从他出院后,就一直不得空去看他,他也叮嘱我很多次,一定要去他家坐坐。其实王副市长对我的态度我一直感到疑惑不解,我也很想知道他跟爸爸是怎样的关系。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叔父拿着一个男人的照片跟我说,这个人我永远都不要去见他,他做了伤害我妈妈的事情。但我年纪太小,没有记住照片中男人的脸,如今想来,只觉得依稀有点跟王副市长相似。

    我思考了一会还是决定拿着爸爸的照片去王副市长家,王敏见到我来,高兴的迎上来,像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王伯母见了有点不悦,然后说让我留下来吃饭,就带着王敏出去买菜了。

    我坐在客厅里,王副市长坐在我对面,手里拿着爸爸的相框,他凝视的很专注,仿佛在打量一件稀世珍宝。

    我注意看了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愧疚,有些愤愤,更多的是伤心,一会功夫,这些表情都呈现在眼前的这张满经沧桑的脸上,我突然的就有了怜惜之情。

    王副市长大概有五十多岁年纪,其实男人在这个年龄本该是健壮的时候,只是王副市长的脸上却布满了沧桑和岁月的痕迹。是什么让这个本该位高权重的男人如此的伤心呢?又是什么让一个正在盛年的男人如此的凸显老态?

    “天穷,我可以这么叫你么?”王副市长突然抬起头跟我说,也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点了点头,虽然有点意外王伯伯如此称呼我,但既然他都已经叫了,而且我听着也不反感,反而觉得亲切,便答应了。

    “你爸爸什么时候去世的?他去世前可有跟你说什么或留下什么遗言么?”王伯伯问我。

    我仔细的回想了下,当时年纪确实太小,爸爸的过世几乎都没能让我感到伤心,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爸爸妈妈一夜之间就不见了。后来叔父抚养我,渐渐心中就淡了爸妈的身影。

    “王伯伯,爸爸和妈妈是因车祸过世的,属于意外事故,我在医院见他们最后一面,可爸爸什么都没跟我说。”我想起小时候的事,不禁感到有点凄凉。

    “你妈妈,她可有说什么么?”王伯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但又马上低下头去。

    “都什么都没有说,怎么了?您是想知道什么事情么?您跟爸爸是朋友么?”我越发觉得奇怪,为何王伯伯要问的如此详细清楚呢?

    “呵呵,我们是多年知交好友啊,算了,天穷,你跟我说说小时候的事情好么?”

    “我小时候没什么可说的,都是跟叔父在一起,很村的地方,那个时候最希望的就是能吃着爆米花看一场美美的电影,还有能坐在崭新的教室里拿着散发着书香的课本跟同学一起念书。”我慢慢陷入了过往的沉思中,丝毫未觉对面的老人正用一种怜爱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们村里的学生很少有自己的课本的,都是几个人用一本,叔父为了能让我有自己的课本,经常晚上还在灯下编织草鞋卖钱,凑够了钱就给我买新课本和钢笔,叔父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你叔父,他过世了么?”王伯伯听着我的事情,居然落下了两行眼泪。

    我心一惊,赶忙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王伯伯,您怎么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流泪了,连忙拿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没什么,触景生情罢了,孩子,可苦了你了,你,你想念爸妈么?”

    我笑了一笑,“没什么想的,现在都长大成人,自己都做爸爸了,只希望爸妈在天堂能过得幸福快乐就好。”

    “你有孩子了?在哪里?怎么从来都没听你提过呢?”王伯伯一惊,似乎对我的事情很重视。

    “哦,孩子是意外有的,我们都没结婚也没办酒,现在还不稳定,等将来条件好点了,再隆重的风风光光办个宴席。”我欠小漫的,婚礼是女人一辈子的希望,虽然她口上没有说,但我心里都明白。

    “孩子多大了?明日带过来我瞧瞧,看看是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多点,哈哈。”王副市长说着笑起来,我也禁不住笑了,奇骏可是最调皮的,现在一岁半了,早已学会走路了,每天都要人看着。

    “恩,我有空就带过来给您看看,只要您到时不嫌烦就行。”我连忙应道,总感觉今天的王副市长有点怪,却也说不上来,只觉得他待我与从前不一般了。

    “你现在一个人住么?如果住的不甚好,就来我这里吃吧,你伯母的手艺甚好,呆会尝尝就知道了。”王伯伯热情的叫我多来他家走动。

    我应承了一声,呵呵这要是被王伯母听见了,指不定怎么不高兴,她一直都不喜欢我跟王敏太接近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