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第73章:打草惊蛇

粘叶不湿身2017-3-18 12:46:9Ctrl+D 收藏本站

    第73章:打草惊蛇

    “恩,我知道的,米拉这女孩子人还是不错的,没什么心眼。她昨晚在电话里还一直问我们遇到什么困难没,要她帮忙就尽管开口,这话说的可跟个大人物没两样。”杨微语气里有些忍俊不住。

    “是啊,估计她是想显摆下自己的能力了,等以后真的又需要再找她求助吧,现在说还太早了点。微微,你最近在家里无聊么?要不要出去找份工作试着做一下?”我突然想起杨微自离职也差不多一个月了。

    “无聊也是有点,不过看着宝宝也很有乐趣,现在我也不知道出去找什么工比较好了,跟四十岁女人挑丈夫,高不成低不就了。”杨微说话的语气很失落。

    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搭着她的肩膀,用力搂住,“你这么有才华,一定会有赏识你的公司的,要不,我们现在在人才网上投简历试试?如果有合意的,再去面试好么?”

    “恩,也可以,正好我也不想去人才市场,”杨微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出来。

    我看了她一眼,杨微自从卸职后,整个人倒反而放松了不少,显得小女儿家姿态般可爱。

    “我们回来了,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小漫推着宝宝从屋外进来,宝宝每天早晨都需要去户外呼吸新鲜空气,小孩子可能都喜欢去外面玩耍,小孩尚且如此,更何况大人呢?

    我亲了亲宝宝,然后又跟二女吻别,才开门出去上班。杨倩一早就走了,估计是惦记着昨晚我跟她说的事情,在想办法怎么实施去了。

    去公司路上,余婷打来电话询问了昨天的事情,我知道她可能也不相信丁亮告诉她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并且参与了,我也不相信王副市长和张一顺的爸爸会合谋计划推翻滨海市市长。

    我跟余婷详细说了一遍,包括我的整盘计划,然后请她跟余局长商量下,怎么布置好。毕竟我还是不方便出面的,也以免打草惊蛇。

    余婷听完后,思考了一下,然后告诉我这个警察局的内奸可能在警局有比较高的职位,她担心这个人会对她爸爸不利,趁这次揪出来也好肃清警局的风气。

    我也赞同她的看法,于是我们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方面,有了余婷和丁亮的帮忙,这个计划可算是有绝大部分把握成功了。

    这个时候,王副市长来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有点疲惫,“小秦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们的计划成功一半了,夏敬天现在每天准时上下班,不仅如此,对市里同事又是安抚体恤,还亲自下乡去视察农村新面貌,这可是在以前的日子里从没有过的现象,看来他是想临时抱佛脚挽回在群众心目中的印象啊,只是可惜终究是白费功夫了。”

    “呵呵,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尤其像他这样富贵荣华了大半辈子的人,肯定更害怕人生末日的来临,王伯伯,我没有经得你的同意就让敏敏帮我去做那件事,你不会生我气吧。”我也很高兴这件事总算是有了眉目。

    “这孩子现在懂事多了,算了,迟早是要出来认清这个社会的黑暗面的,只是早晚的事情。你公司运行还好吧?别出什么乱子才好。”王副市长还是放心不下这事。

    “恩,我知道的,我已经开始在公司努力劝服我们董事长跟夏敬天那边摊牌了,相信不久就有消息了。”也不知道杨倩那边跟二股东谈的如何了,这一天都没见她有任何音信,我也急的要命啊。

    “那就好,小秦啊,你府上是哪里的?”王副市长突然问起我身世来,我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跟我们谈的事情有什么关联么?

    “我祖籍云南沿江,不过我爸爸很早就出来这边做生意,王伯伯,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感到惊讶。

    “你爸爸的照片你有么?我有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也是这个姓,只是他去世很久了,他的儿子要是还在可能也跟你一般大了,所以触景生情问一下。”电话那边的人明显陷入了回忆中,说的话都很伤感。

    “哦,那我改天把爸爸的照片拿给您看看,可能你们见过面也说不定呢。王伯伯,您不要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向前看,活着才是真的好。”我赶忙安慰他。

    “那好的,记得一定要给我看看,就这样吧。”王副市长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话筒呆怔了半响。

    每个人都有爸妈,我当然也有,可我的爸妈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我还没来得急体会什么是伟大的父爱母爱的时候,就渐渐长大了。

    对于爸爸的印象一直模糊的很,包括我的妈妈,印象中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温柔而多情,她很爱爸爸,即使明明知道爸爸心中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可还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

    直到他们双双辞世,爸爸这辈子有一个对他这么好的女人,何其幸运。可是爸爸真的会认识王伯伯么?毕竟爸爸也在这里工作了那么多年,应该是见过面的吧,但是不是王伯伯口中的秦姓朋友就不知道了。

    我想了想,杨倩此时在做什么呢?我拨打了她的电话,

    “喂,我现在有事再处理,晚点给你回复,就这样。”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她就急匆匆的掐断了电话。被人掐断电话不是第一次了,可被自己的女人掐断电话还是第一遭。

    我不禁感叹自己的魅力值是不是直线下降了,被人猛然挂断电话的心情很不舒服。难道杨倩有事情在忙?她跟二股东在一起么?那个事情可有处理完?这一连窜的疑问弄的我很心烦。

    杨微打来电话,电话里语气似乎有掩饰不住的喜悦,“秦,刚有家不错的公司给我电话了,说让我明天去公司见面再聊。”

    我一听,也觉得惊讶,到底是人才到哪都发光啊。“对方是什么公司,信息可靠么?”

    “对方是仅次于龙华集团的上市公司,叫巨翼集团,以前我就有所耳闻,是新兴企业来的,这几年窜起来速度迅猛,应该还可以。”

    杨微看来是有所心动了。我也不便再阻拦,她早日找到工作,也不用天天呆在家里心烦了,我也是为她高兴的。

    “你也不用为我太担心了,这段时间看你工作压力那么大,还要为我发愁,我就心疼,这下好了,我找到工作后你也不用那么拼命了,身体要紧啊。”杨微很担心我的身体。

    我有刹那间的感动,这个女人时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能得一知己,不知多舒畅。

    我又想起了白云,其实白云跟杨微有共同的特性,都是以家为主,以夫为尊的女人。如果白云没有结婚,没有丈夫孩子,估计这会我们也是在一起了吧,她也是个好女人。

    忙了一下午,总算是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正准备叫上张一顺这小子出去喝两盅,二股东派人过来请我到他办公室一趟。

    不会又有什么幺蛾子吧,我现在对这个人是避之唯恐不及,偏他老是记挂着我和杨倩的事情,三不五时的叫我过去问下话,弄的我是苦不堪言啊。

    “于董事长,您找我有事?”敲开门进去后,我站在二股东的办公桌前很恭敬的问道,不意外的我看到了杨倩也在。

    “坐吧,都是自己人,不要太见外了。”二股东笑着让我坐下,我看了杨倩一眼,她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仿佛周遭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一般。

    “这几天还好吧,听说你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年轻人,有的是机会,不要那么拼命,有时间也要多关心下身边的人。”二股东意有所指的说道,我明白他肯定说的是杨倩与我的事情。

    他也太细心了点,我跟杨倩的一举一动他都这么关注,既然这样,早些年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站出来承认杨倩与他之间的关系,要这么偷偷摸摸的来表达他的父爱。

    “会的,于董的话我一定放在心上,您工作那么忙,还关心我们下属的私生活,真是辛苦了,”我也回了他一下,以牙还牙的事情我可是从来不会忘记。

    “那就好,今天找你过来是跟杨总监一起商量下公司新开发的一个政府承包的项目,本来是想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在公司召开大会决议的,可现在政府部门那边除了点小问题。”二股东在斟酌词句,他有些事情并不想让我们都知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我让杨倩告诉他夏敬天最近被人盯上了,跟他有牵连的人事都要受到波及,所以公司从他手里承接的工程项目最好马上停止。

    估计二股东也是听了杨倩的劝议才急匆匆的把我也叫来商量,在公司里他应该是把我和杨倩当做他自己的心腹了吧。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慎重的跟二股东说,“听说市里这次会有大变动也说不定,这个浪尖上也有不少人想趁机浑水摸鱼,可我们是具有声誉的大公司,不能不顾及将来的可持续发展。”

    “是啊,你说的正合我心声,我跟杨总监在你来之前已经就此事讨论了一下,这件事不得不慎重,一个不慎,龙华集团就会有大祸了。”二股东的神情很严肃。

    我心里却暗暗不屑,如果真的是站在集团的立场考虑,二股东当时又为何会与夏敬天勾结成党。二股东一心想谋夺龙华集团,这次回来重夺公司董事长权,也不知道是谁相助与他。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放弃过从二股东身上找寻杨董事长死因的证据,只是苦于一直没知道蛛丝马迹,唯有隐忍待发。

    “其实龙华集团家大业大,少了这一单项目,损失并不会很大,但如果接了任务因此而出事,则得不偿失了,我赞同还是在事情尚未定下来之前,直接拒绝接这个工程项目的意向。”杨倩也帮着说话。

    “恩那我们就这么说定吧,我给市委那边打电话,相信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的。对了,倩倩,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跟你爸爸杨董事长是世交兄弟,所以关心的问一句,你跟小秦现在处得还好吧。”二股东对于我们的事还是不死心。

    “瞧您说的,我们能有什么啊,还不是老样子,秦天穷,对不对?”杨倩娇笑着,然后把绣球抛给了我。

评论列表: