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76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6:25Ctrl+D 收藏本站

    第76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那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不耐道。

    “得,得,就不耐烦了,说出来你别吓一跳,他身后的人可是北京那边的,明白了?”我一听忍不住一惊,难道是省都那边的人?这下厉害了,只要做官的哪个都巴不得能跟那边的人扯上关系啊。

    如果夏敬天真有那样雄厚的背景,那我们这些人哪里能动的了他?“你不知道吧,并且夏敬天很多事情都是背后人指使的,我也只查到了这些,其他就一概不知了。”丁亮颇为苦恼的说。

    “已经算可以的了,如果真像你所说背后那人权势大如天,又如何会留下什么东西让你查个明白,只是,现在事情这是越来越棘手了,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也觉得事情越发不好办了。

    如果把夏敬天的罪证举报上去,只会打草惊蛇也起不到很好的效果,毕竟他的上头还有人,而且这个人还权势滔天,一个不慎,我们将满盘皆输。

    可是如果一直保存着这些罪证不举报,难保夏敬天不会更好地伪装了自己,时过境迁之后,只怕这些罪证也就不称其为证据了。

    到底该如何办才好,我们三人虽然是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可最终也没有想到个可行的法子,当然除非我们自己上头有人,否则什么都白谈。

    余婷建议她找爸爸谈谈,我也觉得这个建议可行,毕竟堂堂一局之长怎么也比我们办法多点。除了这个办法我们也想不到还有其他可行的措施了。最后只好各自分开,然后约定一有新的消息就互相通知。

    我回到公司,张一顺告诉我王副市长已经出院了,说有空一起去看看他,我点了点头。

    张一顺接着又神秘兮兮的说,“你知道陈素莹跟她老公闹不和,正在协议离婚么?”

    “啊,不是孩子都有了么?怎么又要闹离婚,这不是笑话么?”我没心思理会这些事,心里真烦着,不过也为陈素莹感到同情。

    “听说就是因为孩子的事情两人一直在吵架,不过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了。”张一顺也是听公司同事谈论,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哦,那真离婚了对孩子可不好,算了我们也不要管这些事了,那是人家的家事。咦,看你这副嘴脸,你这小子,不会还对人家不忘旧情,一直等着机会蠢蠢欲动吧?”我故意逗张一顺。

    “懒的跟你说,你这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走了。”张一顺看我取笑他,气不过,只好躲了。

    其实人有时候很奇怪,自己落魄的时候就希望别人也跟自己一样悲惨,这样心理才能得到一丝的安慰。

    我此刻正是这种心理,陈素莹的事情并没有使我感到难过,反而我还恶毒的想,如果陈素莹离婚,她嫁的是有钱的老公,一定能分到一笔不菲的分手费,也不枉她给人生了孩子了。

    我跟陈素莹早已是过去式,她的任何事情早跟我无关,所以我不想再浪费无谓的心情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我打了通电话给王敏家里,是王敏接的电话,我问她爸爸的身体怎么样了。

    “秦哥哥,爸爸出院后一直心情很不好,整天的闷在书房里,而且我也好烦,走到哪都有保镖一样的人跟着,做什么都不方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我自由啊。”王敏在那边显得很郁闷。

    我暗笑一声,到底是小孩子,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就想着要出去玩,也罢,她身手本就不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你嫌他们烦啊?人家可是专门来保护你的安危的,你别不领情,哪天遇到事了不要找哥哥来哭鼻子就好。”我笑着说。

    “讨厌秦哥哥,老欺负我,我告诉爸爸去。”王敏在电话那头不依了。

    “好吧,我跟丁亮说一声把你身边的便衣撤了,不过你家里现在不太平,所以还是要便衣留守轮流看着,你可别捣蛋啊。”对王敏我一直有一种宠溺的心理,感觉跟自己妹妹般,也说不上为什么。

    “不会,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哦,对了,爸爸要跟你说话”王敏说完就把话筒给了王副市长。

    “王伯伯,身体好些了吧?”我关心的问道,对于这个老人我是打心眼里尊敬和爱戴,而且每次见面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所以一直都很客气礼貌。

    “小秦啊,多谢你的关心,那天跟你说的事情有什么进展么?”王伯伯对这件事很是重视,一来就问这个,我本也想跟他说呢。

    “丁亮告诉我,他身后的人估计是省都那边的,权势应该是很大,而且他在这边有一部分事情都是那个人在背后指使的。”我沉吟了一下说。

    我知道这个消息一定对王副市长打击很大,他筹谋了这么久,就是想一举扳倒夏敬天,可没有想到总是遇到艰难险阻。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计划就要停下来啊,我早想到他背后一定有人,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人物,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呢?”王副市长在那边担心的说。

    我其实也没想好具体的计划,一切只待余婷那边回复我了,希望余局长那边能有一些好消息传来,我把这个事情跟王副市长说了。

    他沉吟了半响,然后说,“余局那个人我了解,虽然也是嫉恶如仇,可更多的他会考虑权衡整体的利益,目前我们手头的证据还不是第一资料,我觉得这次他可能不会插手,一切还要靠我们自己啊。只有证据充分了,我们才能猛然出击。”

    我点头称是,如果能抓夏敬天一个现行就好了,只是现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足矣让他完全缩进自己的乌龟壳里去,更不要提抓住他的乌###来砍断了。

    挂断了王副市长的电话,我不禁又想到了他跟我说的话:有空来家里坐坐,记得带上你爸爸的相片啊,一定要记得。

    我很奇怪为什么王副市长一直对我爸爸那么的感兴趣,他们以前就算认识,可我爸爸去世这么久了也没见他来找我,可见他们不是很深厚的关系,那么现在为何又这么急迫的要见到我爸爸呢?

    我内心也非常的矛盾,如果叔伯还在就好了,他老人家知道很多事情。可如今这个世上就剩下我孤身一人,虽然身边有很多好女人关爱着,但从小缺乏父爱母爱的心却一直孤独着。

    我正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杨微给我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那头语气很欢快,我知道她肯定会面试上的,毕竟,杨微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女人。

    “秦,我可以去巨翼集团了,明天正式上班,恭喜我吧”杨微高兴的心情也感染了我。

    “恭喜你了,就知道我的微微一定行,不会让我们失望。”我真心的祝福她。

    “哈哈,我还蛮喜欢这份工作的,待遇丰厚且不说了,我是做总经理助理,这个职位相当于龙华集团的总监性质,负责的事情比龙华的还要多,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杨微笑着说。

    “而且我见过总经理本人了,虽然年轻,但很有魄力,相信将来我们的合作肯定愉快。”我正想跟她说以后好好工作之类的话,没想到末了,杨微又高兴补充了这一句。

    我突然觉得久违的危机感又回来了,第一次是在杨小漫和那个假洋鬼子身上,虽然是感觉出了错。但这次的感觉却非常真实,微微,她应该不会对巨翼集团的总经理动情吧?

    这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宁,就连工作也失去了激情,脑海里总会时不时的回想起那天杨微对我说的话。她似乎对那个巨翼集团的卓总经理非常有好感,那天可是夸个没完,这点认知让我心里很不爽。

    我想没有哪个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亲热的在一起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我却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

    龙华集团最近跟巨翼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前不久就接了对方的一个工程项目来做,只是巨翼一直都是派他们那边的行销经理过来跟我们洽谈的,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是他们的卓总经理来打头阵。

    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卓总经理已经到了会议室。本来我也是安排一个下属去接待巨翼的人,但对方总经理到场了,我也不能不下去招呼下。

    虽然我从心里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卓总经理已经起了警戒之心,但初次见面还是让我大大的震惊了一把。杨微电话里说对方年轻一点都没错,可她没有说的是,对方还长得魁梧高大,英军非凡,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确实长得可以。

    杨微跟我隐瞒了这点,或许她觉得没有必要跟我说那么详细,她可能是没放在心上,我宁愿是后者。

    跟卓一凡互相握手后,彼此已经在心目中对对方有了一个中肯的评价,我看到了他眼睛里的赞许之情,而我相信自己透漏出来的一定不只有赞许之情这么简单。

    “秦总监真是年轻有为啊,在业界的风评很响,很荣幸能认识你并与之合作。”卓一凡一上来就是客气话,不过听着确实让人舒服,这个假斯文。

    我也笑着夸他,“卓总经理才真的是豪中之杰,我们怎么能跟您比呢,这么年轻就撑起巨翼这么大的集团,真是让我佩服啊。”俗话说来往不语非礼也,大概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了。

    “呵呵,秦总监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年龄相仿,相信想法套路都差不了很多,合作一定会愉快的。”

    “那是自然,期待能与贵公司合作顺利!”

    正说着,会议室的大门被敲开,进来了一个俏生生的佳人。

    我从没有看杨微穿的如此成熟职业出现在我面前,成熟风韵的体态包裹在裁剪得体的职业套装里更是显得婀娜多姿,妖娆动人,真是该翘的翘,该凸的凸,太迷人了。

    之前在龙华集团任职的时候,她一般多以休闲款式示人,少了精明之感多了一些平易近人。我没有想到杨微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所以一时间愣住不知如何反映。

    杨微倒是应对自如,相信在来之前就一定准备好了,她带着适宜的微笑缓缓迈步而来,我禁不住又看呆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